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 和好

上一章:第二百二十四章 回报 下一章:第二百二十六章 坏事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比一阵风还要快,孟夫人与八少奶奶婆媳和好的消息传遍了金鹏堡,随后迅速向山下的璧玉城漫延,引发的震惊甚至超过了两位知名公子之死。

堡内堡外许多人都对这个消息的真实性表示怀疑,直到婆媳二人在六杀殿公开对拜,才堵住众人的怀疑,却平息不了数不尽的议论,大家都关心一个问题:到底是谁向谁低头了?

这也是罗宁茶向欢奴质问的内容,“让我跟她和好?做梦。人家肯定会说是我斗不过她,不得不求饶。”

顾慎为已经替罗宁茶想好了理由,“小姐,这并非妥协,而是以退为进……”

“以退为进?她的女儿我接了,你们想救人我也配合了,还想怎么样?我快要退到悬崖边上了,再退,再退就掉下去啦。”

“小姐,你向大头神要来那二十名女奴为的是什么?”

“为的是……你知道,干嘛还问?”

“可总得让王主见到她们吧,否则的话养着有什么用呢?如今这条路掌握在孟夫人手中,不与她和好就上不了路。这就是以退为进。”

罗宁茶寻思了一会,“欢奴,我知道你跟上官如那个小丫头交情不错,或许太好了一些,你们俩到底是怎么回事?给我说实话。”

顾慎为没想到小姐的话题会转到这来,一时间哑口无言,咳了几声才说,“她是主人,我是杀手,仅此而已。”

“哼,别以为就你聪明,我也不是笨蛋,我看得清清楚楚,什么救人啊、和好啊,都是小丫头的主意,一大帮人为她做嫁衣,我呢,除了虚名什么也得不着。不行,你得跟我说实话,你们到底在搞什么名堂,有好处我也要分一份。”

顾慎为只得编了一个故事,“六杀殿里有一只墨主手掌,据说里面藏着一个秘密……”

“石堡里的藏宝图!”罗宁茶的呼吸都变得急促了,她有的是金银财宝,可从来不在乎再多一些。

“可能是。”顾慎为只能顺着说下去。

“我要分一半。”罗宁茶立刻抛出条件。

“这个,我得问问孟夫人。”为了让自己的话更可信一些,顾慎为继续撒谎,罗宁茶只剩下最后一段时间的利用价值,所以也不怕她以后翻脸。

次日,顾慎为对小姐说,宝藏只能四六开,小姐四孟夫人六,罗宁茶考虑了很长时间终于同意了。

至于孟夫人那边,为了女儿她什么都肯做,况且,她从来没把罗宁茶当成正经的敌人,也愿意借这个机会缓和关系。

这就是婆媳二人和好的内情。

六杀殿是上官家的祖庙,孟夫人选择在这里与儿媳捐弃前嫌,正表示了双方的诚恳,不过再怎么诚恳,她们是女人,也不能进入大殿之内,焚香拜祖只能在大殿门口进行。

堡里有点身份地位的女人都接到了邀请,谁会错过这么一个看热闹的机会呢?

七月十四,只要腿脚还能动,七八十岁的老太婆由丫环掺扶着也要现场观摩,主仆不下三百人各按身份排列在大殿门前的丹墀之上,实在站不开的,就只能在下面遥望了。

孟夫人一如既往地雍容华丽,脸上挂着和蔼可亲的笑容,携着儿媳的手,一起在六杀碑前焚香祷告。

那些以为八少奶奶会就此改掉旧习惯的人失望了,罗宁茶仍然戴着厚厚的面纱,一直垂到腰身以下,由此,许多人觉得婆媳二人这次算是平手,八少奶奶没准还稍微占据一点上风。

六杀殿前,这两个女人无疑是最惹人注目的焦点,连那些清心寡欲的灵师们,虽然站得远远的,也忍不住张望几眼,护殿的杀手就没那么大胆了,基本都等在墙外,直到众人离去,才彻底搜查了一遍,拣到不少巾帕首饰之类的小玩意儿。

在这种情况下,谁也不会发现一名丫环消失不见。

在最初的计划中,前去偷听诵经的人应该是三个,欢奴、荷女与上官如。

上官如没去成是因为母亲的坚决反对,她一听说要吊在悬崖上三天两夜,立刻禁止女儿参与,“让杀手们去,这是他们该做的事,你是十公子,怎么能冒这种危险?”

至于顾慎为,想混在女人堆里有点困难,而且,他现在受到监视,行动非常不自由。

刀主沈谅还在城里调查两起刺杀案,对堡里的少年杀手也没有放松警惕,洗心院的人一直在监视着八少主正院,顾慎为只要一出大门,身后就会多几条尾巴,所以他决定还是留下来为好,免得引起更多怀疑。

重担都压在荷女一个人身上。

趁着婆媳二人吸引所有人注意的时候,荷女隐身于六杀殿东面的崖壁上,然后一路攀爬,来到大殿北面,这里是视线死角,她要在此一直躲藏三天两夜,七月十五诵经开始的时候潜行到东边或西边畅开的窗下,边听边记。

其间,她唯一的防护措施就是一条极细的绳索,无论风吹雨打、电闪雷鸣,她只能自己小心,再没有人帮助。

荷女自愿承担这项任务,她的理由简单直白,“这也是救我自己的命。”

用什么东西记录文字是个问题,纸张与毛笔肯定不行,在那种摇摇欲坠的状态下,纸笔都用不上,最后他们想出一个办法,找来几块比较柔软的木板,剖成数十份,然后磨出两支尖细的铁笔,荷女用好几天的时间练习用它们写字,由于诵经很可能是晚上,她还要蒙上眼睛习惯盲写。

为了将荷女安全接出来,婆媳和好的戏一共要演三天,第一天是儿媳罗宁茶示好,第二天是婆婆孟夫人还礼,第三天是两人一块向上官家的列祖列宗祭拜。

荷女性命悬于崖上,等待的人也不好过,每隔一两个时辰,上官如就会跑来问欢奴,荷女带的绳索结不结实?她要是被发现了怎么办?外面的风是不是太大了?顾慎为只能告诉她,荷女的轻功很好,肯定不会出事,其实自己心里也没有底。

好在罗宁茶没有再添乱,她等着那笔巨大的财富,顾慎为特意提醒十公子不要将他的谎言说破。

七月十五那天发生了两事情,上官如太担心了,非要装成丫环跟随罗宁茶去六杀殿,她们刚走,洗心院就有人来找欢奴。

上官如提醒过他,在石堡里谁找也不要去,不过那名黄腰带掌刑人是来送东西的,顾慎为在前院与他见面。

“刀主让我把这两件东西送给你。”黄腰带摊开手掌,注意观察欢奴的表情变化。

一只金钗和一只玉佩,顾慎为没有接手,“这不是我的东西。”

“一个叫吴胜清的疯子拐走了一名女人,现在他们都死了,这两样东西是那个女人留下的,刀主说,它们来自内宅,你或许会认得。”

顾慎为仔细看了看,摇头说道:“不,我不认得,而且我对内宅也不熟,沈刀主一定是搞错了。”

掌刑人合起手掌,“也有可能,‘你不记得’,我就这么向刀主回复了。”

“好。”

这是一种威吓,一方要是沉不住气的话,就会露出马脚,顾慎为不明白,沈谅为什么要紧紧盯着自己不放,两人无怨无仇,连普通的纠葛都没有。

事后,是罗宁茶向他解释了可能的原因,“你总不在堡里,很多事情都不知道,沈谅跟孟夫人闹掰了,两人原本狼狈为奸,可惜分赃不均,沈谅想让自己的人代替郭先生的位置,没能如愿,他还想为我那个见不着面的夫君谋取更多的杀手,结果也失败了。他觉得你是十公子的杀手,所以想从你身上找麻烦,顺便打击小丫头。啧啧,肯定是这样。你瞧,我现在比从前眼睛亮多了……”

上官如得知吴胜清与陈鹦鹉的死讯,呆了半晌,然后问:“要不要告诉三哥?”

“如果现在不说,以后他知道了会怨恨你的。”

上官如没法面对三哥,但她向母亲要来腰牌,派欢奴去传递噩耗,“该怎么跟三哥说呢?他会伤心死的。”

“你见过陈鹦鹉,能离开石堡她快乐吗?”

“快乐,我从来没见一个人能那么激动,我……我觉得石堡亏待她太多了。”

“吴胜清也很快乐,这就够了,没人能一辈子快乐。”

上官云的反应比妹妹镇定多了,他坐在石床上,望着外面的圆月,“一向如此,谁也不能逃出石堡。你能让他们两个见面,已经很了不起了。”停顿一会,他加上一句“谢谢”。

最爱的人和最好的朋友被杀,该有的激愤、悲痛,上官云都没有,望着月亮,他的脸上甚至又浮现出那种神秘而调皮的笑容,好像他已心死,甚至神志迷乱,变得疯了。

顾慎为走到墙边,在上官云写字向妹妹透露秘密的地方摸了一会,牢房里没有任何工具,上官云就用手指划出字样,又用肉掌抹去,内功之强让顾慎为感到震惊,同时也感到心安。

临走时,顾慎为握了一下上官云的手,交给他一样东西。

那是一小段钢丝锯,用它可以锯断脚上的锁链。

上官云惊讶地看着杀手离去,想了好久,直到从狭小的窗口再也望不到圆月,他终于明白了,杀手给了自己一个复仇的机会,他曾经尝试过,结果失败被关入地牢,如今那个“老畜牲”身无半分内功,正是天赐良机。

地牢之外,顾慎为不去想上官云的反应,而是向六杀殿的方向望了一会,一切顺利的话,荷女此时应该正在奋笔疾书无道神功。

(求收藏求推荐)

推荐热门小说死人经,本站提供死人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人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百二十四章 回报 下一章:第二百二十六章 坏事
热门: 恰似寒光遇骄阳 造化之门宁城 全球高武 我的钢铁战衣 永生 诛仙 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春日宴 妖神记 最强上门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