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二章 诀别

上一章:第二百四十一章 动刑 下一章:第二百四十三章 寒意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欢奴想见孟夫人,上官如非常惊讶,母亲对这名杀手很不满,心中已有杀机,欢奴自己也是知道的,但她还是听从建议去跟母亲沟通。

只剩下两个人,顾慎为躺在床上对荷女说:“我知道这很突兀,可是我得逃出石堡远走高飞,这里不再是我的存身之处。”

荷女还跟往常一样语气平淡,好像欢奴只不过是随口说了一句话,而她一如既往地支持,“这里从来不是我的存身之处。”

这就够了,顾慎为知道荷女是可以信任的,而且是石堡里唯一可信的人,一起逃出去以后,他会告诉她全部真相,他心里已经制定出一个宏伟的计划,需要这位得力的助手。

荷女不知道欢奴心中真实的想法,只觉得这是两人自结识以来最接近的一刻。

上官如周围的世界在崩塌,顾慎为的整个藏身计划也在崩塌,而且速度更快,他一直躲在双胞胎、罗宁茶这几个人身后,很少跟堡里的大人物直接发生冲突,身处金鹏堡最脆弱的部位,让他忽略了罩在头顶密不透风的大网。

当他开始绕过保护者自做主张的时候,这张大网立刻收紧,顾慎为终于明白,单凭一己之力攻不破石堡,没错,他看到了巨大的裂缝,也利用这些裂缝做了一些事情,但无损于金鹏堡的整体。

独步王死了几个儿子,他会生出更多来,石堡的根基丝毫没有动摇,一心只想报仇的杀手甚至无意中成为石堡的清理者、淘汰弱者的工具。

一切都该结束了,顾慎为决定最后一次利用石堡里的裂缝,然后他要换一种方法,在石堡外面对其进行更直接更猛烈的打击,这就是他未来的计划。

上官如回来,顾慎为勉强起床,拖着残破的躯体去见孟夫人。

孟夫人跟女儿一样,对欢奴的求见十分意外,她以为这个两面三刀的小子应该躲得远远的才对,因为一个月前的动乱,她现在暂时失势,可早晚会东山再起,到时没有她不能杀的人。

当着母女二人的面,顾慎为冷静地说出沈谅已经知道的事实:杨欢是中原顾氏老家仆杨峥之子,混进石堡是为了报仇。

他说自己已经报过仇了,可是沈谅不肯放过他,而且还要顺藤摸瓜牵出十公子,以至于孟夫人。

在这段话里,谎言非常少,孟夫人默默地听他讲完,显然有许多内容她已经知道了。

上官如却非常惊讶,欢奴原本只是她从哥哥手里抢来的一名奴才,可是他就像技巧高超的变脸人,卸下一副面具,还有一副面具,她的世界里的支柱已经纷纷倒下,只有欢奴还在勉强站立,她突然心生恐惧,害怕这又是一次天塌地陷。

顾慎为暂时顾及不到上官如的心情,他得全力争取孟夫人的支持。

“有人说,你的所做所为都是利用我的如儿、飞儿杀戮上官家的子弟。”孟夫人跟沈谅有着相似的看法。

顾慎为早已想到孟夫人会有此疑问,“我一直在十公子身边,何曾动她一根头发?”

“而且他救过我好几次,他想杀我报仇的话,什么都不用做,只要坐视不管就行了。”上官如插口说道,无论欢奴有多少副面具,却没有一次害过她。

孟夫人叹了口气,没想到从小当男孩养大的女儿竟会如此单纯,救人未必是出于好意,有时用心更加歹毒,但是女儿已经陷进去了,不是一两句话就能拽出来的。

“这个沈谅,胆子倒是不小。”孟夫人虽然不相信欢奴的忠心,但是相信他说的内容,因为有许多她已经知道了。

“沈刀主肯定已经找到了新靠山。”顾慎为心里非常清楚,单凭沈谅自己,绝不敢挑战十公子跟孟夫人。

“新靠山?少主们七零八落,非死即囚,老八连媳妇都不要了,死活不敢再回石堡,他还能找着什么靠山?”

“夫人失势,谁得益最大,谁就是他的新靠山。”

孟夫人看着欢奴,心里突然有点嫉妒,自己的儿子要是有这样一份聪明,她现在就不会独木难支,什么都要一个人解决。

“老二、老三、老五,堡里就剩下这三位少主,全都关在牢里,老二是我的人,这次受打击也最严重,老三无根无基,那就只有老五了。”

顾慎为想起张楫对五少主的评价,“鲁莽无心”,差点说还有一个上官鸿,最后关头闭上嘴,没必要弄得太杂乱,他要的只是一次逃亡机会。

“夫人说的是。”

孟夫人脸色变得坚毅,在石堡里的斗争永远没有松懈休息之时,无论是在受宠的巅峰,还是失宠的低谷,她都做好了进攻的准备。

顾慎为知道自己该告退了,孟夫人不会将详细的计划告诉他,但不管她心里怎么想,沈谅都会首当其冲成为打击目标,这就足以让他获得一刻喘息。

“你不要再住在如儿那里,不合适。”孟夫人在危急时刻也没有忽略细节,“去找鸿公子,藏在他那里。”

“是,夫人。”顾慎已经退到门口,脑子里第三次出现上官鸿的名字,突然明白他和孟夫人犯了一个共同的错误,“也可能不是五少主。”

“什么?”

“沈刀主投靠的可能不是五少主。”

“你有什么想法?”孟夫人有点感兴趣了。

“夫人失势,最受益的人不是五少主,他一直是夫人的对头,性子比较鲁莽,王主不怎么喜欢他,沈谅不会选他做靠山。”

“上官天。”孟夫人说出二少主的名字,心中一下子豁然开朗,欢奴提醒的没错,老二才是最大的受益者,虽然他一直支持自己,可是在他倒霉的时候自己没有提供帮助,他一定怀恨在心。

“二哥不就是沈谅抓住的吗?沈谅把刺杀父亲的一切责任都推到二哥的头上。”上官如还没有明白母亲与欢奴的意思。

顾慎为退出屋子,让母女二人私下说话,其实一切都很清晰,沈谅陷害上官天,又去向他效忠,一夺一予之间,能够将二少主牢牢握在手里,张楫说二少主没有雄才大略,正是沈谅这种野心家喜欢的木偶。

上官鸿住的地方离孟夫人不远,表面上是得到照顾,其实是受到监视。

那是一座很小的院子,院前是一座假山和一小片树林,走在路上,几乎看不到里面的情况,正符合孟夫人对上官鸿的安排。

丫环交待几句就离开了,上官鸿表现得惶恐不安,好像自己的阴谋就快曝露似的,丫环走了以后,不停地向欢奴询问孟夫人原话是怎么说的,其中有无特别的暗示,确定自己只是提供住处,不用负其它责任之后,他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对欢奴稍微热情了一点。

顾慎为还是有点搞不懂张楫的想法,上官鸿虽然好控制,可实在不成器,就算比张楫聪明一百倍的人,也很难将这位独步王之子捧出样子来。

顾慎为不打算关心别人的事,脑子里反复思考自己的逃亡计划,他没什么事情可做,只能等待,成功与否的关键是荷女,她得随时观察堡内动向,拿到出堡的腰牌,选择最佳时机来找欢奴一块逃走。

越快越好,顾慎为想,他的话漏洞百出,除了上官如,谁也不会太相信,孟夫人除掉沈谅之后肯定不会放过欢奴,他只希望自己能排在死亡名单稍后一点的位置。

这就是手中没有权力的结果,他制定了计划,却控制不了计划的发展方向,只能听从偶然的摆布。

这一回,“偶然”不像从前那样偏向顾慎为。

次日整个白天,石堡里一切照常,什么事情也没发生,孟夫人没有抢先出手报复沈谅与二少主,沈谅也没有到处搜寻逃跑的犯人,所有阴谋都在暗中进行。

随着黑夜降临,阴谋开始浮出水面,张开巨嘴,准备大块朵颐。

上官如与荷女一整天没有出现,傍晚时一块来了。

上官鸿谄媚地讨好十公子,却在称呼上摇摆不定,叫“十公子”,太丢独步王之子的脸面,叫“妹妹”,又显得过于随意,最后不知道怎么想的,脱口而出的竟然是“公子妹妹”。

上官如把这个半路多出来的哥哥推到门外,“我们说话,你不准偷听。”

上官鸿在学堂里就常受上官如跟雨公子的欺负,所以接受能力比较强,很听话地出去闲逛,张楫曾经告诉过他,表面上离阴谋越远越好,如果可能,他宁愿躲进山下的璧玉城。

上官如带来出堡的腰牌,一柄狭刀和两柄剑,都是欢奴的物品,她要说的事情很简单,“逃走吧,母亲要出卖你,她已经去见父亲了,证明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受八哥的指使,沈谅其实是帮凶。我偷听到了。”

顾慎为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孟夫人不仅将他推到死亡名单的最前面,还要利用他扫荡对头。

他看着上官如那双黑漆漆的眼睛,向里面望去,害怕会发现什么,想要移开目光,又怕可能会错失什么,他突然明白,这是一次诀别。

他还没有编出完美的谎言向她解释那一大堆事情,而她仍然选择无条件地相信。

“每个人一生中都有一次机会相信另一个人,我把这个机会给你。”这是上官如曾经对欢奴说过的话,顾慎为心潮涌动,突然产生遏制不住的冲动,想告诉上官如真相,尤其是她手里的无道神功第七章是假的。

(求收藏求推荐)

推荐热门小说死人经,本站提供死人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人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百四十一章 动刑 下一章:第二百四十三章 寒意
热门: 一份不适合女人的工作 魔天记 别动我 影后小娇妻,在线装失忆 反向标记abo 民调局异闻录3·血海鬼船 只爱陌生人 乡野兽医 拯救主角的我总被告白[快穿] 暗杀1905 大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