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三章 伤心

上一章:第三百二十二章 转身 下一章:第三百二十四章 见我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傍晚,一老一小两名叫化子似的人物出现在龙王府门口,被直接带到后院,无需通报。

两人首先得到的是一顿饱饭,他们的吃饭风格很不一样,少年狼吞虎咽,一口还没咽下去,下一口已经送到嘴边,老者沉稳一些,喝酒、夹菜、吃饭,三个动作有条不紊,重复进行,看上去慢了一点,吃掉的东西却比少年还要多。

铁玲路趴在桌子另一头,好奇地看着这两名不速之客,尤其是那个小子,听说曾经想要刺杀龙王来着。

聂增吃撑住了,怕自己再吃去下去肚皮会爆裂,于是长出一口气,第一次抬起头。

“看什么看?”聂增恶狠狠地冲绿眼珠小姑娘说,觉得她是龙王身边的妖怪。

铁玲珑被吓了一跳,微微坐直身子,对小叫化子的印象更差了,“你想找龙王报仇?”

“没错。”

“我是龙王贴身护卫,你得先过我这一关。”

聂增不屑地切了一声,根本不相信她的话。

“哼,我现在就给你机会,来,咱们打一架。”铁玲珑被激怒了,站起身,拔出狭刀。

聂增看了一眼新认的“师父”,胡士宁就像没听到一样,埋头苦吃,既不制止,也不给出意见。

聂增拍拍肚皮,也站起身,拔出自己的单刀。

单刀长而宽,在他手里显得非常不搭配。

铁玲珑又哼了一声,不等小叫化子站稳,突然一刀挥出,旋即后退。

聂增单刀落地,低头看到胸上多了一道伤口,足有一尺长,开始只是渗出几滴血珠,很快血越流越多,浸透衣裳,向地板上滴落。

“你、你使诈。”聂增惊惧交加,双手捂在伤口上,希望能止住流血。

“笨蛋。”铁玲珑冷冷地教训不识相的小叫化子,“刀法是用来杀人的,有什么诈不诈的。”

聂增脸色忽红忽白,再次望向自己的师父。

胡士宁终于满足地吐出一口气,“你的确是个笨蛋,人家说得一点没错。”他先教训聂增,随后转向小姑娘,“你也不够聪明,刀法既然是用来杀人的,干嘛要看着他流血?这么好的补刀机会,被你给浪费了。”

铁玲珑张嘴想要辩解说自己手下留情,没想杀小叫化子,可是马上意识到这跟自己前面说的话矛盾,于是又咽了回去,心里对老叫化子的印象也差了起来。

胡士宁端起一壶酒,仰脖灌进口内,拉开聂增的双手,一口喷在伤口上,随后将壶内剩余的酒也全都倒在上面,冲开血水。

聂增疼得呲牙咧嘴,铁玲珑却看得兴高采烈。

胡士宁动作奇快,新血还没涌出来,他就像变戏法似地掏出纸包,将金创药撒在聂增胸上,随后撕下少年的一片衣服,三两下将伤口包扎妥当。

初南屏一直站在角落里,这时走过来问:“龙王请你给我们当师父吗?”

胡士宁坐回椅子上,“我不知道,大概吧,反正我也不会别的。”

“你刀法好吗?”铁玲珑马上抢着问,对龙王的决定深表怀疑。

“不好,可能还不如你。”胡士宁实话实说。

“那你凭什么当我师父?”

“等你当了我的徒弟,我保证,三天之后,你再也不敢问这种愚蠢的问题。”

铁玲珑脸上泛红,龙王虽然严厉,可从来没说过她愚蠢,手握刀柄,有心给老叫化子一个下马威。

初南屏站在两人中间,“龙王既然请他来,就说明他有过人之处。”

铁玲珑脸色更生硬了,“咱们还在绝交呢,我可没答应跟你和好。”但是没再拔刀,转身出房而去。

初南屏神色忧郁,他后悔跟两个好朋友绝交,许小益很容易原谅了他,铁玲珑却死活不肯给他好脸色。

聂增捂着伤口,“好蛮横的女人。”

胡士宁的看法跟两个毛头小子都不一样,“好好训练,她将来比你们两个都强。”

铁玲珑在院子里绕了一圈,向龙王的书房走去,她要问个明白,是不是要让那个叫化子似的老头儿当自己的师父,她可是龙王亲自教出来的徒弟。

刚走到书房门口,就听到摇头军师急切的说话声。

军师这两天总来找龙王,缠着他说来说去,“龙王,这不是您自己的事,独步王一旦称王,大雪山就没机会跟他斗了。”

“中原呢,他们是什么看法?”

“他们的看法和我一样,希望龙王能担起这个责任,你知道,中原正在积聚力量,不适合公开插手。”

龙王不吱声,方闻是决定冒险刺激一下自己的主人,“龙王,您不是还想着上官如吧?她现在是孟五夫人了,不管别人怎么想,孟家和上官家可是承认的,您也该为自己着想,对方是石国公主,总不至于辱没您的身份吧?”

“请你不要再提她。”龙王的声音变得冰冷。

“方某知罪,请龙王原谅。”方闻是的声音里可没有多少害怕的意思,“据说石国公主还是很漂亮的,就算丑一点又怕什么?几年之后就能得到一个国家,哪怕是猴子,大家也抢着娶啊。”

铁玲珑再也听不下去,推门而入,严厉地说:“不行。”

顾慎为老早就听到铁玲珑的脚步声,方闻是却没注意到,微微吃了一惊,“咦,你懂什么,也敢说不行?这是国家大事,不是小孩子过家家。出去出去。”

铁玲珑不怕军师,反而向前逼近两步,“你是个坏军师,专出坏主意,龙王要救如姐姐的时候,你不同意,现在如姐姐下山了,你又撺掇龙王娶别的女人,你跟如姐姐有仇吗?”

方闻是俐牙利齿,却被小姑娘几句话说得莫名其妙,“笑话,我跟她有什么仇?我……你算什么身份,要管龙王娶谁?”

“我……”铁玲珑张口说不出话来。

她是龙王救回来的孩子,跟龙王学刀,却没有师徒名份,教她武功的第一天,龙王就明白地说,是他亲手杀死了外公铁寒锋。

她一点都不怨恨龙王,龙王也从来没有对她产生过疑心。

“我是龙王的贴身护卫。”铁玲珑终于想到可说的话,“所以、所以自然关心龙王娶什么人,要不然他们夫妻打架,我怎么尽职责呢?”

方闻是被这几句半通不通的话逗得哈哈大笑,龙王也没有感谢她的援助,反而撵她出去,“我已经请到最优秀的传功教师,以后你跟小初不用当我的护卫了,去重新学习怎么当一名杀手。”

“我见着老头儿了,我、我不喜欢他,也不喜欢他带来的小孩。”

“你没必要喜欢他。”龙王冷淡的声音里显出一丝严厉,“你只要学会他教给你的东西就行了,你现在这种水平,可没办法当我的护卫。”

铁玲珑委屈得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转身跑出屋,回到自己的房间,拔出狭刀一通乱舞。

不就是一时大意,在金鹏堡里中了陷阱嘛,龙王至于这么生气吗?杀手杀手,难道自己没有杀过人吗?

可铁玲珑坐在床上仔细回想,自己的确没怎么杀过人,她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开始自怨自艾起来,甚至怀疑自己的实力。

接下来,又发生一件显得她实力不够的事情,她抬起头,看到房间里多了一个人,而她此前竟然一点感觉也没有。

铁玲珑跳下床,狭刀在手,认出那是龙王的新“护卫”,名字叫荷女。

荷女也是铁玲珑不喜欢的人,这个总藏在暗处的女人,时常让铁玲珑感到不自在,就像现在,突然冒出来,一句话也没有,而且正是荷女,将她跟初南屏从贴身护卫的位置上挤走。

如果没有她……铁玲珑觉得事情就会不一样。

“你跑到我房间里做什么?”铁玲珑生硬地问,不想显出一点友善来。

“看看你。”

荷女的声音不大,明明很平淡,进入耳朵里却让人感到很舒服,她的脸上没有笑容,眼神里却满是温柔,好像一位亲切的大姐姐。

铁玲珑不知不觉对荷女的印象好了起来,“可是,我和你不熟啊。”

“女人和女人天生就很熟,只是你忘记了而已。”

这是铁玲珑从来没接触过的说法,似懂非懂,但她对荷女的最后一丝戒心也消失了,“你像个仙女。”

荷女的确像是仙女,神秘而缥缈,即使站在暗处,好像也有光在照在身上。

“那个上官如呢?”

“如姐姐也是仙女,可……你们两个不一样,她好像……早晨的阳光,你好像……傍晚的夕阳。”铁珑珑磕磕绊绊地说完,马上加上一句,“都很美。”

荷女露出微笑,“你是个可爱的小姑娘,告诉我,你为什么伤心?”

铁玲珑并非随意向外人坦露心声的单纯小孩,可是在荷女面前,她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倾诉**,“因为龙王觉得我武功不好,让我重学当杀手,因为龙王要娶什么公主,他应该娶如姐姐才对。”

“你觉得自己束手无策?”

铁玲珑点点头,突然眼前一亮,“你有办法,是不是?”

“我有办法,但我不能使用。”

“告诉我,我能使用,龙王再不高兴,也不会对杀了我。”铁玲珑绿色的眼珠闪动着奇异的光芒,恨不得投入到荷女的怀抱中去。

“其实很简单,只要你武功够高,自然不用再拜师父,而且,还能够让公主根本不存在,龙王自然也就不会娶她。”

铁玲珑恍然大悟,没错,她是杀手啊,刚才还埋怨自己杀人不够,最值得杀的人不就是那个公主吗?可是――“我的刀法,不算太好,现在开始练也来不及啦。”

“我能帮你。”

“你能帮我?可龙王说,刀法全要靠自己……”

“你说我像仙女,仙女自然有与众不同的练武方法。”

“那你帮我吧,我什么都听你的,你真是好人。”铁玲珑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荷女抬起右手,三根手指拈着一粒黄色的药丸,“吃我的仙丹,保你修行突飞猛进,让龙王刮目相看,想杀任何人都轻而易举。”

(求收藏求推荐)

推荐热门小说死人经,本站提供死人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人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百二十二章 转身 下一章:第三百二十四章 见我
热门: 夜天子 盛世嫡妃 鬼吹灯之怒晴湘西 九鼎记 第一序列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星辰变 唐砖 谍影风云 剑徒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