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 救人

上一章:第二百二十二章 犯人 下一章:第二百二十四章 回报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在上官云看来,自己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所以对杀手提出的条件感到十分惊讶。

“我说过了,无道神功不可以练,我喜欢这个妹妹,不想让她早早死去。”

顾慎为有一百个理由说服上官云,上官如却抢在他前面开口了,“不,三哥,我会想办法送鹦鹉下山,不用你传授无道神功。”

顾慎为看了一眼十公子,这个小姑娘还以为杀手在为她着想,没有意识到自己正遭到利用,他太需要《无道书》了,不能轻易让这个机会从手中溜走,“无道神功除了让修练者定时劲力全消身体脆弱,还有别的隐患吗?”

“没了,这个隐患可是致命的。”

“如果保护得好好的,不就没事了?”

“不不,没有你想得那么简单,任谁练了无道神功,都会用它大展拳脚,结果就是杀人无数,仇家无数,保护得再好,也难免有漏洞。”

“独步王就没事。”顾慎为沉默了一会说道,这是他本不想说的话,让人知道他了解王主的弱点,得冒一定的风险。

上官云也沉默了,显然,这个消息没有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他终于到这一天了。”

“嗯,我刚从他那里离开。”

“母亲说父亲在练什么神功,原来就是这个?”上官如虽是独步王的女儿,知道得却没有欢奴多,心中有点诧异。

上官云的目光转向妹妹,“他已经练了很多年了,无道神功乃是独步王的特权,只有独步王才能得到最严密的保护。所以,你自己决定吧。”

上官如有点拿不准主意,匆匆地在欢奴脸上扫了一眼,才下定了决心,“我会帮助鹦鹉离开,没有条件,可是我也想学无道神功。”

上官云苦笑着摇头,“好吧,我这就教给你,不过,你必须发誓,不会将神功传授给其他人,任何人都不行,尤其是你身边的杀手。”

上官如点点头,“我发誓。”

顾慎为过于急躁了,心思被人看穿,他没有为自己辩解,而是想到另一个问题,“无道神功是独步王的特权,你是怎么学会的?”

上官云微微扬起头,第一次显示出主人的姿态,“我没说我会无道神功,而你,最好当一名合格的杀手,转过身去,什么都不要问,连想都不要想。”

顾慎为服从命令,面朝牢门。

身后传来簌簌声,好像是什么东西划过石壁,略显刺耳,上官云不会就这么在石头上刻出整部《无道书》吧,顾慎为心想,这样做的话,整个晚上大概也完成不了,上官如也背不下来。

可是声音很快就消失了,大概也就十几个字的工夫,上官云说:“记住了吧?”

“记住了。”

一阵擦抹的声音,上官云最后叮嘱小妹妹,“提防这个杀手,他可不简单。”

上官如敲门,顾慎为转过身,与上官云对视,这位三少主在杀手堆中长大,却又瞧不起杀手,这让顾慎为非常愤怒。

“向我保证,鹦鹉不会出事。”上官云轻声说,神情严肃,更像巅峰时期的独步王了。

顾慎为一愣,然后明白了,三少主心里很清楚光凭小妹妹做不成救人的事,他相信的还是杀手。

“她不会出事。”顾慎为平淡地回道,“但我什么也不能保证。”

上官如一路上都在低头沉思,一回到八少主正院就问道:“你有什么办法?”

“暂时还没有。”

上官如紧绷的脸上渐渐露出笑容,“你肯定有办法。”

“办法得慢慢想。”

“非要我说明白吗?我是为你学无道神功的,不管三哥怎么说,我肯定会教给你,你是我的‘徒弟’嘛。”

两人很久没有互称师徒了,顾慎为了解上官如的脾气,所以也笑了,“说实话,我真的需要无道神功,我体内的八荒指力还在,离最后的爆发没有多少时间了。”

“神功能治你的病?”

“能。”顾慎为说得斩钉截铁,其实心里没有那么确信,这只是他与荷女的猜测,准不准确尚属未知之数。

“我猜就是这样。那本书……反正说了也是白说,过几天再告诉你吧。”

两人正在屋里说话,荷女在外面敲门,“十公子,小姐请你回去休息。”

上官如吐了一下舌头,“八嫂管得可挺严,我走啦,你赶快想办法,把人救出去才是最重要的。”

陈鹦鹉是独步王的侍妾,生活在内宅之中,想救她出去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顾慎为记得有两个奴仆曾经藏身在水桶之中逃出石堡,可是很快就被抓住。

他想得更多的还是《无道书》,看样子,上官云真的没有练过,告诉妹妹的只是线索,如果内容与顾慎为知道得一样,这桩生意可就亏大了。

顾慎为胡思乱想了一会,临入梦乡之前却有了救人的主意。

第二天一大早上官如就过来敲门,她也想出了一个办法,不过听完欢奴的主意,她把自己的放弃,“还是你的比较稳妥,就是难度大了点,八嫂肯收留我已经是破天荒了,我看她未必愿意做这事儿。”

“我去说服她,你去请孟夫人帮忙。”

“母亲肯定愿意,她巴不得内宅的里女人少几个。”

顾慎为没有点破,如果罗宁茶探得的消息没有错,孟夫人可是向内宅里提供了不少女人。

说服罗宁茶果然费了不少事,她已经厌倦了替欢奴做事,觉得自己只有付出没有回报,可除了不切实际的杀人要求,一时间又想不出什么能让欢奴做的事,顾慎为只得隐瞒了孟夫人在计划中的重要作用,“小姐,你想想,鹦鹉是内宅里的人,她要是失踪了,孟夫人脸上自然无光……”

罗宁茶有点动心,可心里还有一个疙瘩,“欢奴,你最近一阵怎么总混在脂粉堆里,不是往我这里送女人,就是要偷着往外带女人?别忘了,你是杀手,向我宣誓要效忠的,我还一场胜仗都没打,你可不能这个时候光想着自己的事。”

每次罗宁茶理直气壮地提出要求,顾慎为心里都会冒起一股火,不过转念间他的心境就平和了,这个女人趾高气扬的日子剩不了几天,可能比他走火入魔的三年之限还要短。

顾慎为随口发了几种誓言,总算取得了小姐的支持。

“我倒想看看这个鹦鹉八哥长什么样子,能让这么多男人抢她。”

相形之下,说服孟夫人就容易多了,在上官如眼里,她是自愿帮助三哥,上官云也提前将“报酬”告诉了她,可她隐瞒了这一切,将这件事描述成一场纯粹的交易,很容易就取得了母亲的理解。

一旦有了孟夫人的帮助,顾慎为的整个计划就简单多了。

大头神给女儿送来了礼物,罗宁茶自然也要回赠,欢奴与荷女被召回堡的表面理由正是这个,所以,一切就都顺理成章,十车礼物很快就准备好,八少奶奶没有吸取上次送丫环被父亲杀死的教训,又准备了四名。

礼物下山前一天的晚上,内宅发生了一件小小的意外,王主的一名侍妾跳崖自杀,这种事情堡里的规矩向来是少打听为妙,所以绝大多数人连侍妾的名字都不知道。

礼物送到东城门以外,欢奴与荷女的任务就算结束了,鲲社派出五十名刀手护送前往铁山大营。

事隔一天,望城巷的人突然发现每日在街上游荡的吴疯子不见了,此后几天谁也没有见过他的身影,“他死了。”所有人都这么说,而且一律声称自己早就发现了他要死的症兆,至于死不见尸,那正符合吴疯子一贯神神道道的风格。

顾慎为在北城的小宅子又有人居住了,许小益与初南屏搬到这里,左邻右舍只偶尔看到两个孩子进出,谁也不知道里面是否还住着其他人。

所有参与者当中,只有顾慎为从始至终没有见过陈鹦鹉,即使在她主动要求拜谢恩人的时候也没有现身,他只希望事情尽快结束,希望上官云提供的无道神功信息是有价值的。

既然下山,顾慎为就得顺便解决另一件事,鲲社的“平安符”应该交了,这笔银子转手就会落到自己名下,顾慎为的积极性也高了一点。

鲲社的势头不错,但想凑齐一百一十五万两银子也不是容易的事,雇用的数百名刀客是个不小的负担,账目显示存银只有九十余万两,这还是几位账房早做准备的结果。

顾慎为拿走八十万两的银票,声称自己能说服督城官只接受这个数目。

前去面见督城官之前,顾慎为打听了一下城里的局势,卫灵妙与孟明宪之死仍占据街谈巷议的绝大部分内容,不出他所料,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将这两件事联系到一起,这回大家想到的不再是友情,而是复仇。

孟家对这件事保持着沉默,更像是在印证众人的猜想。

因此,顾慎为在见到卫嵩之前,自觉有把握取得这位大人的信任,没想到,一位出乎他意料的人物已经在暗中插手此事,正在等着杀手自投罗网。

(求收藏求推荐)

推荐热门小说死人经,本站提供死人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人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百二十二章 犯人 下一章:第二百二十四章 回报
热门: 君九龄 黑莲花攻略手册 武动乾坤 盛世嫡妃 飞剑问道 开天录 生肖守护神 摸金校尉之九幽将军 极品上门女婿 仙帝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