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章 欣奴

上一章:第二百二十六章 坏事 下一章:第二百二十八章 父子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罗宁茶冥思苦想了一整夜,向孟夫人提出三个交换木板的条件,第一,她要欢奴与荷女都回到自己身边,这两个人原本就是她带进堡的陪嫁,没理由跟着别人当奴才,第二,她要换一所大宅子,从此不用再去参拜婆婆,第三,将八少主调回来,她不想再守活寡。

前两条都还好说,孟夫人马上能办妥,第三条却让她莫明其妙,少主个个都想在外面独立门户壮大自己的势力,她倒是想将八少主调回石堡,可是最大的阻力正来自于上官怒本人。

顾慎为向小姐指明这一点,却惹得罗宁茶大怒,“我父亲是大头神,就我这么一个女儿,将来铁山首领的位置自然留给我的夫婿,上官怒还有什么好争的?乖乖待在我身边,过几年跟我一块回铁山,才是正经。”

顾慎为两边传话,荷女则向小姐身边的丫环打听木板的下落,结果一点线索也没有,回家之后谁也没再见过木板的下落,罗宁茶将它藏得非常好。

孟夫人终于接见了欢奴,从前的怨恨一概不提,也没有再让丫环带话,而是推心置腹地跟他聊了许久,最后问他,“你一直跟在如儿身边,是她最信任的杀手,现在她遇到危机,你有什么办法?”

孟夫人的态度让顾慎为暗生警惕,他一直没有按照夫人的指示缓和双胞胎的关系,反而做了不少火上浇油的勾当,夫人心里肯定清楚得很,她表面上越是和蔼可亲,内里的怨恨大概越深。

“身为杀手,随主人任意驱使,纵然前方是万丈深渊,我也会毫不犹豫地跳下去。”

“我现在不让你跳万丈深渊,是让你出主意。”孟夫人可不像罗宁茶,一两句誓言打动不了她。

可孟夫人没有给出任何暗示,顾慎为就算想揣摩她的心意也无脉络可寻,“夫人,请恕我一时愚钝,照我的想法,八少奶奶拿走木板也没有特别的用意,不如虚与委蛇,暂时答应她的要求,拿回木板治好十公子的病才是最重要的。”

孟夫人叹了一口气,语气变得很失望,“自从雨时那孩子死了以后,如儿就变得和从前不太一样,我还指望着你能头脑清醒扶如儿一把,没想到你也这么糊涂。在这石堡里有退让的余地吗?老八媳妇又是一副得寸进尺不知满足的性子,由着她下去,还不得要我们娘仨儿的性命?”

暗示已经非常明显,顾慎为立刻单腿跪下,“我是十公子的杀手,为保护主人不惜一切代价,若有人想对十公子不利,请允许我先发制人。”

杀手答应得有些勉强,孟夫人不是很满意,所以又叹了一口气,“我这两个孩儿啊,哪个都不省心,尤其是飞儿,离了娘就两眼一摸黑,什么事都找我出主意,他信上的那些话我看着就可笑。他说了你不少事情,把自己失败的责任都推到你身上,我就回信告诉他,你是主人,自己不努力,还怪怨杀手和奴才,欢奴要是有那么大本事,干嘛眼睁睁看着如儿被人欺负?这对他有什么好处?欢奴,我不管你原来的主人是谁,我想你非常清楚跟着谁才是正确的选择。”

孟夫人的话近乎**裸的威胁,顾慎为却不怎么害怕,孟夫人将欢奴同时认两个主人的行为看作投机取巧,还远远没有看透他的真面目。

只要拿到《无道书》,解除体内的八荒指力,顾慎为就可以无所顾忌地报仇,孟夫人绝想不到这个奴才的野心是杀光所有上官家的人。

孟夫人想让欢奴杀死罗宁茶,却又不肯明说,顾慎为只得替她“分忧”,“请夫人给我几天时间,我会给夫人和十公子一个满意的结果。”

几天的时间里会发生什么,顾慎为心中大致有数。

欢奴与荷女名义上又“还”给了八少奶奶,大宅子正在收拾,只有召八少主回堡的事情比较棘手,孟夫人声称正在办理,借此稳住儿媳。

罗宁茶自觉大获全胜,丝毫不考虑如此明目张胆的挑衅会带来什么后果,命令两名杀手不分宣夜轮流担当贴身护卫,她倒不是害怕有人刺杀,就是想用这种方式炫耀一下。

但她多多少少知道拢络人心的重要性,作为一种恣态,她给两名杀手各配了一名仆人,就是这位新来的仆人给顾慎为带来不小的麻烦。

顾慎为的仆人算是熟人,名叫欣奴,当初陪嫁进来的十名少年之一,在积薪院抬了一段时间的死人,终于熬出头,离开那个鬼地方。

欣奴一看见欢奴就弯下腰,口称“杨爷”,脸上露出奇怪的笑容,好像老友重逢似的。

十名少年曾经结拜为兄弟,今非昔比,谁也不会将那次三心二意各怀鬼胎的仪式当真,顾慎为有点纳闷,但是没说什么。

欣奴紧张地搓着双手,先是卖力地赞扬欢奴这些年来的步步高升,然后唏嘘自己的落魄,总想将话题引向从前的往事。

顾慎为不得不打断他,“欣奴,你是不是有话要说?”

欣奴的眼睛亮晶晶的,好像感动得要流眼泪似的,顾慎为记忆中的他不是这个样子,心中不禁有些反感,可是马上又释然了,在石堡里生存并不容易,欣奴的变化其实很正常。

“杨爷,其实……这话我不该说。”

“没什么不该说的,虽然你是小姐指派过来的人,可咱们从前是朋友,不用那么多讲究。”

欣奴说出一连串的“是”,双手搓得更用力了,“不是我想邀功,我就是觉得这事应该告诉你,你知道,其实我曾经帮你很大一个忙。”

“哦?”顾慎为淡淡地应了一声,他还记得自己在积薪院受人冷落孤家寡人的场景。

“你还记得……有一块白绢吗?”

顾慎为正在擦拭刀剑,停下手中的动作,第一次认真地看着欣奴,“原来是你。”

白绢上面记载着顾氏合和劲的速成法门,为了找它,顾慎为费尽周折,不得不害死遥奴,后来,那块白绢被人偷偷还回来,顾慎为一直以为还绢者是已经死去的遣奴,没想到会是胆子最小的欣奴。

“呵呵,可不是我,我一直替你保守着秘密,对谁都没说过。”

欣奴不识字,白绢已经扔下悬崖,顾慎为不担心他会告密,所以继续擦拭剑身,“这也不算什么秘密,家人留给我的一点小纪念而已,现在不知道又丢到哪去了。”

欣奴一愣,他大着胆子抛出这个秘密,原本希望能得到一点感激的,失望之余,最后一点自尊也丢在了脑后,扑通跪下,带着哭腔说:“欢奴,不,杨爷,让我发血誓吧,我会一辈子忠于你的。”

欣奴的举动十分突兀,血誓是杀手才有的仪式,奴仆用不上,何况这才是重逢的第一天,似乎谈不上忠诚的问题。

顾慎为放下剑,“到底是怎么回事,起身,有话直说。”

欣奴没有起身,但是决定“有话直说”,“我、我不想死。”

“谁要杀你?”如果又是罗宁茶想下狠手,顾慎为觉得自己能替他求个情。

“不是……谁要杀你,可是……谁得罪你,谁就会死,逍奴、遥奴、遣奴,全是这样,还有散奴他们,从前总在背后说你的坏话,等你一走,不是受不了虐待自杀,就是被大鸟杀死,跟小姐一块进来的十个人,如今就剩我一个了,不不,还有杨爷您。”

顾慎为曾经被认为有“邪气”在身,没想到欣奴还在纠缠这种事,“你又没得罪我,有什么可担心的。”

欣奴却被吓坏了,连磕几个头,额头青紫,顾慎为冷着脸,问他:“你将白绢的事告诉谁了?”

“我没办法,我想离开积薪院,他来问话,我只能说出来,我受过严刑拷打都没说,可是积薪院,你知道,实在不是人待的……”

“他是谁?”顾慎为厉声打断。

“洗心院的刀主,姓沈。”

欣奴原来还想隐藏事实,可他亲眼见到身边的伙伴一个个死去,每一个似乎都跟欢奴有关,他太害怕那股“邪气”了,一见着欢奴就忍不住发抖,结结巴巴地交待了一切。

沈谅是在大少主上官垂死后开始调查欢奴与荷女的,荷女身世简单清晰,查不出什么,欢奴却是个神秘的人物,交待过的身世当时看上去很正常,却经不起仔细推敲,欣奴说出的白绢事件更让沈谅迷惑不解,可惜,欣奴不识字,说不出那上面到底写了什么。

怪不得沈谅紧盯自己不放,顾慎为终于弄明白了这件事,“然后呢?”

“然后?没有了,我就这样离开积薪院,来小姐这边干活儿,没想到小姐会将我指派给你。”

“沈刀主没让你替他打探消息吗?”

欣奴又连连磕头,“我是被迫的,沈刀主想从小姐这里打听你的底细,我可什么也没问出来,我连小姐的影子都见不着,这是真的。”

罗宁茶知道欢奴混进金鹏堡是来替顾家报仇的,这件事要是被沈谅知道,足以置欢奴于死地。

“好吧,我原谅你。”顾慎为说,他原想等铁山匪帮覆灭,自动解决罗宁茶与《无道书》的麻烦,现在情况却变了,他得抢在沈谅发现真相之前行动。

(求收藏求推荐)

推荐热门小说死人经,本站提供死人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人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百二十六章 坏事 下一章:第二百二十八章 父子
热门: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道君 灵域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鬼吹灯之怒晴湘西 粉妆夺谋 一剑斩破九重天 长安十二时辰 永夜君王 冰火魔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