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 流花

上一章:第二百四十三章 寒意 下一章:第二百四十五章 箭塔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流花背着常用的弓箭,奇怪的是腰下还悬着一柄剑。

顾慎为看着他,寻思着自己怎么得罪过这位神射手,他又是怎么找到自己的,“你立大功了,谁会给你奖赏,沈谅还是孟夫人?”

流花不屑地哼了一声,他看上去有点激动,而且在努力保持平静,与平日里那个深藏不露的少年判若两人,“我不像你,心甘情愿给十公子当听话的走狗,我没有主人,只为自己做事。”

“原来你是一条野狗。”

“嘿,我一直觉得你嘴皮子上的功夫比你的剑法好。”

“好吧,不说废话,你干嘛不动手呢?你这个样子可不像杀手。”

有一瞬间,流花的眼睛像是射出火光来,穿透黑暗,直逼对面的欢奴,“仅仅是杀死你不能让我泄恨,我得让你知道为什么死。”

“洗耳恭听。”顾慎为很愿意拖延时间,荷女随时都会回来,只有她能救自己。

“我一直在保护你。”说这话时,流花咬牙切齿,好像在将仇恨嚼碎吞咽。

“原来在督城官府救我的人果然是你。”

“没错。”

“胭脂林里刺杀叶四郎的人也是你。”

“原来你还记得。”

顾慎为当然不会忘记,他与叶四郎第一次决斗的时候,心里不是特别有底,突然就冒出来一位神秘的剑客刺伤叶四郎,导致决斗不得不结束,算是帮了他一个忙,可他怎么也想不到,出手的人会是流花,“封口流花”连刀法都一般,怎么可能会高超的剑法?

难道荷女……

顾慎为心中受到重重一击,脑子里一片眩晕,要靠在墙壁上才勉强站立。

“你开始明白了。”流花像一只正在折磨猎物的猫,露出残忍的笑容,声音里带有一种疯狂的迫切,好像巴不得切开对方的胸膛,看看他的心碎成什么样子。

“荷女的师父也是你杀死的吧。”顾慎为声音变得嘶哑,说出这几个字差不多耗尽了全部力气。

那时正是大荒门弟子前来偷取无道神功的时候,南城发生多起死亡事件,最早的一起就是荷女的师父吴凌被人杀死在妓院,剑伤穿眼而过,顾慎为当时看着像是《死人经》剑法,事后却将责任想当然地推到晓月堂、大荒门身上。

“那个老东西,好色无耻,早就该死,我真后悔杀他太晚了。”即使已经过去这么久,流花仍然愤恨不平。

顾慎为沉默了好一会,他得慢慢体会流花抛出的事实。

“原来你一直爱着她。”

其实迹象早就有了,当欢奴与野马决裂并处于弱势的时候,是荷女将流花拉拢过来,他当时就该明白,可是流花曾经刺杀过她,谁也不会相信这两个人暗中竟会有私情。

“一直爱,永远爱,从未改变,要不是她提出要求,我才不会保护你。”流花愤恨的道。

顾慎为再也支撑不住,那种练功之后才会产生的寒意提前降临,只得慢慢坐下,脑子里一片混乱。

击中他的不仅是嫉妒,还有巨大的失望,他以为唯一可信的人竟然也有秘密,荷女与流花的关系一定非常亲近,否则的话,她不会将《死人经》剑法轻易转授,那应该只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秘密才对。

可他自己也没有对荷女坦承相对,隐藏了许多秘密,只是荷女从未表现出在意的样子。

“你肯定在想,‘荷女很爱我,才会让流花保护我’,对不对?”流花的语气充满了讥讽,他要慢慢品味这终于到来的报复与胜利,于是靠近欢奴,好看清对方藏在黑暗中的神情。

顾慎为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想,荷女偶尔会流露出某种超出伙伴关系的感情,但是转瞬即逝,现在看来,她保护欢奴,更像是……阴谋。

“希望你不要那么自作多情。”欢奴不开口,流花就自己说下去,刀剑与鲜血永远都是复仇的最低形式,语言才是剜心刺骨的利器,他实在舍不得略过这个阶段,“她说过,黑暗是弱者的朋友,你躲在十公子身后,她躲在你身后,我躲在她身后,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怀疑,我们策划了一起暗杀,嘿,射她两箭是我一生中最艰难的决定。现在,只要你一死,谁也不会发现我们的真实目的。”

“无道神功。”顾慎为喃喃地说出来,还是它,所有的阴谋与诡计都是为它而设计。

“她已经拿到手了,所以,你没有价值了。”流花拔出剑,还有什么方法,比用《死人经》剑法杀死欢奴更具复仇意味呢?这是欢奴最先发现的奇异武功,死在这上面最恰当不过。

“她干嘛自己不动手?”顾慎为冷冷地问道,震惊过去之后,留下的不过是他早已知道的事实:世上没有值得相信的人,他对荷女最初的感觉才是正确的,他有那么多话从来没有对她提起,大概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

“她有个怪念头,想让你……”

刚说到这里,流花的身子古怪地向上一挺,好像被人胳肢了一下,但他没有笑,而是慢慢转身,慢慢跪下。

荷女站在他身后,手里握着剑,神情跟平时一样冷漠,“你不该来这里。”

流花已经说不出话来,甚至没有力气改变脸上的表情,只有眼神表露出一丝困惑与伤感,死亡就在眼前,他脑子浮现的全部记忆都与杀死自己的少女有关,雕木院里备受冷落与欺侮的时候,只有她私下里表达过友谊,并且建议他专心学习弓箭术,从那时起他就已经自愿将命运与她捆绑在一起,悄无声息地藏在她的身后。

这是一条艰辛的道路,布满了痛苦的沼泽与嫉妒的荆棘,武功低微的学徒是杀手师父和强者的盛宴,谁也逃不过,但他可以忍受加于自己身上的折磨,却无法观看甚至听说她的受辱,是仇恨让他暗中花两倍的努力提升弓箭术,直到学徒残杀开始。

大家都说“封口流花”杀人是报自己的仇,没有人明白他只为她杀人。

然后欢奴出现了,流花相信她制定的是一条妙计,可无法接受的是这两个人越走越近,从她默默注视欢奴的目光中,他看到熟悉的东西,正是他注视她时才会产生的微妙情感。

嫉妒比仇恨还要强大,每一次,当他跟随在不知情的欢奴身后,违心地履行保护者职能的时候,都要以极大的意志强压射出一箭的冲动。

如今一切都已结束,他终于没能忍住,站到了她的前面,或许这的确是自己的错误,流花的眼神转瞬间变得黯淡无光,他体验到了语言的复仇,再也没办法品尝鲜血的快感。

荷女拎起流花的尸体,从箭垛扔了出去,外面就是万丈深渊,流花是金鹏杀手,拥有同样的归宿。

她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顾慎为一直看着她,流花只说出一个开头,还是有太多太多的迷惑困扰着他。

“流花可是非常喜欢你。”

“我们不收男弟子。”

“原来你加入了大荒门。”顾慎为渐渐明白了前因后果。

“雪娘很喜欢我。”荷女平淡地回答,好像两人之间的关系没有发生任何改变。

“可是大荒门已经灭亡了。”

“大荒门不过是晓月堂的分支而已。”

顾慎为苦笑一声,“想不到,想不到,你原来还是晓月堂弟子,她们就这么容易接受你了?”

“雪娘在我的隐白穴注入八荒指力,堂主一接触就明白了。”

“隐白”不仅字意双关,而且位于足尖,乃是极为不重要的穴道,雪娘将八荒指力隐藏在这个里,自然表明了对荷女的信任。

“堂主就是那个女人?”

“嗯。”

曾经有一名高大的女人给上官如等人注入邪劲,只有欢奴与荷女因为体内有八荒指力而幸免,顾慎为觉得自己真傻,那么明显的事实竟然没有早点看破,“你一直在等着十公子病发,等着她偷取无道神功,等着她找你帮忙。”

“不,她会找你帮忙。”

“哦,然后我会找你帮忙。”

“嗯。”

顾慎为再次苦笑一声,他利用了上官如,荷女又在利用他,心脏很历害地抽痛,他突然明间白雨公子之死为什么会对上官如造成那么大的影响了,呵呵,原来被人背叛是这样的滋味。

半晌,他慢慢地道:“可你好几次想杀十公子。”

“总得做做样子,流花每次都在附近,必要的时候他会出手相救,还好,一直没有用上他,然后我就知道你根本不想杀死上官如。”

顾慎为不再开口,说再多也没用,他从前不打算让荷女知道的事实,现在更不想让她知道,他想让上官如死,但不是杀死,而是隐瞒“真相”,让她走火入魔而死,没想到上官如给他的第七章是正确的,荷女给他的这一份才是假的,走火入魔的人其实是自己。

荷女拿过来两个馒头放在地上,在欢奴额上拭了一下,又在小腹按了按,“你该吃点东西,以后会更痛苦。”

明知无用,顾慎为还是忍不住问她,“你已经拿到无道神功,为什么还不逃走回晓月堂请功?”

“还有事没做完。”

荷女的冷静曾经是顾慎为极为赞赏的一种品质,现在却成了他痛恨的根源,“看着我走火入魔而死?”

“嗯。”

“既然这样,你干嘛又要给我无道神功去除八荒指力呢?”

“八荒指力是别人给你的,我要凭自己的力量让你走火入魔。”

“为什么?”

“因为遥奴。”

(求收藏求推荐)

推荐热门小说死人经,本站提供死人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人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百四十三章 寒意 下一章:第二百四十五章 箭塔
热门: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夜天子 独步天下 家有庶夫套路深 花娇吱吱 沈浪徐芊芊 吞噬星空 花千骨Fresh果果 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