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章 回城

上一章:第二百一十七章 偷听 下一章:第二百一十九章 救命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顾慎为猜测,大概在上官伐砍断八子一只手掌的时候,背叛的种子就已经产生了。

西域只有独步王,没有“独手王”,失去手掌的上官怒注定没有资格争夺堡主之位,摆在他面前的似乎只有两条路:死于内斗或另寻出路。

历史常常循环进行,上官伐心狠手辣地除掉了所有竞争者,对自己的儿子却没有办法下狠手,或许他明知道八子的前途已经堵死,留下他的性命只是为了给更强的儿子充当标靶。

通过帐内秘谈的只言片语,顾慎为可以肯定上官怒与钟衡老早就认识了,并且决定通过巡城都尉向中原投诚,这是令少年杀手百思不得其解的一个困惑,督城官的地位更高,钟衡甚至不得不装死以躲避追杀,八少主为什么要选择这样一位失势的军官当靠山?

璧玉城里每个人都有秘密,顾慎为不关心那么多,他只需要知道,金鹏堡将要遭受一次重大打击,中原的屠刀会从独步王的一条臂膀开始。

大头神是上官伐的重要盟友,与北城孟氏同是石堡的支柱之一,他的灭亡将在整个西域引起动荡。

顾慎为的报仇机会就在于此。

顾慎为在铁山大营一直小心戒备着钟衡与上官怒,直到护送车队进入金鹏堡地界,才稍稍放松一些,那两个人暂时没有杀人灭口的意图。

顾慎为比传言晚到一步,卫公子遇难的消息已经传遍了璧玉城的每一个角落。

铁山旗还没进入城门,就引起了轰动,数百人前去观望,因为传言中最大的嫌疑对象正是大头神。

“那是铁山的地盘。”

“大头神与督城官不和。”

“都是为了钱。”

……

传言肆虐,铁山的喽罗们几乎是哀求杀手杨欢将礼物送到金鹏堡,连城都没进,立刻马不停蹄地返回大营,向大头神报告这边的形势。

越接近璧玉城,传言越夸张,金鹏堡自然逃不脱怀疑。

“大头神是谁?山上的棋子,你想他做这种事是得到谁的指使?”

“肯定是十公子啊,真是心狠手辣,比上一辈还要厉害,人家不过是喜欢她而已,用得着……算了,我不说了。”

分析完所有的可能,每个人都会再加上一句,“可惜那五十名美人了,这可是璧玉城的损失啊,大头神心也太狠了。”

礼物停在东城门,等待检查并由守城卫兵送到北城门,顾慎为还没有下马,许小益就从人群中挤出来,看到欢哥只有一个人,最后的希望破灭了,不由得放声大哭,他原还想着姐姐没准能改变主意回来呢。

初南屏难得地感受到了好朋友的情绪,凑近顾慎为,小声说:“他很伤心。”

顾慎为没有说出实情,也没让许烟微露面,这是一件需要严格保密的事情,他已经反复向许烟微说明,由于她是唯一的活口,一旦被人发现就会惹来杀身之祸。

顾慎为没告诉她,第一个要灭口的正是他本人。

回到鲲社,上官如一见面就说:“他该死。”她没有杀人的意志,所以感谢别人替她代劳。

但她对这件事不怎么关注,传言听到的也少,正忙着分派任务,“咱们的生意多了。”上官如得意地说,“人心惶惶,都想雇用保镖,这可是好事,照这样下去,用不上一年,我就能将银子都还给你了。”

上官如似乎正在逐渐恢复往日的性格,私下里与荷女见面时,顾慎为才知道这只是假象,“十公子夜里常常一个人发呆,像是在考虑什么问题,有时候她会问我‘每个人死了都会有人伤心吧’。”

不过这对鼓动十公子提前返回石堡倒是一件好事,荷女需要的只是一个适当的契机。

顾慎为带回来一身的秘密,都没有告诉荷女,不是不信任她,而是觉得这些事跟她无关,没必要将她也牵扯进来。

护送礼物上山,顾慎为在石堡里只待了不到一天,拜见过罗宁茶立刻下山,他怕孟夫人召见自己,许多事情解释不清。

顾慎为向小姐推荐了一位女奴,请她重点关照,罗宁茶有一肚子话要向“阴谋教师”倾诉,没能如愿,很是不满,“大头神在哪买来的小妖精,一看就不是正经人,让我关照她?哼,我会好好关照她的。”

该说的话都已经说了,能不能取得小姐的欢心,就只能看许烟微自己的本事了,小姐身边瞎眼无舌的丫环大概会给她一点启示吧。

顾慎为示意许烟微退下,罗宁茶也心照不宣地摒退其她丫环,将翠女的耳朵也堵了起来。

“说实话,刚才那个女人是不是你的……相好?”

罗宁茶的声音很严厉,顾慎为稍微一愣,按理说小姐不该问这种话,而且就算是他的相好,也跟小姐无关,“不是,我让她进堡是为了以后传话方便。”

罗宁茶似乎不怎么相信,但她有重要的事情要炫耀,暂时放过追究,“你知道吗,这段日子我可做了不少事情……”

顾慎为却没有心思听,他得尽快下山,“听我说,有一件重要的事情,你得帮我打听一下。”

“什么事情比我要说的话还重要?”罗宁茶的声音又高了起来。

“王主的事情。”顾慎为压低声音说。

木墙后面有一会没声音,罗宁茶再开口时声音也跟着降低了,“王主怎么了?”

“传言说他得病了,病得不轻,已经很长时间了。”

“真的?”罗宁茶叫了一声,立刻收住,“怪不得姓孟的婆娘能在内宅只手遮天,怎么折腾都没有人管,原来是这样。”

她原来叫孟夫人“贱人”,现在换成了“婆娘”。

“这只是传言,对任何人都不要说,就是对大头神派来的人也不要提。”

“当然,你以为我不懂得保密的重要吗?告诉你,我现在心里藏着好多事呢,说出来肯定吓你一跳……”

顾慎为决定以后再接受这“一跳”,马上打断小姐,“想办法弄清这个传言,王主到底得没得病?什么病?病情如何?对你对大头神,这都是至关重要的情报。”

罗宁茶唯一的靠山大头神再过不久就要倒了,顾慎为得充分利用她最后一段时间的价值,卫家想通过十公子探听消息,顾慎为却觉得那不是好计划,对上官如,他另有打算。

顾慎为匆匆告辞下山,罗宁茶没得到炫耀的机会,很是生气,摔碎了不少瓷器,好在大头神又送来更多备用品。

顾慎为一回到鲲社就遇着棘手的事情,督城官府催“平安符”的人又来了。

新任巡城都尉不像钟衡那么老练,一来就强横地要求交钱,差点重新激起上官如的杀心,顾慎为劝住她,自愿去见督城官,向大人解释。

顾慎为心里清楚,督城官派人来要钱只是借口,那笔钱实际上已经成为收买杀手杨欢的礼金,这位大人终于要见他一面。

督城官府并非北城最大最奢华的建筑,但位居中心,门前街道比别处都要宽广,显示出一丝特别来。

督城官大人卫嵩身量不高,白面微须,身板挺得笔直,虽然穿着文官服饰,却颇有儒将风度,与风流成性的儿子大不相同。

顾慎为行礼之后,就一直没有抬头,卫嵩也很长时间没有说话,盯着不远处的年青人,似乎在估量轻重,“有两个人推荐你,这两个人都死了。”

钟衡与卫灵妙,顾慎为不知该怎么回应,但他不是来“拜见”大人的,而是以平等的身份来谈判的,这里是书房,除了他们再没有外人,“接近杀手总是很危险的事情,有人说,像我这种人身上有邪气,会传染给其他人。”

卫嵩笑了一声,像是苦笑,“我的儿子不是死于邪气,而是死于阴谋。我要报仇,希望你能告诉我谁才是仇人。”

“据说是大头神,但好像谁也没有证据。”

“啊,证据,没法报仇的人才到处找证据,好给自己的无能一个交待。”

“大人知道仇人是谁了?”

卫嵩盯着杀手,杀手也回视大人,两个人彼此捕捉脸上的蛛丝马迹,想确定对方的人值得信任到什么程度。

“灵妙说你不是一个多嘴的人。”

“作为杀手,我从不多问。”

“好,你现在就是杀手,我要雇你杀人。”

“遵命。”

“我的要求很公平,我最喜欢的儿子死了,人生之痛莫过于此,我的仇人也要承受跟我一样的痛苦。”

卫嵩停顿了一会,顾慎为耐心等着。

“孟玉尊有五个儿子,你去杀一个,任何一个都可以。”

“是。”顾慎为淡淡地回道,没想到卫嵩将仇人定在了孟氏而不是大头神身上。

杀手果然没有多问,卫嵩却忍不住要加上一句解释,“孟家想要把自己的钱收回去,以为可以栽赃给别人。”

这句话对不知情的人显得莫名其妙,顾慎为却明白得很,那些黄金车板肯定是孟家帮着打造的,但他露出恰当的疑惑,等到卫嵩神情恢复平静,他才说:“孟家的人不好杀,大人打算出什么价?”

“你喜欢中原还是西域?”

“西域。”

“那好,你已经很有钱了,我送一个官给你做,只要是中原能管到的国家,丞相、将军,你随便挑。”

卫家的钱都被抢走了,督城官竟然想用画饼来雇用杀手,顾慎为必须表现得不太情愿。

“相信我,你在璧玉城待不了太久了,很快就会有一场大变动,每个人都会受到波及,你会需要一个安全的容身之处,那时,我的许诺就将价值万金。”

顾慎为同意了,显得有点勉强。

离开督城官府,顾慎为更感兴趣的不是孟家,而是督城官本人,见着卫嵩,他突然想起自己对这位大人有些印象,不仅如此,他还想起更重要的事情。

屠灭中原顾氏的时候,金鹏堡派出一位探底,名叫韩世奇,拿着举荐信混进庄园,顾慎为一直想不起来那封信是谁写的,现在此人的名字却无比清晰地出现在眼前。

(求收藏求推荐)

推荐热门小说死人经,本站提供死人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人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百一十七章 偷听 下一章:第二百一十九章 救命
热门: 永夜君王 绝世武魂 明朝败家子 我是至尊 一世之尊孟奇顾小桑 家有庶夫套路深 狂神 武炼巅峰 暗黑系暧婚 绝世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