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八章 朝议

上一章:第二百五十七章 胜利 下一章:第二百五十九章 反击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石丞相的事前提醒帮了大忙,方闻是在正殿里一见到众臣,就从中认出几名主要的对手。

疏勒王四十几岁,正襟危坐,颇显威严,整个朝议过程中一言不发,由身边的太监主持论争过程。

方闻是自称大雪山使者,代表“群龙之首、五峰之主”向疏勒王进言献计,将“王”改成“主”,也是石丞相的意思,顾慎为自然不在乎这种虚名,也同意临时换一下称号。

拜见国王的仪式用去一点时间,待到轮番参拜结束众人落座之后,太监请大雪山使者首先发言。

方闻是特意准备了一柄羽扇状的麈尾,这是中原传来的时兴玩意儿,辩论场合专用,拿在手里表示有话要说,放在桌上表示静听高论。

方闻是手持麈尾,先向国王躬身致意,然后转向二十余位大臣,目光一一扫过,最后落在一名花白胡子身上,此人是疏勒国首席大臣摩央,号称“师君”,是石丞相最大的对头,原本不支持本国与金鹏堡有过深交住,但他有一个儿子死于大雪山剑客之手,所以对剿灭大雪山极为热心。

摩央的话在疏勒王那里很有影响力,又向来与金鹏堡不友善,所持观点反而因此更具分量,石丞相最忌惮的正是此人。

“在下今日乃为疏勒国生死存亡而来,危言逆耳……”

方闻是打算故伎重施,用大难临头的话震住众人,没想到疏勒国的大臣不遵守中原辩论的规矩,他才说出一句半,手中麈尾尚未放下,对面一名黑脸大臣已经拍案而起,打断大雪山使者,“胡说八道,你是大雪山使者,凭什么论我疏勒国的安危?一看就是不安好心。”

方闻是摇头微笑,等对方势头过去坐回原位之后,才开口说道:“大雪山与疏勒国唇齿相依,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在下身为大雪山使者,怎能不关心贵国安危?”

“笑话,你根本就不是大雪山的人,一个月以前才投奔过去,连代表大雪山的资格都没有,妄谈什么‘辱亡齿寒’?”大臣们执行的是车轮战,黑脸大臣坐下,又站起一位白脸大臣,花白胡子的摩央则稳坐不语。

“哈哈,果然是笑话,中原的丝绸、乌山的精铁、北庭的马匹、天下四方的商人,都能为疏勒国所用,何以谋士就得生于斯长于斯?在下身负重托,只盼不辱使命。诸位若一定要与大雪山剑客谈论,殿外就有五名,一召便入。”

人人都知道山民不善言辞,说僵了就动剑,谁也不想跟他们辩论。

众臣一时无言,摩央咳了两声,说:“无需赘言,足下既有高论,但请畅谈。”

方闻是挥了挥麈尾,想到这东西没什么用处,干脆背负双手,继续一开始的说辞,“疏勒、北庭、中原号称西域三霸,鼎足而立,相安无事数十年。所谓一足既毁,两足不稳,如今北庭颇有乱象,无暇南顾,中原野心膨胀,独吞西域之心日盛。疏勒国不日即有亡国大患,诸君今日安享太平,只怕明日难求存身之所。”

众臣以为大雪山使者要跟疏勒国议和,没想到他一开口先把疏勒国说成亡国无日,摩央没有起身,说道:“足下所言,不愧是‘危言’,实在‘耸听’。北庭确有争汗之乱,不过数年即可平定,谈不上‘一足既毁’。中原或有野心,但是远隔万里,沙漠阻绝,西域驻兵不过两三万,疏勒国虽不敢与大国相提并论,精兵也有五十万,不惧区区数万敌军。”

疏勒国哪有精兵五十万,方闻是知道对方在吹牛,也不点破,说:“君师此言差矣,中原驻兵虽少,但是经营西域上百年,其间或有反复,根基却在。放眼西域,诸国皆有中原人,就是疏勒国里也有不下十几万。何况东部诸国,如今尽皆投靠中原,每有征战,无不出兵出粮。皇帝诏旨一下,两三万精兵即可驱使十倍之西域仆从、百倍之中原人民,试问,如此之众,疏勒‘五十万’精兵可挡否?”

众臣不语,摩央冷笑,“听足下一说,不但疏勒国挡不住中原,北庭也挡不住,所谓‘三足鼎立’又从何谈起?”

论战内容与方闻是预料得差不多,心中越发有底,忍不住又举起麈尾挥了两下,“非也,在下所论乃中原之‘势’,而非中原之‘力’。中原三万驻兵是谓力,唯中原所用,他国不可动。东部诸国是谓小势,中原可用,但不可随意运用,要付出代价。西域百万中原人是谓大势,或可用或不可用,全看诸国举动,应对得当,中原人一样愿为任何一国而战。”

“你这样等于什么都没说嘛,一切都还没有定数。”黑脸大臣再次拍案而起,愤然说道。

方闻是仍然等对方坐下,才道:“疏勒未有定数,中原、北庭却已有定数,这正是在下所言生死存亡之意。”

黑脸大臣又要起身,摩央示意他不要动,说:“足下所谓定数,就是指北庭内乱、中原野心喽?”

“正是。”

“虚辞无益,可有实据?”

“实据即是璧玉城。”

“此言何意?”

“三年前,传言独步王病重,中原趁机发兵铲除铁山匪帮,此事虽小,对西域却是至关重要,可惜各国昏昧,未能看清。铁山大营位于天山以北,紧临璧玉城边界,向来是北庭牧马之地,中原五千精兵一战而克,从此据守不退,日积粮草,如今已成‘顽疾’。对此挑衅,北庭不发一言,默许宿敌立于腹背,即是内乱未休之明显影响。独步王无恙,不仅没有奋起一击,反而卑身事敌,号称‘联合剿匪’。如此一来,西域大势已倾。中原迟迟未动,乃是在蓄势,一旦势足,第一步就将攻克璧玉城,下一步即是收服疏勒,疏勒一降,西域平定,北庭纵然结束内乱,空有百万骑兵,在西域已无立足之地。届时,疏勒再想恢复三足鼎立之势,不知要等何年何月。”

方闻是长篇大论说完,诸大臣有的点头,有点摇头,可都产生一个疑问,白脸大臣代表众人说出来,“阁下宏论,不过照此说来,金鹏堡实乃疏勒国一大凭障,‘唇亡齿寒’用在此处再适合不过,阁下却是大雪山使者,这个……”

方闻是绕了一个大圈子,刚说到金鹏堡身上,正要借对方发问继续阐述,疏勒王身边的太监却打断了这场辩论,“朝议暂休,午后再论,雪山使者远道而来,赐食。”

放在从前,方闻是为这一顿饭能喜形于色,这一个多月吃饱了大雪山的肉干,对美食兴趣大减,本想一鼓作气,却被迫偏要鸣金收兵,心中不爽可想而知,不过太监说的话即是疏勒王的意旨,他也只能谢恩退下。

方闻是面对着一桌子菜肴无动于衷,脑子里还在想着午时之后如何将金鹏堡扳倒,以便顺利引入大雪山。

石丞相来访,看到的正是来回踱步的大雪山使者,他先恭喜方先生上午的发挥,随后告诉他一个消息,下午的朝议不在大殿进行,改在御书房,参与者只有方闻是与摩央。

方闻是胸藏天下,对宫庭规则却不大懂,忙问道:“陛下此举有何含义?”石丞相没有明说,只是笑着让使者放心。

两人闲聊几句,石丞相告辞,他此行只是传话,并无特殊目的,绝想不到龙王竟会选择在这里实现见面的承诺。

顾慎为相信疏勒城里只有王宫才是相对安全的,所以装成五名大雪山剑客之一混了进来。

石丞相要走的时候,顾慎为上前低声说道:“在下杨欢,幸晤丞相。”

石丞相万分惊讶,但他掩饰得好,握住杀手的胳膊,笑道:“神龙见首不见尾,龙王藏得好深。”

顾慎为冲军师点头,方闻是领会,带着另外四名剑客出屋,守在外面,假装观赏王宫景色,留下两人在里面密谈。

石丞相本无准备,不过既然见着了,机不可失,他先是说了一通久仰的话,顾慎为只是听,很少插话,等着对方说出真实意图。

“刚才的朝议,龙王可听到了?”

“略闻大概。”

“龙王觉得方先生胜算几何?”

“朝议尚未结束,下结论还早。”

“嘿,龙王心怀疑虑,不肯说实话。”

顾直为沉吟片刻,“君师摩央只是发问,迟迟不肯立论,我怕到了御书房,可能会有变数。”

石丞相点点头,面色变得严肃,盯着龙王看了一会,似乎在判断对方的可信度,“不是可能,而是肯定,我已经得到消息,摩央会在陛下面前拼死一搏,绝不许疏勒讲和,还会力主将使者驱逐,立刻调派五万大军发往大雪山。”

五万大军,就算只有此数的一半,也不是一千多名大雪山剑客所能抗击的。

“此事全要仰仗丞相周旋,丞相若肯略施援手,大雪山下上感恩不尽。”

“咱们是不打不相识。”石丞相移开目光,态度稍显冷淡,说出的却是他最想说的话,“金鹏堡空有其名,上官天懦弱无能。如今我是全力支持龙王的,可是朝内形势复杂,我一个人独木难支,前方棘荆密布,龙王自己也需努力。”

“丞相可否明示。”

“下午还有一场议论,等龙王知道我所言未虚,再谈不迟。”

石丞相不想在这里待的太久,起身告辞。

顾慎为心里已经明白石丞相的用意,只是还没法确定他想借自己这柄刀除掉哪一个人:死对头摩央,还是亲哥哥疏勒王。

(求收藏求推荐)

推荐热门小说死人经,本站提供死人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人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百五十七章 胜利 下一章:第二百五十九章 反击
热门: 大道争锋 无敌剑域 重生完美时代 圣墟 他的小草莓 神印王座 绝品神医 太古神王秦问天 最强妖兽系统 大魏宫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