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 怀孕

上一章:第二百三十八章 短剑 下一章:第二百四十章 入网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散功之后的一时软弱,让顾慎为对《死人经》剑法有了更深的理解。

这是鲜血浸染的剑法,要依靠不停的杀戮来提升,剑法越高杀心越盛,杀心越盛剑法越高,两者在某种意义上本就是一回事,无论是他坚持的“己死”之道,还是荷女所走的“杀生”之路,终点都是一样的:被杀人之剑所征服,与它融为一体。

面对**,服从即是胜利,情是**,剑是**,杀也是**。

顾慎为原本对《死人经》对自己的支配深感不安,这时却迫不及待地想要重返它的怀抱。

他已经练完第四遍无道神功,内功还没有恢复,但每次练功之后,他都能感觉到有一股强劲的内息在经络中快速运行,几个周天之后即消失不见,如同流淌在沙漠中的河水。

他相信自己很快就能将这股内息留驻于丹田。

荷女与上官如的变化他看在眼里,后者修练的神功甚至是错误的,仍然进展奇速,有强大的内功做根基,上官如连无情剑法都能施展得头头是道,顾慎为越来越跟不上。

就像当年看着遥奴走火入魔一样,顾慎为对上官如冷眼旁观,偶尔会看到一点迹象,比如她有时候会胸闷,自以为的原因却是晓月堂高手留下的隐患没有消除干净。

他在堡里日子本来会一直这样过下去,偷偷修练无道神功,看着上官如入魔而亡,暗杀独步王,搞乱金鹏堡,趁机进行屠杀,然后去找卫嵩弄清一切事实,谁想,他这一整套计划,第一步还没有走完,就被一个小人物破坏了。

事情的起因是罗宁茶突然召见欢奴,顾慎为已经一个月没进过八少主正院,还以为自己从此与这个女人再无瓜葛了。

罗宁茶的态度让杀手心生警惕,她像是变了一个人,对欢奴的“中邪”关怀备至,说了许多安慰的话,就连她本人对自己的变化似乎也有点不适应,有点胡言乱语,“这都一个月了你还没死,估计还有挽救的可能,要不找个和尚给你做做法事吧,我出钱。”

屋子里还有别的丫环,顾慎为只能感恩戴德,声称小姐对下人仁至义尽,自己的病情一下子好了大半。

拉拉杂杂说了一会,罗宁茶找借口支走了所有丫环,从屏风后面走出来,换上许烟微式的语调,“你想不想我?”

实话是“不想”,顾慎为给出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我不敢。”

罗宁茶将这句话当作柔情与恭维,原本只想略施魅力,这时却有点情不自禁,抬起手,在杀手脸上轻轻抚过,“你比他们父子两个都遂我意。”

顾慎为突然心生厌恶,没有内功没有《死人经》,他的情绪不像从前那么控制得好,后退一步,躲开罗宁茶的手,“小姐找我是有事吧?”

罗宁茶脸色骤变,甩手走回屏风后面,她现在不戴面纱了,但有些习惯还是没有改掉,“忘恩负义,欢奴,你不要太将自己当回事,只要我一句话,王主随时都会杀了你。”

这才是顾慎为印象中熟悉的女人,“我对小姐忠心不二,只要小姐一句话,不需王主出手,我会自己动手。”

这话罗宁茶爱听,在屏风后面沉默了一会,说:“找你来是有点事。”

“小姐尽管吩咐。”

“嗯,你现在内功没了,头脑却还跟从前一样,堡里的人都有谋士、军师什么的,你就专门给我出主意吧,就算你一辈子不会武功,我一样能养着你。”

“又有谁想对小姐不利吗?”

“哼,谁敢。”罗宁茶底气十足,语气间暴露出从前的蛮横,接着她的声音却弱了下去,说了一句什么,顾慎为根本没听清。

“小姐说什么?”

“我怀孕了。”

顾慎为做好了一切准备,就是没料到会有这种事,脑子里嗡的一声,脸色也变了,“谁……?”

“嘻,别做白日梦了,才半个多月,跟你没关系。”

顾慎为长出一口气,又惹得小姐不高兴,“说你忘恩负义果然没错,一说跟你没关系,好像饶了你一条命似的,你的胆子就小成这样?”

顾慎为已经明白了罗宁茶的用意,不理睬她的指责,说:“小姐是想让我出主意遮掩这件事吧?”

“没错。”罗宁茶兴奋地叫道,“你真聪明。”

“王主知道吗?”

“我还没告诉他,孟婆子专爱杀堡里的孕妇,我不想太早泄露消息,可是早晚得漏馅,你得给我提前想个办法,到时怎么说才好,就像……那个上官鸿,十几年了,都以为他是王主的侄子,结果是私生子,我就要这种效果。”

因为那天晚上罗宁茶的尖叫,王主临幸八儿媳已经不再是秘密了,但起码的脸面还是要涂抹一番的,顾慎为想了想,“不用等以后,小姐明天就跟人说,前些日子大头神的灵柩送达时,八少主也一块回来过,没让别人看见。”

“这样也行?”罗宁茶对这条计策不太满意,“时间差了半个月,而且,上官怒不承认,我不更丢脸?”

“时间差几天没关系,至于八少主,如果我猜得没错,他肯定不会否认,起码不会公开否认。”

罗宁茶还是有几份聪明,被欢奴一点拨,明白了许多,“你说得对,上官怒还没跟王主决裂呢,他不怕我,可他怕王主,所以……你这个鬼灵精,上官如那个小丫头还想把你要回去,我可不放,你以后要多给我出主意,咱们一块打败孟婆子一家,等我肚子里的孩子当上独步王,就让你……你想当什么?”

“只要能留在小姐身边,我就心满意足了。”

“嗯,你越来越会说话了,欢奴。”

罗宁茶的声音又变得柔腻,顾慎为急忙告辞,也不管小姐同不同意,几步退出屋子。

天刚擦黑,后院没什么人,顾慎为吐出一口气,觉得务必想个办法摆脱掉罗宁茶才行,早晚她会坏事,何况她要给上官家添子嗣,就是在给顾家增加仇人。

顾慎为主意还没想出来,眼角余光看到廊柱后面有人,他没有内功,眼力听力都不如从前,但警惕性还在,虽然只是一扫,已经猜出那人的身份,“欣奴,咱们走吧。”

欣奴从廊柱后面走出来,好像刚看到欢奴似的,一脸惊讶,“杨爷,这么快就出来啦,我还说靠在这儿多等一会呢。”

“嗯,小姐没什么事,你怎么来了?后院不能随便进,你是知道的。”

“是是是,天有点凉,我给杨爷带件衣服来,一时忘了规矩。”

欣奴真带了一件外袍,顾慎为让他替自己披在身上,走了几步突然停住,“我真是糊涂,小姐一开始说让我搬走香炉,接着说别的事我给忘了,来,你跟我一起去。”

“小姐说这话啦?”欣奴语气露出明显的惊讶,随后发现自己的话有点问题,忙又补充道:“杨爷,跟您说实话,我就是个低贱的奴才,有点……怕小姐。”

“没事,小姐跟从前不一样了,你别抬头乱瞅就没事了。”说罢,转身又向小姐的房间走去。

欣奴站在原地犹豫了一会,只得跟在后面。

罗宁茶的情动已经过去,对欢奴去而复返在外面敲门感到很不满,“干什么?我要睡觉了,去把丫环叫过来。”

“小姐,你忘了,香炉我还没搬走呢。”

“什……?”

罗宁茶才吐出一个字,欢奴已经推门而入,身后还跟着一个畏畏缩缩的奴才,弯腰垂颈,脑门都快碰到地板了,她略有所悟,“明天再搬也来得及。”

“反正我在,这就搬……”顾慎为一边说话,一边绕过欣奴,关上房门,转身一掌击在欣奴的脖子上。

顾慎为忘了一点,他没有内功,力气也就比普通同龄人稍大一点,欣奴受了这一掌,扑通倒在地上,没有死也没有晕,只是额头擦伤,滚到一边,坐起身子,一手支地,不解地看着欢奴,“杨爷,您这是……”

“你都听到什么了?”

“我什么也没……不不,我根本就没听……杨爷,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顾慎为从来就没相信过欣奴,那次沈谅来访之后,就更清楚欣奴是在替洗心院监视自己,所以一直不让他贴身服侍,没想到欣奴胆子越来越大,竟然跑来偷听他跟小姐的谈话。

顾慎为没有内息,罗宁茶不会武功,荷女等杀手都守在前院,谁也没有发现这名密探。

“你是小姐的奴仆,最好说实话,小姐会饶了你,也会保护你。”

“我真没……”

“你每天都向洗心院报告情况,沈谅一定给了你不少好处。”

“没有没有……”

“小姐的事情你知道多少?向沈谅透露了多少?沈谅监视小姐到底有什么用意?他对小姐不满?还是又想暗害王主?”

“我没说过小姐的事。”欣奴又惊又怕,被欢奴一连串问题给弄晕了,“你是顾家的人,沈刀主已经知道了,小姐,我真没说你的事,我……”

罗宁茶一直站在旁边不吱声,双手藏在身后,突然举起右手,用一只镇纸玉雕狠狠砸下去,欣奴反应奇快,闪身躲过,明白自己正处于生死关头,再胆小只会送命,于是一跃而起,想要夺门而出,到时大喊大叫,引来洗心院的人,大家鱼死网破,或许能够保住性命。

顾慎为早有提防,迈出一步挡在门口,可是他对自己的力量还是高估了,被做困兽之斗的欣奴一头撞倒在地。

(求收藏求推荐)

推荐热门小说死人经,本站提供死人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人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百三十八章 短剑 下一章:第二百四十章 入网
热门: 莽荒纪 武炼巅峰 微微一笑很倾城 夜天子 回到明朝当王爷 绝品神医 无限恐怖 一念永恒 超神机械师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