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 箭塔

上一章:第二百四十四章 流花 下一章:第二百四十六章 同时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遥奴是石堡里第一个因欢奴而死的人,顾慎为从来没有忘记那个尖脸少年,尤其是他走火入魔而死的场景。

濒死的遥奴躺在炕上,盯着欢奴,神色迷惑而茫然,脸上涌现一片红潮,随即退去,胸膛剧烈起伏,两条胳膊狂暴地甩动着,敲得身下的土炕梆梆响,然后声嘶力竭地笑起来。

遥奴进入迷乱的状态,脸上红潮来了又退,退了又来,有时他会积聚一点力气,全用在喋喋不休上,说的尽是些胡言乱语,他将金鹏堡忘在了脑后,提起的人和物都来自从前的经历,一会自夸,一会咒骂,一会又在哀求,就像一名独角戏戏子,一人分饰众角。

“欢奴,你逃不掉的,我在地狱里等着你。”死前的回光返照,遥奴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说出这句既是威胁也是期待的话。

顾慎为想不到,遥奴从地狱中派出的使者会是荷女。

其实也有过蛛丝马迹,只是顾慎为从来没有注意过。

遥奴是个浮夸喜欢吹嘘的人,对自己将成为杀手学徒十分得意,每天从雪娘那里回到住处都会炫耀一番,却从来没有提起一块练武的荷女,情窦初开的少年将她视为独有的秘密,不愿与任何人分享。

荷女虽然为人不是很热情,但她天生具有吸引人的一面,在雕木院里结交很多朋友,当初的“臂奴帮”主要就是靠她联合不同背景的学徒,可她对欢奴第一次见面就表现出嫉恨,顾慎为还以为她想当雪娘唯一的弟子,现在终于明白了全部原因。

刹那间,顾慎为心中的嫉妒、失望、愤恨、悲伤全都消失了。

报仇是世上最正当的权利之一,他向金鹏堡寻仇,杀伤无数,自然也会有人向他寻仇,荷女是第一个,或许也是最后一个。

“他一定会很讨你喜欢。”震惊之后,顾慎为平静了,只要愿意,遥奴有本事讨好任何人,对于刚进石堡生活在罗宁茶与雪娘双重压迫下的荷女来说,遥奴肯定是她唯一的安慰。

“或许吧,我都忘得差不多了,我甚至不记得他的样子。”荷女不像是在撒谎,也没有必要撒谎,她微微蹙眉,努力回忆,最后还是摇摇头,“现在想起来,他好像也不怎么样,要不是你被害死,在雕木院里也挨不过一个月。”

“可你还是要为他报仇。”本来已经明白一切的顾慎为又糊涂了,平生第一次在心里发出成熟男人的想法:女人的心思谁也无法了解。

“人死了,也被忘了,仇恨却会永远留在这里。”荷女按着自己的心口,“这是《死人经》的真谛,你应该明白的。”

顾慎为当然明白,他自己就有过切身体会,仇恨最强大的敌人是时间,岁月能将世上所有人冲刷得面目全非,仇恨不过是人心中一块突兀的巨石,同样敌不过永无歇止的打磨,荷女不记得遥奴,他又何曾清晰地记得家人?不过三年时间,父母兄姊的样子早已模糊,变成纯粹的符号,给心中的仇恨一个越来越微弱的理由。

但他的仇恨几乎从未消失,反而历久弥盛,这一切全要拜《死人经》所赐,是它阻止了时间的进攻,让他以仇恨的名义,心无滞碍地杀人,只是在散功之后练不了《死人经》,他心中的仇恨才有过短暂的软弱。

当两名不知情的少年下决心修练《死人经》的时候,就已经将心中的仇恨固化,再也无法化解。

荷女比顾慎为更早看破这一点,因为她的心思更加纠结与矛盾。

顾慎为看着对面的少女,突然间与她心有灵犀,他们之间向来就有很深的默契,即使在变成敌人之后,也能互相明白对方的心意。

两人有一会没说话,荷女跳上正对垛口的弩床,抱膝而坐,望着外面的黑夜,好像已经忘了十步以外的欢奴。

“为了让我走火入魔,你可费了不少心思。”这是顾慎为由衷的赞叹,他自己策划过许多阴谋诡计,没有一条能比得上这一个。

“不算什么,要不是你的《死人经》,就凭我对内功的那点了解,也编不出让你走火入魔的东西来。”

“这么说《无道书》全是假的喽?”

“只有最后一章被我稍加改动,其它都是真的,得到无道神功是我最重要的任务,可不能乱改乱划。”

“你偷偷多带了一块木板,重新刻下修改的第七章?”

荷女点点头,她将正确的第七章藏于裙内,谁也没有发现,“罗宁茶真是吓了我一跳,那个蠢女人抢走木板,差点让我的计划彻底失败。”

“没想到她竟然会无意中救我一命,可笑的是,是我自己将那块木板要回来的。”

荷女似乎不愿谈论这个话题,可是过了一会,她从怀中掏出一枚戒指,在月光下晃了晃,“她让我割下你的人头。”

顾慎为笑起来,连心情都舒畅许多,“那个女人,我就知道她会这样。”

“可你还是跟她……上床。”

荷女依然从容自若,声音却发生了细微的变化,让顾慎为陡然觉得这是一名可爱的少女,而不是冷血无情的杀手,“你在嫉妒?”

“我没……”荷女否认得太快了,连自己也觉得不真实,冷笑一声,干脆承认,“嫉妒又怎样?我还是会杀死你。”

“所以你选择了最艰难最缓慢的杀人方法。”顾慎为没有说“最痛苦”,虽然身上的寒意越来越重,他却装出无所谓的样子,“你还是舍不得杀我,你说是《死人经》让你无法忘记仇恨,你却没有按《死人经》的记载一剑杀人。”

“你不是也一样,有多少次机会能杀死十公子,你都找借口错过了。”

两人一起陷入沉默,刚刚获得的默契烟消云散,好一会才恢复对话。

“我的真名叫顾慎为。”

“我知道。”

顾慎为有一回受伤,在昏迷中胡言乱语,荷女照顾他一夜,基本什么都听到了。

“这是上官如送给我的剑。”顾慎为从身边的包裹里拿出短剑,“可它原来就属于我,是父亲送我的礼物,上官怒杀了我全家,夺走此剑,又给了上官如。”

顾慎为讲这个故事表示自己不可能喜欢上官如,荷女明白这层意思,却没有被打动,“爱一个人没什么错,只要你能硬起心肠杀死所爱的人,就是最终的胜利者,你失败了,而我不会。”

有一刹那的工夫,顾慎为想要哀求,他甚至觉得荷女之所以采取这样一个麻烦的方法杀人,就是在等他低头恳请原谅表达爱意,但他终于没有开口,他已经忍受了多年的屈辱,不想在最后一刻失掉仅存的尊严。

“晓月堂会灭掉金鹏堡?”

“当然。”

“如果可以的话,杀死上官伐和上官怒的时候,告诉他们我的真名字。还有督城官卫嵩,他也是我的仇人,但我不知道谁是主使者。”

荷女扭头看着顾慎为,声音突然变得前所未有的温柔,“我会杀死你所有的仇人,连幕后的主使者都给你找出来,每杀死一个,我都会告诉他,欢奴是中原顾氏的子孙,托我来报仇。”

“谢谢。”

“不,谢谢你。你死了以后,我需要一个新的仇恨,好让《死人经》剑法不受影响。”

顾慎为想起十一岁的初南屏,那个小孩子一心想练无情剑法,却连临时结交的朋友也不忍心杀,眼前的少女才是练那套剑法的最佳人选。

他们不再说话,谁也不动,任凭黑夜在两人之间越来越浓,像一堵有形质的铁墙将他们隔开。

体内的寒意彻入骨髓,顾慎为强忍着不动声色,荷女想看他走火入魔而死,他却不想跟遥奴一样失去控制。

清晨的一缕阳光从荷女头顶掠过,射到顾慎为身上,他没有感到一丝暖意,却被眼前的景象所打动,不由得脱口而出,“你真美。”

荷女全身笼罩在妙不可言的光线中,好像鸿蒙初判天地首孕的第一朵花,未经任何污染,连呼吸的空气都是最新鲜的。

荷女诧异地转过头来,随着光线角度的变化,她恢复正常的模样,仍然很美,却失去那种令人仰视的圣洁,神情有一点点不同,好像……哭过。

没有比这更好的机会了,两人之间的隔阂消失得干干净净,或许只要少年的一句话,就能敌过《死人经》的魔力,将仇恨转化成爱。

一朵乌云从空中飞过,阴影瞬间遮蔽垛口,荷女像是受到偷袭,倏地跳下弩床,一个人就拉开了弩弦,神色戒备,好一会才松口气,她已经到了草木皆兵的地步。

机会就这么过去了,顾慎为还是没有开口,《死人经》现在对他几乎没有影响,他能按照本性思考,心中厌倦了无休止的杀戮,更愿意将这项艰巨的任务转交给别人。

他就要死于走火入魔,却对阴谋的制定者荷女充满了同情与感激。

荷女紧紧握住剑柄,抑制处于崩溃边缘的情感,她看懂了少年的全部心思,好像他是透明的人,于是感到十分骄傲,她不仅要杀死所爱的人,还将替他报仇。

也就是这份骄傲,让她将仇恨的一切原因都推到《死人经》身上,她小心翼翼地避开最心中真实的想法:是欢奴迟迟不肯回报她的爱意,才带来郁积难消的恨意。

一小队杀手踩着清晨的阳光走向往生崖,荷女脸色一变,“愚蠢的流花,他被追踪了。”

流花行踪暴露,发现他的杀手们还没有充分理解这件事的重要性。

(求收藏求推荐)

推荐热门小说死人经,本站提供死人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人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百四十四章 流花 下一章:第二百四十六章 同时
热门: 灵域 牧神记 琉璃美人煞 诡秘之主 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武炼巅峰 逍遥小书生 神医嫡女 鬼吹灯之南海归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