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章 利用

上一章:第三百三十九章 收买 下一章:第三百四十一章 逃跑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康国王子被金鹏堡收买,立刻让上官飞占据了极大的优势,他手里握着八张选票,即使去除那三个不知名的左右摇摆者,仍然剩下五票,只需再拉来一票,即可立于不败之地,拉来两票,就是板上钉钉的石国驸马。

反观楼兰王子,只拉到七票,其中还有三票极不可靠,除非全都收归己有,才能在竞争中获胜。

胜负未分,小小的驿站成为阴谋集中的市场,一名普通奴仆的的普通眼神,也可能引发一连串的猜疑与斗争。

投票前的最后一天,又有两名摇摆人被挖出来,他们是不同部落的酋长之子,心思虽然单纯,脑子却一点不笨,老早就等着坐地涨价,康国王子成为他们眼中最好的榜样:得不到公主,也要从大国手中抠出足够多的金银来。

楼兰王子与中原特使背水一战,金鹏堡在收买康国王子时却伤了不少元气,于是,经过半天的讨价还价,双方各抢得一人,票数变成七比六。

还剩下唯一一位摇摆人,总也不肯露面,他的表态将决定是金鹏堡大获全胜,还是双方打成平手,继续下一轮比试。

顾慎为仍然两面讨好,他知道,这个把戏玩不了多久,中原与北庭正在对手中的每一位投票人严加询问,过不了几个时辰,就会发现龙王的真面目。

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所以,那天剩下的时间里,他比任何人都要忙碌。

他首先见的人是上官飞,决定向他透露一些很重要的“事实”。

“传言说我要对金鹏堡大开杀戒。”顾慎为一见面就吓了上官飞一跳。

“这个、这个只是传言,龙王自然不会大开杀戒,尤其不会对我下手,呵呵,大家都看到了,咱们亲如兄弟……”

“你想得太简单了,人们完全可以说,我是在掩人耳目,为的是推卸杀人罪名。”

上官飞当然明白这个道理,这几天来,争夺投票人的事情,他都交给手下的随从和北庭特使全权代办,自己担心的就是这个“传言”,“龙王听说什么了?”

顾慎为盯着上官飞,寻思了一会才说:“这桩阴谋要不是牵涉到我,我是不会告诉你的。”

上官飞的声音发颤了,“我明白,就算是敌人,偶尔也有同舟共济的时候,咱俩现在的状况就是这样。”

顾慎为严肃地点点头,“中原特使要杀你,时间就是明晚,然后他会把罪名加在我头上。”

上官飞真的惊讶了,他觉得自己一直对阴谋的全部内情了若指掌,可龙王说的话完全不在他的预料之内,“这不可能,中原……”

顾慎为生硬地打断上官飞,以不容置疑的语气将“事实”塞进对方的脑子里,“你说了,敌人也有同舟共济的时候,中原与独步王已经达成协议,将由上官怒继承王号,所以独步王不再需要你和上官鸿,中原也不再需要大雪山。杀死你们俩,栽赃给我,这是一箭双雕的妙计。”

“八哥?父亲要让八哥……”上官飞初时还不肯相信,话说到一半,却想起许多迹象,似乎证实了龙王的说法,“没错,八嫂这些日子里一直很活跃,气焰也很嚣张,她一定知道些什么,可是八哥一旦回堡,怎么会放过她?她跟父亲……”

“一切都是利益,上官怒要借助罗宁茶与独步王通话,自然要给她很多许诺。”

上官飞信了七八分,因为他早已猜到父亲要对自己下死手,“哈。”他紧张地干笑一声,“这就是上官家,兄弟相残,父子互杀,我还以为母亲总能劝服父亲。”

“孟夫人在独步王面前也不比从前了。”顾慎为指出这个残酷的事实,好像他对石堡里的一切事情都非常了解。

上官飞脸色苍白,呆坐了一会,“这么说,无论咱们表面上关系有多好,父……独步王与中原还是要对我下手?”

顾慎为点点头。

“龙王怎么会知道得这么详细?”上官飞警惕地问道,对龙王,他总是存着十二分的不信任。

“中原特使身边的人向我泄秘,他告诉我说,特使从中原调来十名顶尖高手,混在那五十名亲兵当中,你想想吧,隐藏行迹的十名高手,难道只是为了暗中保护特使?他代表中原,谁敢碰他一根汗毛?”

上官飞用发汗的手掌在椅子扶手上蹭来蹭去,咬着嘴唇,半天没说话,突然抬起头,“龙王已经有解决办法了,是吧?”

他的眼神与其说是期待,不如说是哀求。

顾慎为缓缓点头,这是说服上官飞的关键时刻,不能露出丝毫破绽,“可是我需要你的帮助,这也是我向你说出实情的另一个原因。”

上官飞啪的一掌拍在扶手上,力量过大,几乎将半张椅子拍成碎片,急忙起身,尴尬地笑了笑,“龙王请说,既然大家已经坐在一条船上,我肯定倾力相助。”

顾慎为没有马上开口,他也站起身,来回踱了几步,似乎在进行通盘考虑,“当前最紧迫的危机是中原特使带来的那十名高手,他们最迟明晚就会动手,咱们必须先发制人,今晚就得除掉他们。”

“今晚?在驿站里杀死他们?这、这不是在向中原宣战吗?”上官飞想要坐下,可是椅子已经倾斜,他只能在桌面上轻抚了一下,强迫自己的双腿站立着。

“当然不能在驿站动手。”顾慎为的声音越发坚定,开始带有命令的口吻,他要让上官飞没有选择,“中原特使身边有我的人,他今晚就会逃出驿站,躲进王宫,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十名高手中的大部分都会去追杀他,到时……”

上官飞眼前一亮,“龙王妙计,中原高手死在石国王宫里,就跟咱们都没关系,特使甚至很有可能不承认那是他带来的人。”

“我需要你的人来设这个陷阱。”

“龙王……自己不能动手吗?”上官飞神情狡猾,他更愿意置身事外。

“不行,我带来的人太少,凭我自己杀不了那么多高手,而且,我现在还不想跟中原公开决裂。必须是你的人,最好的杀手,你最信任的属下。”

龙王的声音变得很严厉,隐隐透出指责与不满的意味,上官飞身子微微一颤,“我能派出二十个人,他们都是母亲指派的杀手,应该忠于我。”

“很好。”

顾慎为将行动的具体时间、埋伏地点详细说了一遍,上官飞很聪明,只听一遍就记得清清楚楚,但他心中还是存着巨大的担忧,“除掉这些高手,只是权宜之计,父亲……独步王既然决意要杀我栽赃给龙王,恐怕不会轻易放弃。”

“独步王的用意不过是想将破坏停战协议的罪名推到我身上,这很容易,公主定婚之后,大雪山很快就会向金鹏堡再次宣战,到时候,他就不需要理由了。”

上官飞松了口气,他跟龙王是敌人,可他心里的话似乎只能向这位敌人倾诉,“我不明白,父亲明明很喜欢我和妹妹的,母亲虽然不像从前那么受宠,可也一直掌握大权,他为什么要下这种狠手?栽赃给龙王,也不用非得杀我啊,随便一个杀手,或者上官鸿,都行啊。”

“独步王肯定有他的理由。”顾上为知道理由是什么,但他不想现在告诉上官飞。

上官飞颓然叹气,早在还没有从金鹏堡出发的时候,他就已经通过母亲的暗示和种种微小的迹象,判定父亲要杀自己,虽然他想了许多应对计划,可唯有一件事,心里怎么也想不明白,父亲为什么如此心狠手辣。

难道就因为我这些年来太软弱?上官飞悲愤地想道,对“独步王之子”这个称号充满了厌恶,他强迫自己缓和心情,说:“我去安排杀手。龙王请稍留一会,我妹妹想见你一面。”

顾慎为已经准备离开,他还有许多事情没做,可他犹豫了一会,做出的回答却是“好”。

上官如冷着脸,好一会没说话,顾慎为想问她知不知道自己也是独步王定下的牺牲品之一,但还是忍住了,“你想见我?”

“嗯。”上官如抿着嘴,看了一眼被哥哥拍碎的椅子,“我……你能不能对我说一句实话?”

“什么实话?”

“你跟上官飞到底在搞什么名堂?他脑子里有个幻觉,总以为父亲要杀他,你在通过这一点利用他,是不是?”

“利用?”顾慎为冷笑一声,“你哥哥的聪明才智,你不是没有领教过,我们两个谁在利用谁,还不一定。”

上官如看着顾慎为,漆黑的眸子由冰冷渐渐变得柔情,好像冬春夏秋依次走过,每一季都在他心里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你就没想过……”

顾慎为生硬地打断她,他以为自己冷酷无情,可是仍然没有做好准备迎接她的这句话,“没有。”他说,“我要斗争到底,杀尽一切仇人,而且,我还要当石国驸马。”

顾慎为冲出房间,让暮冬半融化的寒风在脸上掠过,心中充盈着残酷的骄傲,他早已不是欢奴,而她也不再是十公子,杀戮即将开始,他决不允许自己有一丝的犹疑。

唯有上天知道,他在折磨她的同时,也在折磨自己。

(求收藏求推荐)

推荐热门小说死人经,本站提供死人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人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百三十九章 收买 下一章:第三百四十一章 逃跑
热门: 我不做人了 小蛋的異想世界 人生得意无尽欢 少年侦探1:魔幻图书馆 好一个骗婚夫郎 巧克力游戏 暗黑者外传:惩罚 道君 一剑斩破九重天 掌中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