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诈尸

上一章:第二百零四章 再决 下一章:第二百零六章 卫氏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压在上官飞腿上的石头其实没多重,他要是镇定一点,不那么怕疼,自己也能推开。

三名杀手挪开石头,上官如帮哥哥草草包扎伤口,流花去牵出隐藏在附近山谷中的马匹,将九少主扶上去。

“我留下,你们走。”顾慎为说,需要一个人阻挡可能的追兵。

“不,一起走。”上官如比欢奴还要坚定。

“快,不能留在这里,四哥随时都会追上来。”上官飞比谁都着急,只想一路狂奔回到石堡里去。

荷女看了欢奴一眼,“走吧,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不会有事的。”她与流花护着双胞胎向东而去。

顾慎为则望向西面,那里有一名上官家的少主,可以让他杀死,事后很可能不受惩罚。

等了这么久,终于可以亲手讨回一点血债了!

他让马在附近自由吃草,从尸体上沾了一身血迹,然后躺在地上另一具尸体旁边,蒙上脸,手中握着出鞘的剑,眼睛望着天空,什么也不去想,直到听见急促的马蹄声。

十余名劲装客来到杀人现场,其中几个人只带着宽大的长剑,另个几个在长剑之外,还配着狭刀。

一名大汉跳下马,粗声粗气说:“上官若,你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大雪山可不是那么好骗的。”

阴冷的声音开口了,语气中藏着不屑,显然认为大雪山就是那么好骗,“难道你没看到,我的人也死了好几个吗?这是顶尖杀手做的活儿,大概是你的人漏了马脚,引来石堡的注意,早听我的,在村子里斩立决,就不会有意外了。”

“不对。”另一个声音反驳,“那些杀手虽然都蒙着脸,但我看都是十几岁的小子,还有小姑娘,跟上官飞带的杀手一样年轻。”

上官飞的杀手死在乱石堆中,现场一共有四具蒙面的“尸体”,一名剑客走过去挨个扯掉面罩,“都是小孩子,怎么搞的,他们怎么也死了?”

一名逃回村子的剑客接连“咦”了好几声,“真是怪了,我走的时候,他们可是一个也没死。”

“你逃的时候。”粗声粗气的声音加重语气纠正,身为大雪山剑客,竟然怕死逃命,实在是抹不去的耻辱。

上官若冷冷地轻哼一声,都快灭绝了,大雪山的人还在争论这种虚无缥缈的小事,待会没准还要为此打一架,死上个把人,甚至不用等敌人动手。

他催马查看尸体,没错,这些杀手估计才结束学徒生涯没多久,“这是上官如的杀手。”他终于明白了,“双胞胎都来了,还能追……”

“尸体”活了。

马匹喷出湿热的气体,顾慎为眼前一片迷茫,但他并非用眼睛寻找敌人的要害之处。

二十九式剑法就是从各个角度刺向同一个目标,顾慎为躺在地上,离坐在马背上的目标相距甚远,但这不影响他的出招。

鬼魅般的一剑刺出,顾慎为甚至没看清这位四少主上官若长什么模样。

少年一剑得手,立刻向荒野中的马匹蹿去,但只跃出一步,就感到来自脑后的威胁。

这是他一心防备的人,上官家每位少主都配有的“青面”刺客。

顾慎为需要一点时间,这是《死人经》剑法的小小漏洞之一,一剑之后内息总会微微停滞,如果第二个目标不是高手,自然没什么影响,如果下一剑要面对的是劲敌,必须让内息运行最少一次大周天。

他没有继续再向前跑,当他一跃的时候已经留出余地,脚尖一碰到地面,身子又蹿回原来的位置。

顾慎为与“青面”擦肩而过,那张清冷无情的面具如同死神的脸孔。

谁也没来得及出招。

上官若在马背上端坐不动,神情漠然,好像超脱于世界之外,对眼前发生的小小杀戮不感兴趣。

几名杀手与剑客还没有从“诈尸”事件中清醒过来,手已经握住了兵器,才拔出一半。

少年与青面的对决太快了,他们好像是一幅静止画面中唯一会动的人,刀与剑交叉而过,谁也没看清结果。

少年随即跳出一大步,地上掉落第一滴血,杀手与剑客们刚刚拔出兵器。

少年跃出第二大步,地上掉落第二滴血,杀手与剑客们的坐骑抬起前蹄。

少年纵身而起,跳在正在吃草的马背上,地上掉落第三滴血,青面像是没竖稳的木棍,笔直地向前摔倒,大雪山剑客发出怒吼,灵活的杀手们已经抛出飞刀。

顾慎为伏在马背上,疾驰而去。

剑客与杀手们一起看向上官若,等待他的指示,直到少年跑出数十步以外,众人才恍然发觉僵立不动的金鹏堡四少主已经死了。

顾慎为唯一的遗憾是没有斩下人头。

他在山口追上了上官如等人。

“得手了?”上官如问道。

“嗯。”顾慎为点点头。

“一切事情由我去向石堡解释。”

“嗯。”

顾慎为亲手杀死了一位少主,这种事只能由十公子来摆平,上官如在杀手们眼中失去了地位,但是在石堡里暂时还是独步王最宠爱的孩子。

四人日夜兼程,两天两夜之后回到了璧玉城,发现传言已经先他们一步到达。

整个璧玉城都听说了,石堡里的双胞胎遭遇大雪山剑客的伏击,双双被杀,独步王雷霆震怒,正聚集全部杀手,准备攻入大雪山。

双胞胎活着回来,吓了许多人一大跳,也让不少人深感失望。

孟夫人立刻派人下山询问情况,请出北城的孙神医给上官飞治腿,但是严厉拒绝了儿子回堡的请求,这是家族内斗的关键时期,退缩无异于自杀,哪怕两条腿全折了,也不能在试练期满前返家。

忠诚的仆人们不会传达坏消息,所以孟夫人无从得知双胞胎的真实状态,更不了解儿子上官飞已经彻底丧失了斗志。

上官飞龟缩在北城的宅院里,伤势好转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派清奴去向妹妹求和,他愿意交出一切地盘,甚至甘愿加入鲲社,只要妹妹能保护他。

上官飞的九名杀手死了八名,只剩下留守璧玉城的一位,他担心自己还会遭遇刺杀,那几个如狼似虎的哥哥,大概不会在意打破北城的秩序,他宁愿交出一切,表明自己再无意争权夺势。

表面上看,上官如的状态要好一些,没有被吓破胆,独步王的女儿竟然厌倦了杀人,这事也只有三名杀手才知道,他们不会泄露这个秘密。

她留在南城,向石堡派出的特使承担了一切责任,尤其是暗杀四少主,乃是她的决定与命令。

她本意是为了保护欢奴,结果却给自己挣来前所未有的声望。

“‘夺王之战’开始了。”璧玉城的居民们兴奋地切切私语,老一辈人突然成了抢手的谈话对象,人人都想知道上一次大战的详情。

现任独步王上官伐年轻的时候就是狠角色,所有经历过那次“夺王之战”的人都信誓旦旦地表示,自己当时就看好这位心狠手辣的少主,君不见,石堡里寡妇成群吗?想当独步王,首先就得对自家人绝情断义,十公子算是开了一个好头,没准金鹏堡真会破天荒地选出一位女堡主来。

少量有识之士对这些胡言乱语十分不屑,他们对愿意听的人说:“‘夺王之战’还早着呢,今王年富力强,还不到六十岁,谁敢夺位?谁有本事夺位?女人当独步王,哈,更是笑话,今王愿意,石堡里成百上千的杀手们也不愿意。等着看吧,这就是一次偶然事件,不会引发大战的,四少主算是白死了。”

少数人常常是对的,所谓的“夺王之战”果然没有发生,四少主原本就是孟夫人的对头,他的死只是更加削弱大少主那一派的力量,再也无法反扑了。

孟夫人倒是希望双胞胎能够发起大规模的报复,可是上官飞连房门都不肯出,上官如的心思谁也猜不到。

十公子接手了哥哥的全部地盘,鲲社与虬社又一次合并,这可没有表面看上去的风光,这意味着她要一家承担一百一十五万两的“平安符”。

三名杀手替她承担了一切事务,顾慎为借着十公子的“余威”,当机立断,带着二十名最精锐的刀手,走遍了几位少主在南城的所有据点。

就是这些据点,名义上被送给了双胞胎,其实各为其主,不肯将最核心的权力交出来,也拒绝提前交付每月的例银。

顾慎为第每次都会多带一柄刀,放在管事者的桌子上,耐心地解释十公子的命令,“要么收下刀,要么交出一切。”

第一个屈服的是四少主的据点,主人已经死了,活着的人自然没必要效愚忠,据点被撤消,所有人都合并到鲲社,存下的银子全数交出来。

另外几位少主的据点稍显强硬,露出抗拒到底的意思来,直到顾慎为当众砍下一名管事的头颅,事情才变得顺利。

还没有外人看出十公子的变化,顾慎为要趁这个时机,借助鲲社的名义壮大力量,野马建立刀客队伍的计划他还记在心里,打算照做,所以,当鲲社终于收齐一百一十五万两的贿银时,他对这笔钱的用处另有想法。

他做好了将与收钱人发生冲突的准备。

(求收藏求推荐)

推荐热门小说死人经,本站提供死人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人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百零四章 再决 下一章:第二百零六章 卫氏
热门: 狐狸精饲养指南 我被金主扫地出门之后 灭顶之灾 一张俊美的脸 上将夫夫又在互相装怂 大戏骨 波洛圣诞探案记 三毒 魔道墙角被我挖塌了[重生] 包青天:沧浪濯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