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受困

上一章:第二百二十八章 父子 下一章:第二百三十章 无首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欣奴一推开门,顾慎为就醒了。

欣奴觉得自己已经取得欢奴的谅解,从此不会沾染“邪气”,脸上的气色比从前好了不少,可这回又变得慌慌张张了,“不好啦,不好啦。”

顾慎为噌地坐起来,手已经握住剑柄。

“洗、洗心院把咱们包、包围啦。”欣奴脆弱的心理承受不住这种危机,身子抖得跟筛子一样,等他终于稍稍平复心情,眼前的欢奴已经不见了。

欣奴描述得太夸张了,洗心院一共就来了十名黄腰带掌刑人,态度很客气地站在院门外,要求见杀手杨欢,荷女正跟他们交涉。

顾慎为不知道自己的哪桩事漏出了破绽,刚一走出大门,一名掌刑人指着他说:“杨欢出来了,跟我们走一趟吧。”

“什么事?”

“去了你就知道了。”洗心院的传统,从不提前告知事由,就让被讯问者自己心怀忐忑地揣测。

顾慎为需要揣测的东西的确不少,所以他不想去洗心院,“等一下,我去向小姐请示一声。”

“不需要。”掌刑人语气生硬,“让其他人跟八少奶奶说一声就行了。”

“报歉,我负责保护小姐的安全,不能擅离职守。”

十名掌刑人一齐握刀,他们接到命令,无论如何也要将杨欢带回去,在他们看来,这件事情轻而易举,甚至有点杀鸡用牛刀了。

顾慎为与荷女也同时握刀。

“什么人,大清早吵来吵去的?”许烟微走出来,很自然地站在两拨人中间。

她现在的名字叫宛女,掌刑人可不认识她,厉声道:“让开。”

许烟微冲掌刑人笑了笑,用最温柔的声音说:“先请你们让到一边去。”

这笑容让十名掌刑人全都心中一荡,生出差不多一样的念头:要是将这个女人押回去拷打一番肯定美得很。

但他们很快就低下头,乖乖地让到一边去。

不仅是他们,顾慎为等人也侧身让路,罩在面纱里的罗宁茶走出来,在她身边替她引路的人竟然十公子上官如。

“这些人是谁?站在门口干什么?”罗宁茶可不习惯面前有人挡路。

“我们是洗心院……”一名掌刑人刚说出几个字,就被许烟微打断,“放肆,小姐没问你话,你乱答什么?”

掌刑人面红耳赤,却不敢当时发作。

许烟微转向罗宁茶,说:“小姐,这些人自称是洗心院的,也不知道来咱们这里是要洗什么东西。”

“那你问问他们,这宅子太旧了,等我过两天搬走,随便他们洗。”

许烟微笑着施礼,再转过身时可就冷若冰霜了,“小姐说了,让你过两天再来洗。”

“我们不是来洗东西,是来抓人的!”一名掌刑人再也忍不住,跨出一步,狭刀抽出半截,在金鹏堡,还没有几个人敢对洗心院不敬。

恰好,就有两位大胆的主人站在他对面。

“有人要杀我!”罗宁茶夸张地叫道,步履踉跄地向后退去,几名丫环急忙扶住,上官如喝了一声“谁敢对八嫂不敬”,人已经蹿到无礼的掌刑人面前,手中狭刀架在他的脖子上。

掌刑人猛然醒悟自己做得过头了,被对方抓住把柄,正犹豫着怎么应对,其他同伴反应比他快,七手八脚地按着他跪下,“张友,你疯啦,敢在十公子和八少奶奶面前拔刀。”

场面开始有点混乱,荷女使了个眼色,顾慎为退回院中,让一群女人挡在门口。

十名掌刑人灰头土脸地撤走了,没一会,那名拔刀的掌刑人自己过来跪在门口负荆请罪,直到傍晚才获得原谅。

上官如提前获知洗心院要抓欢奴,一大早就赶来阻止,她与八嫂本是敌人,在这件事上却形成同盟。

沈谅有恃无恐地派人来抓欢奴,是因为他逮住了初南屏。

上官如只了解大概情形,她见过那个相貌柔美的小男孩,对他印象很深,“昨天晚上被抓住的,在望城巷,据说他已经承认暗杀孟明宪。”

初南屏没有听顾慎为的话老老实实留在北城,他怀念真正的长剑,也有点怀念得意楼里的熟人,结果自投罗网。

顾慎为了解初南屏,知道他不会出卖自己,可他最大的问题是不会撒谎,别人问什么,要么照实回答,要么闭嘴不说,在沈谅这种老滑头面前,很容易露出马脚,顾慎为更担心的是许小益,那个小子大概承受不住洗心院的酷刑,不过上官如得到消息说许小益没有落网,他不会武功但机灵得很,不知躲到哪去了。

上官如私下里问欢奴是不是他让初南屏杀了孟明宪,顾慎为说是,上官如寻思了很长时间,说:“你这回的麻烦惹大了,孟家的人一定要报仇,我去向地二哥求情,你留在八嫂身边,她能保护你。”

上官如没问欢奴杀人的原因,或许在她心目中,这又是欢奴替自己做的一件事。

顾慎为自然不会点破,他只是觉得世事变化之快,昨天晚上他还要以武力迫使罗宁茶交出木板,转眼间,他却要依靠这位蛮横少奶奶的保护。

围绕着欢奴,石堡里的各色人等展开了一场激烈的明争暗斗。

沈谅要抓欢奴,既是想讨好孟家,也是为了顺藤摸瓜将责任引到十公子头上,鲲社抢占南城一半的地盘,上官如因此已经成为哥哥们眼中的公敌。

与之针锋相对,孟夫人自然不希望女儿被牵扯进去,但她没有公开表态,而是放手让上官如自己解决这桩威胁。

如今在石堡里主事的是二少主上官天,沈谅与上官如轮番到他这里当说客,他哪一方都不想得罪,敷衍了三天,才给出一句话,“这种事情,最好有口供。”

上官如算是占得一点上风,初南屏虽然承认杀人,但是关于主使者他却一个字也不肯透露,洗心院里最老辣的掌刑人也撬不开他的嘴。

上官天犹豫不决的三天里,本该是沈谅大展拳脚的时候,只要抓住欢奴,不怕他不招,可沈谅怎么也没想到,横在自己面前的最大障碍竟然是八少奶奶,他真想告诉这个蠢女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的丈夫上官怒,她要是还有一丁点理智的话,就该将欢奴拱手交出。

罗宁茶的想法很单纯,欢奴与荷女刚刚重新归到她的名下,谁来抓人谁就是跟她过不去,就算是打着丈夫上官怒的旗号也不行。

而且她对自己有能力保护杀手深感得意,每次见着欢奴都不忘了提醒他,“尽给我惹事,知道为了保住你,让我得罪多少人?”

顾慎为搜肠刮肚,将从前说过的誓言重新编排,添油加醋地奉献出来,罗宁茶喜欢的就是这个,甘之如饴,有好几次甚至让丫环写下来,欢奴按手印保证有效。

顾慎为被困在八少主正院里,连大门都不能出,沈谅调动一切力量,只要欢奴一露面就将他擒住。

罗宁茶感受到权力的美味,胃口开始变大了,“等夫君回来,让他将这些女人献给王主,我才不会像孟家鸨子那样自己做这种事。有我的帮助,夫君会成为铁山首领兼独步王,到时看谁还能小瞧我。欢奴,你闲着也是闲着,快给我想几十条妙计,我要留着备用。”

顾慎为哪有时间替小姐想妙计,他现在有一大堆烦心事,第一件就是要不要救初南屏,他跟荷女商议过,两人都认为不可轻举妄动,沈谅很可能设好了陷阱,正等着欢奴跳进去。

第二件是修练无道神功的难题。

虽然缺失最后一块木板上的文字,但是并不影响初期的修练,上官如与荷女早就开始练功,只有顾慎为迟迟不能入手。

他体内的合和劲成为绊脚石。

顾慎为第一次被送入东堡时被拒收,原因就是练过内功,与金鹏堡内功相冲突,《无道书》是石堡武功的源头,自然更加霸道,最初几段文字反复强调已练外门内功者必须自行散功,才可练习神功,否则的话会有性命之虞。

如今危机四伏,顾慎为怎么敢散功,况且他还有一个秘密,希望在独步王恢复功力之前为顾家报仇,修练无道神功不是一天两天能见效的事,他舍不得放弃这个机会。

这实在是一种煎熬,有洗心院的监视,顾慎为在堡里寸步难行,更不用提引诱独步王出关。

七月底,顾慎为等待已久的大事终于发生,一夜之间,石堡里的势力格局发生巨大的变化,顾慎为发现,他所有的麻烦与阴谋都能借助着这件大事一一解决。

铁山大营遭到中原的进攻,这消息刚刚传来的时候谁也不相信,直到信使一名接一名地骑马跑进璧玉城,所有人这才接受事实:战争真的爆发了。

欢奴的事一下子变得无足轻重,再也没人来抓他,也不需要人保护他。

昨天还是对头的沈谅与罗宁茶转眼间变成同一条船上的盟友,大头神与上官怒的命运直接影响他们在石堡里的命运。

可惜,这对盟友还没来得及互通有无,前方就传来令整个璧玉城大吃一惊的消息,金鹏堡八少主上官怒背叛岳父,投靠中原。

罗宁茶怎么也无法相信,杀死父亲的人会是自己的夫君,她甚至不相信大头神会死。

对顾慎为来说,这却是天赐良机。

(求收藏求推荐)

推荐热门小说死人经,本站提供死人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人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百二十八章 父子 下一章:第二百三十章 无首
热门: 长生界 极品家丁 斗破苍穹 重生之将门毒后 飞剑问道 开天录 神墓辰南 凌天传说 永夜君王 琉璃美人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