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 报仇

上一章:第三百二十八章 求和 下一章:第三百三十章 反噬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法延和尚是这样一种人,当你是乞丐时,觉得他高你一等,当你是国王时,仍觉得他高你一等,不多不少,就是那一等,让你觉得无法逾越。

偏偏他总是保持着平易近人的态度,没有一丝居高临下的傲气。

这让顾慎为觉得很有压力。

顾慎为从来不怕莲青这种霸气外露的人,因为他相信自己比之更强,可是面对法延,他就像一只精疲力尽的豹子,怎么也追不上咫尺之遥的猎物。

枯瘦的和尚面露微笑,好像早就等着龙王的到来,他那种对一切了然于胸的神态,也让顾慎为非常厌恶。

莲青像一只忠实的猛犬,在主人身边呼呼喘着粗气,咆哮声在喉咙里翻涌酝酿,随时都会张开口血盆大口,将入侵者撕得粉碎。

法延的声音轻缓柔和,与他枯瘦的面相颇为不符,“龙王没有恶意,你无需紧张。”

莲青冲师父合什躬身,退到一边的蒲团上,加入到闭目打坐的队列中去,帐篷里一共六名僧人,法延坐中间,左二右三,莲青坐在右手第二位。

顾慎为很想说自己心怀恶意,可那样显得太幼稚了,他微微点头,说:“我来见法师,是想谈一笔交易。”

一切都是交易,上官鸿离开之后,顾慎为立刻来到僧人们的帐篷里,为自己寻找临时的盟友。

“啊,这是一笔合算的交易。”法延似乎将龙王的心思看得清清楚楚,不等对方开口,就已经知道交易的内容,“可是我们不能参与。”

顾慎为的本意是想与和尚们联合,共同对抗队伍中的强盗,这些强盗一部分是要杀龙王报仇,另一部分是想从僧人们手中抢某件东西。

“法师觉得我会失败?”

“不,我相信龙王能击败对手,可龙王身上杀气太重,我不敢靠得太近。”

顾慎为向旁边打坐的和尚们扫了一眼,“这几位发起怒来,杀气似乎也不轻。”

“他们在下山,龙王却在上山,不可同日而语。”

顾慎为知道没什么可说的了,和尚的拒绝虽然委婉,却非常坚定,“请几位法师好好休息。”

顾慎为向帐门口退去,法延目送,脸上微笑不减,似乎龙王的每一步都在他的预想之中。

顾慎为不信这个邪。

五峰刀突然出鞘,刺向正在一边闭目打坐的莲青和尚。

这一刀足以杀死江湖上绝大多数高手,却击不破几根手指。

法延的身形比刀还要快,三指手指拈住刀尖,“龙王好快的刀。”

“和尚好深的内功。”顾慎为手中的五峰刀再也前进不了分毫,从法延手指上并没有传来太多力量,可无论顾慎为怎样用力,都没有办法刺破面前那张无形的网。

“好。”顾慎为赞了一声,猛地收刀,右跨一步,刺出第二刀,目标仍是莲青。

莲青闭目不动,似乎已经入定,根本不知道外界的干拢,可是他的眉头却稍稍皱了起来。

法延再次掐住刀尖,正要开口,发现自己上当了。

随着龙王那一声“好”和第二刀,法延身后的帐篷猛然被利器划开,一团黑色的影子冲了进来,像一阵突如其来的风,骤来骤去,不等打坐的和尚们做出反应,黑影又消失了,只在帐篷上留下一道口子。

法延松开刀尖,后退两步,坐在自己的蒲团上,“龙王手下有这样的高手,可喜可贺。”

左右两边的五名和尚再也没法闭目打坐,一块睁开眼睛,只见师父法延肋下一片湮红,显然已然中招。

莲青一声怒吼,刚要扑向龙王,法延出声阻止,“不可,我已经说过,龙王并无恶意。”

“可是,师父……”莲青似乎还不甘心。

“龙王已经认出你的身份,这倒也是一件好事,你也不用费心掩饰了。”

莲青脸色一变,“师父,我……”

顾慎为仍然握着出鞘的五峰刀,站在门口,“阁下为报仇牺牲不小,竟然剃度出家,隐忍两年之久。”

顾慎为自从听到庄强的名字,就总觉得有一张脸在自己眼前晃悠,花了一天时间,他终于想起来,那张脸是莲青。

上官鸿说四谛伽蓝的和尚要为莲华、莲叶报仇,可是龙王与这两位法师的死只有间接关系,顾慎为想不明白,自己何以会惹来那么深的仇恨,莲青的眼神透露出来的某些东西,只有经历同样深仇大恨的人才能明白。

上官飞打算将龙王阻隔在沙漠里,利用的人很可能就是莲青,顾慎为决定先下手为强,他跟荷女做了一次配合,成功杀伤法延,除掉了莲青最强有力的保护。

没能杀死法延,是这次计划中唯一的瑕疵,荷女一击之后立刻撤退,这是杀手的习惯,她现在就在附近,随时还能再发起突袭。

“可还是被你看破了。”莲青和尚,出家前叫庄强,冷冷地说,“龙王不愧是龙王。”

其他弟子匆忙给师父包扎好伤口,法延枯瘦的脸上反而多了一丝红晕,“莲青,仇人就在你面前,你要怎么做?”

莲青转身向法延与几位师兄深施一礼,“多谢师父两年来的教诲,弟子无能,斟不破世间恩怨,要让师父失望了。”

法延脸上没有一点失望的神色,红晕渐渐退去,好像肋下的伤势已然无碍,“你不是龙王的对手。”

“那又怎样?杀弟之仇,不得不报!”莲青怒目圆睁,倾刻间又变回了大盗庄强,对师父的最后一点尊敬也跟着消失无踪。

这是最好的偷袭时机,顾慎为却没有动手,退出狭小的帐篷,在空地上等待对手。

莲青撕开僧衣,露出胸前龙争虎斗的纹身和虬结的肌肉,接着从身后的背囊里拔出一口戒刀,也走出帐篷,面对龙王,准备以死相拼。

隔壁帐篷里的和尚赶来,对眼前景象都大吃一惊,但是师父不动,他们也不能动,只是将帐帘拉开,让法延能看到外面的情况。

十几名“商人”听到声音,赶来观战,离得比较远,都将一只手伸在长袍里,伺机而动。

“我弟弟跟你有仇吗?”莲青厉声问道,他忍了两年多,心中的疑问今天都要弄个明白。

顾慎为摇摇头,“杀他之前,我们从没见过面。”

“他挡了你的路?”

“没有,是我找上他,不是他找上我。”

“那你为什么要杀他?”莲青的声音越来越高昂,引来更多的观战者,那十几名“商人”又将手从长袍里拿出来。

“因为他是高手,我需要高手练剑。”顾慎为的语气没有一丝变化,好像他说出来的是一句每个人都该理解的寻常道理。

“哈哈。”莲青怒极反笑,“练剑?好一个杀人的理由,今天,我就要拿你练刀!”

一般情况下,顾慎为绝不跟对手废话,可是他看了一眼帐篷内小声诵经的法延,决定再多说两句。

“你们哥俩杀人都有正当理由吗?”

“当然。”莲青大喝一声,可是自己也觉得这回答有点虚伪,需要解释一下,“我们哥俩是强盗,不杀人怎么抢东西?”

“我是杀手,不杀人怎么提高武功?”

莲青一愣,半会找不出话来反驳,帐篷里的法延适时插了一句,“你是和尚,既然放不开,何必诵经礼佛?”

“我……”莲青无言以对,他当和尚的初衷是要以四谛伽蓝为掩护,找机会向龙王寻仇,可是两年多来,在佛法的熏陶下,性情渐变,已生出佛心,只是报仇之念怎么也去除不掉。

围观的人群中传出一个阴冷的声音,“报杀弟之仇乃是天经地义,不报仇要受万人唾弃,你还有什么可想的?”

莲青再不犹豫,挥起戒刀,冲向龙王。

莲青逼近三步,龙王后退三步,莲青步子大,龙王步子小,转眼间,两人已经近在三步之内。

顾慎为计算着步伐,他的第三步只以脚尖触地,随即连人带刀刺向对手,此时,莲青第三步恰好立足未稳,低盘虚浮,手中戒刀空有气势。

顾慎为从莲青身边冲过去,直到七八步以外才停住,转身,五峰刀刀身上缓缓跌落一滴血。

为了应对龙王的刀法,莲青苦练多日,结果一步走错,全盘皆输,他在最后一瞬间转攻为守,护住了大部分要害,但肋部还是中刀,受伤位置与法延出奇地一致。

“你比庄横要差一点。”顾慎为的语气仍然平淡,虽然他没能一刀毙敌,但他杀庄横的时候用的是《死人经》剑法,威力比刀法要强许多。

莲青觉得体内的热量在一点点消散,随之消失的还有心里的仇恨,他知道死亡的感觉了,也明白了复仇的荒谬,“杀来杀去。”他说,慢慢盘腿坐在地上,嘴里仍然重复着那四个字。

顾慎为收起五峰刀,向帐篷里的老和尚法延点点头,两人的交易没有达成,却各自达到了目的。

他向大雪山的帐篷走去,围观者纷纷让开。

他在人群中看到一双眼睛,眸子大而漆黑,却长在一张腊黄的男人面孔上。

两人对视了一会,谁也没有开口。

一进帐篷,顾慎为松了口气,莲青还有许多同伙,龙王抢先出手,让他们阵脚大乱,没敢上前围攻,他们不知道,即使是龙王,也不可能以一敌众,而他最重要的护卫,并不在身边。

荷女在帐篷里刺中法延之后,本应继续躲在附近,可顾慎为感受不到她的存在。

荷女坐在毡毯上,脸色跟顾慎为一样苍白,显然是受了重伤。

(求收藏求推荐)

推荐热门小说死人经,本站提供死人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人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百二十八章 求和 下一章:第三百三十章 反噬
热门: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大奉打更人 星辰变 我是至尊 剑徒之路 十年一品温如言 仙王的日常生活 长安十二时辰 恶魔法则 神医嫡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