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一章 地牢

上一章:第二百二十章 秘闻 下一章:第二百二十二章 犯人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房间里烛光暗淡,虽然时值盛夏,窗户却都用棉被堵得死死的,门口也挂着厚厚的棉帘,四只巨大的铜炉分立不同的角落里,烧得通红,顾慎为一进来就觉得热浪扑面,差点喘不过气来。

杀手单腿跪下,垂头致敬,他在大腿内侧藏了一柄匕首,迫不得已时能够拼死一搏。

“杀手杨欢拜见王主。”

独步王穿着宽大的白色长袍,站在杀手十步以外,发出厚重的喘息声,像一只刚刚追逐完猎物的雄狮。

喘息声持续了一会,独步王开口了,声音显得软弱无力,这让他失去了大部分往日的威严,却多了几份冷漠与厌倦,“上官家的鲜血是什么味道?我已经快要遗忘了,你却刚刚品尝,说给我听听。独步王之子开始倒下了,你,第一个动手的人,开口。”

顾慎为带着无所畏惧的必死之心而来,突然却觉得一股冷意从后背直蹿到头顶,屋子里热得空气都凝固了,他却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颤。

“我……”炉火呼呼作响,独步王的喘息好像直接喷到杀手的脸上,顾慎为忽然解脱了,语气变得平静,那股冷意从头顶蹿出,再也没有回来,“没有尝到任何味道。”

上官伐后退一步,他觉得自己老了,竟然震不住一名少年杀手,炽烈的杀心与整个世界都变得陌生了,所有东西都好像从未属于他,只是别人强塞到脑子里的虚幻记忆,“抬头。”

顾慎为抬起头,与独步王对视,不去想这是自己的仇人,也不将其当成金鹏堡主,他看到一名孤独的老人,缩在已经不听使唤的躯壳里,妄图驱动它跟从前一样健壮敏捷。

报仇啊,热切的呼声在在心底最深处响起,好像一群人在悬崖底向上喊话。

“不像,不像。彭仙人是你杀死的?”

上官伐改变了话题,顾慎为愣了一下,那个热切的念头被他压了下去,“是。”

“用的什么兵器?”

“剑。”

“几招?”

“一招。”

“你在撒谎。”

“彭仙人的武功已经大不如从前,我只是拣了一个便宜。”

上官伐好久没再开口,好像已经相信了杀手的说法,要不就是对谈话已经不感兴趣,接着他迈着沉重的脚步走到杀手面前,伸出一根手指按在他的额头上,力道虽然不大,却如铁一般坚硬,让顾慎为想起了雪娘。

杀手的心在怦怦直跳,他见识过独步王的武功,仅仅是一点皮毛也让人觉得深不可测,可他在这个老人身人感受不到高山一样的压力,前后就像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人,一个生杀予夺,一个束手待毙。

独步王生病了,每一个迹象都是证明,热望又在杀手心底燃烧起来,劲力贯注在右手指尖,只要转动眼神的一刹那,他就能撕破裤子,抓住匕首,刺进老人的小腹,无需高超的剑法,无需迫人的杀气,要的只是胆量。

上官伐没有从杀手身上找到杀气,他看到的是一双无畏的眼睛,坦诚而透澈,那是他几十年前泯于众生渴望友谊的时候才见过的。

一个小子,竟想与独步王平起平坐,上官伐疲惫的心受到刺激,终于振奋起来,身子一挺,高大了许多,似乎要将整间屋子充满。

“你学会了杀人,却没学会用刀。”

这是一句评判,大概也是一句暗号,顾慎为不明白其中的意思,他也不在意,手指微动,就看到两张僵硬的面具从阴影中显现。

一切都完了,顾慎为为想,他的注意力全在上官伐身上,竟然没有发现近在咫尺的敌人,同样是青面,武功也有高也低,独步王身边的人才是最强的刺客。

门外人有轻声说话,打破了里面的沉静与杀机,“父亲,我来看你啦。”

上官伐深吸一口气,仿佛神游物外刚刚回到体内,“是如儿?我这里热,你不要进来。”

刚刚显形的青面又消失了。

“是,父亲,您的神功练得怎么样了?”

“很快就要好了,你不用担心。”

“哦,我在外面给您磕头啦。”

“好好。”

“父亲,需要我替您做什么事吗?”

“不用。”

屋外的上官如沉默了一会,“父亲,我的一名杀手是不是在你这里?他犯错了吗?让我来处罚他吧。”

“不,我只是问几句话,把他带走。”

独步王莫名其妙的召见就这么结束了,顾慎为躬身退出房间,夏夜的风吹在脸上,凉爽得让他有再世重生的感觉。

上官如穿着杀手的全套黑衣,蒙着脸孔,不知道的人看在眼里,她跟一名普通的女杀手没有区别,荷女没在身边,不知去了哪里。

两人走出院落,到了僻静的地方,上官如小声说:“以后在石堡里你不要离开我一步,谁找你也不要去。”

“是,十公子。”顾慎为没有追问,两人都清楚,独步王起了杀心,让他不解的是自己怎么没有死,光凭十公子的几句话似乎不至于改变王主的心意,上官伐的心意实在难以揣测。

上官如默默地带路,碰到有人检查,她就亮出一枚腰牌,从不开口,很快,顾慎为发现两人走的不是出内宅的路,他还是没有发问,只是跟着。

两人越走越偏,最后来到像是荒废花园的地方,十几支巨大的火把毫无规律地立在不同的地方,这里已经接近绝巅边缘,能看到高耸的城墙。

四名杀手从阴影中现身,上官如早有准备,掏出另一枚腰牌,一名杀手借着火光上前看了一看,转身冲伙伴们点点头。

四人弯腰,从光秃秃的地面上抓起两条铁链,一起用力,拽起一座与周围的环境浑然一体的铁门来。

这个晚上越来越诡异,好像是某个特殊的时刻到了,上官家的人都变得行为古怪,而且不加解释。

上官如带头,顾慎为随后,两人一步步走入深深的地下。

台阶尽头是一条长长的走廊,只在最里面才有一点微弱的光亮,上官如似乎有点胆怯,站在原处等了一会,才向前光亮走去。

这是一处地牢,仅有一间牢房,外面的墙壁上插着一支小火把,照亮很小的一块地方,鹰勾鼻的狱卒神情警惕,从上官如手中接过腰牌,仔细看了半天,才悻悻地掏钥匙打开牢门。

两名来访者一进去,牢门立刻从外面锁上,“想出来的时候敲门,使点劲儿。”狱卒扔下这句话离开了,显然不想听里面的谈话内容。

牢房是在石壁上直接凿出来的,十几步见方,不大,也没什么设施,只有石床、夜壶与马桶,但是非常干净整洁,没有难闻的异味。

墙壁一人高的地方开出小小的窗口,竖着几根手腕粗的铁条,夜风与月光相随潜入,犯人陶醉其中,几乎没有注意到身后的访客。

“三哥。”上官如小声叫道。

犯人转过身,顾慎为心中微微一惊,在他见过的独步王子女当中,就数这位三少主上官云最像父亲,瘦长的脸,沉陷的眼窝,几乎就是上官伐年轻一点的翻版,如此相像的两个人,神情却截然不同,上官云嘴角微微上翘,露出调皮的笑容,像一名三十多岁的大孩子。

那笑容不像是为了迎接客人刚露出来的,上官云似乎对周围的一切都很满足,月光更让他心醉神迷,在金鹏堡,在整个璧玉城,顾慎为从来都没见过类似的表情,他的感觉没有错,上官家的人在这个晚上都不正常,尤其是刚从独步王的杀机中逃脱,这个笑容越发显得不真实。

“如妹妹,好久没见着你了,长高了不少,还那么爱穿男孩子的衣裳,雨公子呢?没跟你来?这人是谁?新朋友吗?”

上官云抛出一连串的问题,上官如都没有回答,她扯下面罩,坐在石床上,“三哥,我得了病,母亲让我向你求助呢。”

顾慎为猜想孟夫人绝不会让女儿如此直白地提要求,上官如却不喜欢绕弯子。

上官云迈出一步,哗啦一声,带动了脚踝上的锁链,“可是我不会看病啊。”声音温柔,好像妹妹还只是七八岁的小姑娘。

“晓月堂的人在我身了点了一指,母亲说只有家传的那本书才能救我。”

顾慎为心中一动,明白了一件事情,孟夫人一听说女儿“中邪”立刻要求上官如回堡,因为她知道病情的严重性,而且知道如何治愈,“家传的那本书”大概就是晓月堂与大荒门不惜代价想要偷盗的《无道书》。

他没想到,自己与上官如需要的是同一种“解药”,这让他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有十公子的协助,盗书应该容易许多。

上官云笑容未改,但是坚定地摇摇头,“不,夫人搞错了,那本书不能救你,只会害你,永远不要学它。”

上官如轻松地吐出一口气,“我猜也是这样,反正一时半会死不了,也不用着急。”

她不着急,一边的顾慎为却有点急,“十公子已经两次走火入魔,恐怕等不得。”

上官云看着杀手,没有因为对方的无礼而恼怒,很耐心地解释道:“无道神功乃不祥之术,练的人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劲力全消,身体脆弱得跟婴儿一样,性命难保。”

顾慎为心里咯噔一下,明白了独步王到底得的是什么病。

(求收藏求推荐)

推荐热门小说死人经,本站提供死人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人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百二十章 秘闻 下一章:第二百二十二章 犯人
热门: 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魔道祖师 天才医生秦洛 鬼吹灯之龙岭迷窟 花颜策 雪鹰领主 首席御医 天才相师 道君 神印王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