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三章 寒意

上一章:第二百四十二章 诀别 下一章:第二百四十四章 流花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顾慎为什么也没有说,有荷女在身边,他决不能显得意气用事,上官如就是一个极佳的例子:主人变得软弱之后,会遭到仆从的反噬。

荷女不是他的仆人,但她之所以肯追随欢奴,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他拥有冷静、无情的杀手特质,他不能失去这些。

这是一次多么平淡的诀别,好像他们第二天早晨又会相见似的,上官如觉得心里好像有很多话要说,可是化成真实语句之后又简单得不值一提,她只是不想让他死,就跟当初被堵在屋子里,她宁肯刀架在自己脖子上,也要保护身边的人一样,如此而已。

顾慎为换上全套杀手行头,一刀二剑包裹在一起,夹在臂下,准备出发,再一次望向那双漆黑的眸子,说:“我走了。”

上官如点点头,目送自己仅剩的两名杀手离去,突然有点想哭,于是深吸一口气,不让眼泪流了来,她是杀手,不是小孩子,即使不能杀人,也不会变得多愁善感。

虽然有了腰牌,想逃出石堡也不是那么容易,顾慎为与荷女制定了一个计划,并没有告诉上官如。

两人先是正常离开内宅,很快就发现有人在后面跟踪,于是在错综复杂的街巷里兜圈子,顾慎为内功全失,得由荷女拽着前进,利用对地形的熟悉,两人一刻钟以后甩掉了尾巴。

确定安全之后,荷女背着欢奴,小心躲避隐藏在暗处的守夜人,专拣僻静的小路,又绕了一个大大的圈子,来到石堡最东面的往生崖。

当初,为了杀死常来捣乱的红顶大鹏,石堡周围建了一圈高耸的箭塔,大鹏鸟很久不出现,独步王隐居不再过问,这事就渐渐松懈下来,多数箭塔再也无人值守,成为被遗弃的建筑。

顾慎为选择往生崖箭塔作为藏身之所,一是因为这里除了抛尸人,很少有人敢来,二是要去附近的巨石崖取些东西。

荷女将欢奴安顿在箭塔顶层,旋即离开,去执行计划的第二部分:得有人“逃”出石堡,将沈谅、孟夫人等人的目光引向璧玉城。

小旗营里还有忠于欢奴与荷女的前“臂奴帮”成员,并不知道欢奴如今处境危险,所以愿意帮忙,演一出“逃亡”的假戏。

荷女一走,顾慎为就出塔来到巨石崖,他将自己最珍贵的几样东西都藏在石缝里,这有点像是小孩子玩的把戏,但是在这座石堡里,他找不到其它更安全的地方。

《死人经》、《无道书》都在,顾慎为犹豫了一会,将《死人经》又塞回原处,《无道书》本就是金鹏堡的神功,《死人经》却是属于他的,万一藏身计划失败,他不希望给独步王提供一本秘笈。

回到箭塔里,顾慎为透过箭垛望着深沉的黑夜,手探到怀里摸着抄录在纸上的《无道书》,上官如送给他的假第七章也在,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愧疚,他失去了最后的机会,令这次分别很可能成为永别。

上官如是他的仇人,出卖过金顶大鹏,这是他永远无法原谅的事情,可她付出的信任太多、代价太大,令顾慎为无法心安理得。

全是因为没有内功,暂时失去《死人经》剑法的影响,才让自己变得软弱,顾慎为如是辩解,心肠慢慢硬起来,就在他身边,靠墙竖着鬼使神差般被上官如送回来的短剑,提醒他家破人亡的仇恨。

荷女还得过好久才能偷偷潜回,顾慎为丢掉心事,修练无道神功,他这晚练的是第四章。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寒意让顾慎为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睁开双眼,从冥想中清醒过来。

才是仲秋,绝巅之上虽然比山下要冷一些,但也不至于让人发抖。

一个不可能的念头出现在顾慎为心中,他先后按头顶的百会穴和胸前的璇玑穴,没有任何反应,八荒指力已经从这两个地方彻底清除,最后他将手指按在丹田。

一阵从内而外的痛感瞬间传遍全身,顾慎为差点尖叫出声,拼命咬紧牙关才勉强忍住。

杀手心如死灰,走火入魔的隐患根本没有去除,八荒指力竟然从两处穴道里传移到丹田,此前这段日子,他一直留不住内力,所以没有感觉,今天,一股微弱的内息终于在运行数个周天之后注入丹田,将八荒指力重新激发。

顾慎为觉得这一切真是讽刺,自己还满脑子击败金鹏堡的宏图伟业,其实小命朝不保夕。

清晨时分,易容之后的荷女与那名假冒欢奴的学徒光明正大地返回石堡,学徒仍然不明白这次古怪行动的目的,但是非常兴奋,荷女不得不在背后杀死他,尸体抛在东堡,让人以为他是死于学徒残杀。

这不是一个完美无缺的计划,但是只要追捕者以为欢奴、荷女逃出了石堡,就不会认真询问守门人进出情况,两名杀手在一段时间内将是安全的。

荷女趁着早晨人少的时候潜回往生崖箭塔,看到的正是失魂落魄的欢奴。

“出什么事了?”荷女一边抹去脸上的妆容,一边问道。

“八荒指力转到我的丹田里。”顾慎为一直在等荷女回来,两人的情况很相似,如果荷女也没有完全去除指力,那他们就是彻底失败了。

以无道神功去除八荒指力原本就是两人的猜想,无效的可能一直存在。

荷女走到欢奴身边,在他的小腹上按了一会,“我想这只是暂时的,等无道神功强大起来,就能将它彻底清除。”

“你也是这样吗?”

“不,我没有,可我也没有散功,我想问题就出在这里。”

顾慎为一时心慌意乱,考虑得不够周到,听到荷女的提醒,心里一下子开朗不少,没错,一定是散功的原因,他不应该自暴自弃,而是要继续刻苦练功,直到恢复功力。

“我有点吓坏了。”顾慎为不太好意思地承认。

“没什么,拿到无道神功之前,我有好长时间都睡不着学。”

顾慎为笑了笑,荷女一向镇定,很难想象她会因为害怕走火入魔而失眠。

这一天平安度过,中午的时候有一名学徒过来抛尸,他不知道箭塔上有人,抛下尸体之后,跪在崖边颤抖了好一会,看样子好像在哭泣,随后勉强站起身,装出坚强冷硬的样子返回。

杀人者自己来抛尸,这还是顾慎为开创的传统,在东堡一直延续下来。

除此之外,两人对堡内的事情一无所知。

夜里,荷女出去探查一圈,看到不少杀手匆匆忙忙地离堡,两人的声东击西之计成功了,沈谅与孟夫人两拨人都以为欢奴与荷女逃出了石堡,纷纷派人出去捉拿。

荷女在厨房偷来一食物,两人吃过之后,分头修练无道神功。

顾慎为心里有点着急,《死人经》剑法全凭内息运用方能迅如闪电一击必杀,只有重新生出内力,才能恢复武功,抵挡追杀。

荷女是个不错的杀手和助手,但是他不能完全依赖她一个人的保护,他们是伙伴,得互相保护才行。

一连五天,两人都躲在箭塔里,白天什么也不做,晚上练功,荷女每晚都会出去在附近巡视一圈,带回食物和零星的消息。

石堡里的气氛越来越紧张,独步王在意的不是谁该为欢奴负责,而是两名普普通通的杀手,竟然逃出金鹏堡踪影全无。

顾慎为也很着急,早晚会有人想到在石堡里搜寻逃亡者,他得尽快恢复内功。

他感觉这个时刻越来越近了。

彭仙人虽然是个骗子,但还是有点真材实学的,那种催眠之后集体修练《勘情秘要》的法门独一无二,帮助顾慎为打通全身经脉,对此后修练任何内功都有巨大的帮助。

每次练完一章无道神功,顾慎为体内运行的内息都会壮大一些,虽然还是几个周天之后就消失无踪,但是持续的时间越来越长,总有极微弱的一小部分就此留在丹田。

唯一令他担忧的是,体内的寒意也随之越来越重,从丹田最深处散播出一浪高过一浪的痛感,有一次他甚至晕了过去,醒来时发现荷女正在替他擦汗,他冷得直发抖,额头却是湿漉漉的。

这是一场与走火入魔抢时间的斗争,他必须刻苦修练,让功力提升得更快一些,好早一点压过丹田里的八荒指力。

第六天傍晚,顾慎为的感觉特别好,还没有练功,经脉之内就隐隐有内息流动,这是一个吉兆,表明他即将恢复一部分功力,没准能够就此清除隐患。

荷女又跟往常一样出去偷取食物探听消息,顾慎为一个人留在箭塔里,默默背诵第七章内容,再一次觉得《无道书》不完整,后面肯定还有章节。

这大概是独步王才掌握的秘密,顾慎为放下这个念头,转身,看到对面弩床上站着一个人,正盯着自己,不知道已经等了多长时间。

“流花!”顾慎为惊讶地叫了一声,流花应该留在南城替上官如掌管鲲社才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你准备好了吗?”

“什么?”

“准备送死,为这一天,我等得都快要发疯了。”

(求收藏求推荐)

推荐热门小说死人经,本站提供死人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人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百四十二章 诀别 下一章:第二百四十四章 流花
热门: 武神天下 最强上门女婿 花千骨Fresh果果 长宁帝军 绝品强少 魔天记 沈浪徐芊芊 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许你万丈光芒好 九重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