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二章 转身

上一章:第三百二十一章 负荆 下一章:第三百二十三章 伤心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里比杂乱的刀客村还要破旧,简陋的泥草房连成一片,十几户人家门户相连,陌生人出来进去,也没人在意。

屋子里没有任何值钱的东西可偷可抢。

顾慎为穿行一间又一间的土屋,经过一名瘦弱的男孩、一名冻得瑟瑟发抖的老妇、两名酣然大睡的男人、成群的鸡、悠闲咀嚼干草的牛羊,终于找到目标。

瘦小的男子躺在土炕上,皮肤蜡黄松弛,似乎很长时间没吃过饱饭了,只有那双眼睛仍然精光四射,好像随时都会跳起来捕猎的病狮。

在他手边,放着一柄带鞘的狭刀,刀鞘跟这屋子一样,破损不堪,勉强能包住刀身。

许小益花费不少精力才打听到这个人的下落,因为此人在璧玉城里没什么名气,最近一段时间更是近乎销声匿迹。

顾慎为打量了一会,已经认不出眼前这个男人,于是问道:“你是胡士宁?”

瘦小男子好像已经死了,毫无反应,好一会才动了动眼珠,斜眼瞅向来访者,双唇不动,吐出一句极轻微的“嗯”。

“东堡雕木院的传功教师?”顾慎为不得不再追问一句,他实在没法将这个尸骸般的男子与那个精壮的胡师傅联系在一起。

几年前,胡士宁是金鹏堡里的一名传功教师,专门对想当杀手的十几岁少年进行基础训练,就是他,惋惜欢奴不肯接受一次完整的初训,并向铁寒锋推荐了这名与众不同的徒弟。

一年之后,他却失去了传功教师的职位。

杀手之堡里照样充斥着复杂的人事斗争,胡士宁被认为是大少主派系中的一份子,上官垂一死,立刻遭到清洗。

他可以选择保留金鹏杀手的称号,住在山道两边的小屋子里,每月领取微薄的例银,终老此生,可他当时还不到四十岁,于是和许多不服老的杀手一样,自愿结束与石堡的一切关系,以流浪刀客的身份闯荡江湖。

头一两年还好,石堡里出来的杀手自有一个圈子,给予他不少帮助,但他们这些人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永远不参与任何跟金鹏堡有关的争斗,所以,当初鲲虬大战的时候,这些中年杀手选择冷眼旁观。

接下来胡士宁就开始走霉运了,而且是接二连三,先是生了一场大病,花光了大部分积蓄,接着参与的两次任务完成得都不够好,失去雇主的信任,在圈子里也开始受到排挤,大家都认为身为传功教师的他,缺少实战经验,不配跟真正的杀手混在一块。

胡士宁第二次在人事斗争中落败,成为彻底的流浪刀客,可普通刀客也有各种各样的圈子,门派、家乡、熟人、金钱,他一样也没有,在无意中得罪几位小罩子之后,他成为不受欢迎的刀客。

就这样,他逐渐沦落到南城最贫贱的角落里,混吃等死,连当强盗都找不着门路。

胡士宁这段时间里孤陋寡闻,甚至不知道站在炕边的年轻人就是赫赫有名的龙王,更加认不出他是那个执意要当杀手的欢奴。

这大概是来杀我报仇的人,他想,希望对方能快点动手。

顾慎为也觉得,对这个已经失去斗志与活力的中年刀客,最仁慈的做法是立刻给他一刀,可他说:“我有一份工作给你。”

胡士宁扭动脖子,惊讶地看着这个脸色苍白的年轻人,认出某些金鹏杀手才有的特质,“你是谁?”

“我叫杨欢。”

“杨欢?”胡士宁重复一遍这个名字,心中没什么印象,“我连刀都拿不动,恐怕没法为你做事。”

年轻人显然跟金鹏堡有关系,他宁肯饿死,还省事些,也不愿掺合堡内的斗争。

“你慢慢考虑,等你愿意的时候,能打听到我的住处。”顾慎为有点失望,觉得自己找错了人。

顾慎为转身走出两步,躺在炕上的胡士宁突然冒出一句来,“你总是右转身,这可不好。”

顾慎为愣了一下,他从来没注意过转身方向这种细节,而且,他走进这间屋子之后,似乎只转过一次身,对方怎么能看出来“总是右转身”?他一下子对半死不活的胡士宁重新产生了兴趣。

“如果你愿意的话,这就是你的工作内容。”顾慎为临走前补充了一句,“纠正年轻人的错误。”

顾慎为重新从贫困冷漠的住户们中间穿过,站在院门口,考虑自己的转身习惯,然后突然出手,从靠在墙边的一捆烂草席中揪出来一名少年。

少年跟住在这里的穷人一样,衣裳褴褛得如同叫化子,脏兮兮的脸上有明显的冻伤,唯一的区别是,他手里有一柄单刀。

单刀光滑锋利,一尘不染,与主人形成鲜明对比。

顾慎为老早就发现这名小跟踪者,心中对他有几分敬佩,但目光却一如既往的冰冷,绝大多数人在这种目光的逼视下都会惊慌讨饶。

少年却勇敢地直视龙王的眼睛,丝毫不肯退缩,“我不怕你。”他说,声音微微有点发颤。

顾慎为将少年扔到墙角,“你要是不怕一个人,就不会说出来。人们嘴里说的话常常跟心里想的截然相反。”

“我、我……”少年被龙王的话绕糊涂了,不知道该说什么。

少年名叫聂增,才十三岁,跑到璧玉城是为了给叔叔一家三口报仇,他们都死于铁寒锋与欢奴之手。

他在龙王府有过一次千载难逢的报仇机会,却因为太胆怯而错失良机,龙王虽然没有杀他,他却自责得想跳河。

聂增一直在龙王府周围转悠,希望还能再碰着一次这样的机会,而这回,他绝不会手软。

龙王出行很少走正门,聂增以一股执着的劲头,围绕龙王府一圈圈地行走,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总能凑巧碰上龙王。”

这个“凑巧”就在今天发生了。

可龙王已经不是走火入魔时的情形,他甚至没机会出手。

“你想报仇?”

“我要报仇。”

“你知道报仇有多难吗?”

“我知道,多难我也要报仇,除非你现在就杀了我。”

“我从十四岁开始准备报仇,到现在已经六年多,还没有动手,你能忍几年?”

聂增靠在墙上,盯着龙王苍白的脸,无言以对,他听说过龙王对金鹏堡的仇恨,可从来没想过这跟自己的仇恨有什么相同,龙王的话让他突然间心生羞愧,小声说:“我跟你不一样,你有师父,我向谁学武功去?”

“那里面躺着一个人,叫胡士宁,你可以向他学。”

聂增眼瞅着龙王消失在街巷拐角,呆呆地一动不动,龙王不应该是这样的,他不是杀人不眨眼吗?自己的脑袋怎么还好好地立在脖子上?

顾慎为回到龙王府,荷女说:“那孩子身上有一股野蛮劲儿,的确是个好苗子,就怕他有朝一日真会找你报仇。”

荷女一直跟随在他左右,只是大多数时候从不现身。

“没关系,背后有一根针,能让我保持警醒。”

仇恨是一股强大的力量,这是顾慎为在金鹏堡学到的重要知识之一,只要训练得法,就能操探这股力量,让它对外而不对内。

荷女没有再说话,沉默地寻思着自己在龙王身边算是什么角色,大概是心里的一根针吧,她想,既心酸又得意。

方闻是已经在等着龙王,这两天他连议和的心思都没了,一直在分析金鹏堡想娶公主的目的,并且从中原特使那里得到大量信息,这让他眼前终于豁然开朗。

“独步王真是老奸巨滑,就是为了让儿子娶公主,他才假模假样地议和。”一见到龙王,方闻是就开始说起来,“你知道石国公主有多完美吗?”

顾慎为不知道,方闻是也没打算得到回答,自顾自说下去,“她是现任国王的妹妹,国王没有子嗣,而且一直有病在身,据说活不了几年。他一死,王族再无子息,按照西域的传统,公主的儿子有资格继承王位。所以,您明白了吧?”

方闻是右拳不停地捶打着左掌,“西域各国都快疯了,这是明摆着的事,谁娶到公主,基本上就是娶回一个国家,剩下来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努力生个儿子。这种好事,谁不眼红?我听说有几位七十八十的国王,也打算亲自求婚哩。”

方闻是捶打得越来越快,思路也越来越明晰,“独步王想让自己的孙子当王,然后……然后过几年再将王位让给他!璧玉城东西狭长,南北却无纵深,一旦将南边的石国抢到手,可是谁也没办法阻止他称王啦。”

石国,顾慎为脑子里浮现一位瘦弱年轻人的形象,少年欢奴曾经被卷入一场王室阴谋当中,石国大王子被杀,最后的获益者即是那位二王子,现今的石国国王。

独步王要与石国联姻,顾慎为对此有一种预感,这绝不是最近才开始策划的事情,或许早在几年前金鹏堡就已经暗暗地将手伸向石国,而当时的他,无意中给独步王帮了大忙。

方闻是不再捶来打去,双手一摊,有一句话他已经藏在心里很长时间,觉得该说给龙王听了,“绝不能让独步王如愿,可是想阻止金鹏堡只有一个办法,龙王,你得去把公主娶回来。”

(求收藏求推荐)

推荐热门小说死人经,本站提供死人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人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百二十一章 负荆 下一章:第三百二十三章 伤心
热门: 最强狂兵 莽荒纪 恰似寒光遇骄阳 生肖守护神 斗罗大陆2绝世唐门 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无敌剑域 我的钢铁战衣 鬼吹灯之龙岭迷窟 大奉打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