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二章 发话

上一章:第二百三十一章 护仆 下一章:第二百三十三章 密谋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罗宁茶异想天开地提议逃出金鹏堡,顾慎为只能劝她打消这个主意,他差点就将自己的计划说出来,最后还是决定再等等,机会只有一次,必须确保万无一失才行。

那天晚上,顾慎为与荷女都打起精神小心戒备,不过没有杀手前来暗杀,罗宁茶与欢奴毕竟只是石堡里的两个小人物,还不值得孟夫人冒险大动干戈,她有更强大的敌人需要应付。

次日,也就是独步王出关解决一切争端的前一天,堡里发生了不少事情。

五、六、七三位少主一块回到石堡,其中五、七两位少主原是上官垂一派,六少主从前支持孟夫人,如今情况却都变了,三人不知怎么的竟结成同盟,一致向二少主上官天发难。

让孟夫人与上官天大吃一惊的是,这三位少主没有留在远方的驻地,而是一直躲在璧玉城里,大头神被杀、八少主背叛时他们没有立刻现身,而是一直等到形势越来越混乱,二少主无力掌控的时候,才一起上山夺权。

就是这件事牵扯了孟夫人大部分精力,不得先放老八媳妇与欢奴一马。

同一天,璧玉城里传来消息,督城官卫嵩失踪了。

顾慎为曾经安排鲲社的人监视督城官府,他们报来的消息说,卫嵩一定是老早就计划逃跑,中原刚一准备剿灭铁山,他就给自己安排退路,很可能是化装成出去办事的仆人,直接溜出城门,负责保卫府邸的金鹏杀手和暗中监视的鲲社刀手,都被他蒙骗过去。

这也怪不得他们,卫嵩逃跑的时候中原还没有发兵,谁也想不到督城官会逃亡,但他们失职的是,直到五六天之后,才发现事实真相,再想追赶拦截已经来不及了。

卫嵩曾经与杀手杨欢约定八月十三一起离开璧玉城,现在看来不过是缓兵之计,顾慎为隐约猜到督城官心怀鬼胎,可他被困在石堡之中,还是让这名重要的仇人溜走。

这一天发生的另一件事是顾慎为接到一份意外的邀请。

石堡里的教书先生张楫约杨欢午后一聚。

自从顾慎为杀死师铁寒锋,张楫对他的态度就有点冷淡,顾慎为仍然出钱让人按期送去美酒,但是很长时间没有去拜访了。

摆脱小姐的纠缠有点麻烦,顾慎还是决定去一趟学堂,希望从熟悉石堡历史的张楫那里得到几句指点。

令顾慎为深感诧异的是,向来独善其身不参与堡内事务的张楫,竟然也被人“收买”了。

张楫只是一个幌子,真正要见欢奴的是上官鸿。

上官鸿原叫上官鸿业,几个月前还是独步王不受待见的侄子,突然之间就成了上官伐的私生子,地位陡然上升,但这只是一种假象,名字缩短为三个字的上官鸿享受不到一切独步王之子的待遇,他比双胞胎年纪都大,可是从来没人提起给他“少主”称号的事,他成了“凑数”的人,唯一的作用就是让孟夫人看着放心。

张楫选的靠山可不怎么样,顾慎为觉得老先生这回真是看走了眼,他跟上官鸿打过几次交道,知道这位独步王之子的底细,那是一个色厉内荏的家伙。

上官鸿没什么变化,跟从前一样,在尊严与自卑之间摇摆不定,昂着头接见杀手,却主动伸手在顾慎为肩上拍了一下,想显示一种不拘小节的熟络,结果却只是露出突兀与生硬。

上官鸿想拉拢欢奴,是觉得他已经无路可走,“咱们实话实说,不管是十公子还是八少主,再没有翻身的机会了,欢奴,你没想过给自己找一条退路吗?”

在石堡里一般人看来,罗宁茶根本算不上一股势力,所以上官鸿干脆没有提起她。

“八少奶奶现在是我的主人。”

听到欢奴的这句回答,上官鸿有点茫然失措,扭头看着张楫,想从他那里得到一点暗示,张楫咳了一声,说:“欢奴是个聪明人,走什么路自己会决定,咱们还是先喝酒吧。”

上官鸿显然理解不了老师的意思,脸有点涨红,低头喝闷酒,不再说话。

张楫与欢奴闲聊了几句,将话题引到石堡的局势上,“要我说,石堡真是衰落了,一代不如一代,王主无愧于独步王的称号,扩张了不少势力,可是这几位少主实在是不成样子。大少主不死,我也不看好他,二少主缺少雄才大略,三少主倒是有点本事,可惜被关在地牢里,四少主太爱斤斤计较,五少主鲁莽无心,六少主只会一味耍狠,七少主是墙头草,八少主名字里有一个‘怒’字,偏偏控制不住它,九少主太过懦弱,哎,王主一旦有事,金鹏堡岌岌可危啊。”

顾慎为知道张楫的目的是想推荐上官鸿,所以配合着问了一句,“还有鸿公子呢。”

“鸿公子一无是处,有九位少主的全部缺点。”

上官鸿还等着老师的表扬,结果听到的却是不留情面的贬损,腾地站起身,想发作又不敢,想找话遮过去,偏偏脑子里一个词也想不出来,面红耳赤,手足无措。

张楫冷冷地看着他,“坐下,我还没说完呢。”

上官鸿像条刚刚接受训练的狗,别别扭扭地坐下,心里可不怎么服气。

“他就有一个优点,听话。”张楫继续跟欢奴说话,“能听从别人的意见,处在他这种地位,不听也不行,所以,要想一辈子当普通的杀手,就去投奔其他少主,慢慢往上爬,想建功立业手掌大权,鸿公子就是最好的选择。”

张楫的话简单直接,其中却蕴藏着很深的道理,如果其他少主当中还有强势人物的话,上官鸿自然竞争不过,可大家都很弱的情况下,他那易受摆布的性格反而成了优点,只要辅佐的人够强,他就跟着强。

如果不是另有目的的话,顾慎为很可能接受张楫的建议,他看重的不是上官鸿,而是深藏不露的教书先生。

“让我考虑考虑。”顾慎为没有断然拒绝,“现在局势太乱,我要再看看。”

张楫举杯,什么也没说,他心里有数,上官鸿却有点心神不定,没来由地冒出一句,“你不会告密吧?”

“不会。”

张楫哼了一声,教训不成器的弟子,“别问没用的话,他要是想告密,不会告诉你,告诉你你也挡不住。”

观察局势只是顾慎为的一句敷衍,没想到,局势很快就稳定下来,差点破坏他的全盘计划。

几位少主争吵不休、上官鸿尝试拉拢欢奴的第二天,独步王终于发话了。

“老八立了大功。”上官伐第一件事就是给上官怒洗去“背叛”的罪名,“除去了金鹏堡的一个心腹大患,大头神野心膨胀,早晚是个祸害,老八最明白我的心意,替我做成了大事。”

几位少主目瞪口呆,过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争先恐后地赞扬八弟的深谋远虑,更聪明一点的就直接将功劳推到父亲身上,老八明明就是在执行独步王的密旨,其他人只是一时蒙在鼓里而已。

“中原是友邦,不是敌人。”上官伐一句话改变了金鹏堡和璧玉城的危险局面,哪有什么大军屠城,根本是不可能发生的事,“老二,以我的名义去犒劳中原大军,对老八说,他是我的好儿子,晓月堂还没有根除,让他继续努力。”

上官伐还亲自送二子下山出城,打破了他身患重病功力全失的传言,只有极少数人知道,他身边的仆人全是堡里第一等的青面,除非是一支军队,没人能冲进独步王身边十步以内。

独步王当然不只是用嘴解决问题,就在二少主上官天束手无策的时候,上官伐已经派出密使前往西域各国游说,有人成功,还有人正在路上。

所以,十六国联军突然解散了,各国的理由很简单,“铁山匪徒已经剿灭了,还留在这里干嘛?”

中原只有五千军兵,粮草等物资都要依靠盟国支援,带军的将帅深知时机不成熟,原以为独步王重病,金鹏堡会毁于内乱,既然上官伐一切正常,再来挑战就实在太不明智了。

中原接受了金鹏堡的犒赏,等于承认双方的联合关系,于是铁山的倒掉表面上就不再是石堡的损失,反而是一种胜利,璧玉城的居民们全都松了一口气,只有极个别人看出一点破绽来:中原的军队没有撤退,而是驻扎在原来的铁山大营里,受到父亲赞扬的八少主上官怒,也没有趁势返回石堡邀功。

大局已定,绝巅之上只有一个人的身份、地位都还含糊着。

大头神被独步王宣布为敌人,罗宁茶自然就是敌人的女儿,可是上官怒建立“首功”,八少奶奶似乎又该因夫受荣。

与罗宁茶自己想象得不一样,她在堡里只能算是小人物,所以,有好几天的工夫没人搭理她,独步王不发话,大家就都装着问题不存在。

忽视与遗忘比仇恨还要锐利,刺在身上令人从头痛到脚,腑脏碎裂,罗宁茶恨不得跑到内宅里大闹一场。

如果上官怒非常在意自己的妻子,顾慎为的计划就只能放弃,可是八少主的“受宠”没给八少奶奶带来任何好处,看样子这种状态永远也不会改变,顾慎为觉得时机成熟了。

(求收藏求推荐)

推荐热门小说死人经,本站提供死人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人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百三十一章 护仆 下一章:第二百三十三章 密谋
热门: 花娇吱吱 回到明朝当王爷 斗罗大陆 斗破苍穹 星辰变 一世之尊孟奇顾小桑 都市超级医圣 权臣闲妻 长宁帝军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