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章 三年

上一章:第二百四十九章 二年 下一章:第二百五十一章 谋士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刀主沈谅掀开帐帘一角向外窥望,满心希望三年的奔波到此结束,不出半月,自己就能回到石堡,重新赢得王主的宠信。

一想起那两名在他眼前逃跑的年轻杀手,沈谅就会生起一阵怒意,其中既有针对逃亡者和自己的,也有一点落在王主身上,他抢在孟夫人之前包围了叛逃杀手,结果收获的却是一场灾难。

谁能想到欢奴竟然能骑着大鹏鸟飞走,这超出了人力所能控制的范围。

或许他应该想到荷女会跳崖逃走,鬼叫崖一带正是当初大荒门弟子偷上绝巅的路径,那些凿在崖壁上的铁钉早被清除,但是钉眼仍在,可他想不到少女杀手的轻功会如此之好,顺着绳子溜下去,然后一路抠着钉眼下山,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

事后,石堡唯一能做的补救措施就是将钉眼也都堵死,同时在鬼叫崖设置箭塔,派人驻守。

沈谅为了稍稍弥补自己的过错,曾经腰系细绳,亲自垂到崖下观察,大部分钉眼已经被泥土堵住,勉强能插进一根手指,轻功再好的人,面对此种险境也难免心惊胆战,只要一口气没喘匀,后果就是粉身碎骨。

因此,在沈谅心目中,他更佩服的人是荷女。

这名女杀手不仅当机立断,而且胆大心细,她没有背着欢奴,最后时刻独自攀崖而下,显然觉得他是个累赘,很可能会将两个人都害死。

沈谅搞不懂的是,荷女为什么要背叛,那样一名优秀的杀手,绝不会为情所动。

而且她消失了,踪影全无,不像那个欢奴,到处杀人,让大鹏鸟留下独特的标志:没有眼珠的尸体。

沈谅将欢奴的行为视为对金鹏堡尤其是自己的公开挑战,他追随着那些没有眼珠的尸体,几乎走遍了西域的所有国家,派出一拨又一拨的杀手,每每功败垂成,让那个小子逃之夭夭。

沈谅有一种感觉,神秘消失的荷女肯定躲在欢奴身边,只要欢奴今天自投罗网,他就能将两名叛逃杀手全都解决掉。

正是清晨时分,营地里极为安静,巡逻士兵的脚步声与兵器晃动声清晰可闻,一切正常,就连士兵们也不知道这座帐篷里埋伏着金鹏堡最顶尖的杀手。

沈谅放下帐帘,回头看了看神情紧张的三个人。

一名面目黎黑的老者,手臂粗壮,微有些驼背,这是疏勒国最有名的铁匠之一,尤其擅长炼造刀剑,另两人是年轻的徒弟,忸怩不安,甚至不敢抬头瞥一眼门口的杀手。

欢奴明目张胆地要求疏勒**营交出铁匠,沈谅一度以为这是陷阱,直到他看到那封措辞生硬狂妄的信:

群龙之首、五峰之王晓谕尔等:五日内退避三百里,留下铁匠达伽。

没有落款,也没有欢奴的名字,但是沈谅知道这就是他,大雪山发生骚乱的消息早已传到金鹏堡。

七八个月前,杀手杨欢逃进大雪山,在大鹏鸟的帮助下击杀数十名弹多峰剑客,强迫族长龙啸士与宿敌落神峰握手言和,随后是一连串的争战,大剑峰、小剑峰、华盖峰全都参与进去,激烈程度超出了金鹏堡多年来暗中挑拨的成果。

隐藏的金鹏杀手不是被杀死,就是逃出大雪山,不过战乱的消息一直持续不绝,从来没有接近结束的意思,沈谅谨慎地决定坐山观虎斗,直到这位“群龙之首、五峰之王”突然冒出来。

沈谅忍不住冷哼一声,家仆之子、叛逃杀手竟然也敢自称“王”,这个欢奴大概是疯了。

随着这一声哼,两名学徒像踩到了火炭,猛地一蹿,偷偷打量师父达伽,立刻垂下头,生怕一个眼神惹来杀身之祸。

小小的帐篷里埋伏着二十名杀手,铁匠与学徒却看不到一丝一毫的行迹。

只有刀主沈谅一直没有隐身,他相信欢奴与荷女一定会来偷袭,那两个人是金鹏堡培养出来的杀手,即使人已经背叛,行为方式也还是跟杀手没有两样。

一切都会在今天结束。

“群龙之首、五峰之王”发出威胁的第五天,太阳刚刚升起,草叶上的露珠还没有晒干,守卫军营的士兵们远远望见一名骑士缓缓驶出大雪山山口,奇怪的是前方明明有斥候与暗哨,却一声提醒也没发出来。

消息迅速层层上传,越来越多的人聚到军营门前,眺望那名黑马骑士。

“他就是‘群龙之首、五峰之王’?”将军惊讶地问道,觉得金鹏杀手真是小题大做,还设什么埋伏,他们想杀的人直接走过来了。

“难道大雪山里的人都死光了,剩他一个人自封为王?”有人做出这种猜测,引来一片笑声。

“可是斥候都跑哪去了?”个别人发出谨慎的怀疑,声音却被周围的喧哗淹没。

将军身边的一名亲兵弯弓搭箭,向黑马骑士射去,箭矢擦着他的肩膀落地,骑士止住马匹。

军营里的笑声更响亮了,大都是嘲笑亲兵的箭法。

沈谅有点不相信这个消息,可是外面的声音越来越吵闹,他不得不出来查看,杀手们仍埋伏在原处不动,防止敌人声东击西。

“那是你要找的人吗?”将军问。

沈谅脸色阴沉地点点头,“是。”

那就是欢奴,即使离得很远,沈谅也能认出他来,虽然那张脸已经由少年变为青年,但是三年的奔波逃亡没有刻下太多的痕迹,只是脸色比沈谅记忆中的要苍白,好像他一直躲在地下不见天日似的。

“准备放箭。”将军传令,他受到金鹏杀手的影响,担心了好几天,没想到“群龙之首、五峰之王”会是这么一位疯子。

“等等。”沈谅还是不放心,他只看到欢奴,没有见着荷女,欢奴虽然杀了许多人,但是有红顶大鹏的帮助,在沈谅心目中,对荷女的剑法印象更深。

将军有点不太高兴,这里是疏勒国的军营,金鹏杀手只是客人,却干涉他下达命令,但他将不满藏在肚子里,营地里还藏着二十名杀手,他不得不小心行事。

沈谅召来十名杀手,这个时候没必要保密了,杀手走出军营,零散地排开,迎向黑马骑士,这些人各有分工,三名杀手负责杀人,七名监视空中的情况,那只大鸟才是他们最防备的对象。

杀手们一手持刀,一手提着一触即发的臂弩,弩箭上抹着见血封喉的毒药,足够毒死一头大象。

疏勒国的士兵们忍不住偷偷撇嘴,这里不是璧玉城,对以多敌少这种行为接受度不高,甚至有点鄙视。

黑衣骑士没有下马,缓缓举起一柄金鹏堡特有的狭刀,然后吹响了挂在胸前的兽角。

疏勒国的官兵从来没有听过如此高亢的号声,心中为之一震。

十名杀手紧张地停住脚步,抬头向天空中寻找乌云样的大鹏鸟。

号声未歇,更多的骑士从山口中涌出,重剑平放在肩头,沉默地催马小跑,只有马蹄践踏大地汇集而成的轰响与号声相迎合。

将军与手下的士兵们脸上骤然变色,一共有多少大雪山骑士,一千、两千?还是更多?他们还从来没见过如此多的剑客同时出现,这些粗野的山民从一出生开始就争斗不休,能聚起上百人的队伍就是了不起的成就。

军营里总共只有不到一千名士兵,平时阻截零散的逃亡剑客绰绰有余,与对面雪山崩塌似的骑兵大军相比,却无异于以卵抗石。

马匹加快速度,重剑离开肩头,杀戮之气弥漫天地,死亡的味道充盈每一个人的鼻腔。

阵前的十名杀手像立于荒野的孤独小树,面对的却是摧枯拉朽的狂风暴雨。

在继续执行命令与转身逃生两种念头之间犹豫不决,杀手们失去了选择的机会。

剑客们甚至没有出剑,马群驶过,十名杀手已经成了碎片。

“放箭!放箭!”将军高声喝叫,心头生起毁灭的预感。

士兵们手忙脚乱地排列阵型,弯弓搭箭。

在他们头顶,一朵乌云飘过。

“魔鸟!”

惊恐的话音刚落,一名士兵已经被抓到空中,随即惨叫着跌落,那声音令人如此胆寒,一半士兵扔下兵器,准备逃跑。

沈谅不敢相信眼前的场景,那的的确确是欢奴,怎么可能真的成为“群龙之首、五峰之王”?

他跌跌撞撞地向帐篷跑去,将拦路的士兵全都推倒在地,就算行动失败,也得先杀死那名铁匠,不能将其留给欢奴。

营地里已经乱成一片,所有人都在争抢马匹,将军正命令亲兵在自己人中间杀出一条血路。

没人注意帐篷里发生的事情,沈谅冲进去,看到里面多了两个人,护在铁匠与学徒身前。

一名温婉而冷漠的少年,手中握着长剑,一名绿色眼珠的少女,手里拿着狭刀。

剩下的十名杀手不见踪影。

沈谅仓皇退出帐篷,他已经失去了斗志,只想跟着大家一块逃跑。

大雪山剑客冲进军营,如同洪水淹没路上的一切活物,红顶大鹏高低起伏,像一个快乐的孩子在玩自己最喜欢的游戏。

沈谅看到人群中的欢奴跳下黑马,收起狭刀,拔出利剑,骑士洪流自动在“群龙之首、五峰之王”身边分开,给两名狭刀持有者让出生死决战的孤岛。

沈谅拔出狭刀,他是洗心院刀主,绝非默默无闻之辈。

帐内,两名学徒簌簌发拌,铁匠达伽却保持着镇定,说:“我要一百斤乌山精铁,才能给你们的主人打造天下最锋利的宝剑。”

(求收藏求推荐)

推荐热门小说死人经,本站提供死人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人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百四十九章 二年 下一章:第二百五十一章 谋士
热门: 莽荒纪 逆天邪神 龙符 神医嫡女 无限恐怖 锦桐李桐姜焕璋 狂神 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都市超级医圣 雪中悍刀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