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二章 胜败

上一章:第二百五十一章 谋士 下一章:第二百五十三章 财主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顾慎为与方闻是彻夜长谈,小姑娘铁玲珑困得不行,伏在矮榻上睡着了,初南屏尽忠职守,一直保持着警惕,他听不懂龙王与谋士在说些什么,耳朵全用来聆听帐外的声音。

初南屏自然有紧张的理由,龙王遭遇暗杀可不是一次两次,他发过誓,决不让这位共修者死在别人手里。

次日下午,顾慎为召集五位族长共商要事,方闻是平生第一次以军师的身份发言,兴奋得一直没闭眼,满脑子都是合纵连横的想法,竟也不觉得困倦,当他向几名阴沉的大雪山族长分析当前的形势时,意气风发,似乎整个天下都握在他手中。

“大雪山岌岌可危,若不早做准备,熬不过今年就得全军覆灭。”方闻是接受龙王的建议,一开口就来个危言耸听。

五位族长听到这话都不屑地大笑起来,弹多峰独眼族长龙啸士最先提出反驳,他被神鸟大鹏啄去一只眼珠,地位反而因此上升,拥有龙王面前第一顺位的话语权,“全军覆灭?你可知道,这两个月来,大雪山三次击败疏勒国大军,杀敌无数,我军损失寥寥无几,金鹏杀手十几次暗算,全都有来无回,成串的人头现在还挂在营地大门口。”

方闻是虚心听毕,表现出对弹多峰族长的尊敬,然后问道:“既然如此,大雪山为何不向疏勒国进军?而是留在山口坐等进攻呢?”

“就等龙王一声令下。”龙啸士挥拳砸在身前的矮桌上。

“因为我们没打算离开大雪山。”年纪最大的落神峰族长龙擒鹰提出另一个说法,其余三位族长各有倾向,纷纷点头,都没有开口。

只有方闻是连连摇头,“嘿嘿,诸位觉得大雪山连战连捷,在下却认为大雪山一败涂地,何谓胜何谓败,不能只看一时一地……”

军师的话有点费解,惹怒了五位族长,龙啸士扬起重剑,喝道:“胜即胜,败即败,清楚明白,有什么一时一地的,难道大雪山在战场上杀敌斩将,反而是战败者?”

大雪山剑客挥剑未必是想杀人,很多时候只是表达情绪的一种方式,方闻是明知如此,心中还是有点忐忑不安,假装低头思索,背负双手,迈出几步,离龙啸士远一点,说:“让我打个比方,过去这些年,大雪山五峰争斗不休,相互间有胜有负,可是与宿敌金鹏堡一比较,难道不是一败涂地?即使所谓胜者……”

方闻是话没说完,五位族长一起亮出重剑,齐声呵斥,方闻是知道自己说错了话,急忙向龙王身边靠拢,剩下的半截话也咽了回去。

顾慎为抬手阻止愤怒的族长们,“不知者不罪。”然后转向惊魂未定的军师,“方闻是,大雪山五峰归一,过去的事不可再提,谅你无知初犯,不予追究,再犯即是死罪。”

方闻是拱手致歉,心里却一突突,提醒自己,跟这群野蛮的山民打交道,可得小心在意,千万别霸业未成,就死在莫名其妙的事情上,“让我另换一个比方,甲乙两国,甲国十万精兵,派出一万,乙国两万精兵,也派出一万,大战之后,甲国全军覆灭,乙国损失五千,谁胜谁负?”

这听上去更像是一个算数问题,族长们嗤之以鼻,龙啸士回道:“当然乙国胜,就算只剩一个人,敌人全军覆灭,也是乙国胜。”

“可是甲国十万精兵只损失一成,乙国两万精兵却亡其四分之一,此战虽胜,第二战、第三战、第四战呢?”

族长们觉得谋士的话有点道理,又像是强辞夺理,全都低头,寻思着怎么反驳。

方闻是趁胜追击,继续说道:“譬如一国,长驱直入敌国,烧杀抢掠,获得大量战利品,但是损失一半人马,以至于来年没实力再出兵,是胜是负?再譬如一国尽是精兵强将,每战必胜,敌国兵力虽弱,金钱却有无数,战败之后马上组建新军,源源不绝,长此以往,谁胜谁负?”

族长们慢慢明白了军师的意思,落神峰族长龙擒鹰再开口时客气了许多,“方先生不用再‘譬如’了,就说说咱们大雪山跟金鹏堡、疏勒国吧。”

方闻是初战告捷,信心大增,看了一眼不动声色的龙王,继续说道:“大雪山三战连胜,但是寸土未得,疏勒乃西域大国,损失区区上千人不在话下,接下来十战、百战都能打得起,大雪山呢?每一战都要死几十个人,一直打下去,还能剩几个人?恕我心直口快有话直说,所谓五千人马,不过是‘号称’的吧?”

大雪山剑客不习惯撒谎,被方闻是这么一问,都有点脸红,龙啸士咳了两声,“五千是没有,大概三千吧。”

“三千?这是虚数,实数呢?”

龙啸士说不出口,低头不语,顾慎为插口道:“实打实一千二百人,一千五百匹马,有时多些有时少些。”

方闻是昨晚与龙王谈的多是西域大局,细节了解得不多,听说人数如此之少,心中不禁有点打鼓,转念一想,自己蛰伏多年,好不容易得到赏识,虽然不能大展拳脚,牛刀小试还是可以的,于是摇摇头,“以区区千余人马对抗疏勒国,恐怕诸位永远没机会见着金鹏堡,不如就此散了,大雪山地方千里,大家跟从前一样,躲在里面老死终生,岂不更好?”

族长们很少与谋士打效道,一激就怒,又都亮出重剑,连声呵斥,大剑峰族长是名虬髯壮汉,脾气暴烈,在龙王和落神峰老族长龙擒鹰面前一直隐忍着,这时再也按奈不住,一巴掌拍碎了身前的矮桌,长跪而起,横眉怒目,“小子,你瞧不起大雪山吗?咱们打个赌,三年之内,我要是登不上金鹏堡,人头给你,登上了,你把人头给我!”

方闻是又向龙王身边靠拢几步,心想早晚得给这些剑客定些规矩,否则的话,自己一介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混迹其中实在危险,表面上却无所畏惧,反而仰头大笑,“这个赌也太容易了些,只要成了俘虏,自然有机会登上金鹏堡。”

大剑峰族长愤然站起,单手擎着重剑,怒喝一声,就要斩了刚上任不到一天的军师,方闻是激将法用过头,把自己也吓了一跳,一步蹿到龙王身前,美少年初南屏长剑出鞘,站到军师身边。

龙王不开口,落神峰族长急忙起身,挡住暴怒的大剑峰族长,“疯了吗你?忘了咱们一起发的誓言?”

大剑峰族长心中一惊,他们曾经指天发誓忠于龙王,其中一条就是在龙王的帐篷里不能随意杀人,于是垂下重剑,喃喃低语,大雪山剑客都不怎么会道歉,说的话只自己才能听清。

龙王仍不开口,一场小小的风波算是就此过去,方闻是心中稍安,扭头看到初南屏仍持剑而立,眼睛看着的却是自己。

初南屏冷冷地说:“龙王五步之内禁入。”

方闻是原以为大雪山没有规矩,这时才发现其实是自己不熟悉这里的规矩,想起昨晚夜谈的时候,龙王跟自己一直保持着距离,于是讪讪地退后几步,连咳几声,整理被打断的思路。

弹多峰独眼族长龙啸士开口打圆场,“听方军师的意思,想必已有攻破金鹏堡的妙计。”

“妙计是没有的。”方闻是改不了抠字眼的毛病,话一出口自己也后悔,忙又补充道:“不过大略还是有的。请问诸位,疏勒国与金鹏堡,大雪山跟谁的仇更深一些?”

方闻是虽然声称不参与报仇,但也懂得随机应变,对大雪山剑客讲“霸道”没用,必须说“复仇之道”。

“当然是金鹏堡,大雪山家家都有亲人死在金鹏杀手刀下,或者幼儿被抢走。”龙啸士的回答得到其他几位族长的赞同,纷纷点头,面露悲怒之容。

疏勒国虽然派兵堵住大雪山最重要的山口,但是目的简单,只是防备山民侵犯边境,不像金鹏堡,向山里派出大量奸细与杀手,干涉各部落的争战。

“既然如此,大雪山留在这里与疏勒国对抗就是大大的失误,平白耗费实力,却伤不着金鹏堡一分一毫。”

“那又能怎么办?大雪山跟金鹏堡隔着整个疏勒国,想进攻金鹏堡,必须先打败疏勒。”龙啸士两手一摊,觉得这是非常浅显的道理。

“非也非也。”方闻是又连连摇头,“疏勒乃是大国,想战败它谈何容易?要我说,与其抱着不切实际的想法,不如退一步,与疏勒讲和,借道直逼金鹏堡。”

“你是说向疏勒投降?”大剑峰族长又想拍案而起,发现面前的桌子已经成了一地碎片,手掌只好做出一个按的动作。

“当然不是,譬如诸位学剑,不也是先拿轻剑,再改中剑,最后换重剑?疏勒是超重的剑,大雪山想要挥动它,先得能拿得起金鹏堡这柄一般的重剑。”

方闻是的“譬如”再次奏效,大剑峰族长不吱声了,落神峰老族长龙擒鹰开口道:“方先生说的有道理,可是疏勒国正与大雪山交战,跟金鹏堡又是一丘之貉,怎么可能借道给咱们?”

方闻是昂首挺胸,要是连这种小事都做不到,他还当什么说客、谋士?“方某不才,自荐一入疏勒国,说服国王止兵息戈,借道给大雪山。”

五名族长面面相觑,都不怎么相信穷酸书生的狂言,龙啸士皱眉说:“就凭你这一张嘴?”

“当然,不过我也有几个小要求。”

“请说。”五位族长同时开口。

“安车一辆,护卫十名,黄金――万两。”

(求收藏求推荐)

推荐热门小说死人经,本站提供死人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人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百五十一章 谋士 下一章:第二百五十三章 财主
热门: 意图(官场浮世绘) 夜夜夜惊魂(第2季) 人渣反派自救系统 最后的驻京办 幻世梵天 第51幅油画 [综英美]成为全场最佳的可行性计划 最美不过 恶毒男配只想C位出道 遛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