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 惊夜

上一章:第二百三十五章 卧房 下一章:第二百三十七章 七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独步王遇刺本是一件不成功的阴谋,为何后来演变成一场大屠杀,堡里的人调查了许久也没弄明白其中的原因。

西堡有一条小巷,离八少主正院不太远,里面的住的人大都是在白衣院任职的谋士,他们跟杀手一样,各自追随不同的主人,是不同少主在堡内的代言人。

就在独步王一掌击飞刺客,罗宁茶的尖叫声响彻半座石堡的同一刻,三位最重要的谋士几乎同时听到窗外传来的提醒:王主遇刺身亡。

罗宁茶吓得魂飞魄散,尖叫声持续不绝,成为神秘人的提醒最直接的注脚。

罗宁茶的第一反应不是王主遇刺,而是孟夫人派人来杀她,又是哭又是闹,拽着王主的手臂,惊恐地不停嚷着“她要杀我”。

上官伐第一次见到罗宁茶真实的一面,不禁有些惊讶与厌恶,终于明白了八子上官怒为何能够忍心抛弃这样一位天姿国色的媳妇叛离金鹏堡,不过罗宁茶的失态也救了她一命,上官伐在确定幕后指使者时首先把她排除了。

上官伐还浪费了一点宝贵的时间安慰八儿媳,然后迅速离去,虽说独步王好色是堡里公开的秘密,他还是得稍微顾及一下脸面。

接下来事态的发展完全出乎上官伐的预料。

他已经返回内宅,跟往常一样,暗中下达命令,进行全堡排查,完全没想到“王主已死”的消息竟会传播得如此之快,又得到如此之多的人相信。

二、五、六、七四位少主谁也没将石堡当成安全的家,互相提防互相戒备,已经到了草木皆兵的地步,联合与背叛都是一瞬间的事情,随便一句话、一个眼神,都可能引发丰富的联想,导致刀兵相见,全靠独步王的禁杀令才维持着脆弱的平衡。

王主遇刺身亡的消息不是每个人都相信,事实上,在没见到尸体之前,怀疑情绪更占上风,但他们都担心一件事:有人要利用死讯先发制人,所以自己就更得先出手。

这是一场混战,五少主进攻二少主,六少主偷袭五少主,七少主冲入内宅要杀孟夫人,孟夫人则想除掉所有人。

等到独步王发现事态失控的时候,残杀已经进行到一半,任是谁的命令也无法阻止了,上官伐派出直属的大批精锐杀手,甚至让几名青面亲自出动,巡行各处宣布王主毫发未伤,对不听劝阻者残酷镇压。

凌晨时分,堡内的动乱终于平定,就是这么一场莫名其妙的残杀,竟然死了数十人,六、七两位少主身亡。

独步王勃然大怒,当场囚禁了二子与五子,剥夺孟夫人的一切权力,追根溯源,始作俑者还是那名刺客,偏偏就是这个人,竟然逃出追捕,踪迹全无。

顾慎为能活下来,一半靠的是侥幸,一半是因为有人帮助。

上官伐被罗宁茶缠住,使得刺客能够冲出卧房,顾慎为刚跃到房顶,就被一名青面盯上,他不想在这个时候检验自己的刀法,所以头也不回地向院外奔逃,青面紧跟其后,如影随形。

顾慎为跑不过这名青面,一个意外的人救了他。

马夫老张跟往常一样,半夜待在马棚里,罗宁茶的尖叫让他一激灵,平生第一次生出英雄救美的壮志,操起铡刀,恶狠狠地跑出来,他的动作稍慢了一点,正好让过刺客,拦住了青面。

就这样,老张死于青面的刀下,要是从前的他,肯定会躲在马棚里不吭声,只因为女主人掀开一层面纱,他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而他想救的人根本不需要救,他没想救的人却因此获得一线生机。

青面只被拖延极短的时间,几乎没停住脚步,却还是被刺客跑掉了。

顾慎为得感谢两年前与上官如、上官雨时玩的“暗杀”游戏,当时他们跑遍了石堡各个角落,对每一条街巷都了若指掌,比许多在堡里出生的人还要熟悉。

顾慎为从一处矮墙跃进某个庭院,让过身后追踪的青面,立刻折返八少主正院,刚要进自己的屋子,就见隔壁的荷女冲他招手。

这个晚上出乎意料的事情太多,顾慎为来不及考虑,立刻进了荷女的屋子。

“上床。”荷女小声命令。

顾慎为跳上床,在被里脱下夜行衣与面罩,扔给荷女。

荷女临危不乱,将行头仔细叠好,与自己的衣裳放在一起。

“我的剑……还在后院。”

“不要管它。”

荷女话音刚落,院子里就涌进一批人,有人抬高声音说:“待在屋子里,谁也不许出来!”

这个时候,几位少主间的残杀还没有开始,上官伐一心只想找出刺客,闻声赶来的守夜人第一个排查的地点就是八少主正院。

“欢奴呢?他怎么不在房间里?”

荷女走到门口,“他在我这儿。”

房门被粗暴地推开,两名守夜人探头看了一眼床上的欢头,握刀的手松开,杀手之间的私情他们见得多了,不会大惊小怪。

“发生什么事?我听后院有叫声,正要过去。”顾慎为假装慌乱地坐起来,用被子掩住身体,到处找狭刀。

“后院的事你别管。”一名守夜人说,然后回头问道:“欢奴一直在这儿?”

欣奴的脑袋露出来,一脸的惶骇不安,“应该是,我是二更来的,想问杨爷有没有什么吩咐,他不在,我就留在他屋里了。”

顾慎为心中一惊,荷女一定是知道欣奴睡在隔壁,才让欢奴进自己的屋子,若不是她的帮助,他的行踪就会被欣奴撞破,这个胆小的奴才绝不会替主人遮掩。

“他一直在我这儿。”荷女冷淡地说,随后当着守夜人的面关上房门。

两人有一会没说话,听着外面巡查的问话声,等到其它地方乱成一团,守夜人全都跑去平定暴乱的时候,八少主正院反而安静下来,孟夫人与少主们争的是王位,罗宁茶在他们眼里根本不具威胁,也没人想来杀她。

罗宁茶却是惊魂未定,守夜人刚一离去,就命令欢奴与荷女立刻到后院,贴身保护她。

顾慎为一直没找到机会向荷女解释,荷女也没有问,还趁乱取回房梁上的剑,悄悄还给他。

教书先生张楫比顾慎为想象得还要聪明,这位深藏不露的谋士利用欢奴透露的一点消息,策划了整场混乱,不费一兵一卒就替上官鸿除掉了两位兄弟,打压了另外几位竞争对手。

这样,除了顾慎为本人,石堡里就有至少两个人知道谁是当晚的刺客,他相信荷女,对张楫却有点含糊。

张楫用一种平淡的方式向杀手表明自己会严守秘密,每隔几天,堡内就会有一名兼职商人给教书先生送去一坛南墙酒馆的美酒,这名商人已经收取大量银子,足够送一年之用,张楫往常来者不拒,这一次却破例派书童送来一封信,措辞文雅,对弟子尊师重道的举动表示感谢。

张楫仍然希望能有一名杀手投向上官鸿,他正在辅佐的这位独步王之子实在太弱小,昨晚的残杀本可以取得更多的成果,但上官鸿却没有办法展示自己的能力,只能谨慎地留在孟夫人身边,表现忠心与支持。

事后,上官鸿也没有得到太多的奖赏,独步王甚至没有注意到这个儿子的存在,孟夫人虽然跟其他少主一样,遭到王主的打压,但远没有沦落到需要上官鸿的地步。

顾慎为稍感安心。

独步王不相信刺客的目标会是罗宁茶,但还是派出十名杀手和二十名刀手保护她,如此一来,八少主正院成了石堡里最安全的地方之一,顾慎为在这里过了两天踏实的日子,直到穷追不舍的猎犬循着气息又找上门。

上官伐发誓一定要找出刺客和幕后的指使者,为此,他释放了洗心院刀主沈谅。

独步王对八子上官怒的赞扬只是表面上的,所以一直关押着沈谅,但是论到查破阴谋追寻凶手,在石堡里谁也比不让沈刀主,他因此迎来翻身的机会。

沈谅重掌洗心院,迅速展开行动,抓起一大批人,他一定早就盯住欢奴,但是八少奶奶的突然得势,让他变得谨慎,没有立刻动手,而是等了两天才亲自前来讯问。

罗宁茶一定是受到了压力,这回没有阻止洗心院的人,她唯一的要求是审问在八少主正院进行,欢奴没有问题最好,如果有问题希望沈刀主能够当机立断。

沈谅自然明白八少奶奶的用意,表面上答应,心里却打定主意,除非从欢奴口中榨出一切情报,绝不让这个小子提前死。

“这只是一次普通的问话,基本上堡里每个人都得接受。”沈谅如是开场,胸有成竹。

“好。”顾慎为淡淡地回答,他被禁止配带刀剑,等于失去了一多半的武功。

“王主遇刺的那天晚上,你在哪里?”

“在荷女的屋子里。”

“做什么?”沈谅好像是明知故问,其实准备充分,他相信欢奴的回答会漏出马脚,但绝没有想到会听到这样的答案。

“我走火入魔,她一直在想办法帮我治疗。”

“什么?”

沈谅一把抓住杀手的肩膀,马上就发现事情不对,这名杀手内功微弱,不要说是金鹏杀手,就连普通的刀手都不如。

顾慎为的走火入魔是真的,有些事情他也没有预料到,比如体内的两股八荒指力同时暴发,差点要了他的命。

这次走火入魔与上官伐那一掌有直接关系。

推荐热门小说死人经,本站提供死人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人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百三十五章 卧房 下一章:第二百三十七章 七章
热门: 回到明朝当王爷 仙王的日常生活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琴帝 九鼎记 九重紫 最强妖兽系统 长安十二时辰 绝品强少 开天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