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章 借刀

上一章:第二百五十九章 反击 下一章:第二百六十一章 胡子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石丞相表面上把持着疏勒国朝政,内里却有极大的隐患。

他与大臣们不和,但从不在乎,可太子站在大臣们一边,形势就不同了,疏勒王虽然只有四十几岁,身体状况却不大好,石丞相担心,一旦国王驾崩,太子继位之后会对自己不利,所以他想出的主意就是先发制人,自己当王。

最初合作对象选定的本是上官天,可尚未开口试探,金鹏堡二少主就在与龙王的比拼中一败涂地,石丞相迅速改变主意。

在与龙王的密谈中,他给出承诺,夺位之后全力支持大雪山,不仅借道,粮草马匹、兵器盔甲也一并供应,只是不能借兵,疏勒国暂时不能公开站在大雪山一边。

顾慎为问军师,“丞相的话有几成可信?”

方闻是回想自己与石丞相见面时的每一个细节,“要我说,此事做得。石丞相已经被我说动,他若是当王,十有**会视金鹏堡为敌。”

“我是说,这不会是一个设圈套杀人的阴谋吧?”

“哦。”方闻是看事情往往从大处着眼,细节方面想得少,认真寻思了一会,“他想篡位,这不会有假,所以他请你当杀手,应该是诚恳的,不过,得防着他事后杀人灭口,将弑君的罪名推到大雪山身上。”

这正是顾慎为担心的,没人愿意承担弑兄杀侄的罪名,石丞相若是翻脸,大雪山处境更危。

天亮之后,由方闻是代表龙王去见石丞相,带去具体的刺杀计划,并提出两点要求:第一,石丞相要将自己的承诺白纸黑字写下,并加盖公私两套印章,第二,提供王宫的守卫详情,龙王不希望刺杀时有一丁点意外。

石丞相痛快地同意了第二条,王宫守卫当中有他的心腹,早已将卫兵巡逻路线、交接时间、暗哨位置等情况透露得一清二楚,石丞相写好之后交给方闻是。

至于第一条,石丞相就有点含糊了,龙王不能完全信任他,他也不愿太早授人以柄,承诺一旦写在纸上并加盖印章,即是谋反的铁证,万一落在疏勒王手中,必然带来大祸。

两人像商人似地讨价还价,你退一步,我让一尺,纠缠多时,最后达成妥协,石丞相当场写下全部承诺,加盖印章,但是没有给方闻是,而是约定执行刺杀计划的当天再交出。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刺刹疏勒王的计划就这么定了,时间是两日后的第二场朝议,地点是王宫大殿。

丞相府以外,顾慎为也没有闲着,一整天都在奔波。

他先去找许小益,没有说刺杀计划,只是来探问情报。

许小益得到消息,上官天在丞相那里失去信任,还没有死心,立刻投向大臣们一边,摩央原本是金鹏堡的反对派,却在上官天的努力下成为支持者,与大雪山使者相比,他占据着巨大的优势,即可以与疏勒王私下谈话,方闻是那一番大道理纵然无可辩驳,也敌不过君师的潜移默化。

帮助石丞相篡位似乎真的是唯一选择。

说完这些之后,许小益神秘兮兮地压低声音,“有个人想见你,你绝想不到是谁?”

许小益显露出一丝得意,觉得能难住欢哥是件很稀罕的事。

“上官鸿。”

顾慎为说出这个名字,许小益大吃一惊,“你……你怎么知道,你见过他了?”

其实是许小益自己露出马脚,他的神情表明求见者是顾慎为认识的人,再加上一点直觉,顾慎为几乎是瞬间就想到了上官鸿,事实上,这也是他想见的人。

无论是在金鹏堡,还是在疏勒国,上官鸿的地位都很尴尬,被承认为独步王之子已经好几年了,还是没有获得少主的称号,所有人都将他视为孟夫人手中的棋子,而且是微不足道的棋子,偶尔拿出来一用,用完之后立刻藏起来。

这回跟着二哥来疏勒国,他也是以监视者的身份随行,上官天因此对这个弟弟极为冷淡,待他跟奴仆差不多,与龙王比拼时,上官天藏在石丞相身边,上官鸿却跟其他人一样住在金鹏镖局。

就连奴仆也不怎么搭理这位鸿公子,谁也不想惹起二少主的疑心。

这带来一个好处,上官鸿孤家寡人,做什么事情都没人注意,所以他能偷偷地去见许小益,求见龙王杀手杨欢,他没认出这个长着小胡子的人就是璧玉城跑出来的小子,一直以为对方就是龙王的手下。

金鹏镖局后面是一条狭窄的小巷,有一家很小的酒馆,上官鸿每天都避开众人来这里喝酒,从小他就被金钱所困,成为独步王之子也没改变这一点,桌上摆着的是最便宜的劣酒,仅有的下酒菜是一碟花生,当他咂摸酒味的时候,就想着张楫几年来的言传身教,让自己沉醉在功成名就的幻想中。

可这个日子实在太遥远,上官鸿觉得自己的忍耐限度快要到头了,张楫还是不停地说时机不成熟,必须韬光养晦,那个老教书匠隐藏了一辈子,自然有的是耐心,可他,还想趁着年轻享受一番呢。

隔桌黑瘦微须的客人一直在跟掌柜闲聊,等掌柜去记账的时候,他大概是觉得一个人太无聊,端着酒菜,不请自来,坐在上官鸿对面。

“干什么?”上官鸿已有醉意,乜斜着眼睛,打量不识趣的客人。

“一人醉不如两人醉,凑个堆,就不算闷酒了。”

客人端来的菜肴里有一盘没怎么吃的肥鱼,上官鸿被它打动了,随后又暗中鄙视自己,张楫若是看到他这个样子,肯定又会责骂,“那个老东西。”上官鸿在心里骂了一句,举起筷子狠狠地戳向肥鱼。

上官鸿快意地吃了一会,发现对面的客人没动筷子,于是将自己这边的花生推过去,“你也尝尝。”

客人摇摇头,“张楫先生可还好?”

上官鸿的筷子停在空中,张着嘴,突然觉得羞愧难当,要不是张楫一再坚持,他根本不愿意见杀手杨欢,在他心目中,这就是欢奴。

他跟欢奴的交往,从一开始就不对劲儿,再不受待见,他名义上也是主人,却总是从奴才手里拿钱,替奴才办事。

“嘿,还好。我没想到你今天会来。”

顾慎为一从许小益那里得到消息就来了,已经观察很长时间,确定没有陷阱之后才现身,见着上官鸿之后,他又生出最初的疑惑,张楫那样一位深藏不露的谋士,为什么偏要选择独步王最无能的儿子辅佐?

“希望你能带给我有用的消息。”

顾慎为这句话带有居高临下的意味,上官鸿心中生起一股怒火,但是在孟夫人面前卑躬屈膝的几年生活,让他能够很熟练的隐藏真实情绪,脸上甚至能露出含义颇深的微笑,“肯定有用,可是这里不太合适。”

“三条街以外有一座古韵酒楼,听说过吗?”

上官鸿点点头。

“半个时辰以后,到那里找一位姓顾的客人。”

上官鸿又点点头,心里涌起一股兴奋的紧张感来,张楫说的没错,阴谋是这个世界上最有趣的游戏,暗中调拨决定众生的命运,才是强者本色,砍砍杀杀无非是强者实现目标的工具。

古韵酒楼里有僻静的雅间,是防止偷听的好地方,即使如此,上官鸿仍然压低声音说话,“张先生说,二少主此行必有异志,王主暗投北庭,八少主明降中原,二少主只能从疏勒国获得帮助,此番来访,名义上是要剿灭大雪山,其实是想借兵――”

上官鸿做了一个砍人的动作,顾慎为不动声色,心想独步王的儿子越来越少,野心却越来越大,不知道这对报仇是好事还是坏事,“这些话你应该说给孟夫人和王主听,能立一大功。”

“这话怎么能乱说?我又没有证据。”上官鸿对欢奴的冷淡反应有些不解,张楫可是说过欢奴肯定会对此感兴趣的,“你还不明白吗?二少主要是从疏勒国借到大军,第一个受损的就是大雪山,疏勒肯定先灭掉你们,铲除后顾之忧,才发兵攻打璧玉城。张先生说了,朋友敌人都是一时一地的事,此时此刻,咱们应该结盟,共同对付上官天。”

上官鸿太急躁了,不等对方回应,就将心里话全都说了出来,顾慎为因此对他的话信了**分,“上官天的具体计划是什么?”

“我不知道,不过我听说他跟那个叫摩央的首席大臣勾搭在一起,正策划对大雪山、金鹏堡不利的阴谋。”

“张楫打算让我怎么做?”

“嘿嘿,你是杀手,还能怎么办?”上官鸿垂下头,有点不好意思,随后又抬头看着欢奴,希望表露出坚定的意志来。

又是一个借刀杀人计,张楫想趁此机会除掉二少主,为上官鸿的前途铺平道路,顾慎为对此心知肚明,“我会考虑的,这里是疏勒国,我可不能随便杀人。”

上官鸿没有听出话外之意,以为欢奴不相信自己,急忙抛出最后一点信息,“你不想杀人,人家可想杀你,前几天来的杀手都没走,一直住在金鹏镖局里,他们的目标是谁?肯定是你啊。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张楫说了,你和大雪山若想存活,这是唯一的选择。”

顾慎为两天来第二次听到“唯一的选择”,忍不住想,自己是否真的只有一个选择。

(求收藏求推荐)

推荐热门小说死人经,本站提供死人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人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百五十九章 反击 下一章:第二百六十一章 胡子
热门: 天才相师 完美世界 全球高武 生肖守护神 造化之门宁城 恶魔法则 最强弃少叶默 首席御医 独步天下 春日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