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四章 见我

上一章:第三百二十三章 伤心 下一章:第三百二十五章 断决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金鹏堡的教书先生张楫派人送信,请龙王到南墙酒馆一聚。

上官鸿几次表达过张楫想见龙王的意思,顾慎为却没想到竟然真的会接到邀请,他是独步王的死敌,金鹏堡里没人敢公开与他扯上关系,张楫选择在南墙酒馆这种人多眼杂的地方见面,胆子不小。

顾慎其实也想见一见这位教书先生,他们现在是敌人了,甚至已经交过手,上官鸿冒充龙王杀死莲心法师,此后又设计除掉莲叶和尚,十有**都是张楫的主意。

老先生相貌别怎么变化,还跟从前一样威严,似乎随时都会从身后掏出戒尺来,看到龙王,也只是微一点头,伸手示意他坐在对面。

这是上午,酒馆里没什么客人,只有疲倦的伙计,趴在远处的桌子上呼呼大睡。

“你一离开石堡,就再也没人给我送美酒了。”张楫以此作为开场白,小小缅怀了一下过去的时光。

“南墙酒馆从今天起对张先生完全免费。”顾慎为心中仍存着一线希望,觉得能将张楫拉拢到自己这边来。

“我听说,是你手下的人从吕掌柜手里盘下的酒馆。”

“是。”

“唉。”张楫左右上下看了看,脸上的神情就像是即将离家远游的孝子,“可惜,我不能再来了。”

张楫以这种方式宣告他与龙王的敌对关系,随后沉下脸色,“你是个聪明人,我也不傻,咱们还是有话直说吧。”

“这样最好。”

张楫看着不动声色的龙王,心中想起那个总来向自己讨教的欢奴,深感岁月无情,像他这种顽固的老石头,已经再无改变的余地,年轻人却一代接一代地崛起。

他们都会在老石头上碰得粉身碎骨,他想,“我来求你办一件事,作为报答,送你一份秘密。”

“张先生请说。”

“你要代表大雪山去石国求亲?”

顾慎为点点头,方闻是成功劝服了龙王,起码取得部分成功,顾慎为已经同意加入向石国公主求亲的大军当中,目的不是自己成为驸马,而是阻止上官飞。

在方闻是看来,龙王娶到公主继承石国王位,对大雪山争霸才是最有利的选择,但是退而求其次,只要能破坏金鹏堡的求亲计划,也算是可以接受的结果。

这事在璧玉城已经传开,许多人已经开始争论龙王与石堡九少主谁会是赢家。

张楫停顿了一会,好像突然间有些于心不忍,但是当他开口时,语气冷硬无情,“鸿公子会陪着九少主一块去石国,你要是能在路上顺便除掉他,我会告诉你一个十分重要的秘密。”

对张楫的目的,顾慎为心里有各种各样的猜想,就是这个不在他的预料之内,上官鸿不具备成为独步王的野心与实力,张楫从一开始决定辅佐他时就应该一清二楚,忍了三年多才决定摆脱他,实在不像是教书先生一贯的做事风格。

这或许又是一件阴谋,顾慎为已经懂得在敌人面前装模作样有多么重要,所以他说:“抱歉,大雪山与金鹏堡正处于临时停战,我绝不会破坏协议,去杀任何一位金鹏堡的人。”

张楫严峻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鸿公子要是有你一半才华,也不会到今天仍然混不出头。”

他站起身,竟然不打算再劝说下去,“那桩秘密就藏在鸿公子身上,想不想要,怎么弄到手,都由龙王自己决定。”

这是张楫见面之后第一次说出“龙王”两个字,腔调稍稍拖慢,既像是表达尊崇,又像是在讽刺,老先生最后扫了一眼熟悉的南城酒馆,迈步离去,甚至没跟从前的弟子告别。

顾慎为又一次想,这才是自己想要的军师,制定计划,执行计划,胸有成竹,一句多余的话也没有。

他当然想知道上官鸿身上藏着的秘密是什么,还想知道张楫为什么要杀掉自己效忠的主人,但他不打算使用张楫期望的手段。

龙王府后院,胡士宁正在训练三名少年,不准他们带刀,让他们只凭灵活的腿法去拍对方的后背。

铁玲珑每一次都能成功地将聂增拍倒在地,然后挑衅似地扬头看着传功教师,她拒绝跟初南屏对练,胡士宁要是强迫的话,她就一动不动。

这个小姑娘有成为优秀杀手的潜质,顾慎为与胡士宁在这一点上看法相同。

胡士宁走投无路,才来龙王府任职,但他提出一个要求,“我只管训练杀手,不管龙王用他们做什么,可是璧玉城怎么都是王主的地盘,我要离开这里。”

顾慎为同意了,他在疏勒国已经建了一座秘密基地,培养出来的杀手不堪一用,正好交由胡士宁整顿。

龙王在年后出发前往石国,到时胡士宁也会带着三名少年去疏勒国,这是两人达成的协议,聂增一心只想比龙王更强,初南屏无可无不可,只有铁玲珑觉得这是一种羞辱,可她也没有做出激烈的反对,似乎认命了。

顾慎为刚进到卧室,姜就拿给他一封书信,虽然已经服侍龙王多日,她还是改不了脸红的毛病,而且总是失手打碎东西,龙王的房间里已经没几件瓷器完整无缺。

书信从她手里飘落,顾慎为一把接住,姜连声道歉,躲到一边去擦那张已经一尘不染的桌子。

“谁送来的?”

“烟微姐姐的丫环送来的。”姜小声说,因为在送信的时候竟然没提这么简单的事,脸更红了。

顾慎为怀疑她体内的血有一半都集中在头部,所以手脚才会那么笨拙。

信笺由红色的印泥封好,上面却没有印记,顾慎为掏出贴身匕首,轻轻地从另一边裁开,倒出里面对抵的白纸。

纸上就三个字,歪歪扭扭,倒像是学童的手笔,“来见我。”

这不像是许烟微的笔迹,更不像是她的语气。

“送信的丫环你认识?”

“认识,小梅,来过好几次了。”姜瞪大眼睛,不明白龙王的疑惑从何而来。

顾慎为又忙了几件事情才去留人巷,他正好有事要见许烟微。

石国现任国王流亡在璧玉城时,对许烟微很是痴迷,一度想要带她一块回国的,虽然后来又想杀她灭口。

顾慎为觉得许烟微没准会有用处,所以决定带着她一块去石国,还一直没跟她商量过。

“留人巷第一大妓院”已经开张了,生意竟然出奇地好,客人们最喜欢的项目就是左拥右抱,大冬天也要氅开窗户,向对面的“第一名妓”萧凤钗示威。

萧凤钗久盛不衰,得罪不少同行,同样得罪很多没本事嫖他的男人。

这天,“第一大妓院”却没什么生意,不是客人们失去了兴趣,而是老板决定休息一天,拒绝接客,连手下的其她女人也都深藏不露。

“这才开张几天啊,店大欺客吗?”遭拒的客人悻悻离去。

顾慎为是从后门进去的,丫环小梅急得团团转,一看到龙王马上迎上去,“太好了,龙王总算来了,快请上楼。”

“你家主人呢?”顾慎为不喜欢这个地方,所以打算长话短说。

“在上面侍候人。”小梅指着楼上说。

顾慎为皱起眉头,许烟微竟然还在接客,实在是……

小梅压低声单抱怨,“也不知道哪来的大爷,横的不得了,从来没见过夫人这么害怕。”

许烟微模仿萧凤钗,让手下人也称自己“夫人”。

顾慎为已经走在楼梯上,停住脚步,知道写“来见我”三个字的人是谁了。

他一点也不想见她。

“龙王来了。”小梅大声宣告。

顾慎为只得继续上楼。

许烟微跪在一面屏风面前,退出的时候冲龙王做了一个鬼脸,看她额上的汗珠,必定是吃了不少苦头。

屏风后面传出顾慎为熟悉的声音,“臭小子,你胆子好大啊,还敢来见我?”

罗宁茶从屏后走出来,她跟三年前没什么变化,只是神色更加蛮横,似乎整个天下都已臣服在她的裙下,可是顾慎为不得不承认,她这个样子竟然显得越发美艳惊人。

真遗憾,当时荷女的暗器没能杀死她,顾慎为冷淡地说:“八少奶奶来这里可不明智,传到独步王耳朵里,又是一场风波。”

“我不怕他。”罗宁茶得意地笑道,随后拧起眉头,“你叫我什么?”

罗宁茶不喜欢“八少奶奶”这个称呼,手下的所有人都得叫她“小姐”。

“小姐。”顾慎为不打算这种琐事上与她计较,可语气越发冷淡。

罗宁茶没听出来龙王的不耐烦,将他左右打量一番,摇摇头,“你怎么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脸白得……难道大雪山有这么冷?”

“小姐找我有什么事?”

罗宁茶神色逐渐变得高傲,想要在气势上压过对方,“我救过你手下的两个小孩子。”

“谢谢。”

“谢谢?就一句谢谢?我可是来要回报的,难道我会白白为你做事吗?”

“想要什么回报,小姐请开口。”

罗宁茶似乎又想发脾气,顾慎为甚至能感觉到她呼出的气息都在发热,但她忍住了,反而露出笑容,“这么说,你现在是龙王了?”

“嗯。”

“麾下有好几万人,专门要跟金鹏堡做对?”

“差不多吧。”顾慎为不想撒谎,也不想说实话。

罗宁茶的忍耐到头了,顺手抓起桌上的茶杯,向顾慎为掷过去。

顾慎为没有躲,茶杯擦身而过,掉在地上摔得粉碎。

“我不管。”罗宁茶发脾气了,“反正你是我的人,就得替我做事,我连身体都给你了,难道还不够吗?忘恩负义的臭小子,给我爬过来!”

顾慎为知道荷女就藏在附近,心想是不是现在就把她叫出来,即使因此给独步王提供开战的借口,他也在所不惜。

(求收藏求推荐)

推荐热门小说死人经,本站提供死人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人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百二十三章 伤心 下一章:第三百二十五章 断决
热门: 莽荒纪 我欲封天 花颜策 最强上门女婿 天才相师 凌天传说 佛本是道 锦桐李桐姜焕璋 遮天 武神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