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一章 胡子

上一章:第二百六十章 借刀 下一章:第二百六十二章 三计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许小益尽量控制表情,在疏勒国摸爬滚打几年,自觉已修练到不露声色的境界,在欢哥面前却总像透明人似的,让他很不服气,决心再试一次,“又有人想见你,猜猜是谁?”

这回直觉没有帮忙,顾慎为一开始以为会是上官天,但是看到许小益紧绷的面孔上刻意隐藏的惊讶,他又改了主意,想了想,“摩央。”

许小益心中的惊讶倾泄而出,不住地摇头,“什么都瞒不过你,要是让你来做生意,咱们现在的钱得翻多少倍啊。”

做生意和猜人心不完全是一回事,让顾慎为管钱,会将老本赔得精光。

他已经隐隐明白摩央的意图,但还是应邀前往效外的一所庄园,拜见说服疏勒王最大的障碍。

摩央老气横秋,见着龙王也不怎么热情,微微点头,甚至没有站起身,“群龙之首、五峰之王”在他眼里不过就是一名雪匪头子,“知道我找你来的用意吗?”

顾慎为摇头,没有落座,与强横的老头子保持距离,在璧玉城,没人敢如此轻率地见一名杀手,在疏勒国,连武功都不会的官员却将杀手当成可随意支使的刀客,不仅单独会见,态度还颇为倨傲。

哪一个世界才更正常,顾慎为有点分不大清。

“大家都说你是个聪明人。”摩央抿了一口茶水,垂着眼睛说道。

“聪明人不乱猜别人的想法。”顾慎为手握在刀柄上。

“嗯,没错,我就有话直说了。你雇来的那个夸夸其谈的书生有本事说服陛下,但只要有我在,你们的目的就达不到。至于原因,我也不妨明说,跟西域局势、国家安危都无关,这是私人恩怨,我的第三个儿子,也是我喜欢的儿子,死在雪匪手中,就为这个,我发誓要将那群野蛮人全都杀光,不分男女老幼。遗憾的是,疏勒国没人愿意进大雪山剿匪,是你帮了大忙,将雪匪统一,带出大雪山,向疏勒国挑衅,让我有机会在生前看着你们这些人全都死去。”

摩央的声调越来越高,最后几乎是在愤怒地诅咒。

“就为了告诉我这些,你不用把我找来。”

“我也希望就只有这些。”摩央压低了声音,接下来的话显然是违背他的本意,所以说起来颇为勉强,“时移事易,局势不同了,我也不能抱着陈年往事过一辈子。现在,你有一个机会,同意,我就让到一边,让书生尽情劝说陛下,不同意,我就抛出另一个计划,绝对比你的要好,让陛下无法拒绝。大雪山的生死,就看你的选择。”

“同意好像是我唯一的选择了。”

“没错。”摩央回答得干净利索,他手里掌握着龙王的命脉,相信自己占尽优势,不需要无谓的妥协。

“即使这样,我也得先知道你的‘另一个计划’是什么。”

“我有办法拿到璧玉城一半领土。”抛出这句话,摩央又端起茶杯,这点内容已经够了,没必要让一名杀手知道全部。

原来这就是上官天向疏勒借兵准备付出的代价,他宁可当半个独步王,也要即刻背叛,顾慎为觉得疏勒王不会那么容易为这个计划动心,兵发金鹏堡会引起中原与北庭的剧烈反应,将是疏勒国承受不住的压力。

不过有摩央在,情况就不一样了,土地对帝王如同神兵利器对武功高手,总是具有不可抗拒的诱惑,在君师的撺掇下,疏勒王很可能做出短视的选择。

“你想让我帮你杀人。”

“这才像聪明人该说的话,我要你替我杀一个人,但我是为了自保,抢在前面动手,你明白我的意思。”

“丞相现在是大雪山的支持者。”

“当然,你给了他一万两黄金,这事谁都知道,连陛下都有所耳闻,没准你还答应替他杀人。不过,你得明白一件事,丞相的支持三心二意,我的反对却是不遗余力,就算拼掉老命,也要阻挡你的说客。所以,你选吧。”

顾慎为没言语,他在寻思这三起借刀杀人计之间的关系。

“希望你不是想着怎么杀死我,石丞相倒是一直有这个意思。”摩央误解了杀手的沉默,“有人知道你来见我,我一死,陛下会立刻发兵攻打大雪山替我报仇,我在他心里这点份量还是有的。”

“我同意。”顾慎为说,手里握着三个“唯一的选择”,正好让他的选择多了一些余地。

“后天是第二场朝议,结束之后我会留下与陛下密谈,到时还没等到我想要的消息,这事就算吹了。”

顾慎为没有说告辞的话,直接离去,事情越来越复杂,他要找军师商量商量。

回到住处时,天已经完全黑了,顾慎为跳墙进院,他已经很多年没走过正经的门户了。

初南屏从阴影中现身,他自愿担负警戒之责,从来没有过懈怠,“你回来了。”

“嗯。”顾慎为等着少年剑客说话,知道他不会就为了打招呼而现身。

“你应该关心一下铁玲珑。”

“她怎么了?”

“她这些天练刀有点过头,好像有什么心事。”

顾慎为看着初南屏,想知道他是不是也有心事,“说到关心,你应该找许小益聊聊,他很重视跟你的友情。”

“不。”一提起许小益,初南屏的声音变得严厉,“只要他还留着那撇胡子,我就不跟他说话。”

“那撇胡子……”顾慎为话才出口,初南屏已经消失了。

少年是个好剑客,但不是好杀手,顾慎为只是利用《死人经》的内容帮他改进剑法,而没有传授全本经文,这是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初南屏号称无情,其实情感丰富,与《死人经》的理念背道而驰。

这对好朋友闹崩,源于年前的一句玩笑话。

许小益喝多了酒,初南屏也喝了不少,他有一个古怪的原则,以为朋友就应该共进共退,许小益不管出什么鬼主意,他都认真照办,即使那不是他喜欢的事情,比如喝酒。

初南屏两颊红润,越发像一名艳丽的少女,许小益半是赞叹半是戏谑,说出令好朋友愤怒的话,“小初,留人巷的婊子加在一起,也不如你的一根手指头,女人在你面前都得自惭形秽。”

许小益从小在妓院里长大,在他看来,自己这句话完全是真心实意的恭维,却忘了初南屏是名剑客。

初南屏已经拔出长剑,差一点就完成无情剑法“杀友斩情”这一关,猛然想到,自己正在气头上,不符合剑法本意,于是收起剑,冷冷地抛下一句,“不要以为你粘上小胡子就是男人。”

两人就因为这点小事闹僵,近一年时间没怎么说话,许小益道过几次歉,但是坚决不同意摘下胡子,那撇胡子于他意义重大,冷不丁拿掉,就跟没穿衣服似的。

顾慎为拒绝从中说合,这是小孩子的把戏,离他已经太远。

他来到后院,远远看到铁玲珑正一个人舞刀,小姑娘才练了三年,刀法已经有模有样,她也学了无道神功,比初南屏少一些,只有四章,《死人经》则一点也没学。

顾慎为当时救下铁寒峰的外孙女,以为这会是一名杀手的好苗子,事实证明他想错了,铁玲珑心中藏着仇恨,但是她控制不住这股力量,就像现在,一进入疏勒城就拼命练刀,完全没有杀手式的冷静。

或许这不是铁玲珑与初南屏的问题,顾慎为想,是他训练方式不得法,他自己没有经历过雕木院的基础训练,那段缺失无论如何也补不回来,更无从教给别人。

他没有去问铁玲珑的心事,他甚至不知道怎么开口,在杀手看来,偶尔被仇恨控制,没准会是好事。

方闻是正焦急地等待龙王,听他说完三件借刀杀人计,大惑不解,“这……也太巧了。”

顾慎为忍不住想,如果是张楫,肯定一眼就能看穿隐藏其中的阴谋,“不,一定都不巧,实际上顺理成章。”

“怎么说?”

“如果你要杀一个人,又不想被暴露,那就只有一个办法,嫁祸他人,而这个‘他人’最好有充分的杀人理由。”

方闻是渐渐醒悟,他能看清天下大势,却从来没资格参与短兵相接的阴谋诡计,在这方面反应慢些,“你是大雪山龙王,疏勒国的敌人,所以石丞相要利用你弑王;你是杀手杨欢,金鹏堡的死对头,所以上官鸿要利用你杀兄;你给石丞相送过人头,结下仇怨,所以摩央要利用你杀死竞争对手。每一方达成目的之后,都会将罪过推到你身上,纵然有人怀疑,也说不出破绽来。”

顾慎为点点头,大雪山还是太弱小,杀手杨欢也只是金鹏堡漏网的小鱼,人人都觉得可以利用他,而不用付出太多代价。

“怎么办?咱们得选一个,尤其是石丞相跟摩央,这两人的要求截然相反,不过哪一个成功了,大雪山都能得利,总算是一件好事。”

“我已经全都同意了。”

“这……你打算怎么办?”

“实现每个人的目标,然后再实现我的目标。”

顾慎为脑子里有一个不太成形的计划,阴谋的核心不在于成败与否,而在于谁掌握着控制权,即使阴谋失败,幕后的控制者也能从中受益,顾慎为从前吃过亏,对此深有体会。

他要将控制权夺回来。

(求收藏求推荐)

推荐热门小说死人经,本站提供死人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人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百六十章 借刀 下一章:第二百六十二章 三计
热门: 鬼吹灯之南海归墟 最强狂兵 造化之门宁城 武动乾坤 死人经 重生完美时代 雪鹰领主 人道至尊 绝品神医 鬼吹灯之怒晴湘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