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三章 密谋

上一章:第二百三十二章 发话 下一章:第二百三十四章 事情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大头神的棺椁运进璧玉城的那一天,罗宁茶正式摘掉面纱,从此再也没有戴回去。

独步王宣布铁山是金鹏堡之敌,但还是宣称要给大头神举行一次符合身份的葬礼,上官怒遵从父亲的意旨,不仅送来尸体,还将相当一批铁山的财富一并运回石堡,作为他效忠的象征。

父子二人用这种方式向持有疑心的外人证明,金鹏堡仍是铁板一块。

涌到街上看热闹的人,比当初罗宁茶嫁入金鹏堡时要多十倍,他们的好奇心一开始就得到极大的满足,大头神的棺椁如此庞大,平时城门只开一半,今天得全部畅开。

八只壮硕的犍牛缓缓走进璧玉城,每一步都透出庄严的忧伤,数十名护棺者神情肃穆,每人手中都举着一面铁山大旗,旗帜迎风招展,绣在上面的枪头像蛇一般扭动。

居民们受到感染,心中油然生出一股敬意,不由自主地后退,躬身致敬,他们都听过那些荒诞不稽的传说,譬如大头神一天要吃几个活人之类的,这时却将他当作战死沙场的国王、运数已尽的神灵,给予诚惶诚恐的尊重,有些人甚至流出了眼泪。

大头神的棺椁刚行至城中心,悲伤的气氛就被一阵骚动打破了。

骚动起始于北城门,像燃烧的路边柳絮,轻捷迅速地顺着街道传播,顷刻间,大头神的棺椁再也不是焦点,人人都伸长脖子向后观望,互相小声传递着一句话,“那个女人露出真容了。”

也就是从这一天开始,“那个女人”、“石堡里的女人”不再是泛泛的称呼,而专属于罗宁茶一个人。

她没用人掺扶,一个人走在青石铺就的街道上,丫环与随从们跟在十步以外,两边都是人,却跟荒漠一样安静,这是她第一次在公开场合摘掉面纱,感觉就跟普通人第一次在大街上脱光衣服一样,无数道目光像一柄柄刀子,割裂皮肤,刺中心脏,她每走一步都觉得已经使出最后的力气,前途却还遥遥无期。

男人们沉默激动,女人们惭愧嫉妒,将近二十万居民慢慢地生出同一个想法:孟夫人大错特错了,她怎么能虐待这样一位神仙似的人物呢?眼前的这个女人如真似幻,不食人间烟火,又怎么可能做出一丁点的坏事呢?

罗宁茶看到了棺椁,那里面躺着她的父亲,她的根基,她的靠山,她的一切,如今全化为冰冷的尸体,跟石堡里的墙壁一样无情。

罗宁茶这些天来胆战心惊,对父亲的死亡没有切身的感受,直到巨大的棺椁摆在面前,大头神的形象突然出现在眼前,怀念与悲痛从心底生起,在她毫无防备的时候击中要害。

父亲真的死了,罗宁茶身子一晃,人群一齐发出同情与不忍的呼声,无数双手抢在主人的心思之前伸出来,想要扶住这个备受打击处于绝境中的女人。

罗宁茶挺住了,苍白无力的手指抚着棺木,缓缓绕行一圈,深吸一口气,昂起头,护送父亲的灵柩穿过北门,迤逦步行前往金鹏堡。

这是一段漫长的路程,不死心的居民们一路跟随,直到被金鹏堡的石桥挡住,许多人深夜还在外面徘徊,在空气中努力嗅闻“那个女人”留下的幽香。

一进入石堡,罗宁茶就瘫倒在丫环们的怀中,骄傲地扭头看了一眼身后的杀手,闭上眼睛,让自己晕睡过去。

她完成了欢奴交待的任务。

独步王解决危机的那天晚上,顾慎为与罗宁茶进行了一次深入的谈话,连瞎眼无舌的翠女都被荷女带走,整间屋子里就只有他们两个人。

“小姐,你已经无路可走了。”顾慎为没有用“咱们”这个字眼,因为他知道罗宁茶不关心除自己以外的任何人。

罗宁茶罕见地保持着平静,没哭没闹,她不是镇定,而是像被逼入绝路的小兽,完全被吓呆了,“夫君……”

“八少主永远也不会回石堡了,他背叛了独步王,大家心知肚明,王主的赞扬只是缓兵之计。”

“那我离开石堡呢?大头神留给我不少东西。”

“第一,石堡不会放你走,第二,没有石堡的保护,大头神的财富不是保障而是灾患。”

罗宁茶倒在床上抽抽噎噎地哭起来,自私常常蒙住她的双眼,但她并不傻,知道欢奴所言都是事实,父亲与丈夫,两大支柱同时轰然倒塌,她真的是走投无路了,孟夫人忙着争权夺势,一旦缓出手来,就会对她进行报复。

顾慎为等她哭得差不多了,说:“置于死地而后生,小姐有背水一战的勇气吗?”

屏风后面的罗宁茶直起身子,“你是什么意思?难道我还有自保的可能?”

“有。”顾慎为停顿了好一会才说出这个令小姐欣喜若狂的字眼。

罗宁茶站起身,“欢奴,好欢奴,快告诉我你有什么办法?”

“有人掌权,但那些权势并不属于他,权势总有一个源头,这个源头才是最可靠的依赖,比父亲和丈夫还要可靠。”

“你是说……王主?”

“是。”

“可他不会保护我的,没有大头神,他干嘛要保护一名孤苦无依的女人呢?”罗宁茶在这方面的脑筋还是清楚的。

“孟夫人与娘家关系一般,可还是得到王主的宠幸。”

“父亲送来的那二十名女奴!要是能用她们取得王主的欢心……”罗宁茶的声音抬高,整个人都振奋起来。

“孟夫人不会让她们被王主看到的。”顾慎为说,在他最初的计划中,也是要利用这二十名女奴,但他后来改变了主意。

“那怎么办?”

顾慎为又沉默了一会,“欢奴斗胆提出一个要求,请小姐恕罪。”

“说,你什么要求都可以提。”罗宁茶急切地说,像溺水者抓住最后一根漂浮的木头。

“请小姐走出屏风,摘下面纱。”说完这句话,顾慎为立刻单腿跪下,垂头看地,做出请罪的姿态。

屏风后面半天没有回应,罗宁茶渐渐明白了欢奴的计划,心中先是愤怒,随后是羞愧,接着是委屈自怜,最后她醒悟了,这世上的一切都是虚幻,父亲只能靠得一时,丈夫连一时都靠不住,唯一能依赖终生的不是这两个人,也不是欢奴与王主,只有她自己。

顾慎为听到整理面纱的窸窣声和细碎的脚步声,然后一个很轻的声音说话了,与小姐平时的语调截然不同,“抬起头吧。”

顾慎为抬起头,看着灯光下的小姐,好一会才重新垂下头,“那二十名女奴比不上小姐的一根头发。”

罗宁茶感到一阵眩晕,去掉厚厚的面纱,整个人都有点头重轻脚轻,父亲与丈夫以外第三个男人的目光也让她心惊肉跳。

“可问题还是一样的,我也见不着王主。”

顾慎为原来只有三四分把握,现在却有七八分信心,“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小姐不用担心,我自有计划,不过,我还是要问小姐几个问题。”

“问吧,只要能将我从这个漩涡中拯救出来,一切都由你作主。”

“那个老张……”

“嘻。”罗宁茶笑了一声,“还不是你跟我说过,‘忠诚的人往往是理想的背叛者’,老张对上官怒最忠诚,我就在他身上试了一下,结果还真让你说对了,我只是揭开第一层面纱,他就死心塌地要向我效忠,可他只是个马夫,实在没什么用,也就是帮我藏件东西什么的。”

顾慎为曾经将张楫教给自己的知识转授给罗宁茶,许多内容连他自己都不记得,没想到小姐还真当回事。

“小姐瞒着大头神的秘密,我要听详情。”

顾慎为手里握着罗宁茶的一件秘密,知道她曾经杀过一个对大头神很重要的人,但一直不知具体内容,这回趁着机会要让小姐坦白。

“你不是知道吗?”罗宁茶警觉起来,因为欢奴曾经声称知道一切。

“是,但我要知道详情。”

“这跟现在的事的有关系?”

“我替小姐出谋划策,传出去就是死罪,所以,希望小姐能证明你是充分信任我的。”

罗宁茶退到屏风后面,多年的习惯不会马上改掉,在这里她更自在一些,“哪还有什么详情,我有一个哥哥,大头神很喜欢他,我不高兴,雪娘就把他杀了,然后告诉我是为我而杀的,其实她是想用这种方法控制我。”

罗宁茶的声音变得冷漠,好像叙说的是别人的故事,顾慎为猜得到,雪娘自然别有用心,可是罗宁茶当时肯定非常支持雪娘的作法,罗宁茶还真是上官家的人。

“跟雪娘告诉我的差不多。”顾慎为撒谎道,罗宁茶是一个善变易怒的人,很难掌握,他得跟雪娘一样,紧紧握着把柄控制住她才行。

“该告诉我你的计划了,怎么才能让王主看到我。”罗宁茶对自己的容貌极为自傲,现在比欢奴还有信心。

“让王主看到你很难,几乎没有可能,我们要让他‘听’到你。”

罗宁茶陷入沉思,“就这么简单?”

“当然不是,王主阅人无数,小姐有把握留住他的心吗?”顾慎为不得不提出这个疑问,上官怒见过罗宁茶,曾经迷恋过一阵,可最后还是弃她不顾背叛石堡与父亲。

这句话显得过于直白了,罗宁茶的羞怒又冒了出来,“你是什么意思?”

“小姐需要一位师父。”顾慎为可不管这些,一切计谋都是无情的,羞羞答答做不成大事,至于“师父”,他心中已经有了一位合适的人选,当初将许烟微送进石堡是为了保住她的小命并利用她传递消息,现在,她有了更大的用途。

(求收藏求推荐)

推荐热门小说死人经,本站提供死人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人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百三十二章 发话 下一章:第二百三十四章 事情
热门: 道医 阿拉伯之夜谋杀案 艳刺 野地荒唐事:那一汪肥沃的春水 被全星际追捕 无限险境 犹大之窗 上将的omega吸血鬼 蓝白社 借我咬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