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七章 七章

上一章:第二百三十六章 惊夜 下一章:第二百三十八章 短剑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顾慎为用走火入魔证明自己绝不可能与刺杀有关。

两天前的晚上,顾慎为料不到独步王已经恢复内力,那一掌突如其来,他除了运起全部内息硬抗之外别无选择。

他的丹田几乎都要被震碎了,幸运的是,独步王显然还没有恢复十成功力,事发突然,也来不及使出全力,顾慎为因此才没有受重伤,但是内力大为受损,百汇、璇玑两穴中的八荒指力一下子如同溃堤之水,先是缓慢溢出,接着越来越快,暗杀之后的那天中午,顾慎为再也控制不住走火入魔的发作。

大荒门御众师康文慧曾经提醒过顾慎为,两股八荒指力一旦同时发作,必死无疑,他没有别的选择,只能立刻散功,开始修练无道神功。

知道内情的人只有荷女,表面上是两名杀手保护罗宁茶,其实是荷女自己保护两个人。

散功是《无道书》中的独立一篇,上官如与荷女练的本就是金鹏堡内功,都不需要这一步,无需体验那种生不如死的痛苦。

散去内功,感觉就和抽出全身骨骼差不多,唯一的区别就是当事人要活着忍受这一切。

连续两个晚上,顾慎为在后院的一间屋子里独自散功,荷女守在外面,防止有人打扰,他们最害怕的是小姐突然支使他们做事,散功可没法随时中断。

好在有那十名杀手、二十名刀手护着,罗宁茶睡得很踏实,她现顾忌别人的闲言碎语,也不让杀手守在自己的屋子里了。

散功需要三天,沈谅上门时顾慎为已经散去大部分内功,在洗心院刀主手中显得脆弱不堪,“沈刀主不用着急,可能过不了几天我就自行了断了。”

沈谅太用力了,几乎捏断了欢奴的骨头,他松开手,原本确定的计划全被打乱,“多久了?”

“大概十来天吧。”

“你怎么早没说?”

“我不想给堡里添麻烦。”

“就你们两个人想治好走火入魔?”

“死马权当活马医,没准不用治,过些天自己就会好。”

沈谅觉得欢奴在撒谎,但他失去功力却是千真万确,仅是一名杀手不值得刀主大动干戈,沈谅希望以欢奴为突破口,打击孟夫人一方的势力,所以务求证据确凿,现在所掌握的证据却出现了一个明显的漏洞。

“很好。”沈谅说,“好好养病,我想你很快就会好起来。”

沈谅离去,没有将手中的情报全盘抛出,他要好好调查这件事。

顾慎为刚松了一口气,一连串的麻烦就来了。

欢奴走火入魔失去功力的消息很快被传播出去,第一个做出反应的人是罗宁茶,“天呐,我还让他保护我来着,走火入魔,是不是跟中邪差不多?”

她还记得很久以前遥奴走火入魔的场景,怕得不行,甚至没见欢奴,直接让荷女转告:他得搬出去。

对罗宁茶来说,这已算是极为慈悲宽大,她还记着前些天的情谊,否则的话,就会将欢奴交给积薪院,让他在那个地方等死。

顾慎为遵命搬去东堡,那里有许多专供杀手居住的小院子,他对情从来没有期望,所以也不会有失望。

欣奴出人意料地愿意跟着杀手主人一块走,“小姐让我侍候杨爷,我不能就这么撒手不是。”

顾慎为接纳了这位仆人,表面不露声色,但是对他非常警惕。

东堡不是一个适合练功的地方,新一批学徒正斗志昂扬地准备着每年例行的淘汰残杀,欢奴名声在外,颇有些人不服气,将他视为挑战对象。

荷女被罗宁茶留在身边,没办法过来护功,顾慎为因此耽搁了两天,直到上官如伸出援手。

上官如去见八嫂,拐弯抹角地想将欢奴要回来,“荷女还留给你。”

本来这事应该很容易的,罗宁茶把不得将“中邪”的奴仆送出去,她几乎就要同意了,最后时刻却委婉地拒绝,“一名杀手而已,咱俩抢来抢去的让人笑话,就让他先留在我这儿吧,如妹妹缺人手,把他借给你用用倒是没问题。”

身处绝境、新学的技巧,曾让罗宁茶一时情不自禁,等到独步王临幸,她心里越来有底的时候,当时的举动就成了不可言说的把柄,她可不放心再将欢奴还给上官如。

上官如“借”走了欢奴,堡里只有她跟荷女知道所谓的走火入魔是怎么回事。

顾慎为搬到鲲化院,这里是十公子在内宅以外的住所,非常清静,远离东堡那些杀气腾腾的新学徒。

这里的地方足够大,顾慎为将欣奴打发到另一进院子里,自己独居一处,终于将第三次散功进行完毕,然后开始正式修练无道神功。

他原想杀死独步王,借金鹏堡一片大乱时逃出去,可是独步王没死,动乱只用了半个晚上就被镇压,逃亡计划也就没用了,堡里再危机四伏,也比在外面被人追杀安全些。

《无道书》一共七章,顾慎马上就注意到这个数字与彭仙人的关系,当初上官伐一定向侏儒透露了许多书中内容。

自从上一次尝试被女儿打断之后,独步王就再没有找过欢奴,好像随着功力的恢复,他的心也恢复了冷硬无情,对彭仙人之死不再感到悲伤,报仇的**也随之而去。

散功有一个意外的好处,盘踞在百会、璇玑两穴中的八荒指力竟然也被去除了,无道神功还没有修练,两年多的隐患就不治而愈。

顾慎为开始还不太敢相信,荷女过来探望的时候听说这事,以内功替他探查了一番,两穴当中果然空空如也,没有外力潜藏,不禁大感意外,“我体内的指力还差一点没去除呢。”

荷女万分惊讶,但她可不想以散功这种釜底抽薪的方式治疗走火入魔,宁肯修练无道神功慢慢除魔。

两人又像从前练剑法时那样,互相启发,荷女练功早几天,给出不少有益的提醒。

无道神功的练法颇为与众不同,不是一章练成之后再练下一章,而是每天练一章,七章全部练完之后周而复始,永无止境,根据各人的悟性与刻苦程度,进展不一,没有所谓的最高境界。

最奇特的地方是缺几章也没关系,只要以第一章为基始,两章也能形成一个循环,这种练法速度自然慢了许多,但只要坚持的时间足够长,威力倒也不受影响。

顾慎为等于从零开始,十几天下来,只是觉得身体轻健了一些,丹田内还是空荡荡的,没有一丝内力,这种事情急不得,只能慢慢来。

在练完第二次七章循环之后,顾慎为发现一个问题,“你觉不觉得,七章无道神功好像还是不完整?”

听到这句话的荷女眼睛一亮,她也有同样意犹未尽的感觉,已经为此想了好几天,“没错,可我当时一字不落地记下来了,守殿人背诵得不是很快,一共十五个人与他对照,中间没有差错,难道还有一章内容用别的手段藏起来了?”

“也可能是金鹏堡就没有拿到全本。”

两人讨论了很久,一点线索也没有,既然暂时不影响练功,他们只好将这件事先放到一边。

在鲲化院内,顾慎为很少受到打扰,因为沈谅不负众望,终于给刺杀与动乱画上了句号,石堡又恢复了往日的秩序与安全。

二少主上官天成了所有事件的替罪羊,许多证言证据都显示,上官天心怀异志,在外面收买高手,秘密带入石堡,他打死也不承认自己是刺杀独步王的主谋,但是有几名被收买的高手捱不过酷刑,招供说他们的确在策划暗杀,目标包括王主与孟夫人。

这就够了,上官天被关入地牢,属下大都被处死,表面上,又一场危机被迅速解决。

顾慎为知道这只是假象,上官天大概确有弑父之意,独步父遭暗杀凑巧打乱了他的计划,刀生沈谅十有**清楚内情,他快刀斩乱麻地处理二少主,一方面是为打击对头,另一方面也是为了保主金鹏堡的名声,一场暴乱如果找不着主谋,实在是太丢脸的事情。

暗中的调查一直在进行,包手欢奴在内的许多人仍受到监视,跟上官如闲逛的过程中,顾慎为好几次撞见跟踪者。

上官如记挂着欢奴的安危,几乎每天都来看他,通常是在白天,等到顾慎为练功步入正轨,空闲时间比较多时,两人又像从前一样在堡里四处游荡。

他们“发明”了一套新游戏,利用对路况的熟悉,经常“失踪”,然后突然在跟踪者身后出现,吓对方一跳,这个游戏没玩多久,几天之后再也没有跟踪者了。

顾慎为有点搞不懂上官如的用意,他们不再是小孩子,闲逛早失去了当初的趣味,慢慢地,他发现上官如是在寻找雨公子的痕迹,每到一个地方,她都会回忆起某段场景,其中总有上官雨时的存在。

八月的一天,顾慎为跟着上官如到巨石崖怀旧,最近几天,他们常来这里,从前这是一处非常隐蔽的地方,可是附近的往生崖边修起高高的箭塔,站在上面几乎能将巨石后面一览无余。

好在箭塔很少有人值守,他们不用担心被人看到。

近一段日子,顾慎为觉得上官如的心思越来越重,他以为跟上官雨时有关,所以很少劝慰。

这天也不例外,上官如站在崖边,扶着巨石向远方眺望,很久没说话,突然转过身来,脸上露出神秘的微笑,手里多了几页纸,“这个给你。”

顾慎为只扫了一眼,就知道这是《无道书》第七章,“你怎么会有?”

罗宁茶交出最后一块木板,顾慎为与荷女一直留在手里,没有交给孟夫人。

“你不用管,七章练起来总比六章要快一些,嗯,你最好保密。”

“嗯,我会的。”

顾慎为心中稍感愧疚,随即却是大吃一惊,他还没有细看,但仅仅浏览过头几行之后,就发现其中内容与木板上的文字有很大不同。

(求收藏求推荐)

推荐热门小说死人经,本站提供死人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人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百三十六章 惊夜 下一章:第二百三十八章 短剑
热门: 我的钢铁战衣 冰火魔厨 凌天传说 九重紫 修真界败类 大魏宫廷 重生之都市仙尊 求魔苏铭 都市超级医圣 重生完美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