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回报

上一章:第二百二十三章 救人 下一章:第二百二十五章 和好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石堡大少主上官垂被杀那一天的场景,沈谅印象深刻,尤其不能忘记的是两名少年杀手的刀法。

洗心院负责金鹏堡内部的刑罚,孟四公子被刺、督城官府遭遇刺客,这两件事一传回石堡,刀主沈谅就得到委任专门负责调查此事,不管璧玉城的居民如何议论,真正的行家都在这里看到了金鹏杀手的身影。

顾慎为在督城官府见到刀主沈谅,十分惊讶,但还是镇定地行礼问安。

卫嵩坐在主位,眼神有些警惕,敷衍地点点头,一句话也没说,示意一切由沈谅负责。

“你叫杨欢吧?”沈谅不是一个人来的,还带着十名杀手。

“是。”

“七月初三那天晚上,你在哪里?”

顾慎为想了想,“在南城鲲社。”

“你记得倒是挺清楚。”

“那天发生了点事情,我必须记得。”

“什么事情?”

“我不能说。”

沈谅的目光变得严厉了,他知道这名杀手原来的主人是自己的亲外甥上官怒,但现在属于十公子,已经不在他的保护范围之内。

“我以洗心院刀主的名义,命令你如实交待。”

“请刀主恕罪,我还是不能说。”

卫嵩旁观这场审问,脸上神情讳莫如深,这里没有他信任的人。

沈谅心中掠过一丝怒意,在金鹏堡还没人敢对他不敬,除非是……孟夫人,他又有点犹豫了,要是杨欢不能说的事情与双胞胎有关,他不想追根问底。

一名杀手走上前,“刀主,那天晚上,刺客后背挨了一刀,伤口没那么快消失。”

沈谅明白杀手的意思,语气反而缓和了,“杨欢,你愿意脱衣接受检查吗?”

顾慎为低头寻思了一会,先是从怀中掏出一大叠银票和几件杂物,随后三两下脱掉上衣,转过身,背对众人。

房间里一片安静,卫嵩瞅了一眼就扭过头去,其他人都是杀手出身,最擅长用刑折磨犯人,可谁也没见过好端端的活人身上有这么多横七竖八的伤疤。

疤痕太多了,最有经验的人也分不清哪是新伤哪是旧伤,既无法证明杨欢是刺客,也无法证明他的清白。

沈谅十分尴尬,他有敏锐的直觉,相信刺杀孟明宪与督城官都与眼前的这名杀手有关,可就是没有证据,如果是一般的杀手,他尽可以用最残酷的刑罚撬开嘴巴,可对杨欢,他不不得考虑背后若隐若现的孟夫人。

卫嵩觉得这场戏该结束了,这一切都是做给他看的,金鹏堡怎么可能真心保护中原派来的督城官?于是他开口了,“我相信刺客不是这位杨欢,我也相信那名刺客吃了一次亏,只要金鹏堡还保护着本府,他不敢再来。”

沈谅讪讪地告退,就是在这一刻,他下定决心要查出真相,即使最后不能公开,也要弄明白杨欢的底细,少年敢在他面前演戏,实在是天大的错误。

顾慎为也觉得这是一场戏,不过演戏的是沈谅与卫嵩,中原正在暗中策划消灭金鹏堡,两人却还在一本正经地假装保护与被保护。

只剩下督城官与杀手两个人,卫嵩说:“沈刀主要来,我不好拒绝,可我从来不认为你是刺客,最简单的道理,你做了事还没有领报酬,干嘛要杀我呢?”

“大人明察。”顾慎为双手捧着银票递了上去。

卫嵩没有接,这笔钱不属于他,“收起来吧,待会出去,会有人给你凭据。让你打听的消息呢?”

顾慎为坦然收起银票,“确证无误,而且非常严重,差不多就是武功全失。”

“你真能确定?”

“亲眼所见。”

卫嵩稍微探出身子,冷硬的脸上显出一丝兴奋来,“有什么证据?”

“这种事不可能有证据,大人可以去打听无道神功或者无道书,就会知道我所言不虚,练这种功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劲力全消。”

“无道神功。”卫嵩小声重复了一遍,显然没听说过这几个字。

“好,你做得很好。钱你已经收下了,还有我许给你的官职,打算什么时候要?”

“大人何时离开璧玉城?”

“一个月以后。”

“我希望跟大人一起走。”

在北城行刺督城官被证明不是好主意,顾慎为打算换一个计划。

“没问题,我猜有沈刀主盯着,你的日子以后也不好过,八月十三是我离任的日子,你最好准时到我这里。”

顾慎为觉得时间够用了,他要先拿到《无道书》再处理这位督城官大人。

顾慎为告退的时候抬头看了督城官一眼,忍不住想,自己看着卫嵩眼熟,卫嵩却已经不记得亲家的小少爷了。

他不知道,卫嵩一见到他心中就是一动,只是很快遗忘在脑后,因为在他看来这种事绝无可能。

“现在你拿到钱了,我可要提防你了。”

这本是卫嵩的一句玩笑,顾慎为却受到了提醒,离开府邸之后认真地考虑了督城官目前的位置,决定派人暗中监视,这位大人已经拿到了自己想要的情报,有可能提前逃离璧玉城。

想逃的人不仅是卫嵩,回到北城的住所,许小益跑出来告诉欢哥,吴胜清与陈鹦鹉已经走了,“我劝他们,他们不听,女的说此地不宜久留,不能连累你,男的说大恩不言谢什么的,反正就是走了,还不打算报答你。”

初南屏的长剑在进入北城时被没收了,这让他浑身不自在,这时正专心致志地削一柄合手的木剑,抬起头来插了一句,“吴疯子好像不怎么疯了。”

一个女人竟有如此魔力,顾慎为不禁摇头,杀手无情是正确的,心里整天牵挂着另一个人,怎么能心如止水般地杀人?

顾慎为再次提醒两名少年近期不要出去乱逛,刀主沈谅正在满城寻找刺客的线索,风头远远没有过去。

顾慎为又去了一趟南城鲲社,对自己信任的得力刀手做出一些安排,流花目前代替十公子坐镇鲲社,顾慎为绕过他,没让神射手知道自己的小动作。

回到石堡,最高兴的人是上官如,她似乎觉得做好事比当杀手更有意思,向欢奴询问每一个细节,听说吴胜清与陈鹦鹉已经逃离璧玉城,双手合什祝祷二人一路顺风平平安安。

顾慎为觉得上官如的祝词中有股不祥的味道,在石堡,只有死人才是“平安”的。

承诺的事情已经做完了,上官如终于肯说出无道神功的秘密,但她不肯违背誓言直接说出来,而是故意遗留一张纸条,让八嫂拣去。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你们在搞什么鬼把戏?”罗宁茶将纸条放在木墙的格子内,对自己的被利用越来越不满,纸条上只写了一句话,“七月十五是诵经日”。

顾慎为明白了其中的含义

欢奴既然已经知晓秘密,上官如就可以向他详细解释了,“无道神功就藏在守殿人的心里,可是时间一久忘了怎么办?几个字的错讹,也可能让修练者走火入魔,所以啊,每年的七月十五,守殿人就会吟诵一遍。六杀殿里还有十五名‘灵师’,每人记得神功的一部分,轮流去与守殿人印证,一旦出现偏差,即使是一个字,也要王主本人出面确认对错。”

这是一个复杂而麻烦的保密方法,唯一的好处是非常安全。

顾慎为曾经与上官如等人一道偷偷闯入过六杀殿,可那次行动根本不能算是成功,他们的行动一早就被发现,郭先生纯粹是为了捉贼见赃,才允许他们盗出点东西来。

第二次有人闯入六杀殿,是大荒门的弟子来抓守殿人,她们同样称不上成功,由于顾慎为提前告密,独步王打算顺藤措瓜,故意让她劫走假的守殿人。

这一次就不一样了,没人再会放水,对六杀殿来说,七月十五又是一个最为敏感重要的日子,守卫必定极为森严,再想接近守殿人,难于登天。

顾慎为甚至觉得,上官云透漏的情报跟没说也差不多,而且他的机会只有这一次,下一年的七月十五,他大概已经是死人了……

“不如赶在七月十五之前,将守殿人劫出来,逼他说出神功。”事关自己的生死,顾慎为也不那么遮遮掩掩了,他的这个计划跟大荒门一样。

“不妥不妥。”上官如热情高涨,她还是喜欢这种刺激又不用杀人的游戏,“守殿人是发过誓的,宁死也不会向王主以外的人透漏一个字。”

顾慎为自己从不把誓言当回事,但他知道,金鹏堡里有些杀手是很在意誓言的,守殿人都是杀手出身,酷刑与死亡大概都威胁不了他。

顾慎为忙着救人的这些天,上官如也没有闲着,她想出了一个计划,这个计划很大程度上是受到欢奴的启发。

计划倒是可行,问题是牵涉的人太多,泄秘的可能性随之大幅增加,跟救走独步王一名侍妾不同,没人能负担得起偷听无道神功的责任,即使是孟夫人也不能。

上官如的计划中有荷女的角色,所以她一直在旁听,在两人犹豫的时候开口了,“不用每个人都知道计划的全部内容,我倒有一个想法,既能保守秘密,又可以借这个机会撮合小姐与夫人缓和关系。”

荷女完善了计划的关键一部分,三名少年开始分头准备,此时,离七月十五还有六天。

(求收藏求推荐)

推荐热门小说死人经,本站提供死人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人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百二十三章 救人 下一章:第二百二十五章 和好
热门: 黄金瞳 天骄战纪 遮天 神墓辰南 仙帝归来 明朝败家子 狂神 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天才相师 谍影风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