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 入网

上一章:第二百三十九章 怀孕 下一章:第二百四十一章 动刑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顾慎为失去内功之后,除了跟上官如练练剑法,没再跟任何人动过手,对自己力量的估计有严重误差,竟被欣奴一头撞倒,他躺在地上抱住欣奴双踝,将对方也拽倒,两人扭打在一起。

罗宁茶用镇纸砸人失手,自己差点摔跤,力气用过了头,不由得气喘吁吁,可是一狠心又生出力气来,双手举着镇纸,在纠缠在一块的两个人当中寻找欣奴的脑袋。

顾慎为体会到了身为弱者的痛苦,他现在就算杀心再炽盛,也提供不了多大帮助,他得压榨体内的每一丝力量,才挡住欣奴拼死一搏的进攻,在地上翻滚了好一会,终将欣奴压在下面,双手扼住他的脖子。

欣奴的脸变得通红,两眼暴突,青筋毕露。

顾慎为本不想就这样杀死欣奴,准备逼问一番,尤其是那句“你是顾家的人”究竟是什么意思,他的真实身份彻底暴露了?还是指杨奴是顾家老仆杨峥之子?

可是欣奴挣扎得太厉害,总想叫出声,外院就有独步王的杀手,不能让他们听见动静。

顾慎为双手用力,血液不停地向头顶涌动,他已经失去了理智,唯一的想法就是杀死眼前的敌人,对方不死自己就会死,全身的力气都集中在手掌上。

离开内力,离开《死人经》剑法,杀人的过程好像变得无比漫长,顾慎为觉得自己的力气快要用尽了,一心盼望着快点结束,可欣奴还在挣扎,狂乱的双手将欢奴的衣裳都撕破了。

砰。

一只铜制的香炉砸在欣奴半边头上,鲜血流了一地,他不再挣扎了。

顾慎为用力松开手,坐在地上,几乎喘不过气来,如果再有一次选择,他宁肯走火入魔,也不想散功。

罗宁茶平时也就扔扔杯子和壶的力气,竟然能搬来几十斤重的香炉,顾慎为很是意外。

“死了?”罗宁茶脸色煞白,呆呆地问道,杀伤性命这种事通常都是由下人们代劳的,她对亲自出手不太习惯。

“嗯。”

两人才说了一句话,外面就有人问道:“少奶奶,有事吩咐吗?”

“没……”罗宁茶惊慌失措,刚吐出一个字,顾慎为抢着说道:“一名奴才搬香炉,结果把自己砸着了,你们进来把他抬出去。”

罗宁茶急忙退到屏风后面,顾慎为起身披上长袍,打开房门。

两名杀手进屋,看了一眼,搬香炉能失手砸在在脑袋上,这种事他们能理解,也没显示出大惊小怪,“少奶奶没有受惊吓吧?”

“你们快把他抬走,笨手笨脚的家伙,欢奴,去把丫环叫过来,把脏东西擦干净。”

两名杀手抬走尸体与香炉,顾慎为去前院叫丫环,自己一溜烟跑回鲲化院。

他还以为自己隐藏得很好,以为石堡里是安全的,没想到沈谅已经知道他的底细,隐而不发,肯定是为了钓到更大的鱼。

冷静下来之后,他猜想欣奴大概不会知道“顾慎为”这个名字,他冒充杨峥之子的事罗宁茶知道,十有**是她不小心透露,传到欣奴的耳朵里。

逃亡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迫切,他却偏偏束手束脚,无处可逃。

一柱香不到的工夫,他的气息还没有喘匀,荷女来了,推开一条门缝,闪身进入,穿着杀手的全套行头。

顾慎为没有点灯,他只是凭感觉知道这是荷女。

“你这里有人监视,估计洗心院马上就要来抓你。”

顾慎为对此有所准备。

现在,只有两个人有能力救他,第一个是罗宁茶,两人之间没有丝毫的真情,但是相互掌握对方的许多秘密,足以让他们互相“信任”,第二个是上官如,那个在石堡中显得单纯幼稚的小姑娘是他最牢固的护身符。

“去找十公子。”顾慎为对荷女说,心里已经做出了选择,罗宁茶太缺乏可控性,她可能帮忙,也可能半路下狠心杀人灭口。

荷女点点头,迅速离去,她来见欢奴已经是擅离职守,想要立即见到内宅里的十公子,只能避开守夜人偷偷潜入,这都是不小的罪名,荷女却什么也没说,立刻执行欢奴的要求。

欣奴的死讯已经传到沈谅的耳朵里,洗心院刀主是会继续放长线钓大鱼,还是立即收网?顾慎为正在思来想去,答案已经找上门来。

两名黑衣蒙面人排门直入,顾慎为心中一震,这不是黄腰带掌刑人,而是红腰带杀手,事情与他想象的不太一样。

一名黑衣人守在门口,另一名走到欢奴身前。

“什么事?”顾慎为装出平静不知情的样子。

黑衣人没有开口,举起右手,在欢奴脖子上击了一掌,这可比顾慎为的力量大多了,他看到了来招,也想到了躲避方法,可是身体却慢得像蜗牛一样,根本不听使唤。

顾慎为晕了过去,失去意识之前再一次想,如果有选择,他宁死也不散功。

等他再次睁眼,发现自己不在洗心院的刑室,而是一间普通的石屋,他的手脚被绑在椅子上,身边有一张小桌,上面摆着小油灯,放出的一小圈光亮甚至传不到数步之外。

屋子里还有人,站在黑暗中,看着被缚的杀手。

“沈刀主。”顾慎为认出对方,拿不准是装糊涂到底,还是直来直去,所以模棱两可地称呼一声。

“杨欢。”沈谅一字一顿地说出这两个字,每一个字都短促而有力,好像这个名字如雷贯耳,他却是第一次见到名字的主人。

顾慎为不再吱声,他处于不利地位,只能让对方先出招。

“一名小小的杀手。”沈谅继续说下去,声音里甚至有一丝敬佩,“就在主人的眼皮底下,竟然能将石堡上下搅得一团混乱,自己却能不露马脚,你让我这个洗心院刀主脸上无光啊。”

“如果你说的是我,沈刀主就是大大过奖了。”

“不不。”沈谅一边摇头,一边从黑暗中走出,来到欢奴面前,仔细观察他的面部表情,“我没有过奖,你做的事情我全都知道,你不该杀死欣奴,有他在,你还能多隐藏一会。”

顾慎为直视对方的眼睛,露出一丝讥讽的微笑,如果沈谅什么都知道,就不会费力将他劫持,而是会直接送到独步王面前,或者一刀杀死。

沈谅没有被微笑激怒,直起身,像自言自语似地说起来,“杨欢,中原顾氏的老仆人杨峥之子,苦心积虑,跟随八少奶奶混入石堡,先后投向不同的主人,挑拨离间,借刀杀人,金鹏堡的势力远达沙漠与雪山,偏偏就在心脏里爬进来你这么一只小虫子。”

三年前,因为杀手韩世奇之死,顾慎为与其他少年一块在洗心院受过刑,从那时起他就懂得,为了掩藏更大的秘密,有时候得适当地承认一些小秘密,于是他稍稍露出惊慌之色,随后扭过头,“我爹不叫杨峥。”

整个晚上,这将是顾慎为唯一的实话,沈谅却没有明白其中的真实含义,冷笑一声,“你可报了不少仇,就差八少主,他离得远,你那只无孔不入的小手伸不过去,你杀死卫灵妙,本来是想嫁祸给他吧?”

沈谅所了解的都是表面情况,顾慎为心里稍感安定。

“回城之后,你又在督城官与孟家之间挑起衅端,希望能将整个璧玉城的水搅浑,你好趁机杀更多的人,杨欢,你的野心太大了,以至于压垮的不是敌人,而是你自己。”

“沈刀主好像很想当我的老师,话说得真多。”

面对欢奴的讽刺,沈谅似乎并不在意,反而笑着说:“怎么,我不配当你的老师吗?我手里掌握的证据,足够让你死一百次。”

“那就请你继续点评吧,让我也看看‘野心’的漏洞在哪里。”

“真遗憾,我这个老师不是很有耐心,开始总结吧,你是个聪明的小子,躲在十公子身后,先是捧着她,然后将她推下去,用这种方式将她牢牢控制在手中,以她的名义杀戮上官家的子弟,这些我都知道,我要的是细节,十公子对你的诡计知晓到什么程度,我希望你能告诉我。”

“你最好问十公子本人。”顾慎非常清楚,他的招供会给上官如带来杀身之祸,自己唯一的救命稻草也就没了。

“没关系,大家都一样,开始不爱说,很快就会滔滔不绝,到时候你得忍住,不要乱说,我只想知道十公子的事。”

罗宁茶现在是一只烫手山芋,打击她没有好处,还可能召至王主的愤怒,所以谁都不想沾手。

沈谅退到门口,敲了两下,从外面走进一个人,又矮又瘦,干巴巴的脸上皱纹横生,像一只会说话的猴子。

“猴子”臂下夹着包裹,一进门就对沈谅点头哈腰。

“这个人交给你了。”沈谅扭身又对杀手说:“说来可笑,我最受不了血肉模糊的场面,就不留在这里了。”

“猴子”毕恭毕敬地躬身送刀主大人离去,然后转过身,将包裹放下,脸上还残留着送给沈谅的诌媚笑容。

“一名杀手。”他说,撕开犯人的衣裳,看到那一身伤疤,满意地点头,“跟普通人不一样,能承受更多更深的痛苦,正是我喜欢的类型。我不懂杀人,那不是我的本行,我只会折磨人,迄今为止,还没有人死在我手里。”

“希望你折磨人的手段不是和你的嘴一样罗嗦。”

顾慎为这是在硬撑,心中唯一的希望是荷女跟上官如能快点找到这儿来。

(求收藏求推荐)

推荐热门小说死人经,本站提供死人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人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百三十九章 怀孕 下一章:第二百四十一章 动刑
热门: 天才小毒妃 永恒圣帝 鬼吹灯之巫峡棺山 权臣闲妻 雪中悍刀行 全职高手 神级奶爸 微微一笑很倾城 回到明朝当王爷 鬼吹灯之云南虫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