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六章 同时

上一章:第二百四十五章 箭塔 下一章:第二百四十七章 上下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一共三名杀手,他们不觉得这趟任务会有结果,欢奴与荷女不是跳崖自杀,就是躲在璧玉城不为人知的地方,断不会留在石堡里,到处都有人日夜监视,两名年轻的杀手根本无处可藏。

就为了一个叫流花的杀手,他们已经在东堡搜索了一个晚上,往生崖是最后一块区域,然后他们就得去挨训,因为流花十有**也已经跳崖自杀,不会搜出结果。

他们先查看往生崖与巨石崖,在可能藏人的地方都看了一遍,即使是一次无聊的任务,他们也不会敷衍了事。

最后才是箭塔。

一切照规矩来,一名杀手守在门外,另外两名杀手进入塔内,一层除灰尘什么也没有,随后两人一前一后顺着楼梯来到上面一层。

欢奴就坐在面朝道路的窗口下面,冲着他们微笑。

杀手大吃一惊,同时拔出狭刀,“荷女呢?”其中一人问道。

“在你后面。”

顾慎为四个字还没有说完,已经有一名杀手面目僵硬,另一名杀手刚刚扭头,表情同样僵住。

荷女消失不见,很快又回到上层,两名杀手正好在这个时候摔倒,滚落到塔底。

一直以来,荷女比顾慎为隐藏得还要好,在众人心目中,她只是一名比较出色的女杀手,没几个人知道她的剑法出神入化,杀手们在毫无防备的情况遭到暗杀。

“咱们得换一个地方。”

荷女背起顾慎为,看到墙边靠着的一刀二剑,将自己送给欢奴的“允”字剑带走,其它兵器留在原地,三名杀手一死,他们很快就会彻底暴露,没必要销毁痕迹。

顾慎为最后看了一眼自己的刀剑。

现在是白天,轻功再好也不可能躲过堡里的守卫,所以荷女选了一条危险的道路,她沿着绝巅边缘向南行走,有几段路甚至要攀爬崖壁通过,顾慎为一度想拽着她一块死,不过只是一想而已,因为他还得依靠荷女替他报仇。

石堡东南比较荒凉,很多地方都是废墟,荷女在这里转向西行,西南一带是奴仆聚居的院落,人多眼杂,荷女干脆放下欢奴,两人并肩而行,他们穿着杀手的黑衣,谁也不敢过问,也没人认识两名普通的杀手。

到了西边的悬崖,荷女重新背起顾慎为,折向北行,顾慎为终于明白了她的目的地。

两人兜了半个大大的圈子,从最东面的往生崖到了最西边的鬼叫崖。

这个地方对两人都有象征意义,一墙之隔即是积薪院,走火入魔的遥奴就是死在那里,尸体被抛下鬼叫崖。

为了清除体内的八荒指力,顾慎为费尽心机,他害怕死亡,如今死亡触手可及,他却无动于衷,甚至感到轻松了不少。

不停地赶路,荷女有点疲惫,脖颈上渗出一层细细的汗珠,顾慎为看在眼里,突然间产生一股恶作剧的冲动,在她刚刚踏上鬼叫崖的土地时,轻轻在颈上吻了一下。

走火入魔的好像是荷女,她像是被毒蛇偷袭闪电击中,直接将背上的少年甩到地上,伸手拔剑,“你……”

“情不自禁,但你不用为此饶我性命。”

荷女脸上冷若冰霜,“就算我想也没有用,我可没本事化解你的走火入魔。”

顾慎为走到崖边,背对荷女,望着远近的云岚微笑,荷女在雕木院受过特殊训练,绝不会对异性的接触敏感,她刚才的反应却显露出真实的情感。

荷女在他身后寂默无声,再开口时怒气冲冲,与她沉稳冷静的作风颇不相符,“我去杀罗宁茶。”

顾慎为惊讶地转过身,不明白荷女突然生出的怒气从何而来。

“她杀了翠女,我不能就这么放过她。”

荷女加上一句毫无必要的解释,不等顾慎为开口回答,转身跑掉,跃上积薪院的房顶,大白天杀向了八少主正院。

顾慎为只是隐隐明白荷女的心事,但他没工夫想这个,荷女的身影刚一消失,他就从怀中掏出《无道书》,上官如送来的第七章还在,他仔细地读了一遍,记了一个大概。

他练功不过一个来月,或许还有挽救的可能,顾慎为的心躁动起来,无法选择的时候,他坦然处之,既然有逃生的机会,他不想坐以待毙。

荷女拿准了他不敢向堡里的人求救,而且没有内功,寸步难逃,所以才会放心地将他一个人留在鬼叫崖。

在立刻练功与寻找逃跑路线之间犹豫了一会,顾慎为决定练功,如果走火入魔真的再也无法化解,逃跑即变得毫无意义,无人值得相信,他还是得依靠自己。

与此同时,独步王上官伐正满怀怒意与困惑地看着三具送过来的杀手尸体。

欢奴与荷女,两个不甚熟悉的名字,微不足道的少年,竟然就躲在石堡里,大批杀手却将山下的璧玉城折腾得天翻地覆,金鹏堡一下子沦为笑柄。

上官伐怀疑堡里还有没有得力的属下,如此简单的一次追捕行动,直到第七天才因为偶然而找到一点线索,近些年来,他将手中的权力分散给许多人,现在看到这是一个巨大的错误,这些被他付与信任的人,将分得的权力全都用来互相倾扎,而不是增强金鹏堡的势力。

该结束了,无人值得相信,他想,沈谅与夫人的诡计他看得一清二楚,一切都还来得及,软弱无能的儿子死掉就死掉了,没什么可遗憾的,“十字成王”的预言终究还会实现。

还有这三具尸体身上的致命伤口,上官伐仔细看了好一会,甚至伸出手指探了一下,两名逃亡杀手的剑法出乎他的意料,而且与传说中的《大觉剑经》竟有一点类似。

“一个时辰之内,我要见到这两个人,活人。”

独步王发话了,一大群惶恐不安的杀手与谋士躬身应命,退出大堂,以最快的速度下达命令,许多人还没有从内部斗争的习惯中挣脱出来,以为这又是一场竞赛,都想抢在对手之前找到两名叛逃杀手。

这是需要快刀斩乱麻的时刻,沈谅与夫人这两方势力可以稍后再处置,上官伐先要解决一个最直接的有罪之人。

罗宁茶带来的新鲜感已经失去,她的骄纵、张扬与愚蠢,让独步王感到厌烦,那两名杀手都是她带进石堡的,上官伐还在她的屋子里遭到刺杀,按沈谅的说法,刺客肯定就是两名杀手之一。

一个女人而已,没有了大头神,老八也不会在乎这个媳妇,独步王决定亲自去结束此事,这是送给美人的优待。

同一刻,顾慎为以北,独步王以南,八少主正院里,罗宁茶正焦躁不安地来回踱步,自从欢奴与荷女逃亡,她已经连骂了三天的“忘恩负义”,宅院里所有奴仆都为此受罚,互相打巴掌,不流血不止。

愤怒终于消退,恐惧涌上心头。

她带来的陪嫁奴仆叛逃,独步王一连七天没有临幸,这都是不祥之兆,她派人去内宅里打探情况,可是连大门都进不去,那些曾经一度倒向她的女人们,在这个微妙的时刻宁愿做壁上观,也不想贸然向八少奶奶提供帮助。

又是大厦将倾的感觉,罗宁茶太害怕了,她害怕死亡、害怕无人宠幸、害怕被人鄙视、害怕最微贱者的冷眼,她曾经有一个强大的父亲和一套层层叠叠的面纱,她怀念这一切就像婴儿向往母亲的怀抱。

如果欢奴还在就好了,他总会给我出好主意,罗宁茶的心思有点飘移,然后想起欢奴正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无人值得信任,只能依靠自己,“欢奴会怎么想?”罗宁茶让自己像那个奴才一样思考。

欢奴会说,小姐,你还没有一败涂地,你腹中的孩子是独步王之子,来得恰逢其时,王主已经死了好几个儿子,还有比之更好的礼物、更好的效忠吗?

连罗宁茶也要埋怨自己愚蠢,足足花了七天时间,她才想明白这么简单的一件事,其它时间都用在愤怒与恐惧上了。

没错,我有王主的孩子,罗宁茶的心情一下子变得轻松了,这会是男孩,毫无疑问会是男孩,她要向王主报告好消息,她要以性命保护这个孩子,绝不让内宅里的女人碰到,每一餐都得有人试吃,护院的杀手还要再增加一倍,除了贴身丫环与王主,任何人都不能进入后院,就是大夫,也得签下生死协议。

她的儿子才是未来的独步王。

罗宁茶情绪亢奋,另一个人却在忧心忡忡地向上天祈祷。

上官如一直在计数着日子,七天,足够欢奴与荷女逃出金鹏堡的地界了,没想到他们两个竟然还留在石堡里,这是一个冒险的计划,也是一个聪明的招数,肯定是欢奴想出的主意。

她紧紧衣裳,拿起狭刀,她不是向神灵祈祷两名杀手安全逃走,而是祈祷自己能有力量保护他们。

转过身,她看到母亲正站在门口,悲哀的神情让她心中一颤。

“你不要自己的命了吗?”

“母亲。”上官如心疼地叫了一声,走过去,希望自己的话能够感化她,“这是我不得不做的事情啊。”

“咱们都有不得不做的事情。”

孟夫人的心疼一点不比女儿少,多年的心血无尽的期盼,一朝化为乌有,双胞胎本应是她的助手与盾牌,却成了累赘与威胁,终归无人值得相信。

上官如还没有明白母亲的意思,肋下已被人点中一指,母亲的形象渐渐融入黑暗,神灵以意想不到的方式回应她的祈祷。

上官如倒在黑衣杀手的怀里,狭刀被解下,交到孟夫人手中。

这是孟夫人第一次握住石堡里的标准兵器,沉甸甸的,跟她的心一样,冷硬如冰,也跟她的心一样。

这是她的“十公子”,以前是,以后再也不是了。

(求收藏求推荐)

推荐热门小说死人经,本站提供死人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人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百四十五章 箭塔 下一章:第二百四十七章 上下
热门: 永恒圣帝 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神级奶爸 武神天下 极品家丁 凤逆天下 魔道祖师 重生之将门毒后 冰火魔厨 无限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