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 救命

上一章:第二百一十八章 回城 下一章:第二百二十章 秘闻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进入夏季,南城的奴隶市场热闹起来。

说是市场,其实连一条像样的街道都没有,无数辆囚车在一片荒地中面对面排列,中间留出狭窄曲折的通道,奴隶们与牲畜混杂在一起任人挑选。

许多人都在等待这一年一次的市场,富人需要机伶的仆役,妓院需要美貌的女子,商铺需要能干的劳力,金鹏堡的需求则比较特殊。

石堡里的杀手学徒来源多种多样,其中重要途径之一就是奴隶市场,每年少主们都会派人来此选购龄幼小的孩子,先在外面训练几年,等稍大一些就送到石堡里,这是培养未来势力的关键步骤,谁都不会放过,有时还会产生争斗。

今年就平和多了,十公子表面上风头正劲,掌控了半壁南城,其他少主都识趣地避让,顾慎为前去采买的时候几乎没遇到竞争。

一连五天,他每日必到,购买数量不等的小奴隶,贩子们都知道他的身份,按往年的规矩,将最健壮最野性的孩子向他推荐。

跟杀手一样每天必到的还有孟家的一位公子。

孟四公子名叫明宪,要不是弟弟孟明适这两年胡闹的事情太多,遮掩了他的光芒,他会是璧玉城排名第一的花花公子。

顾慎为与这位孟四公子曾在菩提园见过面,孟明宪甚至拿他开过玩笑,在杀手印象中,这是一位热情开朗善于笑谑的公子。

每次在市场相遇时顾慎为都会躬身让路,孟明宪神情漠然连眼皮都没动,骑着马径直走过,有时会有一位仆人过来敷衍了两句,更多的时候连仆人都不搭理杀手。

孟明宪不恨杀手杨欢,弟弟孟明适的恩怨他才不关心,他是真的没看到杀手致敬,整个南城都不在他的眼里,何况石堡里一名普通的杀手?

督城官卫嵩认定了杀自己儿子的仇人是孟家,等不到中原势力重返璧玉城,他要杀手替他杀死孟家的一位公子。

顾慎为有两个选择,孟明宪与孟明适,这兄弟俩都爱在南城玩乐,杀手权衡的结果是选中了孟明宪。

杀死孟明适会将嫌疑引到鲲社这边,而顾慎为的目标是让外人,起码是孟家怀疑督城官。

就这样,孟明宪糊里糊涂地成了暗杀目标,自己却混然不知。

孟四公子来奴隶市场采办的大多是十岁左右的小女孩,孟家姬妾众多,跟石堡的杀手一样,以自家培养为主,不过市场上流传一种说法,孟家手段狠,买去的小女孩好多都死了,所以,每次他来的时候,贩子们蜂拥而上,奴隶们却尽量蓬头垢面躲在后面。

第五天,市场上的“好货”快要没了,孟明宪还是来了,而且挑得更仔细些,熟悉往年规矩的人都知道,四公子这是要为自己买“私货”。

孟明宪遇刺的一刻正是市场上顾客最多的时间段,前呼后拥的数十名仆役护卫只能为主人勉强隔出一小块地方来,肩并肩地站着,脸冲外,不准闲杂人等靠近。

箭地之外,鲲社的杀手杨欢正与贩子讨价还价,身边也有十余名刀手,两拨人互相看到了彼此。

孟明宪不关心周围汹涌的人潮,他看中了一名小男孩,眼前一亮,埋怨贩子怎么不早把这种货色亮出来。

贩子急于做成这笔生意,心中对这名小奴隶的出现稍感疑惑,却一点也没有表露出来,而是满脸堆笑,“这是专门为四公子留的嘛。”

孟明宪越看这孩子心里越爱,掏出巾帕,小心地擦去奴隶脸上的污泥,露出一块洁白细腻的皮肤来,恨不得当时就上去咬一口。

小奴隶似乎很害怕,突然跳下车,撞了孟四公子一下,随后敏捷地钻到车底下,他一开始表现得很老实,谁也没有防备,竟然就让他这么溜了进去。

贩子先是劝说后是恐吓,最后亲自跪在地上,想从车下拽出不听话的奴隶。

结果底下什么也没有,悄没声地,孩子已经跑得没影了。

贩子万分惊讶,觉得这事超出了自己的理解范围,费力地站起身,脑子里还没想好怎么跟孟四公子解释,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僵住了。

孟明宪心口插着一柄匕首,站立不动,人已经死了。

顾慎为说服初南屏做这件事颇费了一番周折,固执的小剑客断然拒绝做杀手,“我只保护你的安全,别的不管。”

“如果我跟你练无情剑法呢?”

“哦,那可以。”

初南屏是个死心眼,顾慎为得充分考虑自己的要求会带来什么后果,“帮我做十件事,然后咱们练剑。”

“十件?一言为定,你一下子都说出来吧。”

顾慎为只说了一件,让初南屏装成脏兮兮的小奴隶混入市场,等待机会刺杀孟明宪。

顾慎为在市场逛了几天,已经对孟四公子的习惯有了充分的了解。

市场乱成一团的时候,顾慎为挤过人群去看了一眼,初南屏的匕首刺得非常准,孟明宪当时就死了,杀手帮着寻找暗杀者,一无所得,奴隶贩子当时就瘫在了地上,指天发誓那个小奴隶不是自己的,谁会相信他?急于寻找替罪羊的随从们将贩子打得半死,跟尸体一块抬回去复命。

顾慎为回到鲲社,等着许小益的消息。

许小益已经从姐姐死亡的悲痛中解脱出来,又开始在街头奔走,“大家都说孟四公子死得太蹊跷了,卫公子前脚刚走,他就被人杀了,倒像是舍不得好友似的。”

这就够了,还没人公开怀疑暗杀是由督城官指使的,但是大家很快就会往这方面猜测。

许小益不知道初南屏就是暗杀者,笑着说:“人家说四公子是被一个小孩杀死的,我看有点像你。”

初南屏不会撒谎,所以他不开口,顾慎为提醒道:“孟家死了人,小孩子估计都不安全了,你们俩最好待在家里不要出门。”

许小益领悟到了什么,眨眨眼睛,“明白,我会把小初保护好的。”

没了姐姐,留人巷的小楼自然也就失去了用途,许小益另租了便宜的房子,非常隐蔽。

这不是一次完美无缺的暗杀,早晚会有人想到得意楼出来的小剑客,顾慎为决定尽快对督城官卫嵩下手,将所有人的视线都转移到卫孟两家的仇杀上来。

孟明宪死的第二天晚上,顾慎为带着飞爪与一柄刀客们常用的短刀,游过南北城界河,攀上高高的界墙,潜行至北城,卫嵩看样子不会什么武功,杀手觉得可以用普通的刀杀死他。

北城向来清静,这一晚巡逻的人却明显增多,孟四公子之死给北城带来的震撼远远大于卫灵妙,前者近在眼前,后者远在天边,众多富贵家庭兔死狐悲之余,也不免对自身的安全担心起来。

督城官府倒是没什么变化,顾慎为在多个地点观察,都没有发现隐藏的暗哨。

这是一次稍显鲁莽的暗杀,事先没有充分的踩点,顾慎为只来过一次府邸,对里面的情况没有太多了解。

顾慎为的轻功比以前好了许多,但他仍然抠着墙缝慢慢爬上去,进入院内每一步都要仔细观察,督城官应该在后院休息,只要抓到一名活口,应该很容易逼出具体在哪一间房。

结果,顾慎为在前院就遭到了偷袭,偷袭者的刀法有明显的金鹏堡风格,悄无声息,来自背后,倏忽即至。

顾慎为根本来不及招架,只能向前纵身一跃,又在地上打了几个滚,起身之后总算能够面对偷袭者,可是刀又逼到了眼前。

一招失势,招招落后,顾慎为一口气总是运不上来,只能步步后退,每一步都是险象环生。

偷袭者砍出第九刀的时候,第二柄刀又出现了。

顾慎为只能勉强躲过,后背还是中刀了。

谨慎只是原则,遵守一百遍之后总会忍不住违反一次,顾慎为犯过很多次错误,要到教训足够惨烈的时候,原则才会深深地烙在心上,永不磨灭。

他现在却没有精力考虑这些,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躲过下一刀。

一名偷袭者突然回身,似乎遇到了袭击,接着步履稍显散乱,转身时,露出肩头的箭矢,另一名偷袭者的攻势因此稍慢。

这是唯一的机会,顾慎为终于挥出刀,招架了一次,缓过一口气来,蹿上墙头,向东面逃去。

奇怪的是,督城官府内的偷袭者没有追出来。

顾慎为跑到一条僻静的小巷里,紧紧靠在墙上,躲在阴影中,不让月光照到自己,突然之间,冷静就消失了,心怦怦直跳。

那两名偷袭者是货真价实的金鹏堡杀手,而且刀法一流,只要再纠缠一小会,顾慎为就会死于刀下,连自身武功的一半都发挥不出来。

而那个在暗处相救的人更是出人意料,能射中金鹏堡杀手,即使占据种种优势,也得是了不起的射手。

顾慎为用最快的速度返回南城鲲社,换下夜行衣,带上刀剑,出门来到流花的房前,敲了敲。

屋里没有亮灯,流花出现了,穿着全套衣裳,神情冷淡,一句话也不说。

这不算线索,身为杀手,经常不脱衣睡觉。

“我应该感谢你吗?”

“你应该把话说明白。”

流花显出一丝抗拒与厌恶来,要说这就是自己的救命者,顾慎为怎么都不能相信。

“你今天晚上出去了?”

“十公子让你来问的?”

流花的意思很清楚,除非有上官如的命令,他不会回答欢奴的任何问题,他们是平等的杀手。

流花脸上的表情突然发生了变化,毫无来由地变得非常愤怒,脸部扭曲,赤红如血,好像要吞了面前的欢奴。

顾慎为立刻握住剑柄,随即又放开,这个晚上,没有他出手的机会。

流花摔倒了,口吐白沫,僵硬得像一块石板。

不远处,上官如的房间里传出一声闷响,似乎有什么东西掉在地上。

(求收藏求推荐)

推荐热门小说死人经,本站提供死人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人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百一十八章 回城 下一章:第二百二十章 秘闻
热门: 天才医生秦洛 斗罗大陆 九重紫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古董局中局 修真界败类 汉乡 奥术神座 无敌剑域 大王饶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