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二章 信任

上一章:第二百一十一章 译经 下一章:第二百一十三章 收买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顾慎为需要马上解决的问题越来越多了,他只能一样一样来。

快马加鞭返回璧玉城,他没有去见卫灵妙,而是先到鲲社见上官如,说了一下这几天的情况,随后示意荷女出来,他要单独谈话。

《死人经》存有缺陷,荷女与欢奴一样震惊,但是也更乐观,“《无道书》、《无道书》,解决方法就在它身上,它甚至……可能去除八荒指力!”

荷女跟顾慎为一样,体内有雪娘种下的指力,同样面临三年之限。

顾慎为没想到这一层,转念间就明白了荷女兴奋的原因,“没错!”他也跟着叫了一声。

《无道书》所记载的内功乃是根基,不只是对《死人经》有作用,对其它许多武功可能也很重要。

它是金鹏堡内功的源头,顾慎为明白了,大荒门内功也同样脱胎于此,两个门派原本就是一家,只是后者所得不全,所以才要苦心孤诣地偷抢石堡里的整本秘笈。

大荒门御众师康文慧曾经说过,破解八荒指力只有两种方法,一是施放者本人去除,二是学会本门内功,比施放者更强之后,可自行去除。

大荒门与《无道书》之间的关系只是一种猜想,却让两名杀手惊喜不已,体内的八荒指力像一块巨石横亘在心头,沉重而滞息,突然间有一丝毁掉它的可能,两人顿感轻松。

现在的问题是他们得返回石堡,《无道书》不是一本书,文字没有写在纸上,而是记在人心中,就是六杀殿中的那个守殿人,顾慎为曾经见过他,想“拿”到秘笈,必须撬开此人的嘴巴。

没有主人传召,杀手不能随便回堡,可他们也不能等十公子一年历练期满才回去,那要到冬天,早就过了三年之限。

顾慎为与荷女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还有时间,足够他们想出办法,顾慎为首先得将其它几个急迫的问题解决掉,荷女留在上官如身边,看看有没有办法鼓动她提前回堡。

自从家破人亡以来,顾慎为还没有这样高兴过,原本报仇只有微小的希望,最佳结果也不过是杀死几名上官家的子弟,现在却有了更大的可能,他又在琢磨自己最初的宏愿:灭门之仇当以灭门来报。

他的畅想被许小益打断了。

许小益已经在外面等了很长时间,一见欢哥出来,立刻拉他到巷角僻静之处,“欢哥,你得想想办法,快急死我了。”

“怎么了?”

“是姐姐,自从进了菩提园,她就一直没跟我联系过。”

“或许是太忙,不用着急。”顾慎为也只见过一次许烟微,那还是卫公子到的第一天晚上。

“不不,有点不大对劲,欢哥不是想要卫公子的情报吗,所以姐姐跟我商量好,每隔三天她会到关卡,亲自给我一封信,告诉我一切情况,可是这都十来天了,她一次也没出现,也没让别人代送信。”

顾慎为对许烟微的现状不了解,但他经常听到那群贵公子与妓女们纵欲狂欢的声音,所以不是特别担心,“我会去菩提园找她。”

可是许小益的神情仍然极为惶恐,好像大祸临头似的,顾慎为不禁心生警觉,这姐弟俩鬼主意多,别是又背着他搞什么阴谋,“小益,你到底在担心什么?”

许小益绞着双手,“哎,都怪我,没有劝住她。欢哥,你知道,我姐姐从前最擅长的是……那个嘛。”

许烟微从前扮演的常是受虐角色,那不能称之为“擅长”,而是被亲生父亲大肚佛所迫,这也是姐弟二人弑父的最主要原因之一。

顾慎为心中隐隐明白了许小益的担心。

“姐姐太想跟着卫公子一起去中原了,她说要不惜一切代价,我怕她……玩过火,或者某位公子喝多了下手太狠,这种事情以前就发生过,大肚佛手下的妓女没几个能得好死。你知道,璧玉城里什么人都有,北城的公子们专爱搞花样……”

许小益不用再说了,顾慎为郑重承诺会将他姐姐完完整整地送出来,他没有告诉许小益,自己的确在菩提园听到过女人的惨叫声,不过还没有听说过死人的事情。

顾慎为到了菩提园,不能立刻就去找许烟微,得先拜见卫灵妙。

卫公子正跟一群朋友高谈阔论,七八个人,分别躺在软榻之上,枕在美侍的膝上,另有一名艳姬递酒喂食,轮到谁说话谁就坐起来,听的人则舒舒服服地品尝醇酒。

许烟微不在侍者之列,东道主孟明适也不在,这些人谈的是天下大势、西域纵横,孟五公子大概听不懂也不感兴趣。

卫灵妙看到杀手进来,没有起身,冲他微微一笑,轮到他发言时才坐起来,“西域各国断无联合的可能,小国只能依附大国,北庭陷入内乱,称霸西域者必是中原……”

这群贵家公子倒也不全是绣花枕头,顾慎为曾经从一位穷酸谋士那里听过一些大势分析,某些论点与这里的几位颇有吻合。

临近黄昏,这场清谈才告结束,其他人告退,卫灵妙伸了一个懒腰,“希望你没有听烦,这几个人都是流亡的西域王族,整天想着收复故国,没办法,我也只能草草应付一下。”

顾慎为微微鞠躬,没有说话,作为一名杀手,对这种事了解得越少越好。

“你跟和尚聊得还好吧?”

“还好。”

“我叫你来是干什么来着?对了,杀个人。”

“请公子吩咐,我随时都可以动手。”

“嗯,可是我不想让人看出这人是被谋杀的。”

“可以,我会制造一起‘意外’。”

“那就好。”

卫灵妙曲起右腿,手臂在膝头,拈着一只酒壶,轻轻地晃来晃去,面带微笑盯着杀手,好一会没有说话。

顾慎为垂头等待,他有的是耐心。

“杀人之前你再帮我做件事。”

“但请示下。”

“你去找钟都尉,跟他好好聊一聊,他说的话你尽可以相信,那不仅是他的意思,也是我的意思,甚至是我父亲的意思。”

顾慎为嗅到了阴谋的味道,但他只是简单地说了一声“好”。

“然后你就对他制造一起‘意外’。”卫灵妙神情不变,好像是在随口开玩笑。

“好。”无论顾慎为心里怎么想,表面上都没有流露出来,他现在是一名杀手,就该有杀手的样子。

“杀手从不追问原因?”卫灵妙反而有点沉不住气了。

“不问。”

“缓交一个月的‘平安符’,换一条人命,你觉得值吗?”

“还要加上公子的信任,值。”

卫灵妙大笑下榻,趿拉着鞋,走到杀手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总有一天,你会得到更多更大的信任,不是来自我,而是比我更有权势的人。”

这是明白无误的拉拢与收买,顾慎为却不明白为什么,卫灵妙显然不只是想接近上官如,他还有远大得多的期望。

巡城都尉钟衡或许会给出答案,这位官场老滑头,不知道怎么得罪了卫灵妙,既要替主人传话,又要因主人丧命。

卫灵妙交待完毕,顾慎为请求见一面许烟微,卫公子皱着眉头想了一会才记起这个名字,待知道这名妓女竟然属于杀手,又大笑起来,摇头出门,嘴里反复说着“绝配”。

没一会,许烟微来了,完整无缺,不像受过伤,而且有点不高兴,“叫我来干什么?卫公子这下知道咱俩的关系,带我回中原的机会可就小了,大家都抢到头破血流了,你别拖我后腿。”

“我可没说要放你走。”

许烟微总忘记眼前的少年是名杀手,连自己的师父都能下手,一旦回过神来,立刻改变态度,款身凑到他身边,软声细语地说:“欢大爷,你就放了我吧,留着我干什么呢?打探情报小益一个人就够了,我攒了一万多两银子,全留给你,一文都不带走。”

“我不要钱,只要情报。”

“那也得说清楚一点不是,卫公子吃喝拉撒一大堆事,你都要听?”

“差不多是三年前,金鹏堡将一家姓顾的人杀光了,顾家的女儿是卫公子的未婚妻,卫公子当时恰好在璧玉城,我想知道他来这里的目的。”

许烟微点点头,将杀手的问题重复了一遍,“放心吧,我肯定能问出来。”

“别漏馅。”

“切,让人发现马脚,我还是许烟微吗?”

“你弟弟很担心你。”

“哎呀,沉不住气的小子,让他明天中午到关卡来,见见我这个活人。”

顾慎为出去向卫公子告辞,当晚没有去拜见巡城都尉,而是返回南城略加布置,想制造一起无人怀疑的意外几乎是不可能的,这里是璧玉城,人们习惯了在每一具死尸身上寻找阴谋,风言风语永远不会少,只要表面上没有破绽就行了。

钟衡是巡城都尉,督城官不追根问底,他的“关系”就算彻底断了,顾慎为觉得这会是一起简单而安全的暗杀,唯一的困难是不能使用刀剑。

钟衡曾经教给杀手不少有用的知识,顾慎为略感遗憾,但他这时的心思更多放在卫氏父子身上,越想越觉得顾氏灭门跟亲家有脱不开的干系。

(求收藏求推荐)

推荐热门小说死人经,本站提供死人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人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百一十一章 译经 下一章:第二百一十三章 收买
热门: 粉妆夺谋 利文沃兹案 追问 幽灵客栈 恶毒男配只想C位出道 和平饭店 逍遥药仙 开封府宿舍日常 太上章 玄镜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