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七章 上下

上一章:第二百四十六章 同时 下一章:第二百四十八章 一年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鬼叫崖边,顾慎为好不容易才定下心神,修练无道神功第七章。

体内的寒意并没有因此稍稍减弱,反而因为真气在经脉之中快速运行,带来冰刺般的痛苦,顾慎为咬紧牙关忍耐了一会,终于支撑不住,一头栽倒在地。

等他醒来时,看到荷女正跪在身边用绢帕给他拭汗,头发有些凌乱,神情关切,似乎与他一样痛苦。

“你求我,我现在就让你死。”荷女柔声劝慰,另一只手握在了剑柄上。

顾慎为觉得鼻腔终于重新畅通,用力地呼吸着绝巅之上清冷的空气,胸膛剧烈地起伏着,但是脑子仍然处于麻木之中,眼前的少女如此陌生,他盯着她看,不明白她为何悲伤,说的话又有何含义。

记忆渐渐清晰,少女的面容却又变得冷漠,好像刚才那一幕只是少年心中的幻觉,他不会哀求,宁死也不会。

“你杀死她了?”

荷女拿出罗宁茶的戒指,单指弹入崖底,“她中了我的飞刀,看她命有多大吧。”

这就是暗器与弓弩不受杀手重视的原因,离得太远,没法知道目标的生死,意外总是层出不穷,可罗宁茶身边的护卫太多,荷女不想冒险冲进去。

顾慎为不关心那个女人的生死,寒意越来越重,腹中好像坠着一大块冰,他想掩饰,身体却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他因逆练无道神功第七章而走火入魔,再想正练纠正,结果却适得其反。

荷女犹豫了一会,将他抱在怀里,她会的武功很少,不懂得如何输入内息帮他缓解痛苦,只能以体温助他稍减寒意。

号角声传来,苍凉而低沉,金鹏杀手大都以哨声联络,顾慎为这还是第一次在石堡里听到这种声音。

“他们就要追来啦。”荷女扭头看着堡里的方向。

两名少年杀手不知道,号角乃是石堡最高级别的警戒,自从上官伐当上独步王,这还是第一次在堡内响起,就连隐藏在最深处的青面也受到召唤,前往指定的地点待命。

“真抱歉,我可能坚持不到走火入魔而死了。”顾慎为也望着堡内的方向,心绪飞扬,无缘无故地想前三年前的一天,自己骑着小马在庄园附近巡游,追赶野兔与飞鸟,兴奋得忘了时间,直到夕阳西下,他望着薄幕中的庄园,觉得自己的家遥远而不真实,心中却因此充满了奇异的亲切感。

“除了我,没人能杀死你。”荷女好像已经下定决心,语调变得冷漠平淡,解下金鹏堡狭刀,抛下悬崖,拔出顾慎为的“允”字剑,插在地上,“这是杀你用的。”手里握着自己的“欢”字剑,“这是杀他们和我用的。”

成群的杀手随时都会涌来,他们已经无路可逃。

“好不容易偷出《无道书》,就这么死了可不值。”

“我已经把它交出去了,晓月堂早晚会攻入石堡,为我报仇,连你的仇也一起报了。”

顾慎为的仇人不只是金鹏堡,但他什么也没有说,这是一个微妙的时刻,杀人者与被杀者之间没有仇恨,只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同情与默契。

金鹏杀手没有立刻出现,荷女将顾慎为移到一棵树下,自己守在旁边,突然没来由地问了一句,“你为什么会叫顾慎为?这个名字很怪。”

顾慎为愣了一会,想了想,“这是古书里的一句话,‘行善不以为名而名从之,名不与利期而利归之,利不与争期而争及之,故君子必慎为善。’”

“‘慎为善’?原来你父亲起名字的时候就没想让你做好事。”

顾慎为笑笑,没有解释说这句话的含义并非如此,其实他也觉得这个名字不太好,父亲顾仑却认为很合适。

“你呢?霍允这个名字有什么说道?”

“没有,很普通的一个名字。”

两人正随意闲聊,积薪院的大门被推开,跑出来一个人来,四处张望,没看到树后的两名杀手,只得大声喊道:“杨欢!你在这儿吗?”

竟然是许烟微,顾慎为最初还想着要把她偷偷送出石堡与许小益相会,后来却给忘了。

“我在这儿。”

顾慎为站起身在树后招手,荷女跳到树上隐藏起来,就跟从前一样,欢奴露脸的时候,她要负责在暗中保护。

许烟微急匆匆地跑过来,半路上摔了一跤,爬起来之后顾不得拍去灰尘,几步来到树下,将一个包袱塞到顾慎为手中,两颊通红,气喘吁吁,“十公子给你跟荷女的。”

顾慎为惊讶地打开包袱,里面是两套黑衣、最高级的“独”字腰牌和一些易容的工具,“她……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许烟微摇摇头,深吸一口气,“十公子昨天晚上把这些东西交给我,说你们可能还留在石堡里,她说她现在被看得太紧,让我有机会的话把它交给你,小姐遇刺,所有人都在说你们的事,我听到杀手说准备包围积薪院,就拿着小姐的腰牌跑来了,希望还来得及。”

许烟微说得颠三倒四,虽然已经毫无意义,骗不过金鹏杀手,也救不了他的性命,顾慎为还是有点感动,她在这个节骨眼跑来,无疑是冒着相当大的风险,对她来说这是极为不寻常的举动。

临近死亡,他的情感比平时更丰富些。

“你弟弟……”顾慎为想要告诉她许小益的下落,好让姐弟二人有机会重逢,可是已经来不及了,黑衣杀手们正一个接一个地从积薪院中走出来。

他们不急着抓捕猎物,呈扇形排开,将少年包围在其中。

“小姐死了吗?”

“还没,可是伤得很重。”许烟微的声音开始发抖,她已经耗尽了全部胆量,面对数十名严肃沉默的杀手,她就像无意中陷入猫群的小鼠,吓得魂飞魄散。

“去找她,只要她没死就求她保护你,记住这一点:她需要你。”

许烟微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活着见到小姐,她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跑来这里自惹麻烦,她向黑衣人的方向走去,身体好像散架了,每迈一步都得将四肢百骸五脏六腑重新组装起来。

杀手们漠然地看着受惊的女子摇摇欲坠地走近,仿佛她是隐形的,但是当她走到积薪院大门口时,一名杀手按住她的肩膀,许烟微身子一软,倒在了对方身上。

顾慎为步步后退,直到接近崖边,还有杀手陆续加入包围圈,他从来没见如此多的黑衣人同时现身,所有人都默不作声,好像他们来此的目的就是为了组建一道人墙,除此别无用意。

刀主沈谅从人群中走出来,面带微笑,这是他的胜利,欢奴带来的影响比他想象得还要巨大,独步王的震怒将会给予孟夫人沉重的打击,那个贪婪的女人,想将一切权利都握在自己手中,绝不想到会因为一名小小的杀手而失宠。

上官伐没有亲自到场,顾慎为有点失望,他以为沈谅会说点什么,指责也好,羞辱也罢,但是老练的刀主绝不会在一名普通杀手身上浪费口舌。

顾慎为自己却有许多话要说,他的真实身份,他的刻骨仇恨,还有最恶毒的诅咒,这本是人常情,但是多年的杀手训练最后占据了上风,他张开双臂,决定不必开口。

语言令人畅快,提供的满足却是虚幻不实,即使他义愤填膺地痛斥金鹏堡与上官家族,如天花乱坠一般,也吹不落石墙之上的一粒灰尘。

有人报仇成功,有人报仇失败,自无稀奇之处。

六道轮回,杀之不尽,仇亦不尽,他自以为天塌地陷毁掉一生的灭门大恨,于金鹏堡不过是日常行动,对独步王更是没什么印象的小事一桩。

他抬起头,看着躲在树上的荷女,这名奇怪的少女,费尽心机要让他走火入魔而死,最后时刻却要孤注一掷,以一柄刻着“欢”字的剑保护他残存无几的性命,这说明恨不过是七情六欲的一种,再强大的恨也没法独占整颗心,总有其它情感隐藏在心底深处,说不定在什么时候就会掀起滔天巨浪。

他低头向崖下望去,看到两名黑衣人正攀附在峭壁之上,独步王要抓活的,杀手就得布下天罗地网。

行踪曝露的杀手们立刻采取行动,一起跃到地面上,伸手去抓毫无反抗之力的少年。

树上的荷女回头看到这一场景,毫不犹豫地飞身而下。

干净利索的两剑,荷女第一次在众目睽睽之下杀人,也是《死人经》剑法第一次展露在不知情的活人面前,从此她的名字会被每一位金鹏杀手所记住。

沈谅脸上的笑容没了,王主要活人,他也就得捉活的,两名经验丰富的杀手潜伏在崖壁上,应该十拿九稳才对,可是这少女、这剑法……

荷女左手拔出地上的“欢”字剑,看着崖边的少年,这不是她理想中的结局,却是更好的结局。

顾慎为面带微笑,这是他一生中最后的微笑,从此再没有令他动心的人与物。

除了怀里的《无道书》和心里的《死人经》,他在石堡里一无所有,所以也就无可失去,他对世上的人再无所求,所以也就无所谓亏次。

少年身子倾斜,坠向万丈深渊。

荷女手中的“欢”字剑离他只有咫尺之遥,终究没有刺下去,只是稍作停顿,她也跳了下去。

沈谅怒吼一声:“不!”

成群的杀手脸上不再漠然无情,他们没有完成王主捉活口的命令,心中跟刀主一样生起不祥的恐慌。

杀手们跑向悬崖尽头,突然平地卷来一股狂风,飞沙走石,所有人不由自主地止步,以手护目,望着那不可思议的景象:黑色的巨鸟腾空而起,直入云霄,鸟背上单腿跪着面无表情的少年。

多年以后,人们仍将记得这一幕,并将其视为一切波澜与杀戮的预兆,当时,这却只是转瞬即逝的场景,站在后面的人甚至无缘得见。

“看,有绳子!”一名杀手喊道。

果然,崖边的树上系着细绳,另一头垂到崖下。

一上一下,两名少年杀手逃离了石堡。

(第一卷完)

感谢每一位书友,是你们的点击、推荐、评论让这本书写到现在。

特别感谢投评价票的书友,在数据一直惨淡的情况下,是你们的支持给予我安慰。

最后感谢那些在论坛里帮助推广此书的书友,我唯一的回报惟有继续写下去,无论a签与否。

承诺常是谎言的开头,所以我没有承诺,有的只是今天就将开始更新的第二卷。

推荐热门小说死人经,本站提供死人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人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百四十六章 同时 下一章:第二百四十八章 一年
热门: 吞噬星空 长宁帝军 魔道祖师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斗罗大陆 沈浪徐芊芊 一剑斩破九重天 鬼吹灯之巫峡棺山 黑莲花攻略手册 摸金校尉之九幽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