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一章 负荆

上一章:第三百二十章 巨弩 下一章:第三百二十二章 转身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关商对荷女极为敬畏,在她面前甚至从不抬头,除了“是是”,几乎没有别的语言。

在山上一块习用巨弩的时候,顾慎为能感觉到关商的情绪稍稍放松,荷女一旦出现,立刻又绷得紧紧的。

顾慎为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他对荷女有许多疑问,但是不想开口询问,而是准备暗暗观察。

尤其是她为什么能够毫无顾忌的用剑。

让他好奇甚至有点嫉妒的不只是剑法。

当时,他们像两只精力旺盛的鹿灵,在纯净的冬夜里,踩着硬实的雪路跳跃着前进,一开始只是想尽快赶路,慢慢生出竞争之心。

顾慎为受损的内力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他使出七八成功力,最快的时候疾逾奔马,可荷女总能跟上他,稍稍落后一点,并非力有不逮,而是表示尊敬。

快到璧玉城的时候,顾慎为放弃竞争,承认自己在轻功方面也比荷女差着一点。

荷女一直以来练的都是正确版本的无道神功,顾慎为却浪费半年多时间与走火入魔对抗,在进度上自然落后于她。

顾慎为心中又隐隐生出怒火。

“孟大要是死了,老孟会怎么办?”荷女突然问,这时两人已经回到龙王府,天还没有亮。

“他要是跟从前一样愚蠢的话,就会大举进攻,他要是聪明的话……”

荷女的问话打断了顾慎为的怒气,但是他想不出“聪明的老孟”会怎么做。

愚行往往相似,聪明却会出人意料。

孟玉尊这回出人意料了。

孟大公子明宽遇刺的消息刚传至璧玉城时几乎无人相信,因为没几个人知道他离城前往疏勒国,有些人两天前还跟他打过交道。

更多消息传来,证明这是真的,孟大在离城近百里的地方遭到暗杀,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他跟一个女人死在一块。

在所有人印象中,孟大对女色向来敬而远之,除了自己妻子,似乎没再碰过第二个女人,他还常常劝说相熟者,“女人是祸水,要一个是为了生孩子,再要就是引狼入室。”

就是这位如老僧般清心寡欲的孟大,搂着一名半裸的妓女,被一支长长的铁箭射穿,鲜血融在一起,一连多日无法分开。

那名妓女也不是什么有名的人物,混在南城的小巷里,甚至没资格去留人巷当丫环。

闻者感叹,辛苦一生的孟大,嫖的女人竟然还不如手下管家的高级。

突然间,龙王的名声又长了一截,同样,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这是龙王的手笔,许多人发誓说事发当时,自己亲眼见到龙王在南城闲逛,所以动手的肯定不可能是他,但孟大之死却必然跟龙王有关。

于是,传奇暗中诞生,在口耳相传几轮之后,璧玉城形成两大派,保守派认为龙王还养着一只杀手队伍,就像传说中金鹏堡的青面,幻想派则坚信龙王已经学会了分身之术,而且会御剑,飞来飞去杀人,“别忘了还有那只魔鸟,龙王骑着它去哪不是一小会儿的事?”

顾慎为不关心这些传言,他一直等关商的消息。

关商带回最准确的情报,当时一百多名杀手与刀手几乎倾巢出动,在方圆数里之内搜寻刺客行迹,营地里反而守卫空虚,关商趁机潜入,近距离看到帐内清况。

孟大死了,那一箭正中孟大与女人的腰部,贯穿而过,关商就算在光天化日之下,也未必能射得这么准。

顾慎为等着孟玉尊的反击,只要没有大批金鹏杀手的帮助,孟氏就算将南城所有刀客都雇来向龙王报仇,他跟荷女也有办法应对。

结果,出乎两人意料,出乎整个璧玉城的意料,老孟服软了。

他服软得如此彻底,以至于顾慎为有点不知所措。

孟大死后的第三天上午,龙王府周围平静得不正常,那些来捣乱挑衅的无名刀客一个也不见了。

方闻是没参加那天的议和谈判,慌慌张张地跑回龙王府,带来惊人的消息,“孟玉尊要来求和,马上就到。”

军师上气不接下气,说话时嘴唇都在颤抖,显然自己也被这个消息弄晕了。

果然,方闻是脸上的红潮还没退去,守门护卫已经通报说北城孟玉尊拜访。

北城孟氏,西域首富,大家长孟玉尊,拖着肥胖的身躯,背着一根荆条,徒步走出家门,对任何人的问候都不理不睬,先是在北城带来疑惑,随后在南城引发轰动。

负荆请罪,老孟要向龙王负荆请罪,这消息以难以置信的速度传到人们难以置信的耳中,不过一刻钟的工夫,成百上千人涌上街头,远远跟随在老孟身后。

孟玉尊只身前来,连个随从都没带,就这么毫不设防地走进敌人的地盘,张开双臂,肥胖的脸上尽是哀伤与谦卑,“我向龙王投降。”

老孟站在前院中间,那里重新竖起一杆红鸦旗,他就站在旗帜下面,右手放在心口,费力地深深鞠躬,说出认输的话,然后撩起衣襟准备下跪。

顾慎为没料到会有这样一幕出现,在他的杀手经验当中,争斗双方向来是不死不休,除了不成器的上官飞,他还没见过求饶认输如此彻底的人。

他抢在老孟跪下之前扶起对方,暗留劲道,防备偷袭,可是武功不弱的老孟一点也没有偷袭的意思,孟玉尊此时就是一名丧子心痛的父亲。

“是我的错,全是我的错。”孟玉尊老泪纵横,“是我主动招惹龙王,甚至设计囚禁过龙王。我是个愚蠢的老人,只看到自己手里的钱,看不到这世上还有更强大的力量。我失去了儿子,接受了教训。”

他的话他的神情显得如此真诚,围观的大雪山剑客不忍心再看下去,纷纷离去。

“今天我站在龙王面前,乞求原谅,也是希望结束战争。”他继续说下去,谦卑得像一名面见王者的恭顺山民,“但我不敢乞求活命,我的性命、我的家产,一切都属于龙王,任您处置,只希望龙王能留下孟家剩下的两个儿子,他们绝没有参与任何对抗龙王的事情,我愿以一命换他们两个的命。”

姜已经抹起了眼泪,望着龙王的背影,恨不得跪下求他开恩,可她不敢。

大门外的街巷里挤着上千名璧玉城居民,老孟的话被原封不动传播出去,本来想看热闹的他们也都被感动了,寂然无声,侧耳倾听龙王府里的回答。

无数双眼睛在望着面无表情的龙王。

龙王退后三步,每一步都很慢,看的人心惊胆战,孟玉尊也不明所以。

接下来,龙王深鞠一躬,还以一礼,随后走上前去,亲手解下孟玉尊背上的荆条,随手扔到一边,抬高声音对所有人,甚至府外的人,说:“大雪山与孟氏无怨无仇,龙王愿与孟氏永结兄弟之好。”

安静,突然掌声雷动。

龙王与老孟戏剧地化敌为友,这比独步王十个儿子同时娶亲还要轰动,就连嫖客趴在妓女身上时,谈论的也是这个话题。

孟玉尊摆酒设筵、龙王回请、督城官贺请、中原特使贺请,一拨接一拨,足足花去七天时间。

整个璧玉城都沉浸在和平的喜悦中。

老孟求和的当天中午,外人都走光之后,方闻是私下里首先恭喜龙王大获全胜,接着赞扬龙王应对得体,“说实话,我当时还有点担心,哈哈。”

顾慎为可没那么高兴,他问军师如何看待老孟的这招突然袭击,方闻是收起笑容,想了想,拿出自己曾经说过的一句话回答龙王,“只要能达到目的,光明正大即是不择手段。”

顾慎为也是这么想的。

蓦然回道,他发现这段时间实在是太顺利了,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就是金鹏堡老老实实地遵守临时停战协议,没有向大雪山发起任何挑战,这实在不像是独步王的风格,其中似乎藏着什么玄机。

接着,金鹏堡最重要的盟友之一,可以称得上是支柱的北城孟氏,当众认输,甚至没向独步王求援,顾慎为多疑的心像是受到震动的铃铛,嗡嗡响个不停。

但他找不出破绽。

他动用一切力量,晓月堂为了救出龙王,已经提前让关商暴露,这时再次冒险,要求堡内安插的内线行动起来,结果还是一无所得。

金鹏堡内一切正常,无论是普通的奴仆,还是身居高位的宗主,都对孟玉尊的举动深感震惊,据说孟夫人听到消息之后差点晕过去。

不少人向独步王建议尽快解决龙王与大雪山,可他总是以不能破坏协议为借口搪塞过去。

三个月的临时停战还剩下不到一个来月,可永久性的议和已经接近达成,独步王似乎正在失去永除后患的最后机会。

顾慎为想不透独步王在玩什么花样,孟玉尊的卑躬曲膝更让他心中极度不安,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忍受一时之屈辱的最终目的是什么。

离新年还有十几天,方闻是得到一条消息,让顾慎为终于摸到敌人整体战略的一小部分。

西域某个小国的公主到了待嫁之龄,正在挑选驸马。

方闻是从中原特使那里得到确定无疑的情报,独步王的儿子上官飞也在备选之列。

“独步王这是要当真正的王啊!”方闻是激动地说。

(求收藏求推荐)

推荐热门小说死人经,本站提供死人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人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百二十章 巨弩 下一章:第三百二十二章 转身
热门: 偷偷藏不住 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夜天子 斗罗大陆2绝世唐门 最强妖兽系统 无敌剑域 超神机械师 斗破苍穹之大主宰 盘龙 雪中悍刀行