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四章 丑闻

上一章:第二百六十三章 殿杀 下一章:第二百六十五章 神兵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顾慎为能找到铁寒峰的外孙女并救她一命,纯属偶然。

三年前,许小益与初南屏被捉进石堡,顾慎为当时已经生出叛逃之志,决定提前做些准备,所以救出两人之后,立刻托人将他们连夜送往疏勒国,这一举措事后证明是正确的,当沈谅重新掌权,想再次捉拿证人时,在璧玉城已经找不到一点线索。

谁也想不到一名普通杀手会有那么多钱,金鹏堡一直没有在这个方面进行调查。

一对好朋友来到疏勒城,相貌幼稚,身上带着大量银票,总数达一百多万两,人生地不熟,甚至不敢马上兑现太多银子,心中不免有些惶恐不安。

许小益决定从自己最熟悉的领域入手,带着初南屏,一头扎进疏勒城妓院扎堆儿的坊肆,在其中混迹近半年,尽情享受金银所能带来的快乐。

当许小益纵情声色的时候,初南屏就在院子里练剑,奇怪的是,一点也没感受到影响,心境反而更加凝纯,他从前居住的望城巷并非世外桃源,光怪陆离的事情很难进入少年剑客的“无情之心”。

消失半年之后,乘坐红顶大鹏飞出石堡的杀手杨欢重出江湖,在多地挑战金鹏杀手,引发的恐怖传奇经过层层渲染,一路来到疏勒城,成为街谈巷议的话题,大家都对吃人魔鸟更感兴趣,觉得杀手是仰仗它的力量才活到现在。

只有许小益害怕的是杀手本人,他吓坏了,当天就搬出妓院,拿出剩余的银票算算账,发现自己没法向欢哥交待,好在他对疏勒城已经很熟,摸着一些做生意的门道,有信心在一年内赚回本钱甚至更多,但这样还不够,他又将自己在妓院里听到的许多事情重新整理,觉得其中会有欢哥感兴趣的情报,足以临时应付一下。

没多久,果然有人来找许、初二人,让他们去指定地点见“老相识”。

许小益忐忑不安地去了,先不提钱的事,将收集来的情报一古脑地抛出来,其中就包括青楼业中小范围流传的疏勒王风流韵事。

据说疏勒王曾经微服私访,与一位很有名的妓女有染,甚至生下一个孩子,名妓的母亲也很有名,早年间从璧玉城迁至本地,叫做紫玲珑。

这个名字在顾慎为脑子里闪了一下,直到许小益杂七杂八地又说了许多情报,他才猛然想起来其来历,师父铁寒锋在一次深情回忆中提起的女人不就是她?

说不清是一种什么心态,顾慎为对这件事生出兴趣,他并不相信疏勒王那一段故事,妓女们经常会编造一些故事以自抬身价,许小益其实更不相信,完全是为了让自己的情报显得“重要”一些,才说出来。

许小益接到指示继续探听紫玲珑母女的消息。

紫玲珑早已去世,女儿沦落风尘,当了一段时间妓女,后来从良嫁人,的确有一个女儿,常年藏在家里,左邻右舍都没见过这个小姑娘,只知道她叫铁玲珑,跟父亲竟然不是一个姓。

许小益实在打听不出什么了,这一家人普普通通,在他看来,根本不可能与王族扯上关系,就在他要放弃的时候,寻常的一家人却遭遇不寻常的惨祸:一伙匪徒趁夜闯入,杀死夫妻与奴仆,掳走小女孩。

许小益从中嗅到阴谋的气味,极为兴奋,到处打听,最后确定,这不是一起单纯的入户抢劫,匪徒目标明确,就是要杀人,小女孩本来也应该在被杀之列,但这伙人很不专业,辜负了雇主的信任,将小女孩带走,卖给人贩子,又得一笔钱。

随后,第二拨强盗受到雇用,奉命追杀人贩子与全部奴隶,一个不留,其中没有特意提起小女孩,强盗们很敬业,差一点就完成了任务,结果被及时赶到的杀手打断。

许小益一直没有弄清幕后指使者的身份,至于铁玲珑,她相信自己的亲生父母已经遇害,对于原因却一点也不清楚。

顾慎为没有费力替她寻找灭门仇人,那是铁玲珑自己的事,她理应心怀仇恨,成长为真正的杀手,然后自己去报仇。

直到见着同为绿色眼珠的疏勒王,三件借刀杀人计一块找上门来,顾慎为才发现,自己一时兴起救下的小女孩,其身世或许会有帮助,国王微服私访娼妓的传言没准是真的。

许小益已经提供不了更多消息,顾慎为第一次仔细询问铁玲珑,为什么她有父亲,却要随外公的姓氏。

铁玲珑说不出所以然来,她在十岁之前只见过父母与两三名仆人,无从得知不随父姓有多么奇怪,所以从来没有询问过缘由,她倒是从母亲口中得知外公是名杀手,住在璧玉城。

儿时的记忆模糊不清,铁玲珑在顾慎为的诱导下努力回忆,终于想起平凡生活中的一件小事,那还是她五六岁的时候,有一位眼珠同样绿色的年轻人常来看她,自称是她的“哥哥”,带给她许多礼物,持续一年左右,“哥哥”就再也不来了。

二次朝议的前一天,顾慎为与许小益有目的性地挖掘情报,很快就拼凑出以下事实:疏勒王与太子的眼珠都是绿色的,丞相石献却不是,他与国王同父异母,相貌差别颇大,疏勒王的母亲来自遥远的西方国度,相貌与疏勒国当地人很不一样。

疏勒王身边的丞相眼线太多,顾慎为决定从太子这边入手,打破三件阴谋的平衡。

太子对叔父石丞相一直心怀戒备,身边的人都经过千挑万选,以确保自己不受监视,许小益通过私人关系,给太子送去一封书信,约他当晚见面,信中只有一句话:“绿眼妹妹想见哥哥。”

顾慎为带着铁玲珑来到约定地点,小姑娘早已认不出戴着兜帽的“哥哥”,待了一会就领命到外面巡视安全。

太子坦承地向龙王说出一切,疏勒王曾经与铁玲珑的母亲有过一段私情,为这件事在王宫里引发过一场风波,所以没多久就终结了,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外面有一个私生女。

几年之后,王后听到一些传言,命太子前去调查,太子发现自己多了一个妹妹,他没有告诉母亲,也没有透露给父亲,而是暗中照顾这一家人,并告诫他们,不要让女儿在外人面前露面。

又过了若干年,王后从别的渠道听说城里有一个绿眼珠的小女孩,母亲正是那个贱女人,于是勃然大怒,竟然接连雇用两拨刺客想要斩草除根,等到太子发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阻止。

这就是铁玲珑的身世,顾慎为也将部分秘密透露出来,与太子经过一番商议,达成协议:太子帮助龙王达成为大雪山借道的目的,之后他会妥善安置妹妹,不让她再受到丁点伤害,龙王则要对铁玲珑的身世保密,不能让王室的丑闻四处传扬。

同时指控两位最重要的大臣心怀鬼胎,并想取得疏勒的相信,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太子进宫暗中劝说国王演一场戏,这场戏不合王家礼仪,却是取得直接证据的最快捷方法。

就这样,一切按照计划进行,顾慎为趁乱杀死上官天,然后在守卫空虚的时刻离开王宫,以免疏勒王与太子也想杀人灭口。

他没有回住处,也没有见任何人,单骑离开疏勒城,将收尾的事情留给方闻是,他要尽快返回大雪山,抢在金鹏堡准备充分之前,带领剑客们来一次突然袭击。

在疏勒城十几里以外的一处小客栈里,他还要见一个人。

金鹏镖局里的杀手们突然消失,上官鸿知道他所期待的事情将会发生,于是带上所有的钱,牵走一匹马,谎称出去逛逛,实际上快马加鞭逃出疏勒城。

上官天与镖局里的人都不将这位鸿公子当回事,顾慎为却想跟他聊聊。

上官鸿刚出城没多远,就被五名大雪山剑客拦下,他从来没有获传高深武功,身手连普通刀客都不如,三两下就被拉下马,劫持到小客栈里,等待龙王来审问。

时间紧迫,顾慎为一进屋就拔出狭刀,他了解鸿公子的本性,不打算绕圈子,“上官天已经死了。”

“是啊。”上官鸿的脑筋一时没转过来,还以为自己是欢奴的同谋,没明白这句话的威胁意味。

“你姓上官,我得杀死你。”

上官鸿笑了,这不是镇定的笑,而是心照不宣的笑,“张先生提醒过我,他让我告诉你,‘干嘛要杀鸿公子?他是你在金鹏堡内最有用的盟友’,真的,欢奴,我愿意帮你,你想报仇,我……有点小小的野心,上官家的人对我来说都是障碍。”

上官鸿是个听话的人,有时候过于听话了,顾慎为怎么想,都觉得张楫同样在玩借刀杀人的把戏,根本就没想让鸿公子活着返回金鹏堡。

老谋深算的张楫将自己的真实目的隐藏颇深,顾慎为一时揣摩不透,但他不想给任何人当替罪羊,所以将狭刀平放在上官鸿的肩膀上,“你可能很有用,但你得给我点把柄,好让我相信你。”

上官鸿想起许多关于欢奴杀人的恐怖传说,终于发现眼前冷酷的青年已不是自己所熟悉的奴才,心中一凛,马上说出张楫教给他的话,“我、我跟张楫设计杀死了五少主上官翼,这是秘密,从来没人知道。”

顾慎为一直关注着金鹏堡的动向,上官翼一年前自杀,他是知道的,至于是否跟上官鸿有关,那就不一定了,“这个秘密没有用,我把它说出去,只会让独步王更喜欢你。”

狭刀微微倾侧,锋利的刀尖划破衣裳与皮肤,顺着刀身流出一小股鲜血。

上官鸿脑子里嗡的一声,张楫的预测向来很准,为什么这一次失效?欢奴应该相信他,甚至拥抱他才对,“等等。”

“嗯。”

“我还有一个秘密。”

顾慎为只是吓吓鸿公子,他已经决定留下活口,没想到会榨出另一个秘密,“说。”

“是孟夫人,她有秘密。”上官鸿惶恐而期待地看着杀手,彻底忘记了两人曾经有过的身分差异。

(求收藏求推荐)

推荐热门小说死人经,本站提供死人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人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百六十三章 殿杀 下一章:第二百六十五章 神兵
热门: 皇室秘闻[穿书] 召唤富婆共富强 复仇 危险的妻子 山海纪之龙缘 国家公诉 分手后又被迫营业(娱乐圈) 解罪师:菊祭 失格情人 祸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