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再决

上一章:第二百零三章 村子 下一章:第二百零五章 诈尸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上官如不明白自己这是怎么了。

她在石堡见过无数血淋淋的场面,从未感到过害怕,甚至对此兴志盎然,在她还不会说话时,就在母亲怀里冲着杀人者拍手嘻笑,由此得到父亲的极大欢心,戏称这才是真正的独步王之子。

她亲手杀过人,她站在楼上隔岸观看火烧虬社、刀斩人头,无动于衷,心中没有一丝犹豫。

可她现在,竟然没法杀一名陌生的大雪山剑客。

她的每一刀总是偏离要害,时常从目标身边划过,她不忍见到活生生的脸瞬间失去活力。

雨公子死了,带走的不只是两人之间的友谊,还有上官如最热情也最无情的那一部分。

哥哥上官飞意外出现在乱石群中,更让她心慌意乱,她最不愿意见到的人就是他,尤其是在需要进行生死判断的场合,她能感觉到杀手们对主人的期望与压力,却不知道能否满足他们。

悬崖上的乱石砸死砸伤不少人,剩下的剑客在死了一半以后彻底乱了阵脚,不再追着杀手兜圈子,五六个人纵马向西逃亡,杀手们没有追赶。

天就要亮了,上官飞的惨叫声持续不断,“妹妹,是你吗?快来救我啊,我被压住了,我的腿……”

上官如收起刀,心情复杂,她又要面临杀与不杀的抉择了,心中却对此极度厌恶,若不是情绪波动,她本该早一点发现身后的危险。

当她觉得事情不对,握住刀倏地转身时,正看到自己的一名蒙面杀手挥着狭刀砍过来。

这是她信任的属下,保护她后背的人,这时却要杀死不争气的主人。

上官如心中的惊骇像一块沉甸甸的石头,拽着她坠下深渊,她还来得及拔刀,但是手却僵住了。

在那一瞬间,她没有想起父母、雨公子、欢奴这些人,也没有回忆一生中的美好与痛苦,她只有一个念头:原来死亡如此可怕。

死亡如同她的刀,擦身而过。

决心弑主的杀手高举狭刀,腰身突然一挺,直直地倒下,后心插着一支箭。

流花从远处走过来,手中还拿着弓箭。

哥哥的呼救声还在耳边回荡,她却什么也听不到了,眼前发生的一幕幕场景让她难以理解,只能观看,做不出任何反应。

欢奴冲过来,轻声说出一句她同样无法理解的话,“野马要杀你。”

野马真的背叛了?上官如扭头看那个长相奇特的杀手,他曾经效忠于雨公子,即使有过自相残杀的罪过,也得到了主人的原谅,他真要弑主吗?

野马扯掉面罩,脸上的表情是愤怒与不解,握着刀,在流花与上官如之间扫了一眼。

他愤怒的是自己被欢奴出卖了,原定的计划是借机杀死上官如,栽赃给大雪山剑客,为此他们放过了几个人,留着当作报仇目标,至于不期而至的上官飞,则是意外的奖励,是的,他也有事后解决欢奴的想法,可是没想到欢奴竟然抢先出手。

他不解的是流花怎么会倒向欢奴,他才是天生的杀手领袖,势力也强过对手,流花亲口向他承诺过最后时刻会提供帮助,结果那只是一句谎言,他从未遭受过背叛,被他选中的每一个人都会誓死效忠,所以背叛对他来说分外的苦痛。

他可以装作对一切不知情,但他的神情已经暴露了一切。

就在他犹豫的一小会,荷女已经杀死了另一名杀手,还剩下一个,似乎想要逃跑,被流花一箭射中,倒在一片尸体当中。

野马则留给了欢奴,他们还有一次未完的决斗。

野马昂起了头,他不会退缩,也没有恐惧,更不会因计谋败露而羞愧,他从来没有在内心里将任何人视为主人,即使是雨公子也不例外。

即使他能说话,这时也不会当场揭穿欢奴的真面目,这个奴才出身的杀手背叛了一切人,野马唯一想做要做的事情就是杀死欢奴。

他曾经有过一次机会,在月试中他一刀砍中了欢奴,如果当时再狠一点,完全可以补一刀,野马不后悔,握着刀,迈步走向敌人。

顾慎为与荷女商量的结果是,野马的威胁比上官如更大,“雪山帮”彻底铲除“臂奴帮”的计划从未改变过,无论野马表达过多少次歉意,早晚还是会继续下手。

两人表面上没有追究野马的行为,那是因为心里已经决定要先下手为强。

流花是一个变数,这位神射手倒向谁都是一大助力,荷女能拉拢到他的理由很简单,“雪山帮”已经很强大了,加入其中只能起到很小的作用,而残破的“臂奴帮”,会将他视为最重要的盟友。

顾慎为也将面罩拉下来,手中握着剑,没必要掩饰武功了,野马并非他的灭门仇人,但他同样渴望着这一次决斗,野马砍出的伤疤还横在他的胸前,那是最深的伤口,到死也不会愈合。

上官如看着自己属下最得力的两名杀手步步接近,脸上漠无表情,那不是无情,死亡的阴影仍笼罩着小姑娘,她已经失去了决断能力,何况那两个人随便地走着,一点也不像要进行生死决斗,倒像是互不相识的路人。

从刺客倒下到现在,不过是一转眼的工夫,被乱石砸中的上官飞对周围的事情全然无觉,只是一遍遍地呼唤“妹妹”。

上官如突然清醒过来,她得去救哥哥,这个念头刚一转动,欢奴与野马同时出招了。

同样学的是金鹏堡武功,野马的刀法让十公子自愧不如。

武功是死的,人是活的,同一种武功一百个人学就有一百种水平,野马显然属于最顶尖的那一层,招式没有特别的变化,只是速度快得不可思议。

欢奴的剑法则让上官如莫名其妙,那一剑根本就没有任何动作,好像她的记忆瞬间丧失了一小段,只留下握剑与刺中两个短暂到极致的场景。

一招交过,两名杀手立刻分开。

上官如没有看清两人的路数,但她知道谁胜谁负。

欢奴扭头看了一眼肩头的伤口,有鲜血渗出来,跟上一次野马造成的创伤相比微不足道。

野马在脖子上拍了拍,他没有死,只是被什么东西“叮”了一下,几乎没有流血,但他的感觉很奇怪,好像身体里有什么很重要的东西,本来被一根细线吊着,现在细线啪的一声断了。

野马后退一步,吐出一口气,随之离开身体的还有丹田里的一部分内息,他心中开始惊慌了,这是什么邪门的剑法,竟然能击散对手的内功?

顾慎为也有点慌乱,他只有一招剑法,没能杀死野马,就意味着下一剑很可能死的是自己,在他的剑下,所有对手都是一击必杀,他无从知道自己已经破了野马的内功。

上官如暂不理睬哥哥的呼救,走到两名杀中间,面对着野马,盯着对方的眼睛,看了一会,“你可以走了。”

“不。”流花脱口叫道,他手中还握着弓箭,有把握杀死甲辰学徒中最顶尖的杀手,斩草除根,这是他被灌输的最重要原则之一。

上官如仍然盯着野马,“让我来决定吧,给叛徒一条命,我不想再杀人了。”

她就像一个小孩子,玩腻了某个游戏,不管别人的兴致有多高,自己决定退出了,而且义无反顾。

她就是一个小孩子。

顾慎为看着她的背影,心里莫名其妙地叹了口气,同样是十四岁,上官如还能重回孩子的身份,石堡里的学徒们却只能一条路跑到底,终点是各种种样的死亡方式。

野马不能说话,即使能开口,他也不会感谢,他是叛徒,可是也被别人出卖了,这个主人既软弱又愚蠢,看不到身边的人全都怀有二心,沉默即是对她的最大惩罚,至于欢奴,他们的决斗还没有结束。

野马转身向北面的草原走去,狭刀入鞘,不做防备,内力还在随着每一次呼吸而减弱,如果有人追上来,他没有还手之力。

野马越走越远。

荷女看了一眼顾慎为,这是大好的机会,除掉双胞胎,还来得及追杀野马,事后他们可以去投靠上官怒,八少主十有**会提供保护,他早已对从前的盟友孟夫人失去了信任。

顾慎为微微摇头,双胞胎彻底毁掉了,更好控制,借着这次事件取得的信任继续向上爬,没准能通过孟夫人接近到独步王,那才是顾氏灭门的最大元凶。

兄妹二人谁也没有嗅到周围的空气中飘浮的背叛气味。

上官飞的嗓子都快喊哑了,终于等来了上官如,“妹妹,好妹妹,救我,我把一切都给你,以后什么都不跟你争了。”

一块巨大的石头正好压在上官飞的右腿上,暂时没性命之忧。

“你怎么会来?”上官如明知道最后还是会救出哥哥,可是心中还在犹豫。

“我、我想做点事情让大家看看,谁都瞧不起我,说我懦弱可欺,就连杀手们也在偷偷地嘀咕着,妹妹,他们都是狼,主人如果不是老虎的样子,他们就要一口吞了你,我害怕,妹妹,我害怕,我要回石堡……”

上官飞只顾着自己的伤痛,没有注意到刚才那一幕,上官如却被哥哥的话说动了,她那么信任野马,结果却差点被“咬”死。

杀手都是狼,主人一露出软弱的漏洞,就会引来撕咬,上官如忍不住回头看着仅剩的三名杀手,恍惚间分不清他们是人还是狼。

上官飞握着自己的腿,想将它从石头下面拽出来,可是又怕疼,眼泪簌簌地掉落,“妹妹,快点救我,咱们得马上离开这里,设陷阱的人是四哥,他还在那个村子里,一会就要追上来了。”

(求收藏求推荐)

推荐热门小说死人经,本站提供死人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人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百零三章 村子 下一章:第二百零五章 诈尸
热门: 汉乡 元尊 都市超级医圣 牧神记 黎明之剑 花千骨Fresh果果 永恒圣帝 长宁帝军 他的小草莓 极品家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