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三章 收买

上一章:第二百一十二章 信任 下一章:第二百一十四章 流言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千娇坊是一家妓院,虽然没有留人巷那么有名,但是胜在养的妓女多,价钱也便宜,客人因此络绎不绝。

钟衡对这个地方挺满意,绝色艳妓固然好,能左拥右抱也不错。

巡城都尉应邀来南城谈事,整个白天都用在吃喝玩乐上了,陪着他的两名低纸军官更是恣意享受,还有几个月他们就要离开璧玉城,不能错过这最后的疯狂时光。

直到傍晚,钟衡才摒退属下与妓女,与杀手杨欢秘谈,他这回没有绕太多弯子,很快就说到了正题,“杨老弟,我可以这么叫你吧?”

钟衡有些醉意,脸膛红扑扑的,像是要掏心窝子的架势。

“可以。”

“第一次见面我就觉得你是个不错的杀手,聪明,识大体,而且……有野心。”

在璧玉城,人人都将“野心”视为优点,顾慎为微微一笑,他真实的野心谁也不知道,“都尉大人真是过奖了。”

“不算过奖,实事求是,不过,杨老弟,你没有为自己着想吗?”

“我不明白大人的意思。”

钟衡凑过来,压低了声音,“你手上可是沾着两名独步王之子的鲜血。”

大少主上官垂是顾慎为帮助上官飞杀死的,四少主上官若是他“奉命”除掉的,“我只是执行主人的命令。”

“呵呵,杨老弟是个聪明人,怎么这点想不透,底下人干脏活,主人得利益,最后总免不了狡兔死走狗烹。”

顾慎为当然知道这个道理,这是他一直犹豫杀不杀双胞胎的重要原因之一,金鹏堡内再难找到第三个像兄妹二人这样年龄不大、心智未熟、容易被纵控的主人,“还好,石堡暂时还没有怪罪到我头上。”

钟衡嘿嘿笑了几声,端起醒酒茶喝了一口,“这几个月来石堡的状况不太正常,是吧?”

“大人是什么意思?”顾慎为心中一动。

“金鹏堡里女人当家,外面宿敌未清,诸子拼死相争,独步王好像一直很镇定,从来没有插手。”

上官家族的内斗,顾慎为一直参与其中,虽然孟夫人反击大少主时他也产生过了怀疑,但是很快就习以为常,听钟衡一说,从前的疑心又生起了,“钟大人,如果信得过在下,不妨有话直说。”

钟衡却没有立刻“有话直说”,他得先搞清一件事,“杨老弟,我倒要请你先说一句实话,石堡里谁才是你真正的主人。”

这句话直指顾慎为最深藏的秘密之一,他想说谎掩饰,可是马上就放弃了,钟衡是巡城都尉,自然有丰富的情报来源,骗这位将要被杀死的大人没有意义也没有必要,“说实话,我现在没有主人,杀手能生存下来不容易,我得为自己找一位可靠的主人。”

“哈哈。”钟衡满意地大笑,随后正色道:“这世上只有不得已的忠诚,没有心甘情愿的忠诚,良禽择木,可惜,‘木’通常就那么几根,大家都来抢,哪还有选择的余地?最后落在哪棵树上都是没办法的事。”

“多谢大人的教诲。”顾慎为的确从钟衡这里学到不少东西,但这句话不算,因为他老早就知道了。

“所以啊,人人都该关心自己脚下的大树是不是有问题,做好提前飞走的准备。”

巡城都尉在璧玉城只有象征意义,治安城防都用不着他,钟衡的很大一部分职责是替中原收集情报,他的暗示在顾慎为听来自然很有份量,“大人是说――”

“独步王生病了,而且时间不短,从去年冬天开始他就不怎么管理金鹏堡的事务了。”

顾慎为曾经见过两次独步王,第一次是巨石崖捕捉金顶大鹏,那时的上官伐意气勃发,一掌就击毙了一名武功高强的青面,第二次是在大少主上官垂的葬礼上,神色木然,周围环绕着成群的高手。

“真的?”顾慎为在记忆中找不到独步王生病的迹象。

“这正是我想请杨老弟帮的忙,同时也是帮你自己一个忙,把这件事情搞清楚。”

顾慎为注意到,钟衡特别强调“我”字,这位都尉大人难得有一次将责任都揽在自己头上,这恰恰说明他奉的是督城官之命,“在石堡里随便谈论王主是死罪,况且我现在连回堡都困难,恐怕没法帮忙。”

钟衡耷着眼皮,吹茶杯里的热气,语气随意地说道:“父女情深,独步王生病,当儿女的总该问个清楚吧。”

又是上官如,这个小姑娘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带来多少阴谋与危险,偏偏在这个时候软弱下去,顾慎为不过是环伺的众多野兽之一,这让他心里更加平静了,“这可不是帮我自己的忙,只会要了我的命。”

钟衡知道自己已经说服了杀手,现在需要做的就是给出诱人的许诺,“现在的西域不比从前了,金鹏堡巅峰已过,中原迟早会重返璧玉城,要知道,三十年前,这里是中原一万精兵的驻地,如今朝庭已有出兵的动向,背靠这样的大树,杨老弟还担心安全问题吗?”

交易已经达成了,剩下的事情是给它涂脂抹粉,让它看上去既不是背叛也不是阴谋,独步王如果真的有病在身,杀手必须替自己安排后路,尤其是手上沾有独步王之子血迹的人,在钟衡看来,杨欢乃是最具可能的拉拢对象。

背叛的危险不在于背叛本身,而是如何确定对方没有使诈,不会在关键时刻出卖自己,顾慎为装作犹豫不决的样子,等着钟衡步步退让,亮出最后的底线来。

用了半个时辰的绕弯子与讨价还价,两人终于达成**裸的交易,杀手打探独步王的身体状况,钟衡会在杀手需要的时候提供保护,同时将鲲社交上来的一百一十万两银子,分出一半当作回扣。

钟衡就要死了,顾慎为得到卫灵妙的秘令不着痕迹的除掉这个棋子,杀手之所以浪费时间谈判,是因为巡城都尉的底线就是督城官的底线,等到再与卫灵妙谈判的时候,他会在这个基础上再多要一点回报。

任何势力想要铲除金鹏堡,顾慎为都愿意当帮凶,但他早已明白一个道理,如果手中没有决定权,朋友也会成为敌人。

顾慎为在二更天告辞,在妓院门口跟老板聊了几句,然后走一条繁华的街道上,让许多人看到自己的行踪,他是鲲社负责外事的杀手,不少掌柜都认识他。

临近三更,顾慎为蒙面顺房顶夜行,重新潜回千娇院,这次任务他没有告诉上官如,自己策划,自己指派了人手。

钟衡的武功一般,顾慎为带着迷药,不用刀剑也能杀死这位大人。

顾慎为却不想如此轻松地杀死目标,他得知道卫灵妙与巡城都尉到底因为何事结怨。

妓院里的生意正火,顾慎为让过去三拨客人,才找着机会跳到地面,迅速推门而入,里面的妓女已经被他收买,不会闩门。

一切顺利,就有一样,钟衡没有按计划躺在床上,而是坐着的。

屋子里没有点灯,只能借着外面的光亮隐约视物。

“回来杀我的?”

“是。”

“我会怎么死?”

“纵欲过度。”

“哈,你找的婊子实在太难看了,没办法,我只好先把她杀了。”

床上躺着一个女人,顾慎为不用看就知道她已经死了,钟衡还真是不好骗,不过顾慎为并不担心,他有备用方案,就在隔壁的房间里,三名临时雇来的刀客正在喝花酒,只要一声暗示,他们就会冲进来将都尉大人的尸体剁成肉泥,将杀手刺中的伤口掩盖,事后声称这是为了争女人,在南城,这种事很常见。

“你是怎么知道的?”顾慎为平淡地问,杀手杀人的时候尽量不说话,如果钟衡了解这一点的话,就会明白事情还有得谈。

“眼神,你想杀我,所以不由自主地在观察我的破绽,寻找最佳的下手部位,你喜欢在脖子上下刀,是吧?”

顾慎为微微一笑,找把椅子坐下,他有点喜欢这位巡城都尉,老滑头的外表之下藏着一颗极为敏锐的心,“这是个问题,咱们得把它好好解决。”

当初,就是钟衡教给杀手什么是“探索真相”,什么是“解决问题”,如今,他得解决自己的问题了。

“是啊,狡兔死走狗烹,没想到先被烹的人是我。卫公子给你什么好处?”

“推迟交纳‘平安符’,对我来说,算不上什么好处。”

“嘿,你这笔生意做得可有点吃亏了。”

“嗯,都尉大人想必能提供更合理的建议。”

在杀手如林的璧玉城,想活下来仅靠武功是没用的,钟衡将自己的腰刀扔在门口,甚至没有拿在手里,他知道自己的斤两,与杀手差得太远,自救之道唯在三寸不烂之舌。

“互有所求才是坚固的同盟,要不就是互相握有把柄。”

顾慎为跟大头神的女儿罗宁茶、九少主上官飞都处于这种状态,所以他深有体会,“卫公子的把柄是什么呢?”

“现在说出来,我可就没什么可谈的了。”

“不说也一样,我不能就坐在这里干等。”

“嘿嘿,告诉你也无妨,记住,我还有别的秘密,千万不要刚一说完就把我杀了。”

“不会,杀你的时候,我一定会提前告诉你。”

钟衡干咳了一声,他这是第一次见识到杀手冷酷的一面,心中惴惴,不像一开始那么自信了,“卫公子有一桩心病,他杀死了自己的未婚妻,心中有愧,就怕这事传扬出去。”

(求收藏求推荐)

推荐热门小说死人经,本站提供死人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人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百一十二章 信任 下一章:第二百一十四章 流言
热门: 超神机械师 粉妆夺谋 我的钢铁战衣 谍影风云 绝世武神 大王饶命 斗破苍穹 仙帝归来 总裁爹地超给力 君九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