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 短剑

上一章:第二百三十七章 七章 下一章:第二百三十九章 怀孕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两个版本的《无道书》第七章,顾慎为心怦怦直跳,假装关切上官如的安全,追问这些文字从何而来。

“好吧,告诉你也无妨。”上官如拗不过欢奴,只得说出实情,“八嫂拿走的木板上面记载着第七章内容,这章内容比较短,正好是第十五位灵师负责背诵的那一部分,母亲施加了一点压力……”

顾慎为恍然大悟,《无道书》的保存方式很特别,一名守殿人记得全部内容,为防止讹误与遗忘,还有十五名灵师分别背下不同部分,每年进次一次对照,守殿人是永远不可能随便开口的,想让灵师们一块说出内容也非常困难,但强迫其中一位尤其是最后一位灵师透露秘密,还是有可能的,孟夫人施压的“一点压力”看来很有效。

“这些文字是灵师背给你听的?”

“不是,母亲拿到手转交给我的。”上官如瞪着漆黑的眼睛,有点迷惑,拿到最后一章内容,欢奴应该很高兴才是。

顾慎为露出舒心的笑容,“太好了,我终于不受小姐的钳制,让她自己留着那块木板吧。”

上官如也笑了,这才是她想要的效果,“八嫂也太小气,什么都想紧紧握在手里。”顿了一下,她又问道:“父亲那天晚上真在她……屋里吗?”

“这种事情,你不知道最好。”

上官如气恼地在巨石上踢了一脚,脸上露出痛楚的神情,独步王在不同的人心目中各有不同的形象,在她眼里,父亲就是父亲,威严而慈爱,很少有人敢跟她说那些流言飞语,可是突然间父亲完全变了样,先是三哥告诉她一个难以接受的父亲,接着就是八嫂的事。

自从雨公子死后,她的世界就在一点点崩塌,而且远远没有结束。

“杀手总是这样的。”顾慎为想不出安慰的话,突然没来由地想起铁寒锋,于是开始讲述瘸子杀手的往事,最后说:“忘情是一种无情,滥情也是无情。”

上官如一直以为杀人就是丑恶的极端了,觉得自己完全可以坦然接受,没想到那才是冰山一角,还有太多的丑恶甚至超出了她的想象范围,心情不由得越发灰暗,可是很快就调整过来,她才十四岁,心里容不下那么多思考。

“嘿,你教我剑法吧?”上官如甩掉无意义的想法,四周是丑恶之海,她尽可以站在一片孤岛之上,宁愿永远这样下去。

“剑法?”上官如转变话题太突兀,顾慎为一时没跟上。

“你不是在得意楼学过剑法吗?”

“那些东西。”顾慎为不屑地说道,“好吧,我教你。”

无情剑法与《死人经》剑法有冲突,顾慎为很久没有练习了,这时重新拾起,以木刀为剑,一招招教给上官如。

没有《勘情秘要》的配合,无情剑法差不多就是花架子,两人一教一学纯是闹着玩,倒也不怎么在乎。

那天晚上,顾慎为没有修练无道神功,而是仔细对照两个版本的《无道书》第七章。

的确不一样,大多分内容是相同的,可在一些关键字词上却是截然相反,一个写着“凝气”,另一个是“散气”,一个是“由阴转阳”,另一个就是“由阳转阴”,很明显,这不是一时疏忽,而是有意造假。

虽然顾慎为心中已有怀疑对象,他还是冷静地将所有可能性都考虑了一遍。

首先是守殿人与灵师,他们没必要造假,知道有人偷听,杀了就完事,用不着搞这么复杂。

其次是荷女,但她也没有必要这么做,想杀欢奴,她有数不尽的机会与方法,用不着编一套假内功出来,何况她当时悬在空中,全神倾听速记,篡改字词似乎不太容易。

再次是上官如,她知道欢奴功力全失,想杀他同样不需要玩花招。

最后是孟夫人与第十五名灵师,这两个人当中必有一个是造假者,如果是孟夫人,就等于先害女儿再害欢奴,也不太可能,至于那名灵师,很可能迫于压力不得不开口,但又不想违背誓言,所以搞出一套假第七章来。

这样一来,受害者就只有上官如了。

顾慎为将两种第七章都藏起来,没对荷女提起,犹豫着要不要告诉上官如实情,他这时还没有明白犹豫背后隐藏的含义,几天之后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间的改变。

两人继续在巨石崖练剑,明知这套剑法没什么威力,还是很用心。

那一天下午,初秋的凉意摧败了几片落叶,上官如练得稍微猛了点,脸颊红扑扑的,心情却比哪一天都好,嘴角挂着调皮而张扬的微笑,似乎随时都要哼唱出小曲来。

就在这一刻,顾慎为突然产生强烈的冲动,想告诉上官如她练的无道神功有问题。

“你怎么了?”上官如关切地问道,觉得欢奴的神色有点不对。

她是仇家的女儿,顾慎为提醒自己,心中的仇恨却像退潮的海水,任他如何努力召唤,也不肯再次涌来,“有点累。”

“哦,我总忘了你现在没有内力,今天就到这里吧,你散功多长时间了,怎么还没好?”

“半个月了吧,我觉得快要结束了。”

两人一块离开,上官如一路上蹦蹦跳跳,好像又变回了从前的十公子,分手的时候她小声说:“明天我要送你一样礼物。”

顾慎为越发惶恐,连晚饭都没吃,一个人待在屋子里,不准欣奴进来,左思右想,不明白自己这是怎么了,竟然会对上官如感到歉意。

他不是第一天这样了,自从拿到那份假冒的第七章以来,愧疚就在他心里生根发芽,迅速茁壮成长,经常是一转念间,他发现自己正在替上官如辩解,以求论证她并非自己的仇人。

的确,上官如做过什么伤害他的事情?没有,一件都没有,上官怒屠灭了顾家,可那与上官如有什么关系呢?她既没有参与也没有策划此事。

甚至连整个金鹏堡也是如此,这是一个杀手组织,受雇杀人,现在看来,当年的雇用者很可能就是亲家卫嵩,石堡跟杀人的狭刀没有区别。

正是这种想法令顾慎为感到恐惧。

时间像流水,仇恨是高耸的顽石,一遍遍地冲刷之后,顽石终是失败者,顾慎为三年来第一次感受到仇恨正在削弱,它曾经是他的全部支撑,如今却变得日益陌生,渐行渐远。

很久以来,除了在自己心里,从来没人叫过“顾慎为”这个名字,杀手开始担心,自己是不是快要彻底变成欢奴了。

第二天一大早,荷女过来探望他,一夜未睡的顾慎为再也忍受不住,将部分心事向她倾诉,但没有提起灭门之仇,“杀手要有仇恨,可我好像对什么都恨不起来了。”

荷女想了一会,伸手在他额上按了一下,她是那么冷漠的人,掌心却如春风般温暖柔软,顾慎为心中一颤,发现自己不仅开始遗忘仇恨,似乎正变得多情,他跟荷女合作多时,很少产生特别的感觉,今天却要强压拥抱她的冲动。

荷女没有发现欢奴的异样,“我猜这和你散功之后一直没练《死人经》有关。”

“怎么说?”顾慎为急切地希望能有一个解释,希望自己的变化是外力的结果。

“我听一位杀手师父说过,杀心不仅仅是心,也是武功。”荷女字斟语酌,回想当时听到的内容,“弱者无杀心,越强的人杀心越旺盛,强弱与杀心很多时候就是一回事。虽然他说的是杀心,用在你现在的状况倒也合适。”

顾慎为有点明白了,但又生出另一种恐惧,荷女的意思听上去好像是《死人经》在控制他,而不是他在修练《死人经》,这与彭仙人的那套把戏有什么区别?

顾慎为曾经有过纯粹情绪上的仇恨,那种仇恨虽然强烈,却常常令他失去理智,想要不惜代价地以命换命,可随着武功的提高,仇恨越来越稳定,成为一种可控的力量,顾慎为时常依赖于它。

武功暂时消失,仇恨与杀心也跟着萎缩,而那股情绪上的仇恨,最纯粹的仇恨,竟然已经所剩无几。

荷女离开之后,顾慎为仍然深陷在迷茫惶惑的沼泽中,不能自拔,千方百计想要重新激起心中的仇恨,却总是半途而废,直到上官如按约而至,给他带来一件礼物。

“这是几年前八哥送给我的,我特别喜欢,一直珍藏着,正好你会用剑,就……送给你吧。”上官如有点恋恋不舍地将一柄短剑递给欢奴。

顾慎为接到手中,拔出来看了一眼,“是把好剑,可是我没什么回送给你的。”

“没准你也可以送我一柄剑,刻上名字什么的?”上官如挤挤眼睛,哈哈大笑。

顾慎为也跟着笑了,心里却像挨了狠狠的一刀,流出的不是鲜血,而是火山喷发似的仇恨,他以为早被时间冲刷腐蚀的深仇大恨,突然之间就冒了出来,狰狞狂躁,一点不比当初弱小。

不管背后的雇主是谁,金鹏堡都是灭门的仇人,上官如没伤害过他吗?两只大鹏鸟就是被她出卖的。

顾慎为紧紧握着剑,怜悯与惶惑如秋风扫落叶一般瑟瑟发抖地退去,说了实情?那是多么可笑的想法,他要看着上官如练习错误的无道神功,直到她痛苦地死去。

这柄短剑是顾仑送给小儿子的礼物,当年留在书童身上,书童被当成顾家小少爷杀死之后,短剑就到了上官怒手中,又被转送给妹妹上官如。

神意不让杀手软弱下去,鬼使神差地令上官如带来他最熟悉不过的短剑。

(求收藏求推荐)

推荐热门小说死人经,本站提供死人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人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百三十七章 七章 下一章:第二百三十九章 怀孕
热门: 斗罗大陆2绝世唐门 永夜君王 神墓辰南 我欲封天 鬼吹灯之南荒古墓 权臣闲妻 君九龄 诡秘之主 重生完美时代 仙帝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