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五章 断决

上一章:第三百二十四章 见我 下一章:第三百二十六章 小村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你怎么能跟金鹏堡议和呢?”

罗宁茶一点也没感觉到危险,虽然没有坚持让龙王“爬过来”,但是语气仍像是在训斥奴仆。

“王主还有两个儿子活着,你得把他们都杀了,成儿才能继承王位,到时候咱们再议和,不是挺好吗?”

罗宁茶只顾自己说得高兴,顾慎为听着却有点糊涂,独步王明明还有四个儿子,她大概是把私生子上官鸿和关在牢里的三少主上官云都排除在外,只承认上官怒跟上官飞两个人,至于那个“成儿”,大概就是罗宁茶生下的儿子了。

罗宁茶在提到“成儿”时连语气都温柔下来,这在顾慎为的印象中是极为罕见的形象。

“成儿才两岁,可是已经能抓着木刀到处跑了,连王主都夸奖他。他是王主第十个儿子,名字又叫做‘成’,正应在‘十子成王’那句话上,我有预感,甚至能看见成儿称王的模样,金鹏堡是他的,是我们娘俩儿的。”

“他这么小,不用着急吧。”顾慎为忍不住提醒她,接着就后悔自己多嘴,罗宁茶对这个话题特别在意,受到质疑立刻变得滔滔不绝。

“一点都不小,等他再大一点,就有坏人要对他下手了,我得先发制人,替他清除障碍。只要是挡在他路上的人,一个不剩都要除掉。”

“欢奴。”罗宁茶话说得急,习惯性地又叫出龙王从前的名字,“你还得帮我,给我出主意,你是我们娘俩儿最大的依靠,成儿一旦成为独步王,生杀大权在握,你想杀谁报仇都可以。”

“我要向金鹏堡复仇,你的儿子也是我的仇人,我不会帮你们。”顾慎为要用这句最直白不过的拒绝斩断他与这个女人的关系,而且如此浅显的道理,怎么还有人想不明白呢?

罗宁茶眯起眼睛,似乎又要摔东西,但她走近顾慎为,靠得太近,连呼吸都喷到他脸上,“成儿是你的孩子。”

顾慎为觉得自己的表情一定很古怪,因为他被震惊住了,脑子里一片混乱,也因为他从罗宁茶的眼神里看到更加奇怪的东西。

罗宁茶绷着脸,前所未有的严肃,然后她笑了,捂着肚子,几乎喘不过气来。

顾慎为大为恼怒,他是龙王,还从来没被人这么戏弄过,右手不由得握在刀柄上。

罗宁茶好不容易止住笑声,仍然没有感受到危险,转身向屏风后面走去,“想得美,你那时才多大?想让我给你生儿子,怎么可能?十个指头掰来算去……”

顾慎为从后面抱住罗宁茶,将她扔到床上去。

罗宁茶尖叫一声,“你想……”

顾慎为什么都不想,只是骑在罗宁茶身上,撕扯她的衣裳。

罗宁茶奋力抵抗,嘴中斥责,声音却压得低了,“放手,混蛋,你是我的奴仆,没我允许,不准你碰我。”

罗宁茶的话更加激起龙王的愤怒,这股怒火只有一个发泄渠道,他一巴掌打在她的脸上,没太用力,但仍造成一片粗糙的红晕。

罗宁茶愣了,随后咬着牙,像疯了似地向身上的男人发起进攻,掐咬挠抓,无所不用其极。

顾慎为也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像一头沉默的狼,动作粗野有力,将软柔的女人像面团一样揉来搓去,留下片片淤青。

两人的衣裳在激烈的搏斗中碎成一片片,像红色与黑色的雪混在一起。

即使在行事的过程中,罗宁茶也不放弃战斗,在顾慎为伤痕累累的身体上又增加了无数道细小的血迹。

顾慎为十分惊讶,自己竟然对这具身体还保留着深刻的记忆,知道如何与她配合,也知道如何从中得到欢愉。

第一次结束之后,两人并肩躺在床上,脑子里全都一片空白,然后不约而同的行动,又做了第二次。

事后,顾慎为发现自己没有衣裳可穿,刚想到这儿,就有两套衣服从门缝里扔进来。

许烟微对这种事的嗅觉总是极为灵敏。

罗宁茶指着右胸上的一小块伤疤,“这是荷女那个叛徒刺中的,听说她还跟着你。”

“是。”顾慎为慢慢穿衣,心情平静,既无满足,也无负疚。

“给我报仇。”罗宁茶简短有力地吐出这四个字,好像这是一道不可违逆的命令。

“不。”顾慎为的回答同样简短有力。

“你说什么?”罗宁茶腾地坐起身,甚至忘了披上被子。

“我说不。”顾慎为冷冷地说,将刀剑别在腰带里。

罗宁茶脸上阴晴不定,“你怎么敢……”

“我敢,因为我不再是你的奴仆,荷女也不是。而且我不会为你做任何事,你是个愚蠢的女人,一直都是,不值得我为你效劳。”

罗宁茶目瞪口呆,她上一次如此恐惧,还是听说大头神死讯的时候,在这之后,就算是面对独步王,她也没有这样害怕过。

顾慎为准备离开了,他要打破这个女人的一切幻想,“努力让你的儿子长大,十四岁之前,我不会杀他。”

罗宁茶认不出眼前的这个男人,他的面目与欢奴很像,可是说起话来却完全变成另一个人,她不知道自己里心里是怎么想的,竟会说出带有这种哀求意味的话,“欢奴,我心里只有你一个,真的,自从怀孕,我没再让王主碰过我。”

顾慎为看着这个女人,璧玉城最知名的漂亮女人,自己从前的主人,曾经带给他无尽羞辱的小姐,脸上冷若冰霜,心中一无所感,她与任何一个可以被刀杀死的人并无不同,“那对我毫无意义。”他说,转身离去。

罗宁茶倒在床上呜呜地哭起来,她不明白,欢奴怎么会变得如此冷酷无情,刚刚的欢愉难道是一场梦幻?

她的世界极为简单,搭建得快,崩塌得也轻而易举。

许烟微悄声踅进屋,坐在床边,对小姐的愤恨消失无踪,同情心像泛滥的河水,四处倾流,“男人都是这样。”

“可是,连他也要背叛我?”罗宁茶还是没法接受刚才发生的一切。

“龙王也是男人,男人从来就不会忠于女人,尤其像龙王这样的男人,他们杀人,他们战斗,他们征服,他们眼里只有刀与血,土地与称号,从来没有女人。”

许烟微并没有经过严肃的思考,但是当她说完这番话之后,自己也觉得很有道理,她想,当初龙王不肯跟自己上床,那时的他大概就已经野心勃勃了吧。

罗宁茶抬头望着沉思的许烟微,觉得这副表情真的不适合她,但也被她这番话打动了,“可是女人总有办法复仇,是不是?”

许烟微从沉思中惊醒,她的思路已经跟不上了,“什么?复仇?男人们互相杀来杀去,这就是女人的复仇,咱们什么都不用做,只要等着胜利者拿出最多的钱就行了。”

“没错,男人总是会杀来杀去,我真蠢。”罗宁茶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干嘛要求他呢?他们今天议和,明天就会刀兵相见。杀吧杀吧,把一切人都杀光。”

许烟微已经没话可说了,所以她让小姐枕在自己腿上继续哭泣。

就算是小姐,也不能事事如意,许烟微想,突然怀疑自己是不是老了,竟然如此多愁善感。

荷女对龙王的所做所为没有任何评价,她好像已经将那段感情彻底斩断,纯粹以晓月堂御众师的身份与龙王合作。

顾慎为仔细观察她的一举一动,没有发现任何异样。

傍晚时,方闻是又跑来了,带来一些不太好的消息,“咱们还是低估了独步王,他这次求亲一定计划了很长时间,我听说,石国上下都被金鹏堡收买了,就连宫里扫地的仆人,也站在独步王一边。石国国王体弱多病,没有子嗣,很可能不是偶然。独步王苦心经营多年,就为了这一天。”

顾慎为想起自己的师父,铁寒锋曾经花费十年时间“养”成一位大罩子,等大罩子退休的时候将其劫杀,抢走对方的全部财产。

金鹏堡自有一套行事风格,铁寒锋与独步王使用的手段相差无几,只是规模大小天差地别。

“石国很重要啊。”方闻是语中尽是酸意,他已经不指望龙王娶到公主,只要能破坏金鹏堡的计划就算最大的胜利,可心中还是有点舍不得那块地盘,“逍遥海五国,石国正好扼住进出口,拿下一国,尽占五国,争霸西域,最少可节省十年时间。”

“我不会让独步王如愿以偿的。”顾慎为安慰军师,心中已经有了一个计划雏形。

“好在咱们有中原的支持,逍遥海五国大都亲善中原,能抵消一部分独步王的影响,中原会向石国派出另一位特使,龙王可与他携手对付金鹏堡。上官飞是无能之辈,不足为惧。可惜,我还要议和,不能跟龙王一块去。”

上官飞是不是无能之辈,还不能太早下结论,顾慎将自己的计划说给军师,方闻是听完之后寻思了一会,难得地点头表示同意,“我觉得可行。”

铁寒锋劫杀自己培养十年的大罩子,最后的受益者却不是他本人,而是徒弟欢徒,这给了顾慎为许多启示。

(求收藏求推荐)

推荐热门小说死人经,本站提供死人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人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百二十四章 见我 下一章:第三百二十六章 小村
热门: 权臣闲妻 一念永恒 仙王的日常生活 最强弃少叶默 他的小草莓 武神天下 凌天传说 恰似寒光遇骄阳 天才相师 将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