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湖心

上一章:第二百零六章 卫氏 下一章:第二百零八章 拉拢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记忆像一条急于讨好主人的狗,只要你做出一个扔的动作,它总会给你叼回来点什么。

顾慎为越想越觉得自己好像见过卫家的人,可是想不起具体的场景,所以他怀疑回忆的真实性,对他来说,将近三年的石堡生涯几乎比一辈子还要漫长,想要越过这三年重现旧日的景象,比只身横渡最宽阔的河流还要难。

但仍有一些最简单的事实他相信是不会错的。

姐姐翠兰定亲的时候他才六七岁,什么都不懂,就知道“姐夫、姐夫”的乱叫,等到他明白不是姐夫进顾家的门,而是姐姐嫁到人家的时候,他对“姐夫”可就没什么好印象,更不愿了解他了。

“卫灵妙”这个名字在他的记忆中没有一席之地,但他能肯定姐姐未过门的婆家一定姓卫。

对“卫嵩”他却有着模模糊糊的熟悉感,一定有人曾经提过这个名字,他甚至感觉自己好像见过这两个字。

接待卫灵妙将是璧玉城上层子弟的一次聚会,孟五公子高看了欢奴的地位,鲲社自然要参加盛会,但无论如何不能让一名奴才出身的杀手与诸多贵人平起平坐,上官如对这种事情压根不感兴趣,她让哥哥上官飞出面应对。

上官飞甘愿低妹妹一截,他心中有一个小小的愿望,希望这样一来就能躲过哥哥们的仇恨,如果可以的话,他恨不得当众发誓自己永远不想当独步王。

因此,五月中旬,初夏的一天,在北城孟家的菩提园内,顾慎为是以九少主贴身护卫的身份参加洗尘酒筵,第一次见到了卫灵妙卫公子,那个本应成为顾家女婿的人。

当护卫有一个好处,不用参与复杂的交际活动,更不用没完没了地劝酒、喝酒。

上官飞是二十多位贵公子当中年纪最小的,阴沉警惕的脸色和一惊一乍的行为,让很多人以为九少主已经不小了,而且有点毛病。

上官飞的确有点毛病,他那条被石块压过的左腿,虽然被神医保住了,却落下一点小残疾,当他慢慢踱步时谁也看不出什么,只要一加快速度,就会露出明显的不平衡,也就是从这个时候起,他养成了斜眼看人的习惯。

上官飞一直待在酒桌后面,没有跟着其他人一块出去迎接远道而来的客人,他也不感兴趣,什么督城官的公子、寻欢作乐的领袖,这些他都不在意,他只关注自己的安全,并且高度怀疑欢奴是妹妹派来监视而不是保护他的。

听了那么多传言再见到卫灵妙,顾慎为有点失望。

卫公子二十四五岁,身材颀长,相貌英俊,可是除此以外也没有更多的过人之处,全不似大家描述的那样放荡不羁,反而有几份温文尔雅,面对兴奋的新朋旧友,他只是淡淡地打招呼,特意在九少主桌前停了一会,互道久仰。

筵席从傍晚开始,除了有几位公子不胜酒力提前醉倒,其它一切正常,看样子,这将是一次典型的无聊虚伪的聚会。

将近二更,几位年长的公子告辞,卫灵妙遣散了随从,真正的狂欢才开始。

“高侯爷一生风流,最后为情而死,令人伤惋,令人羡煞,诸位,值此良辰美景,一起祭奠他一杯吧。”

卫灵妙当晚提出的第一条建议就是这样,众人起立,洒酒时的气氛很凝重,对得起那位英年早逝的侯爷,然后卫公子带头,所有人一起将酒杯狠狠掷在地上,摔得粉碎。

“老四,把婊子都叫出来!闷得都快生虫啦。”

卫公子这一句立刻将刚刚飘来的愁云惨雾一扫而空,公子们哄然叫好,他们颠颠地来参加聚会,可不是为了讨好督城官,而是想看看风流公子从中原带来什么新花样。

“老四”是孟家的四公子,孟明适的哥哥,跟卫灵妙是老朋友了,一拍桌子,“tmd,可不是,再等一会,端上来的就是老婊子了。”

眨眼之间,一群衣帽鲜洁的公子变成了满口污言秽语的色鬼。

婊子真的是被端上来的,数十名壮汉,两人一组,抗着巨盘进入筵厅,盘子上半躺着的是一丝不挂的女人,一共十九名,正好对应还剩下的十九位客人。

巨盘被放在筵厅中间,一圈圈摆好,壮汉躬身退去。

盘上除了女人还有酒壶酒杯等物,女人们做出种种姿势与表情,引诱周围男人的目光,尤其是坐在主位的卫灵妙,为了得到他的垂青,女人们使出浑身解数明争暗斗。

众人正目不暇给,另有一批舞女入内,在巨盘之间翩然而舞,慢慢褪去衣裳,与盘上的女人缠绵在一起。

吧嗒,不知谁手中的酒杯掉在地上,接着响声一连串,再没人对面前的美食感兴趣了。

就连不怎么喜欢女人的上官飞,也露出贪婪的神色,喉间不停地咕噜响。

顾慎为怀疑九少主这是在掩人耳目,这里没他什么事,杀手悄悄退出筵厅,来到湖边一个人凭栏静立。

月色皎洁,菩提园内知名的四色莲花入夜合拢,像一盏盏没有点燃的小灯,在平静的湖面上微微摇晃,与厅内传来的喧嚣形成极为鲜明的对比。

姐姐没有嫁给这个人最好,否则的话我也得杀了他,顾慎为如是想道,心情如湖面一般平静。

厅内的表演还在继续,一拨女人出来,另一拨女人进去,看样子许多公子都准备了节目,这将是一个狂欢纵欲的夜晚。

一群女人唧唧喳喳地走过去,兴奋地讨论着谁得到谁的注目,顾慎为没处可躲,干脆就站在原处,假装普通的孟府护卫,望向中心的几条小船。

“嘿,杨欢,你怎么在这儿?”

有人认出了他,顾慎为扭过头,“没事,里面太乱,我又不是客人。”

许烟微披了一件单薄的衣裳,脸上不知是抹了过多的胭脂,还是表演得太用力,比平时红得多,“倒也是,看着别人选女人,你心里肯定不好受,其实我可以单独陪你玩啊。”

许烟微眨眨眼睛,吃吃地笑起来,她心情很好,才不在乎杀手那副阴郁无情的样子,“那你刚才没看到我喽?”

顾慎为摇摇头,他的确没看到,那些女人几乎都一个样子,很难分清长相,而且,不得不承认,作为一个男人,他也跟别人一样,很难将注意力集中在面孔上。

“卫公子看中我了,我敢保证,今晚他一定会传我侍寝,杨欢,以后咱们就要在中原再见啦。”

许烟微转了圈子,丝毫不在意自己的身体裸露在月光下,咯咯笑着离开了,她的又一个计划迈出了成功的第一步,连“欢大爷”都能降到直呼名姓了。

这个身世悲惨的妓女倒是很乐观,顾慎为望着她的背影,忍不住笑了,不过他可不相信卫灵妙会带她离开璧玉城,那位公子一看就是风月场中的老手,断不会被一名妓女迷晕。

筵厅内的嬉闹声越来越响亮,似乎有性急的人按奈不住,顾慎为听到留人巷里常有的那种声音。

放纵的叫声、奔波的仆从、清冷的月光、圣洁的睡莲,顾慎为站在两个世界中间,分外怀念自己的刀与剑,在菩提园,是不准兵器进入的,他在胯部摸了一下,好像能突然变出什么东西似的。

“一群傻瓜。”有人懒洋洋地说道,这人斜靠在栏杆上,打量着少年杀手。

顾慎为毫无准备,不知道该怎么应对卫公子,犹豫了一会,才微微垂头,“卫公子怎么一个人出来了。”

“没意思。”卫灵妙撮起嘴唇吹一声口哨,向湖中心的小船发出了召唤,“几年没来,还以为璧玉城能有点新人,结果还是那样,人不同,招式相同,唉,现在的婊子也不如从前努力了。”

“卫公子见多识广,自然看不上这些庸脂俗粉。”顾慎为心想许烟微大概要失望了。

“庸脂俗粉也有美的一面,就是不要太多太浓,很少有女人知道适可而止,男人也不知道,大家只不过像猪狗一样打滚罢了。”

顾慎为跟这位卫公子说不上话,就像农夫跟围棋国手谈不到一块,好在小船靠岸了,他不需要接话了。

撑船的是一名身穿粗布衣裙的青年女郎,打扮虽然简陋,但熟练的微笑还是暴露出真实身份,这也是南城过来的人。

卫灵妙转到码头上,在女郎的掺扶下上船,然后回头发出邀请,“来,湖心赏月,离他们远远的。”

“我?”顾慎为觉得自己只是一名护卫,被卫公子偶然碰上说了几句话,似乎没有资格陪着上船游玩。

“嗯,为什么不呢?杀手也是人,对此美景,竟不心动吗?”

顾慎为心里硌磴一声,菩提园里护卫无数,杀手就他一个,卫灵妙说这话显然知道他的身份。

大概是为了那一百一十五万两银子,顾慎为想,于是登船,准备与卫公子展开一番较量。

青年女郎撑船离岸,卫灵妙钻进船仓,拿出一坛美酒和两只青瓷碗,半卧在船头,闭着眼睛,轻声哼着小曲。

顾慎为识趣地捧起酒坛斟了两碗,跪坐在一边,等着卫公子开口要钱。

船尾突然传来缥缈的萧声,与卫公子一唱一和,原来船上还有一名歌伎。

小船绕着湖心的明月兜了一圈,睡莲受到干扰,摇头表示不满,萧声却歇止了。

卫灵妙睁开眼睛,冲着杀手一笑,“你家主人可还好?”

顾慎为差点想一拳击中那张自以为是的英俊面孔,中原来的卫公子,这个差点成为他姐夫的人,玩腻了璧玉城的妓女,又对金鹏堡十公子产生了兴趣,在他心里,恐怕顾翠兰这个名字就不曾存在过。

(求收藏求推荐)

推荐热门小说死人经,本站提供死人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人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百零六章 卫氏 下一章:第二百零八章 拉拢
热门: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天才小毒妃 明朝败家子 大道争锋 凤逆天下 最强狂兵 花颜策 都市超级医圣 斗破苍穹之大主宰 逆天邪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