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七章 冲锋

上一章:第二百六十六章 黑旗 下一章:第二百六十八章 布阵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战马小跑着经过一片草地,未遇任何阻挡,转过树林,修建在山谷入口处的金鹏堡营地近在眼前。

剑客们排成紧密的四五排,龙王骑马立在最前方,背刀侍者高举黑血旗,别人都要盯着这面由袍子改造而成的旗帜,只有他,要牢牢跟着龙王。

战马焦躁不安地打着响鼻,喷出一股股白气,四蹄刨地,踩踏松柔的泥土,它们已经休息充分,正期盼着主人放松缰绳,尽力狂奔。

刀客们一连两天都在狂喝滥饮,在这种穷乡僻壤的地方,唯一的乐趣只能来自于醇美的琼浆玉液,敌人离得还远,干嘛不尽情享受?拼死拼活,为得不就是这个?

早起小解的几名刀客宿醉未醒,远远望见营地外朦朦胧胧的一票人马,“嘿,又来人了,不把他们灌倒,不算英雄好汉。”

薄薄一层雾霭笼罩四野,在晨风中微微飞扬的黑旗显得不伦不类,“这是什么人,不像城里的刀客。”

顾慎为收起狭刀,这种刀太短,不适合骑马作战,他从背刀侍者身后拔出一口护法刀,全长五尺四寸,刀柄长近一尺,单手双手皆宜。

他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战士们,不管这些剑客有多少缺点,他们都是天生的战士,渴望战斗,渴望鲜血,渴望荣耀,对他们,无需语言的激励,只需指出敌人的方向。

他用刀身在马臀上轻轻拍了一下,战马撒开四蹄,逐渐加速,驰向敌营。

越来越急促的马蹄声终于惊醒了几名早起的刀客,连裤子都没系上,拼命向帐篷跑去,撕心裂肺的叫声在整个营地里飘荡,“龙王杀来啦!”

“杀――”顾慎为高亢的吼声压过营地里的尖叫,尾音拖长,逐渐变成一种清亮的哨声,剑客们吐掉马鞭,憋在心里的呐喊倾泄而出,汇集成雷鸣一般的巨响。

睡梦中的刀客们猛然醒来,听到响声,只觉得四面八方都是敌人,自己已经陷入重围,大多数人连刀都没拿,冲出帐篷,晕头转向地四处逃亡。

这是刀客的规矩,能立功的时候抢着立功,遇到危险一定要先跑,死刀客永远领不到钱,活刀客不管表现得多么懦弱,以后也总有人雇用。

顾慎为对他们的脾气了若指掌。

配备着重剑的骑兵像一支巨大的长矛,深深刺进金鹏堡营地,帐篷像皮肤一样被撕裂,惊慌失措的人群如鲜血一样飞溅。

一路冲到营地尽头,顾慎为立刻调转马头,这次冲锋非常完美,剑客们谨守龙王的命令,基本都没有掉队,只有几个人的战马被绊倒,正挥着重剑,砍杀敌人,向龙王的黑血旗跑来。

第一轮冲锋将营地撕分两截,调头之后第二轮冲锋选择的是右手西面,这一片的帐篷更密集。

前方的帐篷里跃出一群顾慎为熟悉的身影,全套黑衣,少部分人蒙着面孔,每个人手中都握着狭刀,身法稍显稚嫩,腰上系着标志性的褐带。

这是三十多名小旗营的褐带杀手,比学徒地位略高,还没有取得正式杀手的称号。

在这一刹那,顾慎为能理解大雪山剑客们那种强烈的战斗**了,看到手握狭刀的黑衣人,他的第一反应也是想换用五峰刀,跳下马,与这些后辈们较量一番。

可他现在不是孤家寡人的杀手,而是率领着一支冲锋营的龙王,身后有一百多人紧紧跟随。

“杀――”他又叫了一声,剑客们的呐喊比第一次还要高昂持久,重剑砍下,无论人还是物,只要挡路,一律断为两截。

十几岁的褐带杀手们第一次遇到这种阵势,他们所受的训练都是如何与隐藏的对手较量,从来没见过洪水一般涌来的凶恶骑兵,如果是经验丰富的老杀手,会比刀客们跑得还快,直到安全距离以外,才转身判断局势,可这些少年却在迎接与逃亡之间犹豫不决。

奔驰的战马不给他们思考的时间,数百只铁蹄倾刻间将褐带杀手们的生命与梦想踩入泥土,个别人高高跃起,正撞在密密麻麻的剑林上,一刀还没挥出,就像一叶孤舟,被巨浪吞噬。

又有几名剑客落马,顾慎为看了一眼,没有带队迎上去救援,而是再次改变方向,朝营地西部冲去。

三次冲锋结束,天已经完全亮了,还有一百余名剑客骑马跟在龙王身后,落地的几十名剑客实在追不上黑血旗,挥舞重剑追砍没来得及跑掉的刀客。

成群的刀客落荒而逃,只有少数人抢到了马,其他人撒腿狂奔。

营地里一片狼籍,好像被飓风扫过,顾慎为双腿夹马,继续追赶逃亡者,战斗还没有结束,大雪山人数太少,无法全歼敌人,但也要尽量杀伤,在金鹏堡制造恐惧气氛。

逃亡的刀客们还认得方向,知道东方才是安全的,最前方的几十名骑马者跑出数里,斜刺里又杀出一群徒步剑客,剑客们早已得到不耐烦,伙伴们的呼叫声更让他们心痒不已。

五十几柄重剑砍下去,只有寥寥数人骑马逃走,其他人大都落马身亡,少数人拔刀顽抗。

更多逃跑的刀客涌来,根本无心恋战,不顾一切地冲击封锁钱,能跑就跑,不能跑的或是跪地求饶,或是拼死一搏。

顾慎为率领的骑兵赶到时,双方正激烈地缠斗,他还是没有下马参战,而是继续追赶,直到望见作为璧玉城西界的那条丁字路口,才回头砍杀已被赶超的刀客。

数不尽的尸体像一条蜿蜒的巨蛇,一具接一具地排在大路上。

回到徒步剑客的埋伏地点,战斗已经结束,幸存的三十几名剑客正挨个查看尸体,碰到还有呼吸的,就一剑杀死。

有一名伤者被他们留下。

这人穿黑衣,系红腰带,是金鹏堡军中少见的杀手。

上官青旗右腿受伤,只能以左腿支撑,斜着身子,立而不跪,他知道自己的生命快要到头了,心里有点紧张,胸腹之间空落落的,五脏六腑好像全都失踪,但是表面上仍能保持镇定,甚至有一丝高傲。

他姓上官,身为刀主,理应在一名叛逃杀手面前维持尊严。

顾慎为将护法长刀交给背刀侍者,跳下马,剑客们为他让路。

杀手与刀主在石堡里没什么交往,相互间只有不太清晰的印象,上官青旗显得有些老,他的巅峰时期已过,杀人还很利索,但是已经失去敏锐的直觉。

顾慎为拔出狭刀,走到上官青旗五步前停下,刀主已经独脚站立好一会,左腿有点麻木,身子不由自主地晃了晃,好像显露出害怕,他对此深感羞耻,于是想说点话挽回,“叛徒,你永远……”

从喉部划过的狭刀没让他说完整句话。

上官青旗双手捂住伤口,鲜血顺着指缝汩汩流出,他没感觉到疼痛,只是越来越冷,心像石头一样向水底下沉,黑暗很快淹没了鼻孔。

金鹏堡营地门口,数十名剑客将自己的重剑插在地上,束手等待惩罚,他们没有紧跟黑血旗,违背了龙王的命令。

“落马者无罪。”顾慎为赦免众人,剑客们面露喜色,迫不及待拿回自己的剑,他们不怕死,就怕在同伴面前丢脸。

这一役,金鹏保刀客死亡二百多人,被俘七十余人,数百人逃亡,留下建成一半的军营和很多物资,大雪山只损失十余人,算是一场大胜。

俘虏们聚成一堆,脸色苍白,龙王与魔鸟杀人的传说在脑子里转来转去,好在这回天上没有乌云飘过,即使死了,眼珠也能保住。

“回去对独步王说,我来了,告诉城里的刀客,不要为钱送命。”

龙王将上官青旗的头颅扔给一名俘虏,俘虏差点晕过去,在周围人的搀扶下,勉强才能站住。

剑客们让出路,俘虏们这才明白,自己竟然保住一条命,一起颤颤微微地向营地外走去,里许之后,撤腿狂奔。

一名年轻剑客抱着一具褐带杀手的尸体走来,眼中含泪,嘶哑着嗓子说:“龙王,这是我弟弟。”

金鹏堡喜欢大雪山的儿童,每年都要拐走一大批,训练成杀手,再来屠杀从前的亲人。

“他是被金鹏堡害死的。”顾慎为替尸体阖上双眼,扫身扫视悲愤的剑客们,“我们要替他报仇。”

“报仇!报仇!”剑客们齐声喊道,作为第一场战役结束的象征。

顾慎为抬头向山谷深处的山坡望去,他也有仇恨,这里曾经是他的家,顾氏庄园的废墟仍耸立在原处。

三天之后,恐慌漫延整个璧玉城,金鹏堡多出两倍的薪酬,也招不到几名刀客。

五天之后,又一支军队赶来,人数上千,驻扎在西界山口,与大雪山营地相隔半日的路程,双方都很谨慎,忙着建立牢固的营地,派出斥候互相试探,谁也没有发起大规模进攻。

顾慎为在等着大部队到来,他很想知道金鹏堡在等什么。

十天之后,大雪山主力赶到,从疏勒城出发的方闻是等人也一起到达,斥候专来消息,金鹏堡一边的军队也已增加到三四千人。

一场大战正在酝酿,军师方闻是不顾满身风尘,刚到营地就要求与龙王单独面谈,他不喜欢打战,非常不喜欢,所以提出一个令所有人都无法接受的策略。

(求收藏求推荐)

推荐热门小说死人经,本站提供死人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人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百六十六章 黑旗 下一章:第二百六十八章 布阵
热门: 盗墓笔记 沈浪徐芊芊 春日宴 谍影风云 死人经 黄金瞳 绝世武神 莽荒纪 择天记 超神机械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