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 卧房

上一章:第二百三十四章 事情 下一章:第二百三十六章 惊夜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上官伐拥有无数的女人,多到连大概的数字都估计不出来,他也不屑于清查追忆那些无足轻重的女人。

女人对于独步王的诱惑,就如同土地之于帝王的刺激,天下的山山水水都差不多一个样子,但是目力所及,大地永远望不到边,帝王的征服之心也永远没有止境。

独步王也在征服,每一个女人都是他踏过的领土,他很少回头,只是一味向前眺望,翻身越岭,跋川涉海,被一种难以言明的**推动着不停前进,**之欢?他早已失去了兴趣,炫耀自夸?更不是他一贯的追求。

直到成年之后,儿子们都已长大,上官伐渐渐明白心中的那团**是什么,他天生应该当王,真正的王,哪怕只是一个蕞尔小国的王也好,他自信有能力东征西讨,征服四邻,与中原、北庭争霸,甚至一统天下。

可惜,他只是独步王,一个江湖上的称号,拥有西域最强大的一股力量,却无处施展,他只能将帝王的征服欲转施在女人身上。

上官伐一直对八子的媳妇不感兴趣是有原因的,罗宁茶美名远扬,但是她从不以真面目示人,美名又从何而来呢?无非是那些害怕铁山的人吹嘘出来的,任谁见过大头神本人,都不会对他的女儿有太高的期望。

所以,当罗宁茶震动整个璧玉城的时候,上官伐多年来也第一次感受到女人的诱惑,好像征战多年的帝王,突然发现在自己的后方还有一块世外桃源,竟然因为种种意外未能并入帝国的版图。

老年杀手没有通报姓名,与八少奶奶闲聊几句,出门在后院查看一圈,自作主张,将还住在这里的丫环、杀手全都撵到前院,“八少奶奶需要清静。”他说,于是大家就都明白了今晚将要发生的事情。

顾慎为悬着的心终于放下,这是他梦寐以求的机会,就是今晚,一切都将有结果。

张楫说得没错,独步王的儿子们没一个成器,只要上官伐一死,金鹏堡就会迅速衰落,顾慎为第一次感觉到报仇的目标离自己如此之近,好像悬在树上的沉甸甸果子,只等他举臂摘下。

罗宁茶也会死,王主死在她的屋子里,无论有关没关,报仇的人第一个就会把她杀了。

顾慎为扪心自问,很高兴自己没有丝毫的嫉妒与惋惜,他从未爱上她,就像她从未爱上他一样,即使是在水乳交融共登极乐的时候,这两个人也没有萌生出爱意。

他们都是不可能产生爱情的人。

杀手只想杀人,将其它每一种**都视作需要克制的隐患,不是隐藏就是斩杀,他满足自己的**,就像训兽人奖给野兽的食物,唯一的目的是让它安静下来。

罗宁茶只爱自己,无数人被她的容貌所迷惑,以为这是一个神仙似的人物,其实除掉面纱的她,还有一层更加难以穿透的面具,只有最亲近的人才能看清她骨子里的自私与凶残,顾慎为即是其一。

独步王亲身降临之前,顾慎为与罗宁茶过了三天隐秘的生活,彼此都得到了**上的宣泄与满足,足够将对方遗忘。

前院人满为患,许多仆人只能挤在一间屋子里,顾慎为单独拥有一间小小的卧室,开始准备当晚的暗杀计划。

刀与剑都已经擦得不能再亮了,夜行衣叠得整整齐齐,虽然他现在有了一名仆人,但很多事情还是自己来做。

完美的计划总是先要考虑退路,暗杀成功之后,顾慎为希望石堡里能乱成一团,越乱越好。

那天下午,顾慎为主动拜见教书先生张楫,跟他深聊了一会,临走的时候,顾慎为说:“我觉得堡内局势不太稳,少主们争扰不休,大乱将至,鸿公子不妨先做准备。”

“将至?什么时候?”张楫马上追问道。

“或许是今晚,也可能是明晚、后晚。”

顾慎为不能再多说了,在这座石堡,对任何人的信任都可能是巨大的失误。

独步王解决了中原的危机,他的几个儿子却没有离开,仍留在堡里想方设法争取父亲的欢心,顾慎为觉得这是制造混乱的最佳土壤,他有意将话说得含糊,让张楫以为乱子会出在某位少主身上。

天黑得特别晚,一切准备就绪,顾慎为却越来越紧张,自从进入东堡成为杀手学徒以来,他还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好像又回到三年前,武功低微的少年,与武功同样低微的伙伴策划暗杀韩世奇。

他将刀剑摆在面前,又擦拭一遍,在出发前的最后一刻,决定只带刀不带剑,暗杀成功的关键因素是独步王功力全失,而不是他的武功有多高,剑伤可能会曝露杀手的身份,破坏他的逃亡计划。

天色终于晚下来,前院的仆人们都猜到今晚将有贵客来临,就是最好奇的人也只能在心里琢磨一下,早早上床,睡不着也要打几声鼾,就怕被当成偷窥者。

顾慎为悄悄离开房间,他得抢在青面们包围后院之前进入埋伏地点。

他选择的藏身之处是后院的那间会客厅,中间有一堵方格木墙,里面另有一道门直通罗宁茶的卧房。

顾慎为躲在房梁上,能够轻松地跨过木墙。

他来得有点早,隐隐听到卧房里焦躁的踱步声,在那间屋子里度过的美好时光突然出现在眼前,就在昨天晚上,他们几乎彻夜不眠,像武痴一样在对方身上试验各种招式,没有一丝疲惫,仅仅过去一个白天,他们就成了杀手与牺牲品。

犹疑的感觉转瞬即逝,如果连纯粹的**之欢都看不破,还有什么资格当杀手?虽然没进过雕木院,但是顾慎为听说过,所有男女杀手都会在那里失贞,目的就是让他们对这种事习以为常,就像荷女,在必要的时候可以毫不犹豫地色诱暗杀目标。

顾慎为越发冷静,连最初的那点紧张感也悄失无踪,耐心等待,呼吸轻到几不可闻。

屋子里进来人了,顾慎为能感觉到,却看不到也听不到。

这是一面青面刺客,像一条隐形的猎犬,在漆黑的屋子里四处嗅闻。

顾慎为彻底屏住呼吸,一阵微风从身边掠过,他看到了咫尺之外的青面,如同游魂一般,突然显形又突然消失。

青面一直留在这间屋子里,大多数时间都藏身于角落,顾慎为的全副心思都在提防着这名隐蔽的敌人,甚至按同样的频率与其共同呼吸,压根没注意到隔壁卧室里发生的事情。

独步王来了又走,顾慎为第一晚没有下手。

他可以先杀死青面,但是要冒打草惊蛇的风险,上官伐肯定不会只带一名护卫。

他不能错过机会,但也不能浪费机会。

独步王还会再来,顾慎为相信罗宁茶的魅力。

果然,第二天,除了翠女等几名必要的丫环仆人,其他人仍不准进入后院,顾慎为一整天都在考虑如何应对那名青面。

杀死他是最简单的选择,在他四处探查从房梁上越过的刹那,就是最佳时机,顾慎为围绕着这个方案想了好久,还是决定放弃,仍然是那个问题,不想在接近暗杀目标之前打草惊蛇。

剩下的选择就只有一个,提前混进卧房,但绝不能让罗宁茶知道。

顾慎为原打算只依靠自己的力量进行暗杀,现在不得不寻求帮助。

当天晚上,许烟微出现在后院,将小姐唤到门口,小声交待几句重要的提醒,随即离开,她现在是小姐身边最受信任最受宠的丫环,也只有她有胆子不经召唤就来见罗宁茶。

许烟微不知道自己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既然杨欢提出要求,她就照做,她早已打定主意,一切事情都听欢大爷的安排。

顾慎为成功进入卧房,蹿到床下,就跟第一次暗杀韩世奇一样。

结果,好不容易争取到的机会被浪费了,独步王当晚没有来。

床上的小姐比床下的杀手更加烦躁不安,小声咒骂一切人,连独步王与欢奴也不例外,好像整个世界都在背叛她,跟她作对,一直折腾到很晚才沉沉睡去,顾慎为偷偷溜出去,没有让她发觉。

同样的花招不能再用了,顾慎为决定冒险先杀青面,第三天晚上,他将刀剑都带在身边。

耐心的等待终有收获,那天晚上,青面没有出现在会客的房间里,独步王似乎对安全更有把握,不希望在自己大展雄风的时候有人在附近偷听。

上官伐走路的声音很轻,隔着墙壁,顾慎为只能听到罗宁茶欣喜激动的声音,她跟许烟微学得不错,顾慎为心想,将剑留在房梁上,带刀跨过木墙,踩着木格悄声下地,轻轻地将门推开一条缝,半蹲着侧身闪入。

靠近床头,点着一盏灯,床上的男女正在兴头上。

独步王内功全失,顾慎为最后一次给自己打气,迈出一步,下一步他就要飞跃过去,一刀刺中灭门仇人。

突然之间,他感到了一阵焦躁,好像有什么东西挡在面前,不让他前进,告诫他危险迫在眉睫。

他还是跃起了,狭刀在手。

床上的女人还在喘息,压在身上的男人却突然不见,仿佛刚刚经历的只是一场梦,在最不恰当的时刻梦醒了。

罗宁茶转过头,正看到灯光中出现的黑衣人,蒙着面孔,这是另一场梦,噩梦。

**的独步王拍出一掌,按在刺客的胸前,这名刺客不仅胆子大,武功也不错,竟然没有立时毙命,反而借力后跃,撞门而出。

上官伐撒谎了,即使对儿子上官云也没有说实话,他的功力早在几天前就已恢复。

罗宁茶终于从连续两个“梦境”中挣脱出来,不顾一切地尖叫起来。

(求收藏求推荐)

推荐热门小说死人经,本站提供死人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人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百三十四章 事情 下一章:第二百三十六章 惊夜
热门: 天骄战纪 生肖守护神 恶魔法则 武动乾坤 临渊行 无限恐怖 神级奶爸 家有庶夫套路深 黎明之剑 长宁帝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