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五章 半颅

上一章:第二百五十四章 胆量 下一章:第二百五十六章 五天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顾慎为一连三天监视金鹏堡刀主向凯的行踪,混在人群中、伏在屋顶时他常会莫名其妙地想起自己从前的助手来。

初南屏是名不错的剑客,顾慎为传给他五章《无道书》,又用《死人经》改进无情剑法,令少年的武功取得长足的进步,作为一名侍者与护卫,初南屏无可指摘,但他不是杀手,在最危急的时刻,需要当机立断的时候,两人之间缺少那种灵犀一点的默契。

或许这怨不得少年剑客,顾慎为想,他已经没有办法对任何人付出十分的信任,自然也就得不到相应的回报。

顾慎为抛掉无意义的杂念,开始动手准备暗杀刀主向凯。

二少主上官天来访疏勒城,向凯也跟着住进了丞相府,但他每天都要回镖局对面的茶馆一趟,听取手下人收集到的情报,午时之前,他会到楼上的一间房里休息一会,然后下楼吃过午饭返回丞相府,如果有急事,他会走得更早。

顾慎为选定的暗杀地点就是茶馆楼上的那间房,门外的走廊是开放的,正对着金鹏镖局,白天想要进去很难不惹人注意,所以他在凌晨时分与初南屏来到楼上。

向凯每次进屋之前都会在门口停顿片刻,所以顾慎为没有立刻推门进去,伸手轻轻地从门缝顶部一路摸到底,来回摸了两次,终于发现门缝里塞着一小块纸,门一开就会掉下来。

顾慎为掏出匕首,用刀尖压住纸片,初南屏掏出钥匙打开门锁,这钥匙是许小益花大价钱从一位老锁匠那里买来的,老锁匠对镖局一带的人家极为熟稔,几乎每一把锁都是他造出来的,这把钥匙号称能打开差不多一半的锁。

咔嗒,老锁匠没有吹牛,对得起那一百两银子。

初南屏换手握住匕首,顾慎为闪身进去,轻轻关好房门,让一切恢复原样,接下来的事情又是等待,杀手对此已经习以为常。

暗杀行动的一多半时间都用来监视与收集情报,剩下的时间基本就是等待那个最后瞬间,杀人过程短促得不值一提,被杀者无论武功有多好,因为失去先招,总是处于极为不利的地位。

顾慎为轻轻跃起,手搭在房梁上,来回摸索了一会,确定上面没有机关,才翻身上去,仰面躺在上面,摒除思虑,静静地准备一两时辰之后的那一刀。

向凯这两天忙得很,他得到一个奇怪的情报,说是大雪山匪首杨欢本人混进了疏勒城,他对此比较怀疑,大雪山正与疏勒国大军对峙,在如此关键的时刻,“群龙之首”似乎不应该离开。

这天早晨,他刚在茶馆里坐下,就有手下送上来确切的情报:大雪山派出一名使者,想要与疏勒国讲和,中间人是那个叫许益的商人,已经跟石丞相联系上了。

这里不是璧玉城,向凯暗自感叹,如果是在金鹏堡的地盘里,这种事情就好解决了,他是杀手,技巧丰富刀法纯熟,在疏勒国却少有用武之地。

讽刺的是,他跟二少主就住在丞相府里,却一点也没听说丞相暗通大雪山的消息,向凯觉这是一件紧急情报,应该马上向少主回禀,他已经站起身,又来了几名手下,杂七杂八说了不少东西。

等到听完所有情报,向凯又觉得这件事或许没有想象中的紧急,丞相的行为他不知道,并不意味着二少主也不知道,于是他决定一切照常。

门锁完好,纸片也在,向凯打开门,一名随从先进去,查看一圈,出来之后点点头表示没事,自己下楼去了。

向凯进屋,将房门关好,这里属于他,只有在这间屋子里,那颗紧绷的心才会稍稍放松一点,有时候他觉得这间屋子过于奢侈了,身为杀手他不该有片刻的放松。

今天情形有点不大对劲,进了屋子他也没有感到放松,周围的摆设全都显得很陌生,好像进错了房间。

向凯握住狭刀刀柄,寻找不安感来自何处。

顾慎为觉得自己的暗杀技巧退步了,在大雪山当了几个月的“群龙之首、五峰之王”,让他有点不习惯收敛锐气,下面的暗杀目标已经感觉到他的存在。

但他还是动手了,在向凯抬头仰望的一刹那,狭刀笔直地从天而降。

锋利的刀尖刺破薄薄的衣裳与皮肤,一路势如破竹,对杀手来说,最理想的效果是杀死目标,及时后退,防止敌人的垂死挣扎。

顾慎为想到了这一点,手中的刀却没有随心所欲,它好像变得张扬了,渴望着一刺到底,结果使得主人的撤退稍晚了一点。

向凯的狭刀在杀手肋部留下伤痕,然后人跪下,弯腰以头抵地,形成一个古怪的弧状。

顾慎为不在乎身上的伤势,让他吃惊的是短短几个月,自己的杀手意识竟然退步如斯,他马上想到了上官伐,独步王高高在上数十年,靠什么维持敏锐的直觉?

他将这件事记在心里,决定以后务必要弄明白。

割下人头,收在囊中,顾慎为推开一道门缝,猫腰闪出,避开对面镖局可能存在的监视,快步下楼,与守在街头的初南屏迅速离开,其间有人注意到他的肋下的血迹,还没来得及表露怀疑,就已经失去了杀手的踪迹。

因此,当方闻是当天傍晚到访丞相府时,里面的人已经听说向凯被杀的消息。

石丞相不动声色,是想了解一下大雪山的底细,在他眼里,向凯乃是顶级的金鹏堡杀手,这么容易就被杀死,让他对那叫杨欢的叛逃杀手产生了兴趣。

向凯一死,上官天立刻认定凶手是杨欢,要求全城通缉,石丞相没有马上同意,如果金鹏堡就这点本事,他还不一定支持谁呢。

说客来了,夸夸其谈,石丞相听得厌烦,看在一万两黄金的面子上,勉强敷衍了一会打发对方走人,他已经指定行家跟踪其后,希望顺着这位迂腐的书生找到真正的杀手。

他抱着好奇的心态看待这件暗杀,绝没想到事情竟会牵涉到自己身上。

总管太监收下黄金,客人刚走,他就惊慌失措地跑进来,向丞相报告匪夷所思的情况:箱子里装满了黄金,可是有一只箱子里还装着半颗人头。

石丞相冲到后面看了一眼,差点呕吐,许多情绪同时涌上心头,最后愤怒压过了一切,他是王弟,当朝丞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在疏勒国,在西域所有国家,还没有人敢向他发出如此**裸血淋淋的挑战。

他原以为对方是一伙土匪,所以表现得平易近人,现在他要让这帮恶徒明白,谁才是疏勒国的主宰。

方闻是与剑客随从被卫兵驱赶着回到客厅时,石丞相已经心中起了杀机。

“混蛋!”石丞相一看到这两个人,心头的怒火就再也按捺不住,从随从腰下拔出弯刀,像疯了似地冲过去,大叫大嚷,“你怎么敢?!”旁边的人怕闪着丞相,纷纷上来扶持。

方闻是一生颠簸,遇到过不少危机,这回却是第一次知道吓得尿裤子是什么滋味,不要说躲避,连双腿在哪都感觉不到了,在心里将龙王全家上下骂了个遍,真想用唾沫淹死那个阴险的杀手。

骂人的好处是发泄,发泄之后平静不少,方闻是突然心一横,左右都是个死字,干嘛不放手一搏?双脚还是没力气移动,但是高昂起头,摆动衣襟,将一小滩水迹遮住,说:“先不说两国交兵不斩来使,就说拿到钱杀人这事,难道这就是疏勒国的待客之道?”

“待客之道?”石丞相两眼暴红,弯刀架在书生脖子上,“那人头是怎么回事?想吓唬我?一群土匪,想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威助疏勒国丞相?今晚我就要杨欢的人头,一个月之内踏平大雪山!”

方闻是对人头一无所知,表面却不露声色,微微冷笑,“黄金总是真的吧?”

石丞相一愣,他看着半颗头颅就扭过头去,根本没细看黄金的真假,太监总管五只箱子都查看过,知道其中装的都是十足真金,于是冲丞相点点头。

石丞相有点迷惑,要说大雪山有意威吓,干嘛还要送金子来?难道以为这点小伎俩就能让堂堂一国丞相屈服?“不管真金假金,你和你的主子都得死!”

黄金是真的,方闻是心里又有点底了,“石丞相也太心急了些,看看人头是谁再动刀也不迟。”

“是谁?你说。”

方闻是装出一切谙熟于心的样子,“是谁,丞相不妨亲自查看,没准这是丞相所恨之人,我家主人送来的礼物呢?”

方闻是真心如此盼望,石丞相可不怎么相信,疏勒国之内还没有他恨而不死的人,除了刚刚得罪他的杀手杨欢。

再说那颗人头只剩下不知左右的哪一半,血肉模糊,怎么可能认得出来。

“招供杨欢的下落,我或许饶你一命。”石丞相的弯刀仍然架在书生脖子上,心中怒火又起,此仇不报,他在整个疏勒国都得沦为笑柄。

“不瞒丞相大人,我家主人的藏身之处连我也不知道,我多说一句,金鹏堡花了三年时间,也没伤着我家主人一根汗毛,疏勒国虽大,寻找杀手这种事,未必就比金鹏堡强。丞相大人要是实在觉得不解气,尽管砍下我这颗头就是,不过我只怕丞相大人事后要后悔。”

“我就后悔没早杀光大雪山的杂种。”

“嘿嘿。”方闻是一边冷笑,一边脑子飞速运转想办法,龙王也真是,出了这么一招,竟然也不提醒一声,“大雪山杂……剑客脖子硬,可不怎么好砍,丞相大人此刻自身难保,还想着剿灭大雪山吗?”

方闻是随口乱说,石丞相心中却是一惊,“你说什么自身难保?”

方闻是继续冷笑,心里却急得跟猴挠一样,正无计可施,救星终于到了。

一名侍卫匆匆跑来,附在丞相耳边小声说了几句,石丞相脸色剧变,拿刀的手都有点颤抖了。

(求收藏求推荐)

推荐热门小说死人经,本站提供死人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人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百五十四章 胆量 下一章:第二百五十六章 五天
热门: 汉乡 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绝品强少 生肖守护神 偷偷藏不住 仙帝归来 十年一品温如言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君九龄 武炼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