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 折莲

上一章:第二百零九章 求见 下一章:第二百一十一章 译经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卫灵妙果然被彻底洗了一遍,至于有没有更干净一点却不好说。

急得要跳河的护卫们竟然真的在河里发现了督城官之子,卫灵妙两手被绑在一根圆木上,在河中起起伏伏,双眼被蒙,口中有物,不能视物也无法呼救,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只觉得水流湍急,似乎随时都会将他冲下悬崖。

卫灵妙受了不少惊吓,但是等他回到北城重整衣冠、心情平复之后,却将这件奇遇当成可供宣场的风流韵事,“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这句话一点都不假啊。”

原本想笑话他的人,竟也被他折服,觉得卫公子真是难得的情种,石堡的十公子可是大煞风景。

谁都知道下手的人是谁,即使卫公子从始至终没见过绑架者真容,即使萧凤钗声称那些人是偷闯进来的与她一点关系没有,璧玉城的居民们却心知肚明。

卫灵妙原谅了十公子,但是严厉惩处了自己的护卫,好几十人,竟然就这么让主人被绑走,实在是失职。

为了保护自己的安全,也为了接近十公子,卫灵妙通过层层关系,甚至动用石堡里的势力,提出了一个要求,他希望能有一名杀手守在身边,并且指名道姓想要杀手杨欢。

上官如不愿放人,“他知道你参与了绑架,这是要借机报复你。”

“在那一百多万两银子到手之前,他不会把我怎么样的。”顾慎为愿意接受这项任务,他还有很多事情需要从卫公子身上弄明白。

卫灵妙见到杀手的第一句话就是,“还有什么人比杀手更能防备杀手呢?”

“身份地位比杀手更管用。”顾慎为不软不硬地回了一句,如果卫灵妙不是督城官的儿子,早就沉尸河底了。

卫灵妙不以为意,他有自己的目的,将十公子最信任的杀手留在身边,那个小姑娘应该轻易不敢再玩花招了。

顾慎为成了卫灵妙的临时贴身护卫,陪着他四处拜访北城的大人物,白天的卫公子彬彬有礼,风度翩翩,到了晚上就去南城鬼混,硬闯妓院,将客人从床上扔出去,逼着婊子陪睡,每天仍然坚持不懈去鲲社门口送礼。

顾慎为只弄明白一件事,卫灵妙没有固定喜欢的女人类型,他像是一名收集爱好者,总是寻找与众不同的珍品,高矮胖瘦、美丑媸妍、贵贱贫富,他都想一一探索。

顾慎为越来越讨厌这个差点成为自己姐夫的人。

他一直没找到机会打探从前的往事,没想到卫灵妙会主动提起。

那是卫灵妙将要离开璧玉城的前几天,他一直没见着十公子,打算去四谛伽蓝烧香拜佛,求一份灵愿,为此卫公子消停了一天,整天没有喝酒睡女人,几次薰香沐浴,整个人的气质因此发生了变化,显得无精打采,多了几分严肃,甚至有一丝超凡脱俗。

那天晚上,卫灵妙在菩提园的一座亭子里望月,身边只留下杀手杨欢,他好久没有说话,开口的时候提了一个很突兀的问题,“听说你有一把剑,剑柄上刻着女人的名字。”

“那没有什么意义。”顾慎为微微躬身,他的剑上的确有一个“允”字,那是荷女为奴前的名字,两人用这种方法掩人耳目,谁也没有更多的想法。

“嘿,任何行为都有意义,只是你不承认或者还没发现罢了。”卫公子还是谈起情与女人时更有活力,“比如你以为你喜欢一个人,千辛万苦地弄到手之后又觉得索然无味,而你千方百计想要忘掉的人,却总在你眼前飘动,午夜梦醒,甚至分不清她是真是假。”

顾慎为不理解卫灵妙的感觉,他觉得自己没有这种矛盾的情绪,爱即是爱,恨即是恨,泾渭分明,“十公子大概不喜欢听这种话。”

“呵呵,你真是一名忠心的杀手,我说的不是她,不过想想也是,现在的十公子率真可爱、凶狠泼辣,没准出嫁之后会是小鸟依人呢,女人,谁也搞不懂。”

顾慎为不接话,遥望湖面。

卫灵妙却一直盯着他,“你知道吗,我应该恨你才对。”

“我只是奉命行事。”顾慎为以为卫公子对被绑架一事耿耿于怀。

“不,那只是个玩笑,无伤大雅,你是在金鹏堡出生的吗?”

“不是,我几年前才进的石堡。”

“那你可能知道,金鹏堡杀了一家姓顾的人。”

“有点印象。”顾慎为喉中发涩,险些不能自持。

“顾家的女儿是我的未婚妻,我俩差几个月就要成亲,我总在想,她要是没死的话,我一定跟现在完全不一样,不是说我不再喜欢别的女人了,而是会更负责,更知道自己想要什么,那是一个好姑娘,从小就端庄稳重,心地善良,我再没见过像她那样的人。”

卫灵妙向一位还不太熟的杀手坦露心声,这些话似乎憋在他心中很久了,说出来之后却让他更加忧伤,或许还有点愤怒,看向杀手的眼神也变得锐利了,“金鹏堡杀了我的女人,我不仅没有报仇,还跟他们玩乐,你一定瞧不起我吧?杀手肯定是有仇必报。”

“杀手只杀人,不报仇。”顾慎为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说出的是一句石堡里的老话,跟其它老话一样,只能蒙骗什么都不懂的外行。

卫灵妙将这句话重复了两遍,似乎产生了一些感悟,随后微笑,“报仇是要让仇人感到痛苦,被杀却没有痛苦,是吧?”

“是。”顾慎为内心深处的激荡越来越猛烈,要不是在石堡待的几年让他疑心颇重,几乎就要坦白一切实情。

卫家有报仇的意愿,顾慎为听懂了卫灵妙的弦外之音,却不明白对方为什么要说自己听,他身为金鹏堡杀手,正是卫公子报仇的“对象”。

“你是个特别的杀手。”卫灵妙似乎还想拉拢杀手,而且渐渐接近了主题,“钟都尉说过你不少事情。”

“钟大人过奖了,我连‘平安符’都凑不齐。”

“小事一桩。”卫灵妙摇摇头,“你有自己的想法,不愿意被别人牵着鼻子走,而且总是坚持实现自己的想法,这才是真正的能力,像你这种人,应该在更广阔的空间里施展拳脚。”

顾慎为恍然大悟,原来卫公子拉拢自己的目的不仅仅是要接近十公子,而是想让杀手叛离石堡,难道卫家真的一直在默默地准备着替顾氏报仇?“石堡足够大,容得下我一个杀手。”

顾慎为决定装糊涂,卫灵妙也没有点破,而是转移话题杂七杂八地聊了几句,又说到明天的四谛伽蓝之行,“杀手,替我斩几朵莲花,我要送给我的未婚妻,她的骨灰就存在伽蓝里,那是我当时唯一能做的事情了。”

卫灵妙的语气中有调侃的意味,顾慎为不喜欢,但是听说姐姐尸骨有了下落,还是让他心头一颤,“你应该将她带回中原。”

“那她就看不到我将要在璧玉城做的事情了。”

谈话到此结束,顾慎为没有追问,卫灵妙也没有解释。

卫公子跟杀手一开始想象得不太一样,这个男人还爱着姐姐,而且快三年了也没有忘怀,一直在做报仇的打算。

中原势力强大,但是对璧玉城却鞭长莫及,城内只有百余名驻军,徒具象征意义,千里之内再无一兵一卒,顾慎为能理解卫氏父子当时的苦衷,卫嵩是督城官,自然不能意气用事,就像顾慎为自己,在没有实力报仇之前,也只能改换名姓忍辱偷生。

卫灵妙要用什么方法报仇?他不会武功,所依靠的只有中原,如果中原肯发兵……顾慎为越想越远,甚至有些心潮澎湃,打算在卫公子离开之前将这件事搞清楚。

第二天,卫灵妙率领一只庞大的队伍出城前往四谛伽蓝,巡城都尉钟衡也跟随其中,他大概是得到了指使,有意接近杀手,强烈地暗示他们应该私下好好谈一谈。

顾慎为的热情已经被他的疑心浇灭不少,督城官卫嵩即将离任,在这个节骨眼卫公子想要收买石堡里的杀手,似乎不那么简单,他得小心应对,不能让卫家的复仇误伤了自己。

只有极少数人能进入四谛伽蓝,顾慎为交出他亲手采集的四色莲花,与其他护卫守在山门以外,脑子里翻来复去想的都是卫公子说过的话。

“阿弥陀佛,施主,你总算来了。”

顾慎为惊讶地转过身,看到一位高大的僧人,随后认出这是莲叶和尚,武功奇高,平时寸步不离莲华师兄左右,难得单独出现。

“和尚,你好啊。”

“不好不好,师兄卧床不起,我怎么会好?”

“莲华法师生病了?”顾慎为当时委托大和尚翻译《死人经》,过后就将这件事忘在了脑后,没想到和尚竟然命不久矣,全天下除了他,恐怕再没人能看懂经文了。

“是啊,施主,跟我走吧,拜师兄为师,修行《断执论》,去除杀心,了却两位法师的心愿。”

“对不起,我有要事在身,离开不得。”

莲叶怒吼一声,将周围的护卫们都吓了一跳,大家以为他是伽蓝里的高僧,谁也不敢上前劝解。

“人都要死了,你还提什么要事!跟我走。”

莲叶突然出手,顾慎为早有准备,可他这次出门没有携带平时的刀剑,临时借用的狭刀,稍微有点手生,速度慢了一瞬间,而和尚的武功还是超出他的想像,一指弹出,竟然凌空点中他的穴道。

顾慎为身子一软,已经被和尚抗在肩上,莲叶迈开大步,推开众人,向伽蓝一侧的山坡上跑去。

众护卫哑然,没人上前干预,反而切切私语,觉得金鹏堡杀手也不过如此。

推荐热门小说死人经,本站提供死人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人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百零九章 求见 下一章:第二百一十一章 译经
热门: 生肖守护神 莽荒纪 妙手小医仙 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重生之将门毒后 异世邪君 神墓辰南 绝世药神叶远 微微一笑很倾城 盛世嫡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