第二百六十八章 布阵

上一章:第二百六十七章 冲锋 下一章:第二百六十九章 奇兵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方闻是劝说龙王与金鹏堡议和,这是他争霸西域初期的核心策略。

“现在是最佳时机,大雪山初战告捷,证明了自己的实力,挟此余威,我有把握让金鹏堡不得不同意讲和。”方闻是兴奋地在帐篷里走来走去,数日来的疲惫一扫而空。

“再等等,这只是一次偷袭,咱们还没跟金鹏堡正面交锋过。”

“这可是咱们一开始就说好的,龙王,您不会临时改主意吧?”方闻是用怀疑的目光看着龙王,这位主人还是太年轻了,缺少那种既冷酷无情又深谋远虑的的枭雄气质。

“不,我希望再打一次胜仗,让议和更容易些。”

方闻是摇摇头,他在小事上迂腐,对大事却看得清清楚楚,“龙王,你应该知道,胜仗越多,议和越难,胜利会让大雪山剑客信心膨胀,怎么可能同意议和?”

顾慎为默不作声,军师说中了他的心事,这几个月来他一直跟剑客并肩作战,越来越深入地了解这些人,他们对金鹏堡的仇恨一点不比龙王少,而且金鹏杀手几乎每天都在往这股仇恨上添柴点火,让它数十年来一直保持着旺盛的势头。

这是一大群狂奔的野牛,能毁灭路上的一切,除非高山大河挡在前面,几乎不可能调转方向。

顾慎为不惮于说慌耍手段,但他不知道该怎么对些战士解释,议和只是扩张实力的临时手段,最终目的仍是要铲灭金鹏堡,这种话他能理解,大雪山剑客理解不了。

“让我去跟他们说。”方闻是明白龙王的难处,自告奋勇劝说大雪山剑客,在疏勒城的经历让他增加不少信心,“只要几位族长点头,剩下的事情就好办了。”

顾慎为还是不开口,军师对大雪山的了解太少了,族长不是国王,地位虽高,却没有绝对的权力,山民执行他们的命令更多是出于尊敬,而不是服从,就连龙王,也得借着“神的力量”才能让众人跟随他走出大雪山。

“这种事情可犹豫不得。”方闻是有点急了,有些话他已经跟龙王说过,这时还要再说一遍,“大雪山现在夹在金鹏堡与疏勒国之间,危如累卵,一着走错全盘皆输。疏勒国肯借道,是要将咱们当成杀人的尖刀,他们最希望看到的结局是两败俱伤:大雪山精锐尽灭,金鹏堡势力衰落无法称王。咱们只能在夹缝生中求生,尽快将身前身后的漏洞都补上。龙王,这些事情你都是知道的。你可是说过,要争霸西域,而不是报私仇。”

顾慎为从来没像现在这样犹豫过,思前想后,一点都不像果断的杀手,他有点佩服这位军师,觉得自己总算没有找错人,方闻是在疏勒王面前说得天花乱坠头头是道,转身就要背叛当初的协议,心中坦荡,没有丝毫的愧疚。

“就一战。”顾慎为决定了,他不能再犹豫下去,让军师笑话,“大雪山总得跟金鹏堡正面对决一次,然后我会劝服所有人。”

方闻是叹口气,只能接受龙王的命令,“这一战无论如何都得赢,起码不能输,否则的话,可没人再把大雪山当回事,议和也就无从谈起。”

“此战必胜。”顾慎为有十足把握,他曾率领二百骑兵袭破八百刀客的军营,如今麾下聚集两千名剑客,根本不怕对面的四五千人。

斥候探得消息,金鹏堡军中仍以刀客为主,来自四面八方,许多人武功低微,甚至不够资格在璧玉城混生活,这些天来一直在营中加紧时间训练,所以对方人数虽多,却一直不敢来挑战。

后期到来的剑客们早已憋着一股劲儿,那二百名先锋获得的荣耀让他们眼红,才休息一天,几位族长就一起来见龙王,强烈要求立刻开战。

“不能再等了,一鼓作气,用不上十天,就攻进金鹏堡啦。”就连平时比较沉稳的独眼族长龙啸士,也显得迫不及待,而且信心十足。

方闻是在一旁观瞧,心中暗暗摇头,这一战要是赢了,议和的最大阻力不是金鹏堡,而是大雪山剑客。

顾慎为又等了三天,让远道而来的剑客们充分休息,同时安排严密的守卫,金鹏堡最善长的是暗杀,不得不防。

就在大雪山已做好开战准备的时候,金鹏堡一方的统帅却抢先送来挑战书。

这封信措辞文诌诌的,洋洋千言,只有方闻是能看得懂,而且赞不绝口,然后才向众人解释,“后天早晨申时,双方各出营地三十里列阵决战,会猎就是打战的意思。”

族长们恍然,抢着要当主攻力量,人人都想将击败金鹏堡主力的功劳揽入己手。

金鹏堡的统帅姓独孤,名羡,似乎是一名胡人,顾慎为从来没听说堡里有这么一位人物,传言独孤羡是石堡从某个小国请来的将领,在军阵方面有点本事。

此时此刻的大雪山,包括顾慎为在内,还没有人重视这位对手,方闻是赞扬此人的文采,却也没把他当成了不起的将军。

决战地点是一块平坦狭窄的草地,北面紧靠高耸的天山,往南数里,有一条被称为孔雀河的大河流过,对岸,草地渐渐过渡为荒芜的戈壁。

如何打这一仗,顾慎为听取了许多人的意见,最后还是决定按自己的想法来,大雪山剑客不懂兵法,方闻是心里倒有不少阵势,都是从古书上学来的,一个比一个复杂,不要说质朴的剑客,就是顾慎为也听得头昏脑胀。

他是这样安排的:左翼,也就是紧挨高山的地方,排列大剑峰、小剑峰剑客,共约六百人,右翼,靠近大河一方,由弹多峰镇守,也是六百余人,华盖峰四百余人夹在中间,总共一千六百人全是骑兵,每人都配有能护住上半身的圆盾,因为金鹏堡一方很可能有大量弓箭手。

顾慎为想亲自参加战斗,这本是大雪山首领的义务,但在方闻是的强烈建议下,留在后方不到半里的一座小山丘上。

“这是两军对阵,不是江湖帮派仇杀。”方闻是苦口婆心地劝说龙王,“主帅得掌控全局,手头留有充足的后备力量,您自己冲上去就是以一敌百,也不能保证整个军队的胜利。

骑马立在山兵之后,能够看清整个战场形势,但顾慎为只留下落神峰一百余人充当护卫,保护主帅大旗,顾慎为那件染血的黑袍在剑客们心目中成了圣物,只是换了一根更粗更长的旗杆。

还有三百余名剑客留守军营,这种显得怯懦的任务谁都不愿意接,只能由抽签决定。

大雪山剑客们遵守传统,龙氏子弟和最勇猛的战士排在第一线,身后是其他姓氏的剑客,没有明晰的阵线,每个人自己决定需要多大地方。

对面的军队就显得正规多了。

顾慎为远远望去,金鹏堡的人数比大雪山多,大概有四千人,阵型极为齐整,头两排是弓箭手,后五排是手持长矛的步兵,只在左翼靠河的方布置了一队轻装骑兵,但是数量不多,目测六七百左右,数百面形状不一颜色各异的旗帜迎风飘扬。

指挥战争与做杀手完全不一样,顾慎为相信大雪山肯定会赢,但是心里却不大舒服,他希望身处前线,旁观虽然必要,却让他有一种事情不在控制中的感觉,而且以硬碰硬也不符合他的习惯,相比之下他更喜欢突袭、追击这种打法。

方闻是对他说过,兵法有奇有正,龙王那一套属于“奇”,不能总用,决定根本胜负的还是“正”。

顾慎为认为军师说得对。

剑客们已经有点着急了,高声呐喊向对面的军队示威,重剑拍在盾牌上嘭嘭直响,对方也敲锣打鼓,发出阵阵喧嚣。

金鹏堡摆出的是防御阵型,等待大雪山发动进攻。

“想打赌吗?”顾慎为问身边的军师,“我敢保证一次冲锋就能冲乱金鹏堡的阵脚。”

方闻是伸长脖子遥望,“可不一定,我瞧独孤羡排兵布阵有点门道,跟那些古今名将是比不了,但是中规中矩,一次冲破不太容易。我跟你赌……一百两。我就这点钱,我是世上最廉价的谋士,你是最抠门的主人。”

要不是早已忘记了怎么微笑,顾慎为这时就会笑出声来,“你输定了,独孤羡或许会排兵布阵,但他不了解这些刀客,磨合的时间也不长。刀客是不会拼命的,射两轮弓箭,他们就会转身逃跑。”

时间差不多了,大雪山剑客们发出的吼声越来越高昂,顾慎为拿起胸前的号角,深吸一口气,用力吹响。

低沉悠远的号角声像一阵温和而强大的风,如神灵的气息一般从众人头顶拂过,一千六百余名骑兵纵马奔驰,践踏无辜的土地,冲向敌阵,一千六百余块圆盾护住主人的要害,一千六百余柄重剑在主人手中晃动,如同巨兽张开的血盆大口,咬向脆弱不堪的猎物。

己酉年九月初一,天山脚下,孔雀河边,大雪山与金鹏堡展开第一次正面决战,西域三十七年的和平就是在这一天被打破,只是当时还很少有人想到,这场小规模战役影响会如此之大。

(求收藏求推荐)

推荐热门小说死人经,本站提供死人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人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百六十七章 冲锋 下一章:第二百六十九章 奇兵
热门: 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最强弃少叶默 他的小草莓 偷偷藏不住 我欲封天 首席御医 重生之将门毒后 牧神记 龙符 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