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 犯人

上一章:第二百二十一章 地牢 下一章:第二百二十三章 救人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上官如的变化是一点点发生的,雨公子之死只是一个开端,当她发现元凶竟是亲哥哥上官飞时,心中一堵墙坍塌了。

在那堵墙之内,杀人只是一场游戏,被杀者不过是工具、靶子、花草树木一类的东西,对死亡感受不到丝毫的痛苦。

但在墙外,一切事物都是有感觉的,施与别人的痛苦,同样也会反到自己身上来。

上官如再也起不了杀心,即使是对痛恨的敌人,她也没法下手,刀剑刺入血肉之躯,再也没法让她欢喜。

但她还跟从前一样要强,一样不服输,将心软当作一种病,希望早晚有一天能治好它,走火入魔的威胁她反而不怎么在意。

她从小就知道,三哥是上官家的叛逆者,据说上官云曾在十三岁授刀仪式上公开宣称自己的刀永不出鞘,将父亲气得火冒三丈,差点亲自出手毙了不肖之子。

上官云下山历练,没有按惯例留在南城一展拳脚,而是带着分配给自己的十名杀手浪荡江湖,一年之后也没回堡,足迹远至中原,等他终于返乡时,已经是七年之后,狭刀果然从未出鞘,十名杀手也都活得好好的。

三少主仍然不务正业,既没有招募刀客成立忠于自己的组织,也不与其他兄弟争强夺胜,他脱离了整个家族,在璧玉城胡混,奇怪的是,那十名杀手倒是极为忠诚,他们本有一次机会回到原来的主人那里,却一个也没有离开上官云。

像铁寒锋这样的杀手,年纪比上官云大许多,从前是跟着独步王拼杀的,竟也受到新主人的影响,变得越来越世俗,杀手的影子越来越淡薄。

六年前,上官如八岁,第一次见到三哥,就是他被关进地牢的那一天,她一直不知道原因,也不怎么关心,觉得肯定是三哥得罪了父亲。

她曾经出于好奇跟雨公子来过几次,很快就被随和的兄长所吸引,孟夫人原想让女儿见识一下金鹏堡的负面典型,得知两人竟然关系不错时,就严格禁止她再来。

仔细想想,上一次来探望三哥还是两年前,上官如叹了口气,一年的历练未满,十四岁的她已经生出沧桑的感慨,最近一段时间她一直想着三哥,即使没有母亲的同意,她也会想办法来看他的。

顾慎为希望兄妹二人能多谈《无道书》,结果他们三言两句就结束了这个话题,改为随意的闲聊。

“大哥和四哥都死了。”上官如说。

上官云脸上的笑容稍显暗淡,但没有完全消失,“这就开始了?是谁杀的?”

“大哥死在上官飞和他手里,四哥是我让他杀死的。”

上官云第一次露出意外的表情来,看着这个“他”,啧啧了两声,“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跟谁学的武功?石堡一定很看重你吧?”

又是一连串的问题,上官云太久没跟人聊天,以至于说起话来有些急不可耐,他深居地牢,对石堡里发生的事情近乎一无所知。

“我叫杨欢,十七,师父是铁寒锋,十公子很看重我。”顾慎为一个不落地回答,觉得有必要再加一句,“铁寒锋也是我杀死的。”

“标准的杀手。”

上官云给出评判,语气没有丝毫变化,顾慎为却觉得这是一句讽刺,所以没有再开口,这对兄妹都是石堡里的另类,结果一个在地牢里空度余生,一个被周围的所有人利用,命不保夕,顾慎为一点也不羡慕。

“他救过我许多次。”上官如强调了一句,却没有改变哥哥对杀手的印象。

上官云看着妹妹,脸上的神情稍显遗憾,“你也开始争夺那个假王的位置了?”

独步王并非真正的王,没有得到各国的承认,但是在石堡里从来没人敢这么说,连暗示一下都不行。

“我不知道。”上官如摇摇头,“我想争,可是……又下不了手。”

“你不是杀了四弟吗?”

“有些事情一开始我能做,现在却做不出来,我连猫猫狗狗都杀不了啦,三哥,你有没有办法治这个病?”

上官云又笑了,比之前笑得还要欢畅,“如妹妹,你没有病,恰恰相反,你治好了自己的病,杀才是病,咱们家就只有你和我是正常的。”

上官云没什么架子,又住在地牢里,顾慎为对他没有敬畏,所以忍不住轻轻地哼了一声。

“前途无量的杀手,鄙视我吧,可我还是要说,你已病入膏肓。”

真正的杀手应该心如止水,不要说争论,连反驳的心思都不该有,可顾慎为是半路出家,偶尔会忍不住为杀手正名,“譬如你喜欢的人被杀死,你就眼睁睁看着,不去报仇吗?譬如一柄刀砍在你的身上,你就任他杀死不还手吗?”

“那不一样,被迫杀人和以杀人为业是两回事。”

“术业有专攻,偶尔打铁的人比不上铁匠,一群街头混混比不上同等数量的士兵,若是没有练习,当你‘被迫杀人’的时候,又怎么能打得过‘以杀人为业’的人呢?”

上官云第一次认真地打量着杀手,“我刚说你是标准的杀手,看来我错了,作为一名杀手,你可有点罗嗦。”

“三哥,你该回答问题,不该顾左右而言他。”上官如眼睛一亮,她的心思还没有最终确定,所以觉得欢奴的话很有道理。

“我是正常人,不会假设极端的情况,譬如你不喜欢水,干嘛一定要担心淹死而非得学游泳呢?”

顾慎为真的有点鄙视这位三少主了,换一个对象,即使是顾慎为最信任的人,他也不会如此冲动,可是上官云有一种特质,能让身边的人不自觉地放松警惕,“有一个叫吴胜清的人,说自己活不了多久了,他想问问你,鹦鹉还活着吗?”

上官云脸色骤变,后退几步,靠在石墙上,好像站都站不住了。

顾慎为与上官如在贵园桃林遇险时碰到一位吴疯子,当时说了几句莫名其妙的话,顾慎为猜测两人必定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上官如站起身,瞥了欢奴一眼,让他不要再开口,然后走到上官云身前,“鹦鹉是谁?吴疯……吴胜清救过我一次,他又是谁?”

上官云转过身,再次后退,直到能望见外面孤悬的弯月,一遍遍念叨着“鹦鹉”两个字,然后说:“我跟吴胜清一块学‘风云千幻’,鹦鹉是我们俩都喜欢的女人。”

鹦鹉姓陈,父亲是南城绸缎行的大罩子,有一年春天陈鹦鹉到贵园桃林赏花,遇到了上官云与吴胜清,三个人的命运纠缠在了一起。

上官云与吴胜清,一个夜里去送花,另一个就在窗外吹笛子,一个在她上街时假装偶遇,另一个就哀求丫环传递信笺,当陈鹦鹉选中一个的时候,另一个发誓终身不娶,心甘情愿作她的保护者。

“她选的是谁?是你,对不对?”上官如急切地追问。

“我真希望她当初选的不是我。”上官云轻声说道,脸上的笑容没有了,双眼微眯,与父亲上官伐出奇地相似,顾慎为心中一懔,有点后悔刚才的多嘴多舌了。

“然后呢?”上官如预感到三哥的回答会令她心碎,声音不由得微微发颤。

“我带她回堡,那个老畜牲强奸了她,我要杀他,结果被关在了这里。”

上官如面如死灰,这件事发生的时候她已经八岁了,脑子里模糊的印象一下子清晰起来,甚至想起了那个陈鹦鹉的模样,可她不知道这个女人与三哥的关系,更不知道父亲在其中的角色。

顾慎为想对三少主说,这就是无力杀人的悲哀,但他没有开口,反而退到阴影中,脱离兄妹二人的交谈,像一名真正的杀手那样不惹人注意。

上官云神色渐缓,目光投向杀手,“或许你是对的,或许是我跟石堡脱离得还不够彻底,没法报仇是一种痛苦,杀人同样是一种痛苦,命运降临的时候,你怎么做都是错的。”

顾慎为仍不开口,心肠越发冷硬,他还没有感受过杀人的痛苦,让他痛不欲生的一直都是无力报仇。

“吴胜清,就是因为这个变疯的?”上官如不愿再问下去,却还是想知道结局。

“一半一半吧,他当时只是愤怒,有点不清醒,还没有疯,是彭仙人控制了他的心,以为能借此机会逼他练成风云千幻,结果却让他疯掉了。”

顾慎为猜得到,彭仙人肯定又在玩那一套“有情”、“无情”的把戏。

“彭仙人死了,也是……被他杀死的。”

上官云愣住了,随后哈哈大笑,“死得好,他早该死。”接着他变得疑惑不解了,“没想到你的武功这么好,竟然能杀死彭仙人,独步王为什么没有杀死你?真是奇怪。”

“父亲认得彭仙人吗?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何止认识,独步王当年跟彭仙人一块修行《勘情秘要》,那个侏儒教给他很多东西,而他留给侏儒的就是不干扰望城巷,让那群怪人自生自灭。”

原来上官伐想杀他不是为两个儿子报仇,而是因为彭仙人,顾慎为终于明白了,但这些都不是他关心的问题,《无道书》才是他念念不忘的目标,他已退入阴影中,这时又站出来,“那个鹦鹉还活着?”

“活着。”兄妹二人一起说道。

“应该让她离开石堡,吴胜清很想见她一面。”

上官如欣喜地看着欢奴,这句话正击在她的心坎上。

“你有这个本事?”说完这句话,上官云马上又改口,“你杀了那么多人,应该有这个本事。”

“有没有本事,试过了才知道,不过,你要将无道神功传授给十公子。”

从上官云这里拿到《无道书》,总比逼迫守殿人开口要容易一些,顾慎为如是想,这是他的新计划。

(求收藏求推荐)

推荐热门小说死人经,本站提供死人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人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百二十一章 地牢 下一章:第二百二十三章 救人
热门: 纨绔世子妃 他的小草莓 飞天 元尊 一念永恒 最强狂兵 我是至尊 琉璃美人煞 超神机械师 鬼吹灯之龙岭迷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