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三章 神功

上一章:第三百三十二章 魔功 下一章:第三百三十四章 投降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场比武更像是荷女一个人的表演。

她不敢再用《死人经》剑法,可是从第一招开始就花样百出,掌、指、爪、拳,拍、戳、抓、捶,每一招不等用老,立刻换下一招。

荷女的招数并无新奇之处,晓月堂擅长的是奇门邪术,在拳脚方面,甚至不如派生出来的大荒门,在荷女看似无淡无奇的动作里,无不藏着针药一类的物品,有时还会射出极细微的暗器,好像在变戏法。

与之相反,法延的应对翻来覆去却只有一招:拳头直直击出,没有任何变化。

老和尚身形枯瘦,拳头比小孩的大不了多少,似乎没多少力量,出拳也不迅捷,可是拳拳有效,竟然逼得荷女难以近身。

荷女是杀手,在这种面对面的比武中不占上风,内力只恢复不过三四成,在对方越来越强的劲力逼迫下,只能步步后退。

十几招之后,她已经与和尚隔着七八步,除非拔剑,再没有办法伤到和尚分毫。

顾慎为隐约认得法延的招数,与莲叶一样,老和尚用的是隔空传劲,拳头虽然没有接触到目标,内劲却已传到对方体内。

顾慎为手上蓄劲,随时准备握住刀柄,他在等待荷女发出暗示,两人在战前互视的一眼中,已经定下计划,由荷女将法延引到顾慎为的攻击范围内,他会选择时机偷袭。

可是荷女似乎身不由己,只能朝一个方向后退,引得法延反而离顾慎为越来越远。

荷女突然住手,单腿跪下,“法师神通广大,小女子甘愿认输。”

顾慎为手指微动,他跟法延相距十余步,并非最佳距离,但他已经没有多少选择,要么现在动手,要么跟荷女一样,与老和尚面对面比武。

几名和尚身子向前一倾,顾慎为放弃了进攻计划,对方防守严密,他没有成功的机会。

接着,他意外地发现荷女竟然是真心认输。

“女施主感觉还好些吗?”

“法师慈悲,我已经恢复六七成了。”

此言一出,观战的和尚们惊讶,顾慎为更是大吃一惊,荷女依靠丹药与混神大转,勉强结束走火入魔,内功大为受损,何以与老和尚打了一仗,反而恢复得更快?

“老衲有个不情之请。”

荷女知道法延的意思,站起身,走到已经将自己挠得遍体鳞伤的断生道人身前,拿出一粒药丸,“张嘴。”

断生道人强忍痒痛,跪地张嘴,任凭荷女将药丸弹进去。

顾慎为注意到那药丸似乎是绿色的,与凝血定脑丸一模一样。

药效极快,断生道人痒痛渐消,可是全身力气都已耗尽,躺在地上低声哼哼。

救下断生道人,很是违背荷女本意,她对和尚说:“此人是独行大盗,烧杀淫掠,无恶不作,法师为何还要放他一条生路?”

法延微笑不语,荷女明白他的意思,她自己就是杀人如麻的魔头,和尚连她都放过了,何况一名独行大盗。

“世上并无恶人。”

老和尚好一会才冒出一句,荷女没说什么,顾慎为在一旁却忍不住哼了一声,“若无恶人,那些恶事又是谁做出来的?难道有些人就该死吗?”

这是一番奇怪的对话,普通人眼中的“恶人”是龙王与荷女,“善人”是法延,为“恶”辩护的却是后者。

法延轻轻摇头,“没人该死,这世上也总有数不尽的恶事,可为恶之人常有善念,你看那抢劫的人心中或许想着用这钱养活老母,强横无赖之徒或许更讲兄弟仁义之情,一战万骨枯的将军追求的是尽快结束战争。”

老和尚停顿片刻,继续说下去,“不忘深仇之人必有大爱,由爱生恨,即是以善养恶。世人为善而做恶,没有人为恶而做恶。人人皆有一颗善心,偶尔为魔念所执,刻意曲解为善之道,才做下那些恶事,所以佛法有云‘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顾慎为知道自己对法延的厌恶从何而来了,当你正在强迫自己做一件违背本意的事情,眼前却站着一位知情者,像是一面镜子,虽然不加干涉,却照出自己的丑陋与肮脏,你如何能够不牵怒于镜子?

“都一样。”顾慎为脸上青筋暴露,心内的愤怒正处于失控的边缘,“不该死的人还是死了,该杀的人还是得杀。”

他与荷女对视了一眼,心中的愤怒立刻消失了。

荷女表情如此平静,似乎全盘接受了老和尚的说法,又像是无动于衷,顾慎为发现自己落入了圈套,无谓的愤怒是承认失败的另一种方式,他不能顺着法延的思路走下去。

“和尚说得极是,小子无礼了。”顾慎为语气真诚地道歉,“法师所言玄理深奥,在下一时参悟不得,还得慢慢想。”

法延垂目微微躬身,接受龙王的致歉,心中明白,不能只靠几句话就让这两个魔头回心转意。

那边,断生道人已经恢复正常,身上衣服丝丝缕缕,没一块完整,头发披散着,不像道士,倒像是疯癫的乞丐。

他的眼中充满怒火,对法延那番话左耳进右耳出,根本没有在意,向沙漠深处蹿出里许,才放声叫道:“咱们后会有期!”

荷女低声一哼,“很快的。”

她与顾慎为对老和尚虚与委蛇,站在法延身后的弟子莲青却深受触动,“师父,我念着兄弟之情是善,想杀龙王报仇即是为恶,善就是这样变成恶的。”

法延伸手按在徒弟头顶,只言不发。

莲青既明白又糊涂,想要放下屠刀,可是看到龙王好好站在一边,心中怒火却无可遏制,终于吼了一声,扑通跪下,“弟子无能,彻悟不得,请师父责罚。”

法延叹了口气,“既然你能走动了,咱们还是继续赶路吧。”

莲青明白师父的意思,不想让他多受刺激,于是站起身,默默点头,抢先进入帐篷,背起沉重的行囊,带头向南方走去,不再回头多看一眼。

和尚们动作极快,迅速拆掉两顶帐篷,鱼贯而行。

法延走在最后,深施一礼,“请两位看在老衲薄面,尽量少伤无辜。”

在老和尚心目中,数里之外的百余名强盗,比不上眼前的两名年轻人。

顾慎为没吱声,荷女还礼称是,在和尚将走未走的时候问:“法师刚才施展的可是须弥芥神功?”

“神功称不上,它的名称确是‘须弥芥子动心咒’。”

老和尚说罢,颇有深意地看了两人一眼,走在徒弟们身后,渐渐消失在夜色中。

“和尚的内功对你我二人很有好处,我在晓月堂的一本书中看到过对须弥芥神功的描术,没想到它对无道神功竟有这么大的补益。”

等众僧走远,荷女向顾慎为做出解释,她在与法延比武时,每承受一次和尚隔空打来的拳劲,就感到有一股温热之气进入丹田,化解其中的冰寒之苦,比武结束,她不仅没有受损,反而恢复得更多。

顾慎为明白了荷女的意图,她对和尚的神功感兴趣了,其实他又何尝不是,“小心。”他提醒道,“别中了和尚的奸计,又拿到一本《断执论》。”

《断执论》是莲心法师发明的经文,专能去除杀心,莲心是法延的徒弟,这派僧人都有一个共同特点,爱管闲事,喜欢收“恶人”为徒,莲心身边养着老虎,莲叶、莲青从前都是大盗,顾慎为不得不对法延的目的心存警惕。

“总有办法拿到真正的神功。”荷女已经下定决心,她刚刚经受过走火入魔之苦,对破解之法比顾慎为更上心。

“你的混神大转也不错,恢复得很快。”顾慎为抓住机会,荷女说过会将一切都告诉他,可能过不了多久就会改变主意。

“我盗出《无道书》,立了大功,堂主将这套功法传给我,它能让我迅速恢复功力,只要……身边有活人,一离开沙漠,我就把它写出来给你。”

荷女的目光是真诚的,顾慎为当初就是因为太相信她,才会毫无戒心地修行无道神功,导致走火入魔,所以他说了一声“好”,再没有别的表示。

两人收拾行李,准备骑马冲出包围,迎接一场恶仗,那群强盗不会为难和尚,却不会放过他们。

一道人影跑过来,离着老远就跪在地上,“仙姑饶命!仙姑救我!”

是衣裳不整的断生道人,他跑出没多远,就感觉到内息不对,坐在地上运转一周,立时目瞪口呆,知道自己一时慌乱还是中了对手的阴招,犹豫再三,只得又跑回来求饶。

荷女端坐在马背上,有点心疼那粒凝血定脑丸,要不是为了敷衍老和尚,她绝不会在断生道人身上浪费如此珍稀的神丹。

“我是龙王护卫,你向我求饶干什么?”

断生道人醒悟过来,膝行至龙王马前,“龙王,让我加入大雪山吧,断生道人从此给您当走狗,随您驱使。”

断生道人也算是有名的独行大盗,吃了一粒药丸,竟然如此低声下气,顾慎为对晓月堂的邪术更加警惕了,“你想加入大雪山,就先说实话,你们来杀我,金鹏堡给你们什么好处?”

“金鹏堡?”断生道人抬起头,露出惊讶的表情,“我没听说有金鹏堡的人参与屠龙……这事,是贺三才把大家撺掇在一起的,说是取得‘盗王’称号之后,会得到某方势力的公开承认,他没透露详情,但我们私下里都觉得,这方势力不是中原就是北庭。”

顾慎为知道是哪一个。

(求收藏求推荐)

推荐热门小说死人经,本站提供死人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人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百三十二章 魔功 下一章:第三百三十四章 投降
热门: 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汉乡 长安十二时辰 牧神记 大道争锋 遮天 永夜君王 古董局中局 最强妖兽系统 彬彬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