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章 反噬

上一章:第三百二十九章 报仇 下一章:第三百三十一章 挑战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荷女被《死人经》剑法反噬了。

两人本想先发制人,结果陷入更尴尬更危险的境地。

《死人经》勇往直前,务求一击毙敌,其间没有任何回旋余地,荷女突入帐篷,那一剑虽然命中法延,但是和尚的武功实在超乎她的预料,未能杀敌,反而被敌人内功回震,挟卷她本人注在剑上的大半功力,直袭丹田。

她现在正承受着与顾慎为走火入魔时差不多的痛苦。

“我没有时间了。”荷女冻得嘴唇发白,勉强保持镇定,声音却在发颤。

顾慎为心中没多少同情,就是因为荷女,他每隔一段时间才要承受冰锥刺身之苦,“生不如死。”他说,“最痛苦的时候,你连自杀的力气都没有。”

荷女抬头看着龙王,目光透澈而宁静,似乎想要说什么,可是已经没法开口,她的全部力气都用在对抗对那一股股从丹田里涌出的冰寒之气。

两人对视了一会,顾慎为单腿跪下,小声说:“放弃其它经脉,只守住心脉,这样会更痛苦,但你不会死。”

荷女的目光停留在他的脸上,突然握住他的手,手指冰凉微颤,“关商。”

她只能吐出这两个字,顾慎为明白她的心意,“我不会让关商靠近你的,我会一直守在你身边。”

荷女曾经说过,她不信任晓月堂里的任何人,顾慎为的回答让她稍感心安,松开手,闭上眼睛,脸上的痛苦之色越来越重。

顾慎为掏出两小团棉絮,塞入荷女耳内。

荷女曾经提议两人互相担当护法,顾慎为当时没有明确表态,没想到在这之后最先需要帮助的是她。

他看着正在运功的荷女,看着她微微扭曲的面孔,忍不住想这是一个多好的机会,晓月堂与大雪山的合作只是权宜之计,两家早晚还会是敌人,荷女的剑法已经超过他,此时不除,必有后患。

她将直接从冰山之上坠入地狱,甚至不会知道是谁动手。

顾慎为握住刀柄,心中已经感觉到五峰刀在脖子上划过时的轻微阻力。

他跪坐在荷女身边,终于降伏了心中的杀机,荷女与晓月堂对他暂时还有用处,而且无可替代,他得习惯与敌人同甘共苦。

何况,荷女身上还有许多他不了解的秘密,比如她为什么能毫不顾忌的用剑。

顾慎为每次对抗入魔要花六个时辰,前两个时辰最为关键,不能受到任何干扰,可是直到天光大亮,两个时辰已经过去,荷女也没能睁开眼睛。

她遭到的反噬比想象中更严重。

营地里的各支队伍正准备开拔,林小山与关商几次在帐外询问,顾慎为都没有给出明确的命令。

等到金鹏堡一行人已经动身,顾慎为走出帐篷,叫来林小山与关商,命令两人带着队伍先走。

两人非常惊讶,关商似乎知道事情不妙,躬身应是,等她退下,林小山忍不住问:“龙王,发生什么事了?要不要我留下几个人?”

“不用,好好保护她到石国。”

大雪山的队伍里藏着许烟微,为了方便,由姜服侍她,这两人不会武功,不能留在危险之地。

林小山心中疑惑仍未稍解,但是没有再追问,回去命令剑客们起程,留下四匹马,栓在龙王帐前。

营地里越来越空荡,许多人都发现龙王的帐篷没有动,互相交头接耳,猜疑不定。

龙王不是唯一留下的人,就在不远处,四谛伽蓝的两顶帐篷也没有收起,法延与莲青都受了重伤,同样无法上路。

直到中午,荷女仍未睁眼。

顾慎为守在她身边,只喝了两口水,同样闭目,蓄养精神,准备迎接迟早会来的袭击。

第一位客人是旁边帐篷里的和尚,“龙王,师父请您过去。”

顾慎为走到门口,回头看了一眼荷女,低声说:“抱歉,我不能出帐篷。”

外面的和尚哼了一声,显得很不高兴。

过了一会,法延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奇怪的是,他明明肋部受伤,说话仍底气十足,不像是难以行动的样子,“那位朋友的内伤可还好?”

法延知道自己震伤了刺客,顾慎为没法掩饰,只能说:“还好,休息一阵就能恢复。”

“老衲可以助她一臂之力。”

和尚内功深厚,对除魔很可能有帮助,顾慎为却不敢答应,他与荷女都是疑心极重之人,轻易不愿接受别人的帮助,“多谢法师,她暂时无碍,不敢劳动法师。”

“如有需要,龙王尽管随时开口。”

法延的态度变得有点突兀,昨晚他还坚决婉拒与龙王谈交易,今天却来主动示好,顾慎为不得不保持警惕。

“好。”他说,外面很快没声音了。

午时过去不久,第一拨袭击者到了。

接近二十人,正是昨晚最先过来观战的那群“商人”,他们跟随大队开拔,去而复返,对自己的目的不再加以掩饰。

顾慎为掀开帐帘一角,看到“商人”们停在百步之外,很快,一名虬髯大汉拍马上前,对着和尚们的帐篷大声说道:“庄强,你还活着吗?”

“师弟正在疗伤,你不要乱吵。”一名僧人钻出帐篷,语气生硬地回道。

虬髯汉轻哼一声,直接向帐篷里喊话,“庄强,你还要不要报仇?龙王已经受伤,就躲在帐篷里,这是天赐良机,不想让你弟弟白死,就像个男人一样站出来!”

帐内的莲青不做回答,僧人迈出三步,手里拎着一条齐身长的棍棒,“我说了,不要乱吵。”

虬髯汉又哼了一声,但他不打算多树强敌,“好,我们可要向龙王动手了,法师们是在一边观战呢,还是想插一手?”

“我们不观战,也不插手。”僧人不客气地回道,转身回帐篷里,将帐帘拉紧,果然是不看也不参与。

顾慎为心中稍宽,敌人没有想象得多,而且对方以为受伤的是龙王,也给了他一点缓冲余地。

虬髯汉转向龙王的帐篷,大声说:“龙王,让你死个明白,我们都是不留心赤魄的朋友,今天为他报仇来了,我叫马腾,‘飞沙快刀’就是我了。快出来受死。”

顾慎为轻轻拔出五峰刀,没有回答,也没有出帐篷,这群人要么是真的不知道赤魄是假死,要么就是以此借口向龙王挑战。

马腾见龙王没有反应,胆气越发壮大,开始口出狂言,将龙王贬得一文不值,如同钻墙盗洞的老鼠。

顾慎为对这种口头挑衅无动于衷,旁边帐篷里的和尚却受不了,又是那名僧人探头出来,“要打便打,不打就走,罗嗦什么?”

马腾脸一红,重重地哼了一声,但还是没有跟和尚撕破脸,回头看了一眼同伴们,受到鼓励,拔出弯刀,拍马冲向龙王的帐篷。

马匹眼看就要撞上帐篷,顾慎为掀开一条缝隙,抱着五峰刀,和身蹿出,右肩正撞在马胸侧面,手中刀同时刺出,随后退回帐内。

奔马被撞倒在地,却没有受伤,连声嘶鸣,挣扎站起,拖着尸体跑回本阵。

众盗大吃一惊,他们根本没见着龙王的身影,可是马腾脖颈中刀,显然是龙王的手法。

“是那个女人。”有人小声说,其他人纷纷点头。

龙王曾经险些瘫痪,这事在璧玉城人人皆知,所以众人存有先入之见,以为这回受伤的必然还是龙王,保护他的自然是那个剑法出神入化的荷女。

“她只有一个人。”

“咱们人多。”

“不能再等了,龙王一旦能动,咱们可就没机会了。”

众盗商议片刻,分成两队,一队八人,一队九人,九人队向帐篷后面绕去,准备两路夹击。

顾慎为在帐内看得清楚,九人队刚刚绕行一半路程,他蹿出帐篷,跳上栓在门口的一匹骏马,顺手斩断缰绳,身子低伏在马背上,向留在原地的八人队冲去。

这一套动作兔起鹘落,众盗反应过来的时候,马匹已经冲到近前,顾慎为腾空跃起,手起刀落,杀死一人。

“龙王,是龙王!”其他人大惊失色,连想都没想,拍马就跑。

顾慎为三次跳跃,又杀死三人,回到自己的马背上,驰返帐内。

龙王竟然没有受伤,众盗立刻乱了阵脚,先前绕行的九人队放弃计划,后退两三里,与同们会合,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顾慎为查看荷女的情况,她还是没有睁眼,仍未脱离最艰难的第一阶段。

强盗们不会就此罢休,顾慎为开始考虑自己的底线,他要保护荷女到什么程度,如果还有更多更强大的敌人涌来,总有他应付不了的时候。

这个问题似乎无需考虑,他的复仇大业才刚刚开始,绝不能平白无故死在沙漠里,可是荷女苍白的脸色让他心生犹豫。

如果坐在那里运功抗魔的人是他,荷女会怎么做?当年在鬼叫崖,面对成群的金鹏杀手,她似乎大有拼死保护欢奴的意思。

顾慎为不让自己再想下去,决定顺其自然,但无论如何,他不想死在这个地方。

外面蹄声震动,顾慎为掀缝向外望去,发现帐篷已被包围,又来了一大批强盗,约有百人,分成七八伙,最先赶到的那一群强盗也在其中。

一名又矮又胖的汉子高声宣布:“屠龙大赛现在开始,谁杀死龙王,谁就是西域盗首,今后所有大盗中盗小盗,都得听他号令!”

(求收藏求推荐)

推荐热门小说死人经,本站提供死人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人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百二十九章 报仇 下一章:第三百三十一章 挑战
热门: 妙手小医仙 永生 九鼎记 汉乡 天珠变 天才医生秦洛 仙帝归来 纨绔世子妃 大魏宫廷 冰火魔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