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六章 黑旗

上一章:第二百六十五章 神兵 下一章:第二百六十七章 冲锋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一夜之间大雪山汇聚了三千多名剑客,其中不少是只能勉强拿起重剑的妇孺,五名族长挨个检查,淘汰不少,留下两千余人。

大雪山民众的信心从来没有如此高涨过,都觉得未来的战争将会势如破竹。

落神峰老族长龙擒鹰改变主意,愿意带着所剩不多的全体族人,跟随在龙王左右。

顾慎为还是决定让他留下坐镇,当众宣布,龙擒鹰将在大雪山代理“群龙之首、五峰之王”的位置,总管一切事务,此后每隔三个月,都要向前线提供至少一百名剑客,直到金鹏堡灭亡。

顾慎为赦免了所有幸存的投靠者,命令他们要么立刻离开,要么宣誓加入大雪山,并打破原有的匪帮团伙,分散在五峰之内,许多投机者见势不妙立刻逃跑,剩下百余人愿意留下。

前前后后一共花去三天时间,顾慎为不能再等了,命令族长们各按比例精选出总共二百名剑客,备四百匹马,足够五日的口粮,他要亲自带领这支先锋营提前杀往璧玉城边界,占据有利位置。

恰好,当天晚上,疏勒国与大雪山议和成功的消息传来,疏勒军营要求大雪山次日派使者来谈借道细节,共同商定具体路线,疏勒军要全程尾随监督。

协议一旦签成,就没法违反,顾慎为与二百名剑客在后半夜四更出发,抢在签协议之前直接冲过封锁关卡。

疏勒军以为双方的战争已经结束,守卫松懈,根本没料到还会有突击,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一票人马轰隆隆地疾驰而过。

天亮之后,大雪山派出几名使者,带着大批礼物,向疏勒军主帅解释说,那是一批逃亡的匪徒。

大雪山先锋营顺着山脉走势,先是向东进发,两天之后偏向南方,再两天继续东进,一路上尽是莽莽荒野,最后一天,为了绕过疏勒国东部关卡,他们还翻越了一座崎岖的山丘。

第七天下午,先锋营终于到达疏勒国东境地带,人困马乏,就是最强悍的剑客坐在马背上也是摇摇欲坠,四百匹坐骑只剩下不到一半,有些人得共乘一马。

顾慎为命令所有人就地休息,然后亲自带着三名剑客前去侦察敌情。

金鹏堡已经集结了一支军队,占据一处位置优秀的山谷。

不过,这支军队处处显出草率与仓促,营地只建了一半,大批的木料还堆在地上,士兵们都是临时雇用的刀客,握着刀耀武扬威,谁也不愿意干钉木桩的粗活。

顾慎为一路上没见着斥候,直到离营地两三里的地方,才发现十余名聚在一堆烤火的刀客。

刀客们抱怨自己分得的苦差事,怀念营地里喝不完的美酒,然后开始比赛谁更能吹嘘。

“斩杀一名大雪山剑客一百两银子,我要弄个万八千两,给下半辈子攒老本。”

“拉倒吧,凭你的刀法,保住命就不错了,就算是真给你一万两,不出一个月,就得扔给留人巷,你不是说一直喜欢那个谁吗?”

“哈哈,说得好,要是我,才不管什么大雪山小雪山,专找那个杀手,他的人头可值十万两,就算在留人巷,也够混一年了。”

“杀手杨欢。”

“雪山龙王。”

“魔鸟剑客。”

“群龙之首,什么什么之王。”

“这龟孙,脑袋只有一个,名头倒是不少。”

众人哄笑,不知道“龟孙”就躲在十几步以外的草丛里。

顾慎为冲身后的三名剑客做了几个手势,三人茫然不解,他只得小声说:“不要动,等我的哨声,杀过去。”

剑客马上点头。

顾慎为绕到对面,拔出铁匠达伽打造的五峰刀,吹出短促轻微的哨声。

剑客们没有立刻冲出来,而是等了一会,好像在统一动作,然后同时跃出草丛,挥起重剑,砍向火堆边的刀客。

刀客们一听到哨声就已经警觉,纷纷拔出刀,不过他们盯着的是顾慎为这边,三名剑客吼叫着从身后冲出来,的确吓了众人一跳。

剑客极为勇猛,直接闯进刀客们中间,大砍大劈。

相处了近一年,顾慎为还是不太能接受这种打法,心中希望剑客们嘴里的声音能小一点,相互间也能照应一下。

刀客们挥刀应战,顾慎为等的就是这一刻,悄悄蹿出草丛,绕在刀客外围,每迈出三四步即出一招,五峰刀锐不可挡,大多数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砍倒,个别人举刀抗击,连兵器带人都被斩断。

没一会,三名剑客才各自杀死一两个人,杀手已经干掉八个,只剩一名活口,吓得腿都软了,扔掉单刀,扑通跪下,拼命磕头,“杨爷,杨爷,龙王,饶命,是我,我是萧宁。”

大雪山剑客最鄙视这种临阵胆怯投降的人,一起举起重剑,顾慎为抬手止住他们,他不记得萧宁这个名字,但是想询问口供。

“你认得我?”

刀客萧宁直挺挺地跪着,像只猩猩似地双手不停往自己胸前拍打,急切地说:“我,萧宁,龙王您不记得了?我是鲲社的刀手,给十公子当过护卫,跟您打过好几场硬仗。”

“嗯,可你现在是我的敌人。”

萧宁想起刚才刀客们说的大话,吓得脸都白了,“杨爷,龙王,我是被逼的,金鹏堡征发全城刀客,我上有老下有小,没办法啊,真的,我愿意跟着您,您收下我吧。”

刀客们只认钱,所谓征发全是谎言,顾慎为也不点破,问道:“营地里有多少人?”

“六百?八百,肯定有八百,都是城里的刀客,每个月三百两银子雇来的,每天都有人来,没想到、没想到龙王您来得这么快。”

“统帅是谁?”

“统帅?”萧宁对这个称呼有点陌生,愣了一下才说,“堡里的一位刀主,叫、叫上官青旗。”

顾慎为对上官青旗很熟悉,他算是独步王的近亲,以兄弟相论,担任炼火院的院主,专管杀手学徒,刀法据说很好,但顾慎为从来没有见识过。

由上官青旗掌管刀客,说明金鹏堡对大雪山比较轻视,拿剑客当训练学徒的对象了。

“今晚还有人来轮值吗?”

“没了,就我们这些人,一守一晚上。”说完这句话,萧宁突然醒悟这会让自己陷入危险境地,忙又补充道:“会有人来巡查,不一定什么时候,但肯定有。”

顾慎为命令三名剑客留下,将尸体都抛进草丛里隐藏起来,对萧宁严加看管,如果真有巡查者,就让萧宁应对。

后方的近二百名剑客还在休息,顾慎为叫醒几个人,让他们去与前方的三名剑客汇合。

他也非常困倦,但是没法睡觉,跟往常一样,脑子里反复思考即将开始的战斗,这是一次规模更大的暗杀,或许叫偷袭更合适,让大雪山剑客做这种事有点困难,剑客们个个勇往直前,有时候过于勇猛了,喜欢各自为战,很容易陷入重围。

大约三更左右,顾慎为叫醒所有人,快速吃饭,然后抛掉包括干粮清水等一切不必要的东西,勒紧马肚,轻装上阵,失去坐骑的五十余人不参加冲锋,顾慎为让他们提前出发,去指定地点埋伏。

顾慎为有一名背刀侍者,专职替龙王背着两口护法长刀、携带个人物品,他按照龙王的指示,拿出那件五位族长共同献上的黑袍,牢牢绑在一根七尺长的木棍上,充当旗帜。

天还黑着,众剑客只能隐约看到旗帜晃动的样子。

“所有人,把马鞭横着咬在嘴里。”

龙王下达的第一道的命令非常奇怪,剑客们莫名其妙,但他们视龙王为半神,毫不犹豫地执行命令。

“不准乱叫,谁的马鞭从嘴里掉出来,夺剑。”

“夺剑”对大雪山剑客来说是一种带有强烈羞辱性的惩罚,重剑被夺,该人只有赤手空拳杀死一名敌人之后,才能领回武器,在此期间即使备受嘲笑,也不能反击。

剑客们郑重地点头,虽然觉得马鞭的味道不怎么样,仍然咬得紧紧的。

“待会天亮发起冲锋,我喊‘杀’,你们才可以吐掉马鞭,到时有多大声喊多大声。”顾慎为高声说道:“你们都会看到这面旗,跟着它,杀人不重要,我给你们的命令就是一直跟着它,直到战斗结束,我不管你杀了几个人,掉队者,斩。”

剑客们齐刷刷地举起重剑,嘴里咬着马鞭,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声音。

一百四十余名剑客,在龙王的带领下,向金鹏堡营地催马小跑进发。

火堆快要熄灭,刀客萧宁与几名剑客还守在那里,看到黑暗中成群的大雪山剑客,萧宁的脸都快绿了,匍匐在地,口称“龙王”,浑身抖个不停。

他这个样子可得不到剑客们的同情。

“祭旗。”顾慎为命令道。

萧宁没明白这两个字的含义,甚至不知道这与自己有关,但他心中的恐惧感突然像洪水一样上升,堵在喉咙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背刀侍者跳下马,嘴里咬着马鞭,同样一句话说不出来,也没必要说,放下黑旗,平铺在刀客身前,随后高高举起重剑,狠狠砍下。

萧宁看着整个过程,心里像是浮起一个气泡,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最后噗的一声,碎裂了。

人头掉落,鲜血喷涌在旗帜上。

与刀客一起守火堆的剑客们,学着同伴的样子,咬住马鞭,翻身上马。

清晨柔弱的阳光散满大地,躲避着大雪山的战旗。

黑色战旗涂着红色的血,顶端插着懦弱者的头颅。

大雪山与金鹏堡的第一场大战即将开始。

(求收藏求推荐)

推荐热门小说死人经,本站提供死人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人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百六十五章 神兵 下一章:第二百六十七章 冲锋
热门: 永生 天才医生秦洛 死人经 汉乡 仙王的日常生活 我的钢铁战衣 摸金校尉之九幽将军 绝品神医 神印王座 长安十二时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