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 护仆

上一章:第二百三十章 无首 下一章:第二百三十二章 发话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马夫老张是名理想的仆人,忠诚、朴实、嘴严,只认上官怒一个主人,唯一的喜爱是照料马匹,从不结朋交友。

就是这样一个人,竟然被少奶奶吸引,像个懵懂少年似的脸红心跳,心甘情愿为她做事。

老张是个孤独的人,仔细琢磨之后,顾慎为能理解他的心情,可还是无法理解罗宁茶的行为,她竟然没有惩罚老张,这就好比经验丰富的杀手突然手下留情,放过无路可逃的目标。

顾慎为带回木板,交给荷女,两人的默契已经不需要语言沟通,荷女告退,表面上是去交还木板,其实她会抄录一份,然后将木板藏起来,根本不会交给孟夫人和上官如。

金鹏堡内风云动荡,这块木板将会是重要的筹码,没准什么时候就能用来保命,他们要牢牢握在手里。

罗宁茶的情绪还是很不稳定,顾慎为当天晚上没有多说话,荷女回来之后,声称孟夫人很高兴,小姐不用担心自己的安全,罗宁茶总算稍微放松了一点,但是又发出奇怪的命令,让荷女守在外面,欢奴留在屋里。

顾慎为很尴尬,他已经十七岁了,不是小孩子,整夜留在女主人房中,会惹来数不尽的非议,对罗宁茶现在的处境尤其不利。

罗宁茶不管这些,在她眼里,男人女人老人小孩都是一样的,既然是仆人,就得听她的吩咐,她把欢奴当成了雪娘的替身,在最危险的时刻只想依赖他的保护。

那天晚上,顾慎为就这么留了下来,小姐与翠女睡在床上,床前挡着屏风,杀手先是离开,然后偷偷地回来,避开众人的耳目,整夜站在墙角,尽一名护卫杀手的职责。

他充分体会到了做小姐的贴身丫环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罗宁茶一晚上醒来不下十次,翠女几乎没有合眼,随时为主人掖被角、捶腰、端茶,屋子里一团漆黑,盲眼的丫环倒是行动自如,丝毫不受影响。

顾慎为也不得安生,罗宁茶每次惊醒的第一句话都是“你在吗”,等到欢奴回声“在”,她才让翠女服侍自己沉沉睡去。

第二天,顾慎为还是没有提出自己的计划,现在的罗宁茶已经方寸大乱,欢奴说什么她都会同意,但是顾慎为宁愿等到局势稍微稳定,罗宁茶对自身境遇有深刻理解之后,再想办法说服她。

他要的不是一时冲动的莽撞,而是背水一战的决绝,何况,八少主正院只是暂时被遗忘,他先得应对随时到来的攻击。

这天中午,孟夫人派人传讯要欢奴去见她。

要是按罗宁茶的意思,欢奴最好哪都不要去,就守在她身边,但她现在对孟夫人怕得要死,只能放行,临行前千叮咛万嘱咐,“去跟夫人说,父亲去世我伤心过度卧床不起,一旦身体好点,就亲自去内宅拜见婆婆。欢奴,你最会察言观色,一定要弄明白夫人在想什么,是不是还要报复我,木板我都还回去了……”

听完小姐的唠叨,顾慎为去见孟夫人,一进内宅,上官如就迎上来,笑着打招呼,然后小声说:“跟紧我,别落单。”

上一次独步王动了杀心,上官如也是这么提醒的,顾慎为于是明白孟夫人的这次召见不那么简单。

孟夫人卸下和蔼可亲的面具,向杀手摊牌,她什么都知道,上官飞写信向母亲说出了一切,包括欢奴如何在他与妹妹之间玩两面三刀的游戏,大头神的死讯传来好几天了,欢奴迟迟不肯利用这样一个良机除去八少奶奶,这都让孟夫人感到愤怒。

“我以为你是一个聪明人。”孟夫人如是开场,没有撵女儿离开,决定让她知道欢奴的真面目,“所以我信任你,给你机会,将我最宝贵的一对儿女托付给你,可你令我失望。”

顾慎为单腿跪在地上静静地听着,他知道与孟夫人做口舌之争是没有意义的,这个女人不是罗宁茶,不可能被几句话说服,如果愿意的话,他可以轻易地杀死这屋子里的所有人,但他没有这样做,而是选择向上官如寻求保护。

在见孟夫人之前,顾慎为简单扼要地向上官如坦承自己曾经“背叛”过她,与虬社谈判之前他曾向上官飞效忠,换取他的帮助,在谈判地点杀死叶四郎。

上官如能理解欢奴当时的选择,她在意的只有一件事,“雨公子……”

“我事先一无所知。”顾慎为立刻否认,他说的是实话,上官飞那一招的确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我跟雨公子是死敌,可我一直记得当初的承诺,从来没想过要杀她。”这句话就是撒谎了,他不动手的唯一原因是没有适当的机会。

上官雨时第一次暗杀欢奴之后,上官如曾逼着两人立誓永不再斗,顾慎为的“承诺”就是指这件事。

“可她却违背了承诺,两次三番利用野马和孟明适想要害你。”上官如幽幽地说,不自觉地替欢奴开脱,可是一想起雨公子,还是让她心痛不已。

“所以我当时只能向九少主求助,我不能让雨公子知道我的计划。”

上官如原谅了欢奴,甚至比从前更信任他,她已经失去了雨公子,对剩下的欢奴自然加倍珍惜,而她一旦相信某人,自己就会给对方的行为找理由,顾慎为的行为与解释都称不上无懈可击,上官如却一点也看不到。

因此,当孟夫人当场揭发欢奴的不忠与可恨时,开口辩解的人却是她的女儿。

顾慎为低头听着,心里有一点点惭愧,他欺骗了上官如,利用一个小姑娘当挡箭牌,可他很快就在心里将惭愧斩杀,与他这几年忍受过的屈辱痛苦相比,上官如的这点回报根本不值一提。

孟夫人勃然大怒,无法理解女儿竟然站在欢奴一边,在她看来,这也是一种背叛,“上官如,你还当我是你的母亲吗?”

“母亲。”上官如的语气轻柔而坚定,“放过欢奴吧,咱们有的是敌人,干嘛还要残杀自己人呢?”

“自己人?他要是自己人,就不会在你和飞儿之间挑拨离间,不会一仆二主,就该在几天前将老八媳妇的人头给我带过来。”

上官如站在欢奴身边,她的杀心几乎消失殆尽,可是性子还跟从前一样执拗,“母亲,哥哥恨我,跟别人无关,欢奴做的事情我都知道,他按我的命令行事,身不由己,八嫂现在根基已断一无所有,还杀她干什么呢?况且她手中还有咱们想要的东西,更不能杀她了。”

“放肆。”孟夫人不是那种心血来潮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人,为了除掉欢奴,她已经做好充分的准备,唯一没想到的就是女儿竟然胳膊肘往外拐,完全不体谅母亲的一番苦心。

五名黑衣蒙面的杀手得到暗示,同时现身,三人包围欢奴与上官如,另外两人则挡在孟夫人身前,防止她被误伤。

上官如心底的狠劲儿被激发出来,就像当初他们几个人被郭先生堵在屋子里一样,她想保护的人就宁死也不让他受伤害,于是在杀手们之前拔出狭刀,“谁敢过来?”

杀手不敢伤着十公子,可也不想被她砍中,所以都停在原地,等待孟夫人的命令,只要她点头,那么就没人不可以杀了。

孟夫人做出了自己受宠以来的唯一一次让步,“如儿,你太让我伤心了,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上官雨时就有那么重要吗?”

上官如宁愿母亲没有提起这个名字,对她来说,重要的不是上官雨时这个人,而是笼罩在她身上的层层迷雾,她跟孟明适的恋情,对十公子的感情,一切都是真真假假,每个人的说法都不一样,她却带着真相一去不返。

上官如亲自护送欢奴回出内宅,提醒他一切小心,“让八嫂藏好最后一块木板,你们的性命都寄托在它身上。”

顾慎为刚刚躲过刀主沈谅的追击,就迎来一个更难对付的敌人,在石堡里待得越久,越难以保持秘密,他开始考虑逃亡,但在此之前,他必须先执行暗杀独步王的计划。

机会就这么一次,他想,只要还有一线生机,就得继续潜藏下去。

罗宁茶等得心急火燎,一见欢奴回来就问他,“怎么样?夫人肯放过我吗?”

“不肯,她连我都要杀。”

“可是……可是我已经将木板还回去了啊。”

“夫人心狠,爱记仇,所以小姐今后不要再提木板的事,我跟荷女会保护小姐的安全。”

“你们真能保护我吗?夫人可是能调用所有杀手。”

“小姐不用太担心,不是所有人都肯听孟夫人的话,石堡属于王主,不属于她,咱们还有机会。”

“机会?大头神死了,我哪还有机会?”罗宁茶哭了,面对悲痛与恐惧的双重袭击,她就像被逼到墙角的小鼠,既无招架之力,也没有退路,“带我逃走吧,欢奴,逃出这座冰冷的石堡,我从来就没有喜欢过它,我有数不尽的财宝,咱们一块逃走。”

顾慎为也有逃跑的计划,但不是现在。

(求收藏求推荐)

推荐热门小说死人经,本站提供死人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人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百三十章 无首 下一章:第二百三十二章 发话
热门: 太古神王秦问天 极品家丁 第一序列 灵域 圣墟 都市超级医圣 莽荒纪 斗破苍穹之大主宰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恶魔法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