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 动刑

上一章:第二百四十章 入网 下一章:第二百四十二章 诀别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上官如与荷女在洗心院里没找着欢奴,开始明白大事不妙。

一名掌刑人热情地接待十公子,发誓说洗心院当晚没抓人也没收人,上官如要进去查看,掌刑人死活不同意,“十公子,不是我敢阻挡您,这种地方,实在不适合您的身份。”

“让她去。”上官如指着身边的黑衣杀手。

不等掌刑人开口同意,荷女已经从他身边蹿过,直奔地下刑室,出来以后摇摇头,可是洗心院里有不少牢房,其中一些隐藏颇深,没有掌刑人带路,她根本无法寻找。

掌刑人双手一摊,“我说过了,洗心院抓人必须记录在案,定期上交,您看,今晚册子上是空白。”

上官如抢过簿册,果然,在当日一页中,尚无任何文字。

“你去找八嫂,欢奴是她的人,让她想想办法,半个时辰以后,咱们在鲲化院见。”出了洗心院,上官如下达命令,她虽然丧失了杀心,但绝非遇事慌乱的人,脑子里已经迅速制定出几条方案,其中任何一条生效,都有可能救出欢奴。

围绕着一名杀手,明争暗斗开始激烈起来,有人忙着逼问证据,有人忙着毁灭证据。

一进后院,荷女就看到几名丫环正脸色苍白地跪地奋力擦洗,连头都不敢抬,她走的时候欣奴留下的血迹已经收拾得差不多了,看样子又有什么人遭殃了。

罗宁茶正在隔壁的房间里大呼小叫,“忘恩负义,你们一个个全都忘恩负义!连哑巴瞎子都敢背叛我,去死吧,跟你的下贱情人到阴间去说悄悄话!”

荷女心一沉,干活的丫环们身边摆着一只大筐,露出衣服一角,很像是翠女平时的穿戴。

翠女是荷女的好朋友,两人在奴隶贩子的囚车上相识,一块被卖给大头神,一块作为陪嫁进入石堡,翠女遭遇残害之后,两人的友谊也没有消减,反而日益深厚。

翠女是个可怜的人,被小姐下令挖眼割舌,事后还得贴身服侍这个狠毒的女人,遭打挨骂乃是家常便饭,因此她对任何人的示好都希望能给予十倍的回报,欣奴大概正是看中这一点,才有意接近翠女,从她的手势中问出一些秘密。

荷女曾经警告过翠女不要相信欣奴,但是在这座石保里,哪怕是虚假的情意也极为罕见,翠女无法拒绝欣奴的甜言蜜语,没想到最后会被小姐发现。

荷女心中生起一团怒火,下意识地握紧剑柄,她是杀手,是大家公认的控制情绪的高手,可她对屋子里的女人充满了仇恨,这股仇恨不是杀手激发力量的手段,而是盲目激昂,希望推动主人立刻采取行动。

“荷女!你跑到哪去了,现在才回来?我这里死了这么多人,也没见你出来保护我,要你还有什么用?”罗宁茶在屋子里看到了外面的荷女,将矛头对准了她。

荷女松开剑柄,让仇恨发酵,早晚它会变成醇厚的复仇之美酒。

“小姐,欢奴被人抓走了。”荷女进屋,小声报告这一消息。

罗宁茶愣住了,“被谁?”

“可能是刀主沈谅,但是洗心院不承认,说今晚没有抓人。”

“沈谅不是夫君的舅舅吗?他抓我的杀手干什么?”罗宁茶缓缓坐下,脸上变颜变色,她有太多秘密掌握在欢奴手中,有一些会重新致她于死地。

“目前不清楚,我还没有见到沈刀主的面,他好像躲起来了。”

罗宁茶后悔让欢奴离开,留在身边就好了,寻思了一会,从手指上褪下一枚戒指,“拿这个去找沈谅,让他来见我……不,就说……王主在我这里,召见他,让他马上来。”

荷女接过戒指,应了一声“是”,转身要走,罗宁茶又叫住她,示意身边的丫环们退下,只剩下两个人时,小声说:“荷女,你是忠于我的,对吧?”

“是,小姐,我愿为小姐赴汤蹈火。”在罗宁茶手下当仆人,谁都得背熟几句誓言,张嘴就能说出来,荷女也不例外。

“那你跟我说实话,你和欢奴是怎么回事?我听说他曾经在你的房间里过夜。”

“我俩都是小姐的人,在堡里自然要同舟共济互相帮助,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关系,他在我房间里的确是因为走火入魔,向我寻求帮助。”

“嗯。”罗宁茶说不上相信与否,声音又压低了些,“好,待会你找着欢奴,把他的人头带回来给我。”

荷女倏地抬头,小姐与欢奴的私情瞒不过她的眼睛,她想不到罗宁茶会如此狠毒。

“怎么,你舍不得吗?”

罗宁茶微微瞪大了眼睛,即使在心生辣计脸露怒意的时候,容貌也仍然无懈可击,荷女不是第一次想到,也不是唯一这样想的人:老天一定犯了错误,才将妖魔的心脏塞进神仙的皮囊里。

“遵命,小姐。”荷女跟平时一样淡淡地回道。

罗宁茶满意了,心里有点舍不得欢奴,可是奴才得会自保才行,像这样被人抓来抓去,对主人的安全遭成威胁,就只能放弃了,“这是你教给我的。”罗宁茶小声嘀咕,身上突然感到一阵寒意,自从进入石堡,居住在高高的绝巅之上,她就再也没有感到温暖过。

荷女先去了沈谅的家,没有找到人,她没有相应的腰牌,夜里不能在堡里乱闯,只得悄悄回到鲲化院。

上官如已经等在这里,“怎么样?”

荷女摇摇头,没有说八少奶奶现在是欢奴的敌人了。

上官如料到大概会这样,不过那只是她的方案之一,不影响大局,“我已经拿到放人的谕令,就等消息了。”

上官如没说是什么消息,荷女也没有问,她很清楚自己的地位该做什么,那份谕令肯定有点问题,但无需她来担心。

三更天的时候,鲲化院来了一名杀手,向十公子行礼之后说:“洗心院三名动刑人,只有廖庆不在家,问过守夜人,他去了东堡炼火院。”

荷女恍然大悟,洗心院里的掌刑人属于办事人员,真正擅长拷问的却是动刑人,上官如没有找沈谅的下落,而是追寻动刑人的行踪,的确是聪明的做法。

其实上官如抛出的不只是这一个计划,她派出数拨人,分别顺着不同的线索找人,沈谅也是她关注的对象,只是寻找动刑人最先有结果。

“带上谕令,你们两个去东堡看看。”上官如命令道,她还得留在这里等待其他人回报情况。

荷女跟杀手遵命出发,院子里就只剩下上官如一个人,她知道,在某个角落里有杀手保护着自己,可是仍觉得孤独深入骨髓,好像整座石堡里已经空无一人,“我不让他死。”小姑娘低声自言自语。

隔着重重石墙与房屋,顾慎为正跟动刑人“聊天”。

“你多大年纪了?”

动刑人廖庆布满皱纹的脸孔被灯光映出奇异的光彩,他已经在犯人身上造成无数伤口,鲜血流了一地,可还是没有问出一句正经的话来,这让他既惊讶又兴奋,用刑得循序渐进,大部分人都忍不了多久,他在欢奴身上看到了要用高层次绝招的可能。

“六十二啦。”廖庆也像聊天似地回答。

“我还以为你八十了。”顾慎为转移对疼痛的关注,可声音还是有点发颤。

“我长得老相。”

“你干这行多久了?”

“嗯,从我给一头猪开膛破肚开始……大概四十几年了。”廖庆拿起一柄细细的小刀,在犯人眼前亮了一下,他习惯让犯人看到自己受刑的过程,这会遭成更深的痛苦与恐惧。

“你肯定没老婆孩子。”

“唉,没办法,身边躺个人,我总想把她活剖了,谁敢嫁给我?我要用这个撬你的指甲,我不喜欢拔,那样太快。”

“希望你能再慢一点,我有十个指甲,够你忙活一阵的。”

“嘿嘿,我不着急,没人知道你在这里,刀主大人也没有给我时间限制,所以你不用太早招供,咱们爷俩……”

“爷俩”的交情被无情地打断了,荷女撞门闯入,一手狭刀,一手谕令,“放人。”

“你是谁?我只听……”

荷女的狭刀刚要动,顾慎为阻止了她,“老家伙身体里没多少血了,留他一命吧。”

荷女扬刀斩断欢奴身上的绳索,轻轻地抱起他,向外走去。

“你们不能走。”廖庆有点急了,举着小刀叫道。

荷女飞起一脚,将动刑人踢到角落里。

带路的杀手在外面小声催促,“快走,我听到好像有人来了。”

顾慎为逃脱了最后的酷刑,可在石堡里想找一处安全之地实在太难了,上官如一看到遍体鳞伤的欢奴,马上就做出了决定,“带他去我那里。”

这一晚,荷女守在十公子的屋子里,她没割下欢奴的人头,不能再回去见女主人了。

两名少女一夜没睡,合力照料受伤的欢奴。

斗争远远没有结束,洗心院不会就此罢手,上官如救出欢奴,却掉入沈谅设下的陷阱:她的行为正好证实自己是杨欢一切阴谋的知情者。

顾慎为也没睡,脑子在飞快旋转着,快到天亮的时候,他决定走一着险棋,“十公子,我要见孟夫人。”

(求收藏求推荐)

推荐热门小说死人经,本站提供死人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人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百四十章 入网 下一章:第二百四十二章 诀别
热门: 绝品强少 修真界败类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秦苒程隽 盗墓笔记 绝世武魂 沈浪徐芊芊 大道争锋 绝世武神 九鼎记 无敌剑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